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狂徒轉變的過程

「神你的作工太實在,滿了公義和聖潔,忍耐作工這麼久全是為了我們。以往信神沒有人的模樣,悖逆傷你心還不知,蒙羞懊悔虧欠你,我今才明白。……沒有你嚴厲的審判,我就不會有今天,面對你這真實的愛感激又虧欠。是你的作工拯救了我,使我的性情有了變化,沒有憂愁和痛苦心裡滿了快樂。」(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神啊 你給我的愛太多》)每當唱起這首生命經歷詩歌,想起神這麼多年來對我的拯救,我就對神充滿了感激之情。是神的審判刑罰變化了我,使我這個狂妄自大、野心通天的悖逆之子有了點人的模樣,我由衷地感謝神對我的拯救!

我出生在農村,因著家裡窮,父母又老實,經常受人欺負,從小我就被人看不起,挨打受氣成了家常便飯,我常常為此傷心流淚。為了不再過這樣的生活,我就發奮讀書,以求將來得個一官半職,做個人上人,讓所有人都看得起。可是初中剛讀完,正準備中考時,文化大革命開始了,那時紅衛兵造反、工人罷工、學生罷課,天天鬧革命,搞得烏煙瘴氣,人心惶惶,高考制度也被取締。就這樣,我失去了考學的機會,心裡非常失望,像得了一場重病一樣難受。後來我想:既然考不了學當不成官,那就努力掙錢吧,只要有錢也能被人高看。此後,我便四處尋找掙錢門路。因家裡窮沒有做生意的本錢,我就求親靠友借了五百元錢開了個滷肉店,那時肉只賣七毛錢一斤,這五百元連買工具帶做本錢實在不夠用,每次都是這次的收入做下次的本錢,賺了錢就還賬。為了日子過得能勝過別人,我吃了不少苦頭,一天到晚沒有空閒時間。通過幾年的努力,我的手藝越學越精,生意越幹越紅火,家裡也很快富了起來,很多人也向我投來羨慕的目光。

1990年春天,村裡有一個人傳我信耶穌,出於好奇我就聽了幾次道,當看到一個弟兄講道時很多人都高看仰望他,那種被眾人簇擁、敬佩的場景令我羨慕不已,心想:我若能成為這樣的人,不僅被眾人崇拜,還能得到主的恩典賞賜,那該有多好啊!在這種思想驅使下我信了主耶穌,進入了家庭教會。之後,我努力研讀聖經,特別追求聖經知識,注重背誦一些聖經章節,很快我就熟記掌握了許多名章名句。當我看到馬太福音16章26節中主耶穌說:「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人還能拿什麼換生命呢?」又看到主耶穌呼召彼得時,彼得立刻捨了網,跟從了主耶穌。我心裡想:錢夠花就行了,賺得再多如果人死了還有啥用呢?要想得到主的稱許,就得效法彼得。於是我就捨棄生意,開始全時間在教會裡奔波。當時我特別熱心,藉著親戚朋友一下子傳了十九個人,又藉著這十九個人發展到二百三十多人。當我又看到主耶穌說:「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太7:21)我心裡更是美滋滋的,就從字面上理解主的話,認為自己已經在遵行主的道,行在了遵行天父旨意的道路上,到下一個時代神的國成就時,我就能在地上作王掌權。受這種野心支配,我的熱心更大了,並立下心志,一定要效法主耶穌的「愛人如己,包容忍耐」,以身作則,不怕吃苦。有時到弟兄姊妹家,我就幫弟兄姊妹提水、燒柴,幹農活;弟兄姊妹有病了就去看望;沒有錢的我就拿自己的錢幫補;看見誰有困難就去幫助。很快,我便得到教會弟兄姊妹的一致好評和上層教會帶領的信任,一年後我就被提拔為教會帶領,牧養三十處教會,管理的信徒約有四百人左右。得到這個地位後我的心情特別好,覺著我的努力付出終於有了收穫,與此同時心裡又有了更高的理想:追求更高的地位,得到更多人的讚揚與崇拜。又經過一年多的努力,我成為一名上層教會帶領,帶領五個縣的同工,牧養四百二十處教會。此後我更是不敢怠慢,特別注重外表的好行為,注重在同工與弟兄姊妹中間樹立自己的形象。為了讓同工贊同、弟兄姊妹高看,我在教會裡反對大吃大喝,禁止一切異性交往和不正之風。我的「正直、有正義感」得到了同工和弟兄姊妹的擁護贊成,由此,我的狂妄本性也膨脹得越發不可收拾。再加上我對一些常用的聖經章節倒背如流,給下級教會帶領和同工聚會講道時不用拿聖經幾章幾節都是出口成章。弟兄姊妹對我都特別佩服,所以在教會中我說一不二,人都聽我的。我總認為自己說的對,自己的見解高,無論是治理教會、劃分教會,還是提拔教會帶領和同工從來不與人商量,都是我一人說了算,真是「作王掌權」了。那時我也特別享受自己站在講台上口若懸河、滔滔不絕的風采,當所有人都向我投來羨慕仰望的目光時,那種眾星捧月的感覺令我心曠神怡、忘乎所以。尤其是當我讀到約翰福音12章44-45節:「耶穌大聲說:『信我的,不是信我,乃是信那差我來的。人看見我,就是看見那差我來的』。」還有3章34節:「神所差來的就說神的話,因為神賜聖靈給他是沒有限量的。」我心裡就特別有享受,不知羞恥地認為自己就是神所差來的,是神賜聖靈給我,藉著我把神的心意表明出來,因為我能解釋聖經,能理解別人不能理解的「奧祕」,能明白別人不能明白的「內涵之意」,我只顧沉浸在地位所帶來的愉悅之中,完全忘了我只是一個受造之物,只是一個蒙主恩召的器皿。

隨著教會的不斷擴大,我的名氣越來越響,當地派出所到處抓捕我。因著政府的逼迫我不敢回家,但躲過初一躲不過十五,有一次我回家拿衣服,被派出所警察逮了個正著,並判了三年勞教。這三年中我受盡了各種殘酷的迫害、折磨,真是度日如年,渾身上下猶如脫掉一層皮,但出來後我依舊信心百倍地傳福音,並且「官復原職」。半年後我又被當地政府抓捕,判了三年勞教,他們對我百般折磨後把我關押在看守所七十天,之後又把我押到勞教所,讓我在窯廠出磚。當時正值農曆七月的中伏天,窯室的溫度有七十度左右,每天還要出一萬多塊磚,飢餓加上之前的酷刑折磨,我的身體已經非常虛弱,根本頂不住這樣的高溫勞作。但惡毒的獄警根本不管這些,只要完不成任務就給我拉背銬,令我雙膝跪地,並在我腋下和腿彎裡各夾一隻酒瓶,再用電警棍打,致使銬齒深深勒入肉裡,痛得我撕心裂肺。在這種殘酷的折磨下,我只幹了七天活就暈倒在了窯室裡,經過五十二個小時才搶救過來,但卻成了植物人,不會吃飯,不會說話,不會走路,也不知大小便。經受了中共這樣的摧殘,我的狂妄本性挫敗了許多,以前在教會裡那威風八面、趾高氣揚的勁頭也蕩然無存,變得特別消沉、悲觀,活在無邊的痛苦與無助之中。後來勞教所的人出了歪點子,他們找醫生辦假病例說我是「遺傳病」,給我妻子打電話讓她把我接回了家。為了給我治病,家裡所有的東西都賣完了,親戚來看我時都是諷刺、挖苦和譏笑。面對此情此景,我更加心灰意冷,覺得世界太黑暗,人間沒有親情、沒有愛,都是逼迫殘害、譏笑毀謗……面對病痛的折磨、生活的無望,我不知以後的路該怎麼走。

正當我身陷絕境之時,全能神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回家一個多月後,就有兩個弟兄來給我傳神的末世福音,說神又作了一步新工作,第二次道成肉身來拯救人類。當時我怎麼也不相信,因我不會說話,就找出一些聖經章節讓他們看,以此來反駁他們。他們溫和地對我說:「弟兄,信神應存著一顆謙卑尋求的心,因為神的作工常新不舊,一直在向前,而且神的智慧更是無人能測透,所以咱不能太守舊了,你持守恩典時代神作的工能進入國度時代嗎?再說聖經中主耶穌當時說的話都是有其內涵與實際背景的。」緊接著他們打開全能神的話給我讀,又找出很多聖經中關於神末世作工的預言讓我看。藉著神的話和弟兄的交通,我明白了神名的意義、神三步作工的內幕、神經營人的宗旨、道成肉身的奧祕、聖經的內幕等,這是我有生以來從未聽過的,也是我苦讀聖經多少年也無法領受到的奧祕與真理,我聽得津津有味、心服口服。隨後,弟兄又給了我一本神話書,說:「等你病好了,再給你的同工和弟兄姊妹們傳福音。」我很高興地接過了神話書。那時的我每天只能躺在床上看神的話,我那渴慕、享受的心情好像是魚得了水一樣,天天看、天天禱告。不久,我的病也漸漸好了起來,能下床走一走了,生活也能自理了。後來,我在家過上了教會生活,每個星期聚兩次會。

一個狂徒轉變的過程

沒想到,在接下來的教會生活中,我的狂妄性情暴露得淋漓盡致。是神藉著他的話語及各種人事物的審判刑罰、修理對付,才使我狂傲不羈的心一點點俯伏了下來。有一次,教會安排一個十七八歲的小姊妹來給我聚會,她是我們原派別一個弟兄的女兒,以前我負責教會工作時經常到她家去,我心想:教會帶領怎麼不會安排呢?讓一個小孩來帶我,這不是小看我嗎?受狂妄本性支配,我不屑地說:「我信神的年齡都比你大,以前我上你家去你才幾歲,經常逗你玩,你現在卻來給我聚會……」小姊妹被我說得面紅耳赤,心裡受轄制再也不敢來了。下個星期又換了一個姊妹,年齡也不大,是我鄰村的,我嘴上沒說什麼,心裡卻在想:不管是論信主的年限、資格,還是論聖經知識、治理教會的經驗,我都比你強得太多了!看你的年齡最多才信三四年,我已經信二十一年了,你哪有資格給我聚會?……誰知這個姊妹口齒伶俐,說話直爽、一針見血,聚會時只見她翻開神的話唸道:「有些人……就喜歡在外面演講、作工,喜歡聚會,喜歡講,喜歡讓人聽他的,喜歡讓人崇拜他,喜歡讓人圍著他,喜歡在人心裡有地位,喜歡讓人都注重他的形象。……如果他真是這麼個表現的話,就足以說明這個人狂妄自大,絲毫不敬拜神,並且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轄管人,他想佔有人,他想在人心裡有地位,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他的本性特別突出的是狂妄自大、不敬拜神、讓人敬拜他……」(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神的話好像一把利劍扎在我的心上,直打中我的要害,把我信神所作所為的卑鄙存心、醜陋表現以及我的本性實質都揭示得入木三分。我羞愧滿面,恨不得能有個地縫鑽進去。對照神話語的揭示,想想我的流露,才認識到我的本性太狂妄,實質就是在與神為敵。以往,為了讓人高看崇拜,做個人上人,能高人一等,我苦讀聖經,竭力裝備聖經知識,並為此獲得了夢寐以求的地位、名利及眾人的擁護。我以被人仰望崇拜為享受,以作工講道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以獨攬大權來顯露、炫耀自己,我總願享受站在講台上眾星捧月的感覺,甚至不知羞恥地用聖經章節來見證、高舉自己,認為自己就是神差來的,狂妄得不可一世。今天我又以自己作工講道多年為資本貶低小瞧姊妹,認為自己信神年數多,聖經知識多,治理教會有經驗,比誰都強,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對兩個小姊妹輕看、藐視,說話打擊傷害人,狂妄得喪失了理智、人性,現在才認識到,我的追求正是抵擋神與神對立的,是在與神爭奪地位,我的本性實質就是典型的撒但形象。在神的話面前我不得不服氣,我跟神禱告說:「神啊,我太狂妄了,有了地位就高高在上,沒有地位仍然誰也不服,用老資格、權威來轄制人,看不起人,我太不知羞恥了!今天是你在拯救我,我願接受你話語的揭示審判。」

接著姊妹又翻開一段神的話讓我看,神說:「……人的理智已失去原有的功能了,人的良心也已失去了原有的功能。在我眼中的人都是衣冠禽獸、都是毒蛇,不管人如何在我眼前裝出一副可憐相,我都不會向人發出憐憫之心,因為人根本不懂得黑與白的區別,人都不懂得真理與非真理的區別,人的理智如此麻木還想得福,人的人性如此卑鄙還想作王掌權,這樣的理智給誰去作王?這樣的人性怎麼能登寶座?實在是不知羞恥!都是不自量力的小人!我勸你們這些想得福的人先找個鏡子照照自己的醜相,你是作王的料嗎?你長了得福的五官了嗎?性情一點不變化、一點真理都行不出來還想著美好的明天,真是妄想!」(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聽著神的話,我的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流,感覺神的話語句句都扎在我的心上,使我倍受審判,又特別蒙羞,我在原宗派時追求作王掌權的一幕幕醜態又浮現在眼前:在弟兄姊妹中間我高高在上、發號施令,妄想掌權控制一切,不但沒有把弟兄姊妹帶到神的面前,使他們對神有認識,反而讓他們都尊我為高、為大……越想越覺得自己的所作所為讓神厭憎,令人噁心,無臉見人,更對不起弟兄姊妹。此時的我羞愧不已,看到為自己的野心慾望所付出的代價是多麼的不值錢,我拼命追求地位、被人高看仰望是多麼的謬妄,我日夜奔跑,吃苦耐勞,坐監,受殘害折磨死去活來,並沒有使我對神有認識,反而使我狂妄的本性越來越膨脹,越來越目中無神,甚至還妄想到神的國成就時能在地上掌王權。同時我也意識到自己在原宗派時遭受中共的迫害正是神藉此使我能更好地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否則依我在原宗派的威望與地位,依我目中無神、不可一世的狂妄性情,我是絕不可能輕易放棄地位而接受全能神的,定會成為攔阻人歸向神的惡僕與神作對到底最終遭神懲罰!我不禁從心裡感謝神的拯救和神對我極大的寬恕。就這樣,在神話語的揭示中我低調了許多,在弟兄姊妹面前再也不敢那麼張狂沒有理智了。

在神的看顧保守下,我的病漸漸好轉,雖然話說不清楚,但能騎自行車,幹點事務工作。然而,因著我的狂妄本性太根深蒂固,神又擺設新的人事物來審判我、變化我。一天,教會帶領安排我盡接待本分,我聽後心裡很不情願,認為讓我搞接待是大材小用,但又不好拒絕,就勉強答應了。在接待期間,弟兄姊妹在屋裡聚會,讓我看門維護環境,我心裡的想法又出來了:讓我搞接待、看個門,以後能得個啥呢?回想以往我站在講台上多麼神氣,而今天盡這本分既沒臉面又沒地位,身分也太低了!這樣一段時間後,我裡面的抵觸越來越多,委屈越來越大,不願再盡這個本分了。後來教會帶領來了,我再也悶不住了,就說:「得給我換個本分,你們都傳福音、帶教會,卻讓我在家搞接待、站崗看門,以後我能得個啥?」姊妹笑著說:「你想錯了,在神面前本分沒有大小,更沒有高低貴賤,我們不管盡什麼本分都是在各盡功用,教會是一個整體,功用不一樣,身體只有一個。咱們看一段神的話吧。」說著她給我唸了一段神的話:「今天在這道流中凡是真實愛神的人都有機會被神成全,不管是年輕的,還是年老的,只要存著順服神的心、敬畏神的心,就能被神成全。神按人不同的功用來成全人,只要你盡上所有力量,順服神的作工,就能被神成全。你們現在都不完全,有時能盡一方面的功用,有時能盡兩方面的功用,只要為神盡全力,為神花費,到最終都會被神成全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關乎各盡功用》)聽完神的話和姊妹的交通,我心裡踏實亮堂了:原來神是按著人所盡的功用不同來成全人,神不看人有無地位、盡何本分,神成全的是人的心、人的順服,看的是人最終有無性情變化,無論盡什麼本分,只要盡上全力、盡上忠心,在盡本分的同時脫去自己的敗壞性情都能被神成全。在教會中人盡的功用雖不一樣,但目的都是為了滿足神,都是盡受造之物的本分。如果人能面向神盡本分,沒有個人的存心目的與摻雜,即使在人看所盡本分不起眼,不值得一提,但在神眼裡神是珍惜、寶愛的,如果人為了滿足自己的存心與慾望盡本分,無論作多大工作、盡什麼本分也不蒙神喜悅。隨後,我又看到神的話說:「但不論是得福或是受禍,作為受造之物就應盡到自己的本分,做自己該做的,做自己能做到的,這是作為一個人,一個追求神的人最起碼具備的。你不應為得福而盡本分,也不應怕受禍而拒絕盡本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神的職分與人的本分的區別》)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作為一個受造之物,敬拜神是天經地義的事,不該有自己的選擇,更不應該和神講條件、搞交易,若是為了得福、得冠冕而信神、盡本分,這樣的信沒有良心理智,觀點不正。想想自己之所以不甘心作「小工作」、盡「小本分」,不還是受追求得福、被人高看的狂妄野心支配嗎?在我的思想裡認為有地位、有權力,能作工帶領人,而且作工越多肯定神越喜歡,越能蒙神稱許,得神賞賜。因此我仍是抓住地位不放,總是追求作大工作,盡大本分,最後得大冠冕,而且我還誤解神的心意,對教會安排的本分不滿意,生發怨言,甚至認為盡接待本分對我是大材小用,是瞧不起我,我真是太狂妄無知了!在神話語的審判下,我再次感到蒙羞慚愧,無地自容。同時因著神話語的開啟,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知道神喜悅什麼樣的人,成全什麼樣的人,厭憎什麼樣的人,而有了順服神的心。於是我在神面前立下心志,甘願在教會裡做個最小的,把接待本分盡好,維護好環境,讓弟兄姊妹安安心心地在我家聚會,不受任何攪擾,以此來安慰神的心。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