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案背後的血和淚

我原本有一個幸福的家,丈夫勤勞苦幹,兒子乖巧可愛,然而一場突如其來的慘案打破了我這個原本平靜、幸福的家……

1990年11月8日下午,我丈夫和李某去城裡辦事。深秋天氣很冷,他們辦完事就想找個飯店吃點飯再回家。大概下午五六點鐘,我丈夫和李某來到了國道上的一家飯店,點了菜後他們就坐下來等著服務員端菜過來。正好當時這家飯店裡有很多人在喝酒(後來才知道是當地一戶很有權的人家生了孩子辦滿月酒,在這家飯店裡招待賓客)。一個人走過來讓我丈夫喝酒,我丈夫和那個人打了招呼,但因不認識,就沒有喝酒。那個人急了,拿起板凳就朝我丈夫身上砸了過去,和我丈夫打了起來。隨後又上來很多人群毆我丈夫。我丈夫為了躲避他們的毆打就往外跑,到了飯店外面,更是亂成一團,他們有的人拿磚頭砸、有的人拿石頭砸、有的人拿板凳砸,還有的人跑到飯店的廚房裡拿菜刀出來砍。飯店裡的人怕有人再進去拿凶器,隨即就把飯店的門鎖了起來,場面混亂不堪。廚師和幾個膽大的人隔著窗戶往外看,看到那些人把我丈夫打死後,又把他拖到了國道上,並把我丈夫的自行車放到他的身邊,想製造一個出車禍的假象。可過路的大車司機都沒敢往我丈夫身上碾,他們其中一個人就攔住一輛大車讓車主往我丈夫身上碾壓過去,車主不從,他們就要打車主,因車主要報警,他們才放車主走了。

晚上九點多,李某跑到我家。我看到血順著李某的頭往下流,只能看見他的眼睛。我急忙問:「怎麼了,咋就你一個人回來了?我丈夫呢?」李某說:「打架了,我被打暈了,醒了就趕緊回來給你報信了,你快點去國道上看看吧!」我忙問:「我丈夫怎麼樣了?」李某說:「不清楚,天太黑看不清,你快去看看吧!」聽到李某說的話,我當時腿就軟了。我叫上了我公公和小叔子,他們到了出事的地方後,看到我丈夫在國道上躺著,飯店門口一片狼藉,帶血的磚頭、帶血的板凳,被打爛的板凳滿地都是,場面實在是太慘了。小叔子看我丈夫已經死了,就找來一個親戚,他們兩個人用平板車把我丈夫拉回了家。我公公就去公安局報了警。

第二天天剛亮,家人就去給親戚報喪了,當到我堂姐夫家時,堂姐夫(他在公安局有熟人,能說上話)一聽說是我丈夫死了,就說:「壞了,我不知道是我妹夫死了,這官司你們打不贏了,昨天晚上他們打死人後就托我去送禮了,而且送得還不少,法醫、公安局長、刑警大隊隊長,只要是當家的說話算數的都送禮了。」

第二天上午八點鐘,法醫段某來我家給丈夫驗屍,驗完屍後,到屋裡給我念驗屍的結果,我記得大概是說:頭上有一條大口子,從頭頂向後一直到左耳朵下面,耳朵只連了一層皮;左邊肋骨斷了五根,右邊肋骨斷了兩根;左手食指、中指和右手大拇指、食指、中指都被掰斷;身上有三處刀口,脖子下面兩處,腰上一處;剖開五臟完好無損,接著法醫拿著輪胎上的毛刺,說:「你看看你丈夫身上還有輪胎的毛刺,他是死於車禍。」法醫的話一說完,我的家人氣憤地和他理論:「誰開車能把人的肋骨碾折了,五臟卻完好無損,這人明明是被打死的。」我也氣憤地和法醫吵了起來。

出事的第三天,打死我丈夫的凶手的父親和親戚托我堂姐夫來和我們和解,並對我說:「人已經被打死了,就是槍斃他們,你丈夫也活不成了,不如給你們娘倆2萬元錢,能生活就行了。」因我嚥不下這口氣,不肯和他們和解,就去找公安局局長說理,誰知局長和打死我丈夫的人說的話幾乎一模一樣。他說:「你們和解吧!人都已經死了,就是把他們槍斃你丈夫也活不成了,不如和解,還能拿兩萬元錢。你怎麼上告你丈夫也是出車禍死的,到時候頂多賠你一兩千元的喪葬費。」聽了公安局局長說的話,我的肺都快要氣炸了,說:「我丈夫明明是被他們活活地打死的,而且人證物證都有。你明知道我丈夫是被打死的,咋能硬說成是出車禍而死呢?你還是老百姓的父母官嗎?」可是公安局局長背著手,在屋裡走來走去,根本就不搭理我。

Police station

最後我丈夫的死因還是按車禍定案了,我不服。一個多月後,我花了一萬多元錢,託人到中級人民法院請來了法醫,法醫第二次驗屍,取了證據,沒說什麼就走了。我堂姐夫說:「你們就是上告也告不贏,因為再上告你們這就是和公安局打官司了,如果翻案了,他們這些人的烏紗帽就不保了,所以公安局不可能讓你翻案的。你一沒錢、二沒權,這官司打不贏的。自古以來就是『衙門口朝南開,有理無錢別進來』別到最後再弄個人財兩空,就這樣忍了吧!」聽了唐姐夫的一番話,我就放棄了上告的打算。

自從丈夫死了以後,我獨自帶著五歲的兒子生活,每日都是以淚洗面,活在痛苦地煎熬之中,我不想和任何人說話,也不想見到任何人。那時我家有幾畝果園,我每天去地裡幹完活後,等人都走完了,街上沒人了我才回家。而且每當想到丈夫死了,什麼事都得靠我一個人做時,就感覺一陣心酸,有時甚至委屈地失聲痛哭……

就在我痛苦絕望的時候,全能神的末世救恩臨到了我。我看到全能神的話說:「全能者憐憫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時又厭煩這些根本就沒有知覺的人,因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從人來的答案。他要尋找,尋找你的心,尋找你的靈,給你水給你食物,讓你甦醒過來,不再乾渴,不再飢餓。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等待著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知道你是從神那裡走出來的,不知什麼時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麼時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麼時候有了『父親』,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裡等待著你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者的嘆息》)

全能神的話溫暖著我的心,讓我感受到雖然我活在痛苦之中,內心一直受著煎熬,但是神一直在我身邊,我受的這些苦神都知道,神愛我神要保護我。我雖然不能完全理解神的話,但是心裡感覺暖暖的,感覺找到了依靠。全能神的話讓我死寂的生活又有了希望。從此我再有什麼痛苦難受的事就和弟兄姊妹說,弟兄姊妹都會憑著愛心與我交通,漸漸地我心裡就不那麼痛苦了,並且弟兄姊妹還與我交通有了難處應該怎麼依靠神、仰望神,怎麼跟神禱告,想到信神後有神做我的後盾,從此我的心裡也得到了釋放。

但是因著我對這個世界邪惡、黑暗的實質沒有看透,心裡還在盼著有朝一日能夠找個清官替丈夫申冤。到了2015年,我看到電視上播放的一個節目說:無論有什麼冤案,都可以幫著申冤時,就想撥打電話,藉著這個節目給丈夫申冤,但是我心裡又感到不踏實,我就向神禱告:「神哪!我看到這個節目後,想為丈夫翻案,不然我心裡總是覺得委屈痛苦,神啊!願你開啟我,使我能明白你的心意,我願按著你的心意去實行。」禱告後,我看到神的話說:「因為整個人類的上空混濁黑暗,毫無一點清晰之感,人間又是漆黑一團,活在人間『伸手不見五指』,抬頭不見陽光,腳下之路泥濘坑窪,蜿蜒曲折,到處都遍及死屍;黑暗的角落裡盡是死人的屍骨;陰涼的角落裡盡是群鬼寄居;人類的中間到處又都有群鬼出沒;滿是污穢的各種獸的後代互相廝殺、慘鬥,廝殺之聲令人膽戰心驚。就這樣的時代,這樣的世界,這樣的『人間樂園』上哪去尋找人生的樂趣?人又上哪找著人生的歸宿?」(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正的「人」指什麼》)「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公平在哪裡?安慰在哪裡?溫暖在哪裡?」(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在這樣一個人壓人、人吃人的社會環境下,到哪兒找有意義的人生?人所訴說的都是苦難的人生……」(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路……(二)》)

從全能神的話中才認識到我的想法真是太幼稚了,在這個魔鬼掌權的國家中根本就不會有公平合理,也不會有光明正義的存在。他們說的話都是欺騙老百姓的謊言。回想丈夫冤死的一幕幕,那些人仗著有權有勢就用殘忍的手段打死了我的丈夫,又想製造成車禍現場來推卸責任,當他們無法得逞的時候就用金錢買通了上上下下的政府官員,更可恨的是這些口口聲聲喊著「為人民服務,為老百姓當家做主」的政府官員竟然昧著良心包庇殺人凶手,說丈夫是出車禍死了,導致我丈夫就這樣冤死了。這個國家哪來的公平合理?哪有人權自由啊?中共官員都是吃人肉喝人血的魔頭,只會連起手來欺壓老百姓,根本不會替老百姓申冤。在血淋淋的事實面前,他的謊言昭然若揭。今天若沒有全能神話語的揭示我永遠都看不透中共的邪惡實質,還會去相信他們的鬼話,活在它們的愚弄之中。今天只有全能神才能帶給人光明的人生,才能讓人不被撒但殘害、吞吃。正如全能神說:「我要撫平人間的不平,我要在全地之上作我親手作的工,不容撒但再殘害我民,不容仇敵再任意妄為,我要在地上作王,將我的寶座『挪到』地上,使仇敵都在我前俯伏認罪。在我的憂傷之中,包含著我的忿怒,我要踏平全宇,誰也不放過,讓所有的仇敵都驚奇喪膽,我要將全地化為廢墟,使仇敵都歸在廢墟之中,從此不讓其再敗壞人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向全宇的發聲·第二十七篇說話》)

筆者:積極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