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心!錢多是禍!

我今年66歲,年輕時曾是一名建築包工頭。在80年代初,我個人的固定資產就有二十萬和一輛老牌的東風貨車。後來我又投資了二十多萬元承包了一個採石場。那時採石場的生意很好,一年下來,大概能賺七八十萬,因此我在當地小有名氣。那時我對中共政府滿了感激之情,認為我能夠發家致富、過上好日子,都是因中共實施改革開放、搞活經濟的政策帶來的。可我萬萬沒想到,竟也因此招來了橫禍……

1982年農曆9月初的一天下午,我去飯店吃飯,剛坐下,兩個陌生男子就走了過來,很客氣地問我:「你跟我走一趟,好嗎?」我反問道:「你們找我有什麼事嗎?」其中一人說:「我們有好事找你。」聽到這話,我心想:這兩人看上去也不是普通人,可能他們找我是想談承包工程的事吧。於是,我沒多想就跟著他們去了。我們沒走多遠,就到了市公安局門口,還沒等我反應過來,這兩個人就一左一右用力地拉著我的胳膊,連拉帶拽地把我拉往公安局。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我有些不知所措,心想:他們帶我來這裡幹什麼?但轉念一想,我又沒有做什麼犯法的事,走得正、行得正,到公安局也沒什麼好怕的。他們把我拉進一個房間,我一進去就看到裡面有七八個彪形大漢,他們個個眼冒凶光,虎視眈眈地盯著我。我環視著房間,看到牆上掛著各種刑具,有大小不同的鐵鏈、手銬、電棒,還有拇指銬等,看到這場面讓我感到毛骨悚然。這時,有幾個人一起撲上來按住我,把我的兩隻胳膊往後背強拉到一起,用拇指銬銬住。頓時我感到肩膀就像斷了一樣,一陣撕心裂肺的疼痛向我襲來。我氣憤地質問:「你們為什麼要抓我?我到底犯了什麼法?」其中一個身材高大的警察手裡拿著電棍,惡狠狠地指著我說:「犯了什麼法你自己知道,你還裝什麼糊塗?共產黨的政策是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只要你老實交代了就放你出去,否則我們有辦法讓你交代。」聽了他的一番恐嚇的話後,我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就問道:「我到底犯了什麼罪?你們要我交代什麼?」另一個警察指著我說道:「你要是沒有錢我們能抓你嗎?你的情況我們都清楚,你這些年包了這麼多工程,還承包了一個採石場,你貪污了多少錢還不知道嗎?你以為能騙得了我們?」聽了這話,我真是哭笑不得:那是我辛辛苦苦賺來的錢,怎麼成了貪污的呢?我又不是當官的,哪來的貪污呀?這分明是亂扣帽子、栽贓陷害啊!我看著他們理直氣壯地說:「你這話說反了,我自勞自得,我承包工程那是通過正當途徑掙來的錢,並且採石場的手續也都合理合法,我到底犯了哪條法?你們說我貪污你們可以去查呀!你們無緣無故地抓我,還有沒有王法了?你們就不怕我告你們嗎?」我話音剛落,他們就哈哈大笑起來,一警察氣焰囂張地說:「你還想告我們?有本事就去告呀!你小子也太天真了!我告訴你,紅幫、黑幫都是我們說了算,現在共產黨就是法,我們就是法!我就是把你打死了,你都求告無門!你還敢狡辯,跟共產黨對著幹,那是死路一條!看來你是不打不招啊!」說罷,幾個警察一擁而上,對我拳打腳踢,一警察用電棍戳我,我立時渾身抽搐倒在地上。我也不知道被戳了多久(被電棍戳後至今我的大腿上還隆起一個拳頭大的包),他們又對我亂踢亂打。我被他們打得頭暈目眩、眼冒金星,耳朵和嘴角都流出了血,後來我就昏了過去。
刑訊逼供

當我醒來時,屋裡只有我一個人了,戴在我手上的拇指銬已被取下,手指腫得很粗,我躺在地上渾身疼痛難忍,動彈不得,所有的關節好像都不聽使喚了,我感到真是生不如死!他們用各種手段毒打、折磨了我整整七天七夜,我被他們折磨得死去活來。在這七天中,他們輪流值班看守我,不給我飯吃,也不給我水喝。七天後我連站都站不穩,整個人沒有了方向感,分不清東南西北。他們看我死活都不屈服,就強行給我扣上一個強姦犯的罪名,在農曆九月初七將我送進了拘留所。

在拘留所裡,他們三天兩頭來提審我,逼我承認自己是貪污犯,我不屈服於他們,他們就用各種手段來折磨我,指使犯人打我,有時警察還毒打我。在拘留所的那段日子,我簡直就像到了人間地獄一般。當時我百思不得其解:他們為什麼要用盡手段折磨我,逼我承認自己貪污呢?貪污罪可是要傾家蕩產的啊,看來這些人的確是衝我的錢來的!我不禁在心裡吶喊:難道我掙錢有錯嗎?難道我發家致富犯罪了嗎?!

我在拘留所被關押了108天後,於1983年2月10日釋放。被釋放的那天,一個警察對我說:「你在這裡呆那麼久,要算你的伙食費,8塊錢一頓,一天24塊錢,你住了108天,就要按這個來算。」聽了這話,我怒火中燒:我無故被抓,差點被你們折磨死,還讓我交錢,真是恬不知恥!於是,我反問道:「你要收我的伙食費,那我在這裡幹了那麼久的活,你給我多少錢?」他們自知理虧,氣急敗壞地說:「你走不走?不走就把你再關進去!」就這樣,他們沒有任何憑據地抓捕我,走的時候也沒有給我任何說法,我氣憤地離開了那個鬼地方。

出來後,合作夥伴告訴我,中共政府已把我的採石場,以及場裡所有的東西都沒收了,他們為了搞垮我,還警告合作夥伴不能再與我合作,否則後果自負。合作夥伴怕我找警察評理會引來殺身之禍,就勸我趕緊逃命要緊,不能再呆在那裡了……面對這一切的變故,我猶如五雷轟頂,什麼話都說不出來。此時我全明白了,這些警察為何無故抓我,又不擇手段地逼我承認自己是個貪污犯,原來他們不僅要霸佔我的採石場,還要治我於死地!我真是恨透了這個中共政府,它打著為人民服務的旗號,卻挖空心思把我逼上了絕路,真是惡毒至極啊!

那次沉痛的打擊成了我心中的陰霾一直揮之不去,每次想起心裡就很痛。我再也不敢相信共產黨的話了,什麼發家致富,讓老百姓富起來,簡直就是欺世盜名的謊言!我再沒有勇氣打拼了,只是找點簡單的工作維持生活。但我一直想不明白:共產黨號召百姓發家致富到底是為了誰?為什麼我發家致富後卻成了罪人?不單財產被政府沒收了還差點喪了命?這成了我心中一個解不開的迷。

直到2008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藉著讀全能神的話,我心中的謎團才得以解開。全能神說:「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公平在哪裡?安慰在哪裡?溫暖在哪裡?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看完神的話,我終於明白了,原來中共就是撒但的化身,中共掌權就是撒但掌權!在惡魔掌權的國家裡,人怎麼會有人權自由?怎麼會有公平公義?又怎麼可能發家致富過上美好安寧的日子呢?它們說得好聽,讓人發家致富,多勞多得,表面上好像是在為老百姓謀福利,但當它看到人們真的富起來時就變卦了,它就要想方設法整你治你,甚至給你亂扣罪名將你屈打成招,從而侵吞、霸佔你的財產。說白了,中共就是地道的流氓集團,它的政策就是矇騙人民、愚弄人民的花招,其實,它的目的是要搾乾人民的血汗。讓無知的百姓「心甘情願」地為它服務、賺錢、創富,中共的用心實在太險惡了!它們真是好話說盡,壞事做絕。你今天腳踏實地幹事業,說不定明天就被它暗算,甚至被「革命」!人在這樣一個邪惡政黨的統治下生存,就是生活在伸手不見五指的人間地獄中啊!在中國,類似我這樣的中共殘害、欺壓老百姓的事件還有很多,有不少富裕的人就因有「錢」而鋃鐺入獄、妻離子散,甚至家破人亡,中共政府的罪惡真是罄竹難書!

如今真光已顯現,神已來在人間作了拯救人的工作。多虧全能神拯救了我,使我回到了神的家中,享受到神話語的豐富供應,看清了中共的真實面目,讓我從痛苦絕望中走出來,找到了人生的方向,活在了神愛的看顧保守中。全能神說:「在國度之中,所有的子民都恢復正常人的生活,不再是冷若冰霜的冬天,而是四季如春的春城世界,人不再接觸人間的淒涼,不再忍受人間的寒冷。人與人不相爭,國與國不爭戰,不再有殘殺之狀,不再有殘殺之血流動,全地充滿喜樂之氣,到處洋溢著人間的溫暖之氣。我在全地行走,我在寶座之上享受,我在眾星之中生活,天使為我獻上新歌新舞,不再因著自身的『脆弱』而淚流滿面,在我之前,再也聽不到天使的哭泣之聲,無人再向我訴說苦衷。今天,你們都在我的面前生活,明天,你們都在我的國中生存,這不正是我賜給人的最大祝福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二十篇說話》)從神的話中看到,只有造物的主——全能神能賜福人,給人帶來美好安寧的生活,帶來真正的光明!人只有來到全能神的面前,才能擺脫撒但惡魔的苦害,找到真正的人生,活在有神同在的幸福世界裡!

筆者:小馬

延伸閱讀
「高校投標」,投出人生劫難 我是生活在中國社會最底層的一個普通老百姓,以往認為國家繁榮昌盛,人民生活幸福,可殘酷的現實卻讓我大跌眼鏡,也給了我一記重重的耳光…… 圖片來源:GU MING/CC BY-NC 2.0 2015年7月,我聽說XX學院食堂要找人承包,就去與負責人商談這件事,當時負責人暗示我:「如果把食堂交給你...
開發礦產資源帶來的災難 我出生在一個山清水秀、空氣清新、風景宜人的山村裡,我們這裡的地底下和高山上都有著豐富的礦產。2001年政府在我們村開始大規模地招商引資,宣稱要大力開發礦產資源,很快我們村就成了大規模的企業礦山區,總投資就有幾百個億,而且每年都會向國家納稅幾個億,為此也成了政府大力支持發展的企業。政府領導還對我們當地...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