生命的支柱

「你愛我,全能神!是你的愛把我帶到今天,你愛伴我渡過多少風風雨雨,經歷多少危險試探,是你牽引我的手,看顧保守我。……我愛你,全能神!是你的愛將我激起,你愛給我享受,你愛給我力量,我心永遠愛你,不問禍福,只求滿足你心。」每當我唱起這首詩歌,都不由得感慨萬千,心中對神滿了感謝與愛戀。我跟隨全能神十多年了,風風雨雨一路走來,深深感受到實在是神的大愛眷顧保守了我,我才走到今天。

信心,愛心,生命,引路

我原是真耶穌教的一名帶領,那時熱心特別大,為了看管好主的羊,我每天忙得像個陀螺一樣,哪個弟兄姊妹消極軟弱了都去看望,有困難了就儘量幫助,還到各處去傳道。可弟兄姊妹還是軟弱,愛心也漸漸冷淡,回世界打工的打工,做買賣的做買賣,教會越來越荒涼……直到有一天,我和一個姊妹去給她姨媽傳福音,剛好她姨媽家來了兩個親戚,我一聽他們也是信主的,就在一塊兒聊了起來。不知不覺我被他們所談的道深深地吸引,我從來都沒聽過這麼好的道,如同旱苗得雨,乾渴的心靈得到了澆灌,也明白了教會荒涼的原因是沒有跟上聖靈的作工。可當我聽到他們說神又道成肉身作了新的工作時,我就開始疑惑,怕自己走錯路,更怕把弟兄姊妹帶偏了,無法向主交賬。於是我把心門關得死死的,任憑他們怎麼交通也不願意尋求考察,還一個勁兒地要走。他們再三挽留,多次痛哭流淚地為我禱告,勸我好好考察,又很有愛心和耐心地給我交通了整整十天。雖然我嘴上強硬,但心裡卻暗暗佩服,我從來沒見過我們派別的哪個弟兄姊妹能有如此的愛心,如此的活出,若是我根本做不到。之後,他們給我讀了許多神的話,我越聽越感覺這話好,不是人能說得出來的。聖靈也在我心裡加倍地感動:這就是神的話,應該尋求考察!後來又藉著和弟兄姊妹一起交通,我確定這話就是造物主的親口發聲,定真了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在此後的教會生活裡,弟兄姊妹之間彼此相愛、坦誠相待,在一起享受神的話語,那種喜悅的心情無法用言語表達。我心裡對神滿了感激,為了還報神的拯救之恩,我開始在教會裡盡本分。正當我滿懷信心追求真理,熱火朝天盡本分時,卻遭到了中共政府的抓捕與迫害。回想那次痛苦的經歷,彷彿就發生在昨天,一點一滴歷歷在目。面對凶殘的惡魔,我膽怯過,也軟弱過,是神的話語一次次安慰我憂傷的心靈,給了我信心與力量,作了我生命的支柱,帶領我勝過撒但的圍攻……

那是2001年1月初,教會帶領找我聚會,還發了一些傳福音資料。聚完會,我一心想著儘快把這些資料發給弟兄姊妹去傳福音,便把資料放在一個小紙箱裡,拿著就匆匆出門了。當時我抄近道走了一條小路,正走著的時候我裡面有個意念:前面不安全(後來才知道當時是聖靈引導我),但麻木的我心想:沒事吧。於是我又繼續往前走,當我走到岔路口時,忽然從對面走過來兩個男人,他們截住我盤問起來,我緊張得心「怦怦」直跳,心想:他們若是警察,落到他們手裡就糟了!此時我一個勁兒地呼求神:「神哪,願你保守我的心能安靜在你面前,求你加給我智慧和膽量來應對他們。」趁我不備,這兩個男人一人拽住我的一隻胳膊,氣勢洶洶地把我帶到了社區辦公室。他們喝令我蹲在牆邊不許動,口裡罵著一些下流無恥的髒話,其中一個男人指著我得意地說:「我們早就跟蹤你了……」這時我才仔細打量這兩個人,覺得好面熟啊,好像在我每天路過的小賣店裡看見過,原來他們是便衣警察,是中共的探子、爪牙!就因為我信神,他們竟然在暗中監視我的行蹤,真是太卑鄙無恥了!這時,他們把我的紙箱打開,我忽然想起聚會時手抄的筆記本還在貼身衣兜裡,如果被他們搜到,就會牽涉很多弟兄姊妹。我趕緊向神禱告:「神哪,願你保守我,為我開闢出路。」就在他們翻看福音資料時,我趁機把筆記本掏出來扔在了房間的書架裡,這才鬆了一口氣。就在這時,惡警大聲喝問:「說!這資料是從哪裡來的?」我沒有回答。他們就打電話叫來一輛黑色轎車,連拖帶拽把我弄上車,並惡狠狠地說:「你現在不說,等一會兒你就會說的,你就是鐵嘴鋼牙也得給你撬開!」聽著惡警威脅的話,我心裡感到一陣恐慌,加緊了禱告,並在神前立下誓言:無論惡警怎樣對待我,我寧可坐穿牢底也絕不背叛神,不出賣弟兄姊妹。這時,我猛地想起與弟兄姊妹聯繫的傳呼機還在身上,但沒來得及扔掉,車已開進了派出所。

一進派出所,我就看到有兩個姊妹也被抓進來了。在審訊室,警察搜去了我身上的一千多元現金、兩張電話磁卡與一台傳呼機。這時,又進來了七個凶神惡煞的警察,四個警察審那兩個姊妹,三個警察審我。突然,我的傳呼機響了(是一個弟兄打來的),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兒:怎麼才能把現在的情況傳遞出去呢?惡警將我帶到另一個房間逼著讓我回電話,為了不讓弟兄姊妹落入惡魔手中,在電話裡我趕緊暗示弟兄說:「你打錯了!」惡警緊緊逼問打電話的人是誰,我一口咬定:「不認識,打錯電話了。」他們見我不說,立刻像猛虎惡狼似的撲過來揮舞著拳頭猛打我的頭和臉,不一會兒,我就被打得昏倒在地,失去了知覺。當我醒來時,他們又把我從地上一把揪起來,我踉踉蹌蹌站立不住,他們就把我的一隻手吊銬在暖氣管上。所長氣急敗壞地大聲吼道:「你信的是不是全能神?你們的帶領是誰?有多少人?在哪兒聚會?」我反問他:「你們為什麼要抓我?我信神犯什麼法了?」他聽了大聲吼道:「信全能神就是犯法,現在是共產黨的天下,我就是法律,我說你犯法就是犯法,敢不聽共產黨的話,真是找死!」惡警再三逼問,問不出想要的信息,他們又把我的另一隻手吊銬在暖氣管上。不一會兒,我的胳膊就疼痛難忍,可我越掙扎手銬勒得越緊,一個勁兒地往肉裡嵌,手腕痛得像要斷了似的,我忍不住叫出聲來,但我還是什麼都不說。他們見硬的不行又施軟招,叫來一個爪牙假惺惺地對我說:「你就說了吧,說了就放你回家過年,你丈夫、孩子還等著你呢。」我不吱聲,知道這是撒但慣用的伎倆,是他們的陰謀詭計,惡警妄想軟硬兼施逼我就範,休想!惡警見從我口中套不出任何話,便惱羞成怒,吼道:「上刑警隊!拿電棍!看她說不說?」一聽這話我瑟瑟發抖,真有些膽怯了,那電棍的電流多大啊!人的肉體很難承受得了,這要是勝不過去怎麼辦啊?我在心裡默默地禱告:神哪!憑我的肉體實在勝不過惡魔的酷刑,求你加給我信心,使我能勝過撒但的一切試探,站住見證。我寧死不做猶大,不背叛你!這時,我想起一段神的話:當人把命都豁出來之時,那麼一切都不在話下了,誰也不能將其難倒了,什麼能比『命』更重要呢?所以撒但在人身上無法再作什麼,撒但拿人也沒辦法。(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在神話語的開啟光照下,我認識到神作工太智慧了。撒但惡魔無非就是想藉著折磨我的肉體讓我背叛神,而神是藉此來變化、成全我,讓我勝過撒但黑暗權勢的轄制與捆綁,完全歸向神被神得著,這是神的美意,我理應順服,配合神在我身上的作工,堅決站在神的一邊滿足神來羞辱撒但!若神不許可,撒但也不能傷及我的性命。因神的話及時帶領引導,我裡面剛強了許多,面對惡魔的酷刑、威嚇也無所畏懼了,任憑他們如何軟硬兼施,我只是默默地禱告神,在心裡親近神。惡警見我什麼也不說,便歇斯底里地叫道:「把電棍拿來!」立時,他們就用電棍在我頭上、臉上、身上一陣亂戳,我感到生不如死,痛苦的滋味無法形容。最後,他們還是沒有從我口裡得到什麼,就咬牙切齒地咒罵我,一個惡警用手捏著我的下巴惡狠狠地說:「難道你的身體不是肉做的?不疼?全能神到底給你什麼好處,值得你這樣為他賣命?真是沒救了!」聽到這話我在心裡回應他:我也是肉體凡胎,也疼,但有神生命的話語作我力量的源泉,我就能挺過來。我的全人是從神而來的,我能活到今天全是神的看顧保守,不僅如此,神還賜給我真理之道拯救我脫離撒但的種種苦害,我就該為神作見證,就該為神而活著!惡警見實在問不出什麼,便灰溜溜地走出了審訊室。看著他們無計可施的狼狽相,我不禁在心裡高呼:神已得勝!撒但失敗了!這完全是神話語的權柄、威力達到的果效,神真是太全能了!

惡警始終沒有從我的口中得到什麼,他們又使陰招:把一個姊妹拉到審訊我的對面房間,讓我眼睜睜地看著姊妹受酷刑。他們用電棍把姊妹的嘴戳得直流血,臉也打紫了,還在姊妹的脖子上掛重物,令姊妹頭仰著蹲馬步,若身子動一下,就立即把姊妹踹倒再拽起來……這幫惡魔在姊妹身上施酷刑給我看,想以此卑鄙手段逼我背叛神。看到他們如此心狠手辣,我真是恨透了這夥惡魔!之後,他們把姊妹拖進另一個房間,不知又用什麼酷刑折磨姊妹,從那個房間傳來姊妹撕心裂肺的慘叫聲,讓人不寒而慄!此時我的心不自覺地揪作一團,真為姊妹捏把汗,不知她能否勝過惡魔的酷刑,我也擔心自己能否經受得住這樣的考驗。於是,我就拚命地禱告神,求神加給我們信心,保守我們不屈服於惡魔的淫威,能為神站住見證!最後,那幾個惡警像鬥敗的公雞似的從刑訊室裡走出來,對他的同夥說:「我們這麼折磨、拷打,她什麼也沒有說,真拿她沒轍了。」看到惡警垂頭喪氣的樣子,我的眼淚奪眶而出,在心裡不住地感謝讚美神,此時我真想大聲歡呼:姊妹為神站住見證了!撒但蒙羞失敗了!神得榮耀了!正如神的話所說的:那些執政掌權的從外表看是凶相,但你們不要害怕,那是因為你們信心小,只要你們信心上去,一切都將不在話下。(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這時,惡警們虎視眈眈地朝我走了過來,他們把一個黑塑料袋套在我頭上,用力繫緊,立時我感到呼吸困難,只有在心中不住地呼求神。我的呼吸越來越急促,越呼吸塑料袋越往嘴上貼,越發感覺胸悶氣短,漸漸地我喘不過氣來,頭也不由自主地耷拉下來,渾身癱軟無力,感覺自己就要死了。只聽一個惡警說:「怎麼沒到時間就不行了?用鋼針扎!」接著,一個爪牙便用鋼針在我身上亂扎一氣,另一個爪牙又用電棍往我身上猛戳,他們真是喪心病狂、蛇蠍心腸,太狠毒了!我心裡恨透了這夥惡魔,發誓與它不共戴天、勢不兩立!這時,一首經歷詩歌回響在我的耳畔:「頭可斷血可流,子民骨氣不能丟,神的囑託掛心頭,定要羞辱那老撒但。有淚在心裡流,寧可忍受極大屈辱,不讓神心再擔憂。」這首詩歌不斷地激勵著我,我反覆地唱著這首詩歌,信心越來越大。這夥惡魔可以摧殘我的肉體,但摧毀不了我追隨神的心志。在神的開啟帶領下,惡警的酷刑不但沒有使我軟弱,反而激起了我豁出性命也要與撒但爭戰到底的決心。就這樣,惡警折磨了我一天一夜,最後他們敗下陣來,心服口服地說:「真服了你們這班人,寧死都不屈服。」事實證明:神永遠得勝,撒但永遠在神的腳下,也在我們的腳下!這夥邪靈惡魔就是為神成全神子民而效力的!藉著惡魔的暴虐殘害,我看清了中共政府就是撒但的化身。撒但怎樣攻擊神與神敵對,它也是怎樣攻擊神與神敵對,它用酷刑來對待跟隨全能神的人,目的就是想取締神的末世作工,使中國變成無神區,讓中國人民繼續接受它的黑暗統治,生活在沒有神祝福的痛苦之中,這就是中共邪黨的惡毒之處!正如神的話所說:牠要將神的全部都毀於一旦,要將神再次污辱、暗殺,企圖拆毀、攪擾神的工作,牠怎能容讓神與牠『同等的地位』?怎能容讓神在地上『插手』人間的工作呢?怎能容讓神揭露牠的醜惡的嘴臉?怎能容讓神打亂牠的工作?這魔鬼氣急敗壞,怎能容讓神在地上治理牠的朝綱?牠怎能甘拜下風?醜惡的面目原形畢露,令人哭笑不得,實難提起,這不是牠的本質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

後來,惡警把我們三個姊妹關進了一個漆黑的小屋裡,我們挨挨擠擠地坐在裡面,感覺很是陰森恐怖,不知這夥惡魔還要用什麼手段來迫害我們,我們只有向神禱告,膽戰心驚地過了一夜。天亮後,惡警又用黑布袋將我們的頭蒙上,拖上了一輛車。坐在車上我心裡直打鼓:這是要把我們拉到哪兒去啊?是不是拉到哪個荒郊野外整死我們再拋屍啊?或者是拉到哪個刑場祕密處決啊……一路上我都提心吊膽,心裡滿了各種各樣的猜測,不知我這回是不是真的要死了,還是他們又要用什麼酷刑折磨我?這時,我想起兩千年前主耶穌心愛的門徒彼得,他被抓捕釘十字架時,還能向神禱告:神!我愛不夠你!你就是讓我死,我仍愛不夠你。不管把我靈魂帶到什麼地方,不管是不是按著你以前應許的成全,不管你以後怎麼作,我也愛你,我也信你。(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我的心慢慢地安定下來,也做好了心理準備。我要效法彼得,不管他們把我帶到哪裡,我願任神擺佈。神怎麼作都是公義的,今天我就是死也沒有怨言,因我只是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不應對神有任何要求,再說,我這口氣息本是神賜給的,我應該為神而活,為神而死。不知過了多長時間,車停了下來,惡警取下我們的頭套,我一看,這裡原來是一家醫院。惡警讓我們走個形式做體檢,之後拉我們上車,說:「這回讓你們『吃皇糧』去(指關進監獄)。」雖然是虛驚一場,但讓我真切地感受到在這個黑雲壓城、恐怖震懾的鬼城裡,在撒但惡魔統治下的中國處處瀰漫著白色恐怖氣氛,內心的恐懼和驚駭真是壓抑得讓人窒息!

最終,中共政府無中生有地給我們扣上「信邪教、擾亂社會治安」的罪名,強行逼我們簽字畫押,把我們三個姊妹關進看守所。在看守所的生活:我們每天吃的是髒兮兮的糊糊粥和又冰又硬的窩窩頭,掰開窩窩頭,裡面都是冰碴兒,就這樣還吃不飽。監獄裡沒有開水供應,寒冬臘月也得用冷水洗澡。獄警無情地壓搾剝削我們的勞動力,我們每天都有幹不完的活,且是無償的。當時我做的是手工藝品,高強度的勞動致使我的手指僵硬麻木,幹起活來十分費勁,即使這樣獄警也不管不顧,還吆五喝六地催著我幹,幹不完就得挨罵。牢裡的犯人還讓我們幹擦地、刷廁所等髒活、累活,若與她們理論就被罵。獄警對此不但視而不見,而且背後還慫恿犯人辱罵我們。在裡面毫無自由可言,連上廁所都受限制,不但規定時間,而且不經允許還不能去,超出時間就要受罰,為了少上廁所我每天都不敢多喝一口水。坐在板凳上幹活不許亂動,腿都不讓伸直。每天累得精疲力竭還得站崗兩個小時……在監獄裡,人的肉體、思想完全被惡魔控制,如同行屍走肉,又如一部超負荷運轉的機器。這些惡魔畫地為牢、禁錮思想,不僅摧殘人的肉體更腐蝕人的心靈。在這種環境裡,我真是度日如年!有一次,牢房裡的一個毒販子心情不好就拿我撒氣,把我的被子給扔了,當我向她要被子時,她凶巴巴地說:「你再要,我就搧你嘴巴!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這就是人間地獄!」這一番話把我罵醒了,這裡的確就是人間地獄!我環顧四周沒有一點生機,似乎群鬼在這兒隨便出沒遊蕩,恐怖的氣氛令人不寒而慄,這哪是人待的地方,陰間地獄也不過如此吧!夜裡,我側躺在不足一尺寬的床位上感到特別淒涼、孤獨和委屈,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淌,不由自主地哭出了聲,牢頭聽見了對我說:「別哭了,這些天我也看出來了,你們信全能神的人根本不像那些獄警說的那樣,以後你有啥事跟我說,沒人敢欺負你。」我知道這是神憐憫我,神藉著牢頭的這番話來安慰我,使我感受到一絲久違的溫暖,憂傷的心得到了撫慰,心裡真實感受到神一直與我同在,神並沒有離開過我。這時,我想到神的話:人在憂傷之時,我來安慰;人在軟弱的時候,我來扶持;人在失迷之時,我來引路;人在痛哭之時,我拭去其眼淚。(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像一股暖流湧遍我的全身,只有神最愛人,神最知道我的軟弱和身量幼小,是神一直日夜看顧保守著我……感受著神的愛,我不知不覺睡著了。

在惡魔日復一日的高壓管制和蹂躪下,我一天到晚累得疲憊不堪,身心倍受煎熬。漸漸地,我軟弱了,心想:不知他們會給我判刑多少年,這樣的苦到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呀?我真受夠了,再也不想待在這鬼地方了!那時正是快過春節的時候,我眼望鐵窗,心中思念著丈夫和孩子,真想插上翅膀飛出牢房與親人團聚,可現實又讓我倍感無助。隨之,沒理智的要求也出來了,希望神快點讓我出去。我越這樣想,心裡越黑暗,不得不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我活在消極當中,摸不著你的心意,感到特別痛苦、難熬,不知在這樣的環境中如何經歷下去,但我相信一切都在你的主宰之中,我坐牢多長時間都有你的美意,我願意順服你的擺佈安排,願你開啟帶領我明白你的心意。」禱告後我靜下心來揣摩,想到了主耶穌釘十字架時遭受世人的毀謗、譏笑、辱罵,甚至人還將唾沫吐在他的臉上,荊棘冠冕戴在他的頭上,但他都默默忍受了。他是從天來在地上的神啊,那麼高大、尊貴、聖潔,卻甘願為救贖我們忍受天大的屈辱。而我本來就是一個被撒但敗壞的人,啥也不是,就這麼點委屈、羞辱都受不了,還算什麼跟隨神的人?何況我是為了追求蒙拯救,不更該受這樣的苦嗎?此時神的愛感動著我的心,我感到羞愧、內疚,對不起神,想到平時自己常唱的一首神話詩歌:末世的工作需極大的信心,需你們極大的愛心,稍不小心就會失腳,因這步工作不同以往,神成全的就是人的信心,既看不見又摸不著,神作的就是話語成為信心,話語成為愛心,話語成為生命。感謝神的帶領,我對神在我身上作的工作有了點認識。在中共政府的殘酷迫害下,我雖肉體受苦,但真切地體嘗到了神話語的威力,當我身陷絕境之時,靠著神的話就有信心、有力量,勝過了撒但的黑暗權勢。想到這兒,我不再為自己的處境擔憂,反而覺得這個環境更能成全我對神真實的信心,成全我受苦的心志。今天我能受此逼迫苦難,實在是神的恩待、高抬,理應感謝讚美神才是,我願意重新振作起來,堅決跟隨神走到底!當我願意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時,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我並沒有被判刑,在看守所裡度過了三十八天後,便被釋放了。

感謝神給我擺設這樣一個特殊環境來變化、成全我。藉著這次經歷,我看透了中共政府扼殺正義,只許人走邪道不許人走正道的惡魔實質。雖然我的肉體受了些痛苦,但在患難中,神的話成了我生命的支柱,支撐著我從撒但的圍攻中走了出來。我不僅長了見識、長了身量,而且愛憎更分明,同時我也體會到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和對我的重恩厚愛。從今以後,我願意忠心盡好自己的本分,安慰神的心!

柯妮

延伸閱讀
最應該感激的是誰? 我聽過一個故事:一個男孩跟父母吵架之後生氣地離開了家。到了晚上,他感到肚子餓了,但他仍不想回家。直到凌晨2點多,他實在餓得不行了,看到一家即將打烊的夜宵攤,他走過去跟老闆說:「老闆,我肚子餓了,能不能給我一點吃的?但是我沒有錢……」老闆看他挺可憐的,就給了他一碗麵。男孩吃飽後,「撲通」一下跪在了老闆...
一場生命的洗禮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的家庭,家境雖不富裕,但因著我排行最小,全家人都對我寵愛有加,我想要得到的東西,家人都會最大限度地滿足我,致使我從小就特別驕縱、狂妄、唯我獨尊。在小學六年級時,我就學會了抽煙、喝酒、賭博、打架鬥毆。到了初三那年,我們一夥鐵哥們的勢力已經擴張到整個學校,多數學生會成員也都是我們的內部人...
信心的良藥 2011年的秋天,我最好的朋友來給我傳全能神的國度福音,她對我說:「現在是末世了,我們人類都敗壞至深如同挪亞時代的人類一樣,都不敬拜創造天地萬物的真神,都在追求世界潮流,崇尚邪惡,淫亂污穢,吃喝玩樂,貪戀罪中之樂,已經到了神不忍目睹的地步。現在世界災難越來越大,這就是神對我們人類的警示。神希望我們都...
神的話語締造生命的奇蹟 楊麗是一名普通的農村婦女,家庭的不幸與生活的壓力使她鬱鬱寡歡,整天愁眉不展。全能神的到來給她帶來了全新的生活,她變得開心快樂。然而,中共政府的逼迫、抓捕打破了她快樂幸福的生活。 中共惡警為逼她背叛神出賣教會,對其實施了極其卑劣殘忍的手段:戴馬牙銬吊掛一天一夜、寒冬臘月洗冷水澡、穿單衣晝夜受凍、電棍...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One thought on “生命的支柱

  1. 主人公接受了福音一心跟隨神,每次身陷入困境的時候神的話總給她信心、智慧,扶持引導著姊妹勝過撒但試探,在這樣沒有人權國家的地方信神,受盡迫害,人能靠自己勝過去嗎?是聖靈作工在人身上讓人認識神是人的生命之柱。看到神話權柄神話威力、神話說:「話語成為信心、話語成為愛心、話語成為生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