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光明

從小老師就教我「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我覺得這話好,對做好人有益,就記在了心裡。長大參加工作後,我站在三尺講台上把這話也傳授給那些小學生。在教師辦公室裡,我們經常從報紙上看到哪家公司被訛詐、哪個人被人矇騙的新聞,我就會發出「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的感嘆,我覺得這句話還挺管用的,既不害人,又可以保護自己。

一次,校長叫我接替盧會計的職務,我得知校長財務不清,與盧會計有矛盾,盧會計才辭了職。為了保護自己,我拒絕了,委婉地說:「我在社交方面比盧老師差多了,這職務我肯定做不好。」從此,校長安排我的教學課程就總比別人多,我只有默默地忍受著這不公平的待遇。因此我的臉上多數是陰天,心裡痛苦時,就仰天長嘆:做人真累,人與人相處多難啊!

就在我心裡感到越來越壓抑時,2004年6月,我遠房的親戚給我傳了全能神的末世福音,給我留下了《話在肉身顯現》這本書。我從這本書中知道了神在末世道成肉身來在地上作了一步審判刑罰的工作,我看到全能神的話說:「我的國度都是要那些誠實、不虛偽、不詭詐的,世上不都是那些老實忠厚的吃不開嗎?我正和他們相反,誠實人到我這裡來就行,我就喜悅這樣的人,我也需要這樣的人,這正是我的公義。」(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三十三篇說話》)我的心被全能神的話吸引。神喜歡誠實的人!如果信神的人都是誠實人的話,那人與人就好相處了!通過一段時間認真地考察、尋求,我和婆婆都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過上了教會生活,我也知道了信神只有做誠實人才能蒙拯救,我心想:我能為人師表,算是好人吧!做誠實人就是不說謊話,我還是能做到的。

一次聚會,我見一弟兄敞開談自己狂妄自大瞧不起另一個弟兄,還向那個弟兄道歉時,我心想:這弟兄,當著大家的面道歉,不怕人小瞧呀!要是大家都知道你是這樣的人,那以後誰還會跟你相處?又見來我家的李姊妹說自己的丈夫有外遇,她不能按神的要求包容丈夫時,我覺得家醜不可外揚,怎麼把這樣的事說出來!不怕別人聽後給你說出去嗎?還有,當郭姊妹說她以前很狂妄自大,誠懇地叫我跟她提缺欠,她好追求變化時,我擔心郭姊妹會因我給她提了缺欠後就對我不好,我便委婉地說:「你有點狂,以後慢慢變化吧!」就這樣,在與弟兄姊妹相處時,我很少敞開自己的敗壞,都是談一些對神話語的領受和認識。在人來看,我很追求,表現很積極。

全能神,社會,教育思想,走進光明,矛盾,誠實,虛偽,詭詐

一年後,我被選為教會同工,郭姊妹比我少一票落選了,她紅著臉看了看我。一天,我在街上碰到了郭姊妹和李姊妹,她們有說有笑的,等我走近她們時,她們就不作聲了,郭姊妹還直瞅著我。我心想:我一來你們怎麼不說話了?是不是在說我的壞話?我想問一下,但又覺得那不顯得我太多疑了嗎?於是我故作沒事地與她們打了個招呼就掩飾過去了。又一天,我正在家清洗自己的MP3機子,郭姊妹因有事來找我,說完事後,她要走時看到我的機子,對我說:「誒!李姊妹,王姊妹前段時間買了4台機子,說給弟兄姊妹用,你的機子怎麼和王姊妹買的機子一模一樣?我聽說這機子很貴的!」說完她就走了,郭姊妹走後,我琢磨琢磨,心裡不知是啥滋味:莫非她懷疑我貪佔了王姊妹買的機子?這不得了,如果真是這樣,她萬一說出去的話,弟兄姊妹會怎麼看我?那我不是名聲掃地了嗎?我越想越難受,回想和郭姊妹接觸的一幕幕,心想:難道是因我給她提缺欠,她對我有想法?或者是她比我少一票落選了,故意跟我過不去?不然她怎麼對我說這些話呢?正在這時,婆婆到我房間拿刷子,見我心不在焉的樣子,便問道:「你怎麼啦?」我看了看她,準備跟她說,可轉念一想:婆婆是個實在人,如果跟她說實話,她會怎麼看我,要是她說給帶領聽了,那我多沒面子。於是,我對她說:「累了,沒什麼。」婆婆走後,我心裡更是不安:我這不是在說謊欺騙人嗎?我不是說自己是個誠實人了嗎?怎麼說出謊話了呢?唉!

第二天天沒亮我就起床向神禱告:「全能神啊!你要求我們做誠實人,我也在操練不說謊話、不欺騙人,可是這次我卻說了謊欺騙婆婆,我還懷疑郭姊妹是不是對我有想法。神啊!願你帶領我,使我能不懷疑別人,能對自己有認識。」禱告後,我看到全能神的話說:「我很欣賞對別人沒有猜疑的人,也很喜歡肯接受真理的人,對於這些人我很照顧,因為這兩種人是我眼中的誠實人。你是一個很詭詐的人,那你就對每件事、每個人都有防備之心與猜測之意,所以你對我的信也是建立在猜疑的基礎上的,這樣的信是我永遠都不能承認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到底怎樣認識地上的神》)「像詭詐人他一時說點實在話,其實話裡面還有話呢,還是摻雜詭詐。詭詐的人跟任何人都玩詭詐,跟他親人也玩詭詐,跟孩子甚至都玩詭詐,你再跟他實實在在的,他也和你玩詭詐,這就是他本性的真面目,他就是這個本性……」(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全能神的話很直白地把詭詐人的表現揭露了出來:我為了維護自己的面子,小肚雞腸,猜疑姊妹說我的壞話,防備姊妹會損壞自己的名聲,自己詭詐也懷疑別人詭詐;為了不損害自己的尊嚴,我偽裝自己、說謊欺騙人,甚至對自己的親人也不能說實在話……我這不是神說的對人有防備之心與猜測之意的人嗎?這就是神所恨惡的詭詐人呀!在全能神話語的審判中,我低下了高傲的頭:我根本就不是誠實人,而是一個地道的詭詐人!此時「詭詐人」幾個字猶如針一樣紮在我的心上,我感到痛苦難耐:我有這麼多詭詐的表現,還老認為自己好,甚至認為自己能為人師表,就是個誠實人,把誠實人的冠冕戴在自己的頭上,真是不知羞恥!我自己不誠實,還小瞧那些說真話、敢於敞開自己敗壞的弟兄姊妹,覺得他們做誠實人太愚昧,什麼都說給別人聽,覺得敞開自己的敗壞吃虧,就我高明,豈不知神有信實的實質,神鑒察人心肺腑,我對別人的欺騙詭詐神都看得清清楚楚,神的公義性情是不容人觸犯的!我因著自己的小聰明耍詭詐而耽誤了做誠實人,與人之間也不能正常相處,真是聰明反被聰明誤,我真是太愚昧瞎眼了!

這時,我才意識到自己不是神所說的誠實人,我反問自己:我一直都想做好人、做誠實的人,為什麼還能耍詭詐說謊欺騙人?我看到神的話說:「生在如此污穢之地的人嚴重地受到社會的傳染,受到封建禮教的薰陶,受到『高等學府』的教育,落後的思想,敗壞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觀,卑鄙的處世哲學,毫無價值的生存,低賤的風俗與生活,這些東西都嚴重地侵擾著人的心,嚴重地破壞著人的良心,打擊著人的良心,因而人離神越來越遠,人越來越抵擋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神話語的揭示讓我頓時明白了:原來我說謊話,不能按神的要求做誠實人,就是被「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的撒但毒素捆綁、苦害,是它讓我處處為維護自己的名利耍詭詐,說謊欺騙人。回想在沒信神時,我愚昧地把這話當做自己的生存法則,還認為對自己有利,能不害人又能保護自己。今天,在全能神的話中,我看到這條撒但法則外表說不害人,其實它教人做詭詐人,讓我對人防備、猜測,使我把心裡的想法藏著、掖著,活在敗壞與痛苦中,不能與人單純敞開說心裡話。撒但就是用這條法則來蒙蔽、殘害人,使人變得越來越圓滑詭詐、沒有人性。憑撒但的哲學活著,人永遠做不了誠實人,最終會徹底失去蒙神拯救的機會!撒但真是卑鄙邪惡!此時我看到了神的實質是聖潔的,在神沒有詭詐、欺騙,沒有黑暗、惡毒,神是真理、道路、生命,在神全是光明、良善,帶給人的都是正面的,對人都是拯救、都是愛。而撒但哲學帶給人的就是黑暗,就是死亡,我要徹底放棄撒但的生存法則,把做誠實人當做我的追求目標。認識到這些後,我的心裡平靜了許多,我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是你開啟了我,使我知道了我痛苦的根源,就是因著受『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的苦害、愚弄。神啊!我知道了只有你的話才是真理,是做人的最高人生格言,我要追求做誠實人活在你的光中。」

分頁閱讀: 1 2 下一頁
延伸閱讀
我若信了全能神不就背叛了主耶穌嗎?這不是離道反教嗎? 參考聖經: 「得勝的,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作柱子,他也必不再從那裡出去;我又要將我神的名和我神城的名(這城就是從天上、從我神那裡降下來的新耶路撒冷),並我的新名,都寫在他上面。」(啟3:12)「主神說:『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阿拉法,俄梅戛」乃希臘字母首末二字),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
神要恢復創世之態 國度讚美中文合唱 第十三輯 起初的人類沒有真理,經撒但引誘後背叛了神,活在了暗無天日的人間地獄,淒慘萬狀,特­別是在大紅龍邪惡勢力統治的舊世界——中國。為了達到一統天下的邪惡目的,大紅龍不惜­荼毒生靈,對神選民採取慘無人道、史無前例的恐怖屠殺。在大紅龍作惡到頂峰時,神的公­義性情、神的烈怒臨到它。它深知自己的末日已到,更加...
走進中國大陸家庭教會專題採訪 ——三個年輕基督徒在逼迫中成長的經歷(一)... 故事整理人:金薇 受訪人:鄭琪、徐冉、楊小路 受訪時間:2016年6月26日 受訪人簡歷: 鄭琪:女,今年28歲,中國安徽省人,在她11歲那年,父母因信全能神被中共抓捕,監禁。出獄後,因不堪忍受中共的監視、控制,父母被迫離開家盡本分,從此她與父母骨肉分離,飽受思念之苦…… 徐冉:女,今年2...
我仆倒在了全能神面前 我原是真耶穌新婦教會派的執事。在多年的信神道路上我一直認為自己是真正愛神的人,是基督的精兵,因為我為了「專一事奉神」把一切都獻上了,所以到有一天我必會與耶穌同踩一朵白雲升到天國去的。但是,當「耶穌」真的來接我之時,我卻與他反目成仇…… 1998年3月4日,我正在聚會時,來了兩個小弟兄和我們一塊兒學...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