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訪記

我叫潘曉旭,今年52歲,出生在江蘇省徐州市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父親是一名退伍軍人,母親是一名民辦教師,任教十八年後,因病離開了教學崗位。我高中畢業後當了一名民辦教師,按照國家的政策,我們都應該享受國家的經濟補貼,但因著國家黑暗腐敗,政府官員以權謀私,我們都沒有享受應有的待遇。並且我身邊有很多同行也不能得到國家的公平待遇。為了討回公道,母親、我、同事都紛紛踏上上訪的路程。這漫長的上訪之路充滿了艱辛,充滿了血淚……

上訪記,文化大革命,退伍軍人,基督徒,腐敗,血淚

1962年,父親退伍回到了農村,在村裡當了一名村長。當時我還小,聽母親說國家曾下發文件,給退伍軍人本人或其子女安排一份工作,但父母得知這一消息時已是文件下發兩年以後了,當母親去政府部門詢問情況時才知道,父親的名額早已被同村的楊明頂替了,因這個人在縣裡有當官的親戚。

1968年,母親就開始奔波在鄉里、縣裡無數次地找縣裡的官員,希望政府能夠合理安排,但母親被那些大小官員像踢皮球一樣踢來踢去,所以此事始終沒結果。每次看到母親深夜坐在燈下邊寫訴狀邊掉眼淚時,我們姊妹幾個也跟著掉眼淚,但又無能為力,母親為了討回公道累得精疲力盡。

1970年,國家再次落實安排退伍軍人的工作,當我們知道這個消息時才知道,父親的名額又被楊明的弟弟頂替了。我們知道後特別生氣,母親又寫訴狀又找人,想討回公道,但因朝裡無人,沒人搭理我們,政府部門的官員將母親一會兒推到這個部門一會兒推到那個部門,甚至開始躲著母親,導致母親跑來跑去好長時間也找不到人辦理此事,這個事情又這樣不了了之。就因著我們無權無勢,父親一直忍氣吞聲,勤勤懇懇地在基層工作。後來到了文化大革命時期,父親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又被捲入惡浪中,被定為「內人黨」分子,經常被批鬥、毒打,用火烤,導致父親聽力下降,腰部受傷,無法再幹農活。因此,家裡的重活都落在了本來就有病的母親的肩上,母親又要照顧我們兄妹六人,還要到離我家有十里地的學校教書,經常累得疲憊不堪。

1978年,文化大革命結束後,國家下發政策說:給在文化大革命鬥爭中致傷的人安排工作,當母親得知消息去縣裡詢問時,縣裡的官員卻敷衍說:「打死的才給解決安排了,沒打死的不給解決。」無奈之下母親只好作罷。可是看到在我們身邊有好多被捲入「內人黨」鬥爭中的人,因著他們有人在政府做官或是有勢力,都給安排了工作,就連他們的子女也都安排了工作。甚至那些沒參與「內人黨」的有門路的人也趁機渾水摸魚被安排了工作,面對這一系列的不公平待遇,我心裡氣憤不已,就因為我們無權無勢,父母老實忠厚,就要這樣被國家政府欺壓嗎?國家法律不是提倡人人平等嗎?為什麼我們這些老百姓連伸冤,說話的機會都沒有,而是當官的有權勢的亨通呢?這國家太黑暗了,當官的太腐敗了,老百姓只能忍氣吞聲。

2008年,國家下來了給離崗的民辦教師補貼的政策,聽到親戚朋友說外省市都早已落實了,但我們所在的縣卻沒有一點動靜。後來,我們縣的教師就自發地去縣教育局詢問,結果讓我們大吃一驚,檔案室沒有我們的檔案,查無此人,這著實讓人恨惡氣憤。我教了十來年的書,我母親教了十八年,還是上了二十年工齡的老教師,卻在此處查無此人,他們把我們的心血代價都否定了,如此不公平的待遇,讓我們怎能接受得了呢?後來,我們看到以往曾經在一起教書的同事,很多已經是七八十歲的老人,都沒有領到國家的補貼。大家都打算到教育局討個說法,我打算先去縣委,我和母親就跟著上訪的人來到縣委,只見縣委大門緊鎖,上訪的人黑壓壓一大片,大約有一千多人。後來教育局局長來了,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地詢問落實政策的事,可教育局局長面不改色地說:「沒有這樣的政策,如果相鄰的縣有辦理的我們也一定辦理,你們在家等通知,一有消息馬上通知你們。」就這樣我們被搪塞過去了,只好無奈地各自回家了。到家後,我們心裡焦急地等待著能有好消息傳來,但等了很長時間也沒有任何的音信。隔了一段時間有準確的消息傳來,我們的名額已被縣裡的領導給高價賣了,當聽到這樣的消息我們都義憤填膺,我們下定決心:縣裡腐敗我們就去市裡,市裡要不管我們就一直上訪到中央,不信就討不回這個公道。2010年11月,我、母親和各縣的民辦教師、代課教師一起去了市委,市委的前大門也一樣緊閉著,門前站著武警,我們大約有四千多人,最年輕的有四十來歲,最老的有八十多歲,有的老人得了重病,是在家人的攙扶下過來的。我們這麼多人又冷又餓,站在廣場上瑟瑟發抖,不知道該找誰,下午來了幾個人把我們各縣的人分開了,我們縣的領導對我們說讓我們在家等消息,不要瞎跑了,有消息會通知我們的,在縣領導的勸說下我們就無奈地各自回了家。

我們縣裡的離崗教師自發組織在一起寫了訴狀,人人都按了手印簽了名,並推選出幾個代表,讓他們接著去上訪。其中有我母親,還有一個教了快二十年書的張某等幾個人。我們每人給湊了幾百元的路費花銷款。

2011年5月他們又踏上了上訪之路,他們先去了省裡,但省裡沒有結果。2011年年底他們就坐火車去了北京上訪,經過多方打聽見到了北京的一個官員,當時這個官員寫條讓省裡給解決,他們本想再多找找途徑,不料被當地在北京執法的人員遣送回來了。後來我才得知每個省、市自治區,甚至是縣級都在北京成立了執法隊,我家鄰居的兒子就在這樣的執法隊裡上班,他們的工作就是專門攔阻人告狀,一旦發現有人到北京告狀馬上就遣送回來。後來,北京的官員讓省裡的官員辦理此事,但是省裡也沒有解決問題。

我和母親沒有繼續上訪了,2012年,同事張某他們幾人又四處上訪,村裡、鄉里、縣裡的官員就開始派人去他家恐嚇他,把他上訪的資料給毀了,有時他不在家,就有人去家裡到處亂翻,看看還有沒有上訪資料,甚至還安排人監視他,怕他又去上訪。甚至張某到縣裡看病,或去親戚家串門後面都有人跟蹤,政府就是怕他又出去上訪。後來,他還多次被請到鄉里、縣裡,專門有人陪同他在一起吃住,其實是被軟禁起來,後來中共政府乾脆就把他監禁起來了,用酷刑折磨他長達一年多,他的肋骨被打斷了幾根,腰部、臀部也被打成重傷。

2015年我見到他時,他剛釋放回家沒多久,見到張某時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年多的牢獄生涯,致使六十多歲的張某眼睛深陷,顴骨老高,骨瘦如柴。他含著眼淚給我們詳細講述了他因上訪所遭遇的不平、屈辱和殘酷的折磨,並讓我們看他被打斷的肋骨。張某憤恨不平地說:「中國政府這麼黑暗到哪裡能找到公平,你們把這件事公布到網上,我就想討個公道,我什麼也不圖只為申這口冤氣。」在場的人也氣憤無比,有人憤恨地說:「就是,咱們一定要把這個事公布到網上,讓全世界的人都看看中國這個黑暗的政府。」還有的人說:「天下烏鴉一般黑,這個社會哪有公道,哪有公平?上哪裡說理去?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政府官員聯合警察對手無寸鐵的學生進行血腥鎮壓,我們還能說什麼呢?」當時我說:「中國政府限制人的言論自由,上網發表評論也不許可,網上還有網絡警察,有誰要在網上發表言論對國家和政府官員不利,馬上就有警察跟蹤追捕,在中國哪有自由可言?」在場的人也紛紛議論:「我們為什麼會有這樣不公平的待遇?我們的民主權益在哪裡?在這樣的國家裡,簡直沒有講理的地方,無權無勢就別想打贏官司,這個國家簡直讓人沒法活……」

我一路走過來,看到在中國根本沒有人權自由,人生活在這樣的國家簡直就是暗無天日,民不聊生,那些大小官員都是官官相護,說的一套做的又是一套,當官的除了壓榨老百姓的血汗錢,根本沒有為老百姓辦一件事實,遭遇不公平的事還不讓人上訪,老百姓連說話的權利都沒有,真是黑暗遮大地。

後來,我接受了神的國度福音,我看到神的話說:「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公平在哪裡?安慰在哪裡?溫暖在哪裡?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摘自《作工與進入(八)》)看完神的話我才明白中國就是撒但掌權的國家,在它權下的政府官員更是貪污腐敗、官官相護、以權謀私、排除異己,打擊正義,他們一貫實行的就是:「唯我獨尊」「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他們都以自己為尊,讓人崇拜,讓人順服,誰崇拜他、順服他,它就喜歡,誰如果不崇拜、不順服,它就惱羞成怒,就要鎮壓,中國專門成立攔阻人告狀的執法隊,就是要鎮壓伸張正義的人,如果有人要揭露他們的罪行,他們就要採取暴力手段迫害,甚至殺人滅口,掩蓋他們的罪行,在中國有錢有權當官掌權就是法、就是權,這些人就能亨通,而沒錢沒權的普通老百姓就只有受欺受壓,中共政府當面一套背後一套,欺上瞞下,說什麼政府官員是人民的好公僕,他們只把冠冕戴在自己的頭上,卻不為老百姓辦一件實事,他們根本就不顧老百姓的死活,只顧自己享樂,老百姓被他們蒙在了鼓裡,被他們愚弄,還為他們歌功頌德,它們實在是太陰險毒辣了!我今天才看清了它的真實面目。

神說:「神創造了這個世界,創造了這個人類,更締造了古希臘的文化與人類的文明,只有神在撫慰著這個人類,也只有神在朝夕看顧著這個人類。人類的發展與人類的進步不能離開神的主宰,人類的歷史與人類的未來都不能逃脫神手的安排。你若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基督徒,那你一定會相信任何一個國家與民族的興盛與衰退都在神的安排之下。任何一個國家與民族的命運將會是如何只有神自己知道,這個人類將何去何從也只有神自己掌握。人類要想有好的命運,一個國家要想有好的命運,那只有人類都俯伏敬拜神,都來到神的面前向神悔改認罪,否則人類的命運與歸宿將會是一場不可避免的劫難。」(摘自《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親身經歷了這種種的不公平待遇,讓我看到了自己的國家是如此的黑暗,這更加激發我追求真理,追求認識神的決心。現在整個人類都活在撒但權下,無有光明和公平的存在,只有神是公義的,人類只有來到神的面前接受神的拯救,才能活在光明與幸福之中。因為神創造了這個世界和人類,幾千年來,神一直無私地供應著全人類,人呼吸的空氣,吃的食物,用的水等等都來源於神的創造。而中國這個無神論國家卻極力否認神的存在與創造,與神為敵,它終究不會有好的結局,我只願以後好好追求真理,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還報神對我愛。

文章來源:追逐晨星

分享更多:最後的拯救

延伸閱讀
喚醒心靈的音樂劇 《小真的故事》粵語 小真原本是一個單純、善良的基督徒,總是真心地對待每一個朋友。然而面對利益,昔日好­友卻與她反目成仇。悲慘遭遇過後,小真被迫丟棄自己的真心,放棄自己往日的做人原則,­開始出賣自己的良心與靈魂,與這個邪惡世界同流合污......她一路墮落,被這個世­界踐踏得傷痕累累,就在她走投無路、徹底絕望之時,全...
今天,你與主親近了嗎? (有聲讀物) 語音播讀: 經上說:「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腓4:6-7) 藉著這節經文,我想先分享一個前幾天在網上看到的故事: 有一個信徒,他因著很忙,常常沒有時間禱告,於是他想了一個辦法,就是把禱告詞寫...
黑暗裡的曙光 夕陽的餘暉映紅了天邊的晚霞,隨著夕陽的離去,晚霞也逐漸被夜幕吞沒,天慢慢地黑了下來,萬家的燈火都已點亮。天的那邊,一輪殘月在雲層裡時隱時現,往遠處望去,隱隱約約可以聽到一家人在一起的說話聲,路上行人很少,只有馬路上汽車的探路燈在飛速前行。 晨陽獨自走在這條坑窪不平的田間小道上,這條道他已經走了六十...
逃出鳥籠,飛向「藍天」 我是一名基督徒,從小就跟隨父母信主。隨著年齡的增長,我熱心追求,教會培養我做講道人,帶領經常帶我出去看望澆灌弟兄姊妹,我也希望自己能成為一名出色的講道人,為此我積極做主工,行走在教會之中…… 一年後的一天,我姨家(全家信主之後接受了全能神的新作工)的女兒給我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通過讀全能神的話我知...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