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荒漠,我找到了活水的泉源

親愛的弟兄姊妹,你們是否與我有過相同的困惑呢?這些年教會越來越荒涼,許多人的信心越來越冷淡,我們也曾各處尋找有聖靈作工的教會,但總是失望,今天我想與大家分享自己的經歷。

1997年,一次偶然的機會我認識了一位基督教好友,在她的介紹下我來到教會。初到教會,弟兄姐妹們都很熱情,讓我感覺到了家的溫暖,藉著聽道我知道了人是神造的,萬物來源於神,是神給了我們氣息和生存的環境,等等以往我不明白的奧祕。隨之我想更多地了解聖經裡面主耶穌所講的生命的道,讓自己能真正成為一個敬拜主的人,於是我開始到教會聚會。1997年12月我正式受洗,那時不管工作多累,我都堅持參加聚會。當時教堂的人特別多,弟兄姊妹聚會很積極,每次聚會大家都特別安靜聽牧師講道,感覺靈裡特別充實,而且弟兄姊妹之間也很有愛心,平常大家有什麼難處都互相聯繫幫忙解決。在生活中,自己遇到難處了會禱告主,我感覺這樣信神太好了,心裡有平安、喜樂。

可是幾年後,我明顯感覺到教會的光景和起初不一樣了,教會敬拜的人數越來越少,大家也都不那麼積極熱心了。每次來參加聚會的人多數在手機facebook上聊天,或者打遊戲,要不就是嘮嗑或者打磕睡,根本無心聽牧師講道,連續幾年下來,我有些厭倦這樣的教會生活。另一方面牧師講道沒有亮光,聽著沒享受,根本解決不了我們生命上的難處問題。因牧師講解聖經章節沒亮光,我就想得到教會其他姐妹的幫助,可每次咨詢姐妹時,她們都很著急的樣子,話還沒說完就走了。我心裡很失望,但不管怎麼樣,我起初信主的盼望並沒有變,我還是希望自己能成為一個真正信主的人,以後能進天國。

因教會不能滿足我追求認識主的願望,我就打算去找其他教會,與主禱告幾次後,我就離開了原教會。到了第二間教會,雖然教會的人比較多,但牧師講道也是老生常談,教會的人聚會後都是忙著嘮嗑,討論吃喝玩樂的事情,根本就不探討信主的事,跟之前的教會沒什麼區別,我再一次感到了失望,再也沒去這間教會了。後來我又找其他教會,看到教會的光景都大同小異,我身心疲憊,也沒有信心去找其他教會了。慢慢地我開始隨波逐流,一邊跟朋友在外吃喝玩樂,一邊忙碌工作,把工作當作—個寄託,工作忙碌時我也不禱告了,教會的光景只是遇到工作不如意,或身體有病痛了才向主禱告。一段時間後,我感覺離主越來越遠,心裡很不平安,我想找人交通卻無路可走,內心特別痛苦、掙扎。於是在2011年我又回了原教會,但是教會的光景比之前沒有任何改善。為了復興弟兄姊妹的信心,教會推出了旅行團,當時很久都沒來教會的弟兄姊妹都紛紛報名參加,但好景不長,活動過後,大家又都不來了。另外看到大家都活在犯罪認罪的惡性循環中,自己也是這樣的光景,追求世界潮流活在肉體的享受中,禱告主對人要有愛心、包容,可怎麼也實行不出來。那段時間是我最痛苦的生活,每天晚上我心裡黑暗、空虛、莫名的害怕,內心就像針扎一樣痛苦掙扎,我不想離開教會,可是教會沒有讓我可留戀的地方,看不到主的一點帶領,心靈裡也沒有平安,可是在教會一邊聽道,生活中還過著犯罪認罪的生活,我就算不離開,又有什麼意義呢?那時,每天晚上我都向主禱告:「主啊,我該怎麼辦哪,我去教會也是個儀式,不去教會心裡又不平安,主啊,我陷在十字路口很掙扎、痛苦,我真的走到了邊緣,主啊,你到底在哪兒啊,你真的離開我們的教會、離開我們了嗎?」

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2017年6月我認識了林弟兄,林弟兄非常熱心,對聖經也有獨到的見解,每次在一起交通我都收穫很多,之後與林弟兄他們一起聚會時,我向弟兄姐妹傾訴了我的痛苦:「這幾年我找了四處教會,每處教會講道都沒有聖靈的開啟光照,弟兄姐妹信心冷淡,都是注重吃喝玩樂,言談舉止跟外邦人一樣,根本就沒有聖靈作工,我自己也是一樣,常常活在犯罪認罪的情形中,根本就感受不到主的同在,但又不知道該怎麼辦,為此我心裡很煩惱。」

了解到我的困惑、難處,林弟兄就跟我交通說:「如今整個宗教界普遍荒涼,沒有聖靈作工,許多人的信心、愛心都冷淡了,這已經成為公認的事實,可是宗教界荒涼的主要原因到底是什麼呢?對於這個問題,我們先回顧一下律法時代後期聖殿為什麼荒涼,如果我們對律法時代教會荒涼的原因能看透,那我們心裡的困惑也就能得到解決了。律法時代末期,原本充滿耶和華榮耀的聖殿出現了荒涼,那些猶太百姓守不住律法,祭司們獻劣祭,聖殿成了交易買賣的場所,成了賊窩,主要是因為猶太教的領袖不遵行耶和華的律法,沒有敬畏神的心,他們只守人的遺傳,卻廢棄神的誡命,完全偏離了神的道,失去了聖靈作工,所以,猶太教領袖不遵守神的誡命,偏行己路與神為敵,這是直接導致聖殿荒涼的主要原因。另一方面,是因為神的工作已經轉移了,神已經離開聖殿道成肉身作了恩典時代救贖人類的工作,神作了一步新的工作,聖靈不維護舊的工作,這也是宗教界徹底荒涼的另一方面原因。當主耶穌作了救贖工作以後,就開闢了恩典時代,結束了律法時代,只有接受主耶穌的人才有聖靈作工,才能得到了生命活水的供應,靈裡踏實平安喜樂,有主的帶領,而那些仍然守在聖殿裡棄絕主耶穌,還抵擋定罪主耶穌的人,自然就被神的作工撇棄了。我們再看現在宗教界的牧師、長老,他們在教堂裡都是以宣講聖經的知識、神學理論為主,他們常常以講解聖經來炫耀自己,賣弄自己讓人崇拜,並沒有遵行主耶穌的話語與誡命,沒有守住主的道。在講道中他們很少講生命進入的話題,也不帶領人如何認識主,盡講他們如何為主受苦,從而讓人崇拜他,導致信徒都偏離了主道,即使信主多年,對主卻絲毫沒有認識,對神也沒有敬畏之心,信主完全偏離了主的話語,都成了信主卻不認識主,還能抵擋主、背叛主的人。宗教界的領袖已經完全偏離了主道,這就導致宗教界失去了聖靈作工,失去了神的祝福。另一方面是因為神的工作轉移了,主耶穌已經回來了,就是道成肉身的全能神,在主耶穌救贖工作的基礎上作了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開闢了國度時代,結束了恩典時代,聖靈工作的重心已經轉移到了神的末世審判工作上,神又一次道成肉身來在人間,發表了拯救、潔淨人的真理,這些話語都是讓我們能脫離罪的捆綁,達到蒙拯救的真理,所以,我們只有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才能享受寶座流出的生命活水的供應,這完全應驗了聖經上的預言:『在收割的前三月,我使雨停止,不降在你們那裡;我降雨在這城,不降雨在那城;這塊地有雨,那塊地無雨;無雨的就枯乾了。』」(摩4:7)

林弟兄交通說:「從這兩處經文中我們就能明白了,『降雨在這城』中的『這城』就是指神道成肉身顯現作工的教會,『不降雨在那城』中的『那城』自然就是指不聽從神的話,不遵行神的誡命,否認、抵擋、定罪神道成肉身顯現作工的宗教界。神使宗教界臨到飢荒,就是為了迫使宗教裡真心信神、喜愛真理的人能夠走出宗教,尋找神作工的腳蹤,尋找聖靈向眾教會的說話,尋求神的顯現作工。凡是聽見神的聲音,接受順服全能神末世審判工作的人,就是聰明的童女,就是被提到神寶座前的人,這些人都赴上了羔羊的婚宴,享受到了寶座流出的生命活水的供應,起初的信心、愛心恢復了,都操練會吃喝神話、實行神話、經歷神話,達到明白真理進入實際。當人明白真理,對神有真實認識時,就能敬畏神、順服神,這樣就從神得著新的生命了!凡是不接受全能神作工的宗教團體或個人都屬於被神厭棄、淘汰的對象,都沒有聖靈作工。」

當聽到林弟兄談到神已經作新工作了,我心裡立馬警惕起來,心想:我怎麼沒有聽說神末世要來作審判工作呀?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不過聽他的交通也符合事實,想想現在教會的光景,弟兄姐妹聚會打瞌睡、玩手機,大家對信主的事並不關心,聚會只是走走形式,根本就是宗教信仰,這些現象不就是教會荒涼的光景嗎?難道神真的作新工作了?不行,我還得尋求,不能憑自己的觀念想像就否認拒絕了,不過對於神要作話語的審判工作,我有些接受不了,如果神真的作審判的工作,那我不就被定罪了嗎?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延伸閱讀
一個基督徒的悔悟! 堅守主名,捍衛主道 劉潔因病信了主耶穌,病得醫治後,她便到處傳揚主的聖名,牧養弟兄姊妹。劉潔看到經上說:「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徒4:12)她就暗下決心:無論到什麼時候,無論臨到什麼環境,她都要堅守主耶穌的名,誓死跟主走到底,決不背叛主! 一次...
與主重逢-聰明童女喜迎新郎 我出生在一個佛教家庭,我的父母反對信主耶穌。我的小學老師是基督徒,7歲那年老師領著我去上主日學,當時老師給我們講的是創世記,我知道了天地萬物是神創造的,人也是神造的……我特別願意聽關於神的故事,喜歡上主日學。可我去上了三次,就被母親知道了,之後母親不讓我去了。在我上中學的時候,我們搬了新家,換了新環...
我終於跟上了羔羊的腳蹤 我出生於一個基督教家庭,爺爺奶奶、伯父都是基督徒。後來,爸媽也因為看到了主的大能歸回了主的家中,那年我14歲。此後,不論有什麼難處我都會向主耶穌禱告,也體嘗到一些主的恩典與保守。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家鄉的很多人為了擺脫貧困,都開始偷渡出國賺錢,18歲那年我也走上了同樣的道路,但與其他人不同的是,不論...
敞開心門就能看到光 有這樣一個小故事:兄弟兩人,年齡不過四五歲,由於家裡臥室的窗戶整天都是封閉的,他們覺得屋裡太陰暗,一扭頭看見陽台外面燦爛的陽光十分羨慕。兄弟倆就商量說:「我們可以去把外面的陽光掃一點進來。」於是,兩人拿著掃帚和簸箕到陽台上去掃陽光。可等他們把簸箕搬到房間裡的時候,裡面的陽光又沒有了。這樣一而再再而三...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