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驚險,她被逼走上了逃亡路

「陳曉哪去了?」警察拿著身分證複印件,打量著陳曉問道。

……

「你是誰?」警察又問。

陳曉因信神被惡人舉報,三天前警察來抓撲了個空,這次卻碰了個正著。此時,他們沒有認出陳曉。面對三男一女四名中共警察,陳曉將如何作答?她能否逃過這一劫?驚險一幕,步步驚心……

2017年6月14日,陳曉吃完早飯就去聚會了。剛回到家,婆婆就驚慌失措地拉著陳曉的手說:「真是太危險了!派出所的人前腳剛走,你後腳就回來了。今天來了七個警察,三個女的、四個男的,說有人舉報你信神。他們是來抓你的,你趕快出去躲躲吧!」陳曉一聽慌了,心想:「好險哪!今天差點就讓他們抓去了。感謝神!」陳曉不敢待在家裡,就趕緊收拾了幾件衣服,到姐姐家暫時躲一下。

6月17日中午11點左右,陳曉回家收拾行李準備到外地躲藏。當行李收拾得差不多時,突然聽到院子裡有嘈雜聲。她走出屋,看到身穿警服的三男一女已經進了院子。看這陣勢,陳曉心裡一驚:「完了!派出所來抓我了,看樣子今天是逃不掉了!」陳曉又緊張又害怕,就在心裡默默地呼求神加給她信心和力量。此時,她想到神的話說:「整個宇宙的每一件事,無一不是我說了算,什麼事不是在我手中?」是啊,一切都在神的手中,今天臨到這樣的環境,抓不抓是神說了算。即使被抓也有神的美意,決不能發怨言,更不能當猶大背叛神。陳曉有了信心和力量。於是,她坦然地問道:「你們是幹什麼的?」其中一個高個子年輕男警,手裡正拿著陳曉的身分證複印件上下打量著她,問道:「陳曉哪去了?」陳曉一聽:「咦?他沒認出我?」她猛然想起來得用智慧,於是答道:「她趕集去了。」男警又問道:「你是誰?」陳曉回答說:「我是她姐。」警察四處張望,又仔細看了看陳曉,陳曉擔心被警察認出來,微微低了低頭,不停地在心裡禱告:「神啊,今天中共警察抓不抓我,都在你的手中,願你加給我聰明智慧,與中共警察周旋,憑智慧行完全的道。」這時,幾雙眼睛都緊緊盯著陳曉的臉,又對著身分證複印件在看。陳曉頓時覺得心跳加速,害怕真的被認出來……她微微低下頭,不敢與他們對視。那一刻,她感覺自己的手都在顫抖,周圍的空氣好像凝固了一樣,她在心裡一遍遍地呼求神。

突然,帶頭的男警扭身往外走,另外三人也跟在後面,陳曉這才鬆了一口氣。正在這時,外面看熱鬧的一個婦女冷不丁地問陳曉:「你住在這裡啊?」陳曉的心立刻懸了起來,要是被警察聽到,不又回頭抓我嗎?」陳曉不知該怎麼回答。此時,她想到神的話說:「你不要怕這怕那,無論千難萬險,你都能穩定在我面前,不受任何的攔阻……除去你的懼怕,有我作你的後盾,何人能把路橫?」神的話加給了陳曉信心,她鎮靜地回答:「俺不在這裡住,這是俺妹妹家。」婦女聽後愣住了。陳曉見警察走出了門口,就小聲對那個婦女說:「你別說話,他們是來抓我的。」婦女點了點頭,隨著警察往外走,一會兒回過頭小聲告訴陳曉:「他們走遠了,你快跑吧。」陳曉慌忙騎上電動車往南走,到了不遠處的一個小樹林,她的心仍在「怦怦」直跳,心想:「真是太險了!警察竟然沒認出我!要不今天就抓個正著,我落在這幫惡魔手裡,酷刑折磨之下不死也得扒層皮。」陳曉在心裡不住地感謝神。她本想直接逃走,但想到婆婆身體不好,趕集回家不知自己哪去了,會很擔心。於是,就到鄰居家等婆婆。

中午十二點,鄰居把婆婆找來。婆婆一見她就急忙說:「媳婦呀,你沒事太好了!我趕集剛回到家,警察就跟進來審問你的下落,我說不知道。他們就把家翻了個底朝天,還把剛才你和他們對話的錄像放給我看,又在家裡四處拍照,最後看到咱們的全家照,認出了你,說剛才見到的就是你,今天被你耍了,以後抓到罪加一等,決不能放過你!走時還威脅我說你回來趕緊告訴他們,不然按包庇罪論處!媳婦呀,看來他們不抓到你是不會罷休的。你要是在家遲早會被他們抓去的,說不定會被他們打死的,這個家你不能再待了,還是趕快出去躲一下吧!」陳曉聽完婆婆的話,心裡一陣酸楚,以後自己有家也不敢回了,頓時淚水盈滿了眼眶。

這時,鄰居也氣憤地說:「中共真是太邪門了,社會上有多少賣淫嫖娼,殺人搶劫的事不管,多少工廠倒閉,老百姓都吃不上飯也不管,怎麼偏要一門心思抓你們這些信神的好人,真是不務正業!」陳曉擦了擦淚水點點頭說:「嫂子你說的沒錯,我们們神什麼壞事也沒幹,就在家讀神的話、聚會傳福音,警察就來抓我們,逼得我們不得不背井離鄉、妻離子散,而它卻反過來造謠誣陷我們信神的人不要家,真是太卑鄙了!」婆婆和鄰居都憤慨地點點頭。

隨後婆婆回家把陳曉收拾好的衣服拿來,流著淚囑咐道:「媳婦,信神是好事,但在中共撒但掌權的國家信神,就有被抓受酷刑的危險,咱這是為義受逼迫,是榮耀的事。你放心走吧,家裡有我你不用牽掛,孫子孫女我會照顧好的。神是咱們的後盾,你在外多依靠神,無論遇到什麼難處,神會帶領咱們的。」婆婆說完,擦擦眼淚,催促陳曉快走。陳曉看到婆婆佝僂著身子,淚水忍不住流下來,她抓著婆婆的手說:「媽,你的病還沒好,年齡又這麼大,我卻不能在家伺候你……」陳曉哽咽地說不下去了。在婆婆催促下,陳曉戀戀不捨地離開了家,決定先到姐姐家躲避一下。

一路上,陳曉心裡酸酸的,眼淚止不住地流。她想到這一走不知什麼時候才能見到家人。到了姐姐家,她痛苦流淚地向神禱告。之後,她看到神的話說:“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它要將神的全部都毀於一旦,要將神再次污辱、暗殺,企圖拆毀、攪擾神的工作,它怎能容讓神與它‘同等的地位’?怎能容讓神在地上‘插手’人間的工作呢?怎能容讓神揭露它的丑惡的嘴臉?怎能容讓神打亂它的工作?這魔鬼氣急敗壞,怎能容讓神在地上治理它的朝綱?它怎能甘拜下風?丑惡的面目原形畢露,令人哭笑不得,實難提起,這不是它的本質嗎?”神的話揭示了中共與神為敵的邪惡實質,它是最仇恨神、最抵擋神的撒但政權,外表打著宗教信仰自由的旗號,事實上它不允許人信神、走人生正道,妄想把人都牢籠在它的權下,聽命於它,共同來對抗神,失去神的救恩。所以它就特別害怕人信神明白真理後,對它的邪惡實質有分辨,從而棄絕它。於是就千方百計維護它的統治,編造各種謊言欺騙、迷惑百姓,攪擾破壞神的工作,攔阻人信神蒙神拯救,並大肆抓捕、迫害信神的人,抓住後當重犯處理,酷刑折磨,企圖取締神的作工,完全暴露出中共政府想在地上掌管神造的人類,獨霸一方的惡魔嘴臉。以往我還認為中共政府是為人民服務的,今天我才看清了它們哪是在為人民服務,它們就是一群殘害人的惡魔,逼得我逃亡在外,有家不敢回。

她又看到神的話說:「或許你們都記得這樣的話:『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在以往,你們都聽過這句話,但誰也不明白這話的真正含義,今天深知這話的實際意義。這句話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紅龍盤臥之地受到大紅龍殘酷迫害的人身上,因著大紅龍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敵,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著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這話是成就在你們這班人身上的。」揣摩著神的話,陳曉明白了神來在中國作工的意義,聖經上說「全世界都臥在那惡者手下」(約翰一書5:19),世界邪惡敗壞,不允許真理存在,自古真道受逼迫,信神不受苦想得著真理蒙神拯救,哪有這麼好的事?中共撒但政權只不過是神手中的效力品、襯托物,是為神經營計劃效力的,神就是藉著中共的逼迫,成全一班得勝者。陳曉明白了神的良苦用心,今天自己因著信神臨到中共的抓捕,也是神在檢驗自己的信心,這苦受得有價值、有意義,是榮耀的事。

陳曉又看到神的話說:「為什麼不把這些交託在我手中呢?是信不過我嗎?還是怕我為你安排得不妥當呢?」陳曉明白了萬事萬物都在神的手中主宰掌握,自己的兒女也在神的手中,她把家人禱告交給神,心裡釋然了許多。為了躲避中共的監視、抓捕,她只好到外地找了一個服裝廠打工。

有一次,陳曉實在是想孩子,就偷偷地回家看看。沒想到,她再次被惡人發現、舉報。警察立刻到陳曉家抓捕,幸好她沒敢在家久留,在警察來到之前再一次安全脫身,真是有驚無險。陳曉感覺這次回家太冒險了,原來中共一直都在嚴密監視自己,家是回不去了。在漫長的逃亡日子裡,每當她想家、想孩子的時候,就來到神面前禱告神,是神的話一次次加給了她信心和力量。

中共抓捕基督徒

一年後,陳曉在外地聯繫上了教會,與弟兄姊妹在一起傳福音盡本分,互相照顧,彼此關心,像一家人一樣,讓她感受到神愛的溫暖,心裡有了安慰。她看到神的話說:「你們這些人是追求正道、追求進取的人,你們在大紅龍國家站立起來,是被神稱為義的人,這不是最有意義的人生嗎?」「神所說的得勝者是在撒但的權勢之下、撒但的圍攻之下,就是在黑暗勢力裡人還能站住見證,還能持守原有的信心,持守對神的忠心,不管怎麼樣你還能持守在神面前貞潔的心,持守你對神真實的愛,這樣在神面前就站住見證了,這就是神所說的得勝者了。」經歷中共的追捕,陳曉對神的話明白了許多,神調動中共效力,顯明了中共與神為敵的邪惡實質和醜陋面目,讓她對中共有了真實的認識與恨惡,能夠棄絕它,追求光明的人生。同時,激發了她的心志:越是在中共瘋狂逼迫之下,越要持守對神的忠心與順服,用自己的行動羞辱撒但,堅定信心跟神走到底。

陳曉

相關推薦:
生命中難忘的日子
與家人吃過最後一頓晚餐後……
堅如磐石的信心:有神在,即使被監控我也不怕

主內平安!如果您看了本篇文章有新的領受和認識,或是信仰生活中遇到任何難處,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聯繫,或發送電子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會儘快回覆。願主祝福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