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預備的是最好的,我很滿意自己的婚姻

劉夢在超市買了一些日用品,走在回家的路上,路過一家露天餐廳,這是以前劉夢經常來的地方,看到服務員忙碌地穿梭在餐桌間,劉夢不由得想起幾年前的一幕幕……

城市霓虹街景,露天餐廳的一角,一餐桌上凌亂地擺放著幾盤菜和酒杯,幾個年輕人邊喝著啤酒邊聊著。同事雪兒關心地說:「劉夢,我們是多年的朋友,有什麼難處你就說出來,我們儘量幫助你。」

同事們的關心使劉夢更覺心酸,她不禁在心裡埋怨著:看看人家雪兒和小金的丈夫都有體面的工作,收入也不錯,還有身邊的朋友、同學,她們的丈夫既能幹又有本事,夫妻倆走到哪都風光。而自己的丈夫啥也沒有,現在還下了崗,讓他到城裡找份工作還不願意,偏偏要在農村搞什麼養殖業,既辛苦還賺不到錢。丈夫的無所作為讓劉夢在親戚、同事們面前很沒面子,總感覺矮人一截。唉!遇到這樣的窩囊丈夫,真是氣人。想想自己也不差勁,怎麼就偏偏攤上這樣一個一無是處的丈夫……

想到這裡,劉夢鬱悶地將杯裡的啤酒一飲而盡,略有醉意地說:「真是羨慕你們,丈夫都有本事,哪像我,找個丈夫不僅靠不上,還總讓我操心……」同事琪琪也大口喝下半杯啤酒,有些醉意地說:「其實,劉夢,你也別那麼死腦筋,『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你們說,現在誰不想另攀高枝、另覓新歡呢?就是給人當小三也無所謂,就你自身條件這麼好,如果跟你丈夫離婚,找個比他強的很容易……」

琪琪的話觸動了劉夢的心,因她正為此而糾結、徘徊。那次劉夢出差,認識了一個男人,這個男人是個有婦之夫,但各方面條件很不錯,正是劉夢欣賞的類型,這個男人也對劉夢很有好感,還大獻殷勤,劉夢也身不由己陷入其中……劉夢不止一次幻想著:如果跟這個男人在一起,不僅能過上養尊處優的生活,而且走到哪兒也有面子,這樣的婚姻才幸福。但想到自己苦心經營十年的家難道就這樣破裂了?離婚吧,又捨不得孩子,畢竟對家、對丈夫還是有些留戀,不離吧,又覺得這樣的日子太不如意、太窩囊,自己又不甘心。想到自己和這個男人都有各自的家庭,這樣在一起又算什麼呢?婚外戀畢竟是不光彩的,若被丈夫知道了,就會鬧出事來,成為被人唾棄的第三者,被人戳脊梁骨,不僅自己這張臉掛不住,良心也受譴責。為此,劉夢活在矛盾中徘徊掙扎,不知如何是好。好幾次,她一個人來到這家露天餐廳,靜靜地喝著酒麻醉自己,然而濃烈的酒精讓她欲醉還醒,她更覺痛苦。偶爾得知身邊的同事與朋友離婚又結婚的消息,她迷茫了,不知是繼續這段不如意的婚姻還是離婚,去爭取得到自己理想的伴侶?抑或是跟那個男人保持聯繫?她煎熬著……

一天,劉夢回娘家,兩個姊妹給她父母見證神的末世作工,劉夢也有幸接受了神的作工。此後,劉夢過上了教會生活,常與弟兄姊妹一起聚會交通神的話。看到弟兄姊妹有敗壞性情都能敞開心交通,沒有人貶低、嫌棄,大家彼此幫助扶持,劉夢也把自己心中的痛苦與姊妹們傾訴,姊妹給她讀了一段神的話:「從創世以來我就開始預定揀選了這班人,也就是今天的你們。你們的性情、素質、長相、身量,出生的家庭,你的工作、婚姻,你的一切,甚至你的頭髮的顏色、你的膚色、你的出生時間都是我手的安排,就是你每天要幹什麼、要遇見什麼樣的人也是我手的安排,更何況把你今天帶到我的面前,更是我的安排,不要自己擾亂自己,要坦然前行。」姊妹交通:「神的話告訴我們,我們的婚姻、家庭、工作、包括我們一生的命運等等,所有的一切神早就給我們安排命定好了。我們有什麼樣的丈夫、家庭不是由我們自己選擇的,我們總埋怨自己的婚姻不如意,想憑藉人為的努力去改變、掙脫,這不是自尋煩惱、違背天意嗎?神是造物主,我們人是神造的,順服造物主的擺佈與安排,才是明智的選擇。我們只有把自己的家庭、婚姻交在神的手中,讓神來主宰掌管,才能活得輕鬆釋放。」

神的話和姊妹的交通觸動了劉夢,原來人的婚姻是神早已命定好的,回想自己和丈夫分分合合,最終還是走到了一起,這的確是神的主宰,不由得自己選擇。難怪人總說一切都是「緣分」,現在才明白「緣分」就是神的主宰命定。認識到這些後,劉夢願意順服神命定的婚姻,但劉夢有些困惑,雖然當初跟丈夫分分合合,但最終還是選擇與丈夫一起生活,可如今為什麼自己對丈夫這般嫌棄,甚至想跟他離婚,另尋新歡呢?

婚禮上,新郎給新娘戴鑽戒

靈修時,劉夢看到神的話說:「當一股潮流吹來的時候,也可能只有少部分人做了急先鋒,開始做這樣的事,開始接受這樣的思想,開始接受這樣的觀點,但是多數的人呢,還是在不知不覺當中不斷地被這樣的潮流所感染,所同化,所吸引,以至於人都不知不覺地、不由自主地接受了這樣的潮流,以至於被這樣的潮流所淹沒,所控制。一次一次這樣的潮流讓本來身心就不健全的人,讓本來就不知道什麼是真理的人,讓本來就對正面事物與反面事物毫無分辨的人,心甘情願地接受了這些潮流,接受了來自撒但的生存觀、價值觀,接受了撒但告訴給人的怎麼對待生活與撒但『賜』給人的生存方式,人沒有力量去反抗,人也沒有能力去反抗,更沒有意識去反抗。

看了神的話,劉夢明白了,原來自己是受撒但邪惡潮流的影響,扭曲了人生觀、價值觀。想到自己每次跟朋友、同事在一起的時候,聽到她們一個個都在炫耀自己的丈夫如何有錢、有本事,生活得如何安逸,而自己的丈夫卻無所作為,連個正式的工作都沒有,就覺得低人一等,因虛榮心沒有得到滿足,受「夫貴妻榮」的撒但哲學薰陶,就開始嫌棄丈夫,埋怨丈夫沒有本事,不能給自己長臉,越發看丈夫不順眼,覺得跟這樣的丈夫生活一輩子很委屈,甚至想擺脫這樣的婚姻。當遇到那個男人後,覺得這樣的人有錢,有本事,才是自己的理想伴侶,跟這樣的人一起生活才風光有面子,才會過得幸福。為此,自己竟想拋夫棄子背叛婚姻,成為第三者去破壞別人的家庭,以此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不知不覺隨從了「笑貧不笑娼」的邪惡潮流。看到身邊很多人都不滿意自己的婚姻,為了滿足自己的慾望,把道德和責任拋之腦後,另覓新歡。有的離了又結,結了又離,把婚姻當兒戲。有的雖然沒有離婚,但找情人、當小三、搞婚外情的也比比皆是,隨從「家裡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的邪惡潮流。撒但的這些邪惡潮流,使人都喪失了人格、尊嚴,不知什麼叫廉恥和道德,導致現在離婚率越來越高,離婚已成了人追求愛情的一種時尚,不再被道義譴責和唾棄。劉夢想到自己也正是受這些撒但邪惡潮流的腐蝕,為了達到自己的慾望,想背叛夫妻多年的感情,跟丈夫離婚,另攀高枝,但又害怕自己成為人人唾棄的第三者,背負著良心的譴責與心靈的不安,在痛苦中掙扎無法自拔,苦不堪言!認識到這些後,劉夢才意識到自己看不透這些邪惡潮流的實質,被撒但引誘敗壞,失去人格、尊嚴不說,也攪擾、破壞了別人的家庭。繼續這樣下去,不知會給自己的家人和別人的家庭帶來什麼樣的傷害。

劉夢又看到神的話說:「因為人不認識神的擺佈,不認識神的主宰,所以對待命運人總有一種對抗的情緒,總有一種悖逆的態度,人也總想掙脫神的權柄,掙脫神的主宰,掙脫命運的安排,妄想改變現狀、改變自己的命運,但總不能如願,處處碰壁,這種在靈魂深處的掙扎是痛苦的,而這種痛苦讓人刻骨銘心,同時也讓人的生命就這樣白白地消耗著。人的這個痛苦是怎麼造成的呢?是因為神的主宰帶來的呢,還是因為人的命不好呢?很顯然這兩者都不是,歸根結底都是因為人所走的路造成的,是因為人所選擇的生存方式造成的。」從神的話中劉夢更明白了,每個人的婚姻都是神命定好的,如果憑著自己的能力改變婚姻、對抗神的主宰,最終只能更加痛苦。想想即使真如自己所願,跟丈夫離婚,與那個男人結婚,雖然能滿足一時的虛榮心,但不能保證自己就會過得幸福。看看身邊的幾個朋友,她們的丈夫雖然有本事、能掙錢,能給她們物質上的享受,讓她們在人前風光,但她們過得並不幸福,成天擔心丈夫在外面搞外遇、找情人,為了拴住丈夫的心,除了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以外,還得想方設法跟蹤、打聽丈夫的行蹤,夫妻之間互相猜疑、防備,活得很累、很疲憊。此時,劉夢知道了該如何對待自己的婚姻,她選擇順服神的主宰安排,不再追隨邪惡潮流。幾天後,劉夢跟那個男人做了了斷,不再互相糾纏,藕斷絲連,徹底斷了聯繫。

當劉夢放下之前「夫貴妻榮」的錯誤觀點,順服神主宰安排的婚姻時,她才慢慢發現,原來丈夫身上有很多優點,丈夫雖不是掙大錢的人,但他為人實誠,雖然不怎麼愛說話,但他心地善良,為人謙和,耐心教育孩子,對自己和父母都很好,這時,她不再像之前那樣嫌棄丈夫了。後來,劉夢給丈夫見證了神的末世作工,丈夫也接受了。因著信神,劉夢與丈夫有了共同語言,夫妻倆常常一起讀神的話,一起交心,凡事都按照神的話實行,臨到事互相都認識自己,不把眼光盯在對方身上,夫妻倆互相理解、彼此擔諒,關係也越來越融洽。雖然生活平淡,但一家人和和美美,共同追求真理走人生正道。此時劉夢才體會到什麼才是真正的幸福,這是任何金錢和豐厚的物質生活所換不來的!她從心裡感謝神對她的拯救,若不是神將自己從錯誤的道路上拯救回來,不知會墮落成什麼樣子,更不會有今天幸福的生活。

以前面對同事、同學,劉夢總覺得自己的婚姻不如意,覺得丈夫讓自己在人前低人一等,甚至不想參加同學聚會、聚餐,現在她不再被「夫貴妻榮」的邪惡觀點束縛捆綁,而是抬起頭自豪地說:「我過得很好!我很滿意自己的婚姻!」這是劉夢發自內心的感受,就如神的話說:「……當你能真正認識與承認神主宰人命運的時候,當你真正認識到神為你主宰安排的一切對你來說太有益處、是太大的保護的時候,你就會覺得這種痛苦逐漸在減輕,而你全人也逐漸變得輕鬆、自由、釋放了。

不知不覺劉夢已走到家門口,她收回思緒,打開房門,放下東西,挽起袖子開始做晚飯,她想趕快做好飯等著丈夫回來,把今天的經歷與收穫與丈夫一起交通交通。此時的劉夢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交心

推薦閱讀:【基督徒婚姻見證】其實,我丈夫人很好

主內平安!如果您看了本篇文章有新的領受和認識,或是信仰生活中遇到任何難處,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聯繫,或發送電子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會儘快回覆。願主祝福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