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中國大陸家庭教會採訪紀實——基督徒趙紅梅的經歷(四)

故事整理人:金薇

受訪人:趙紅梅

受訪時間:2016年6月15日

受訪人簡歷:趙紅梅,今年60歲,中國江蘇省蕪湖人,信全能神十幾年來,遭到了中共政府的監視、追查、威脅、抓捕、抄家,不僅肉體受盡痛苦,精神也受到嚴重的催殘。但這樣的苦難環境並沒有將她打垮,反而堅定了她跟隨神的決心。

金薇:(以下簡稱「金」)後來警察又去你家錄口供了嗎?

趙紅梅:(以下簡稱「趙」)嗯,是的,那是2014年4月的一天上午,我到田里割豬草,才走出不到幾條田埂就看到一輛警車停在圩埂上,我看到村幹部帶著兩名警察從警車上下來,我趕緊到油菜田里躲了起來,因離我太近,我屏住呼吸,心裡不住地向神呼求。看到他們到我家門口四處張望,有一個警察打電話大聲說人不在家。他們又到我家對面的侄媳婦家,见他們走後,我回到家。谁知當天晚上6點多鐘,他們又來了,一個警察逼問我們還有沒有出去跑,家裡有沒有神話書和光碟,我都避開了他們的問話。另一個警察拿著照相機給我們拍照,我們不照,他們便強行跟在我們後面,連續拍了三、四下,並把我們的口供也記錄了,要我們在上面簽字。我們不簽,兩個惡警就衝我們發火,但我堅決不簽。他們就這樣一次次地糾纏不放,把我們攪得不得安寧,我們出門都格外小心謹慎,每天都活在恐慌之中,我們的精神都快要崩潰了,心靈感覺特別壓抑與痛苦……

金:2014年5月28日山東招遠案發生後,中共以此為藉口鎮壓家庭教會,你們受到什麼迫害了嗎?能談談嗎?

趙:一提起「5.28山東招遠案」,我心裡就感覺特別氣憤,此案漏洞百出,疑點重重,中共精心炮製這個案件,就是為了嫁禍給全能神教會。之後,公安部門也開展了打擊全能神教會的專項行動,教會為了保護我的安全,安排我到外面躲了幾個月。過後,聽我兒子說村婦女主任又上我家,見我家沒人,就到我的店裡打聽我們的下落。我聽了兒子的訴說後,心裡很氣憤,這麼多年來,他們一直緊追不捨,步步緊逼,把人攪得不得安寧。而當時正是農忙季節,田里的稻子沒有收,我只有偷偷地回家幹活,早上不到四點鐘就起來燒飯,燒一餐吃一天,而且我們早早地把稻子曬開,把門鎖上,就到暗處躲了起來;晚上就在侄媳婦家地下室廢棄的豬圈裡睡。後來,又怕連累侄媳婦,就搬到離我家50米遠的雞籠屋裡睡,狹小的屋內格外悶熱,豬、雞籠的惡臭味和蚊子在耳邊嗡嗡作響的声音,使得我根本無法入睡。一想到自己的家就在眼前,却要睡在豬、雞待的地方,過著非人的生活時,我就感到一陣陣的心酸、淒涼,委屈的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流,觉得在中國信神實在太艱難了!

農忙過後,我們不敢在家多呆,又離開家出去租房住,當時田里的秧苗需要打藥,丈夫只能晚上偷著回家打,家裡種的黃豆成熟後炸開了全都掉在地上都不敢回去收,而且因著中共政府的逼迫我也無法在家帶小孫女,媳婦為此要和我們斷絕關係。當時,我心裡真的特別痛苦,只好把苦水往肚子裡咽。2014年9月的一天,聽房東說,警察又查到我住的出租屋,房東說屋裡沒有住人,我們才躲過了一劫。本以為離開家就能躲避中共的追查,沒想到我們躲到哪裡,他們就追查到哪裡,真是把我們追逼得不得安寧。那时中共还在全國各地以查戶口為由,大肆抓捕信全能神之人。我們被它逼得有家難歸,骨肉分離,我最喜歡的小孫女都無法見面。每當我看到別人家爺爺、奶奶都接送孫子上學、放學的時候,我的心裡就很難受。

金:你的經歷的確很特殊,那你經歷了中共政府十幾年的迫害後,心裡有哪些感受呢?

趙:記得那一年我和丈夫從拘留所釋放回家後,我們一家就成了村裡議論的熱門話題,我從村裡進出,他們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我,嘲笑、歧視我,那時我心裡都很難受,但我知道在中國信真神、走正道就注定要受逼迫,受羞辱,但這些苦受得有價值、有意義,有神與我同在,我們雖苦猶榮!另外,藉著神話的帶領和多年受逼迫的經歷也讓我明白:今天神道成肉身來在中國作工,親自發表話語與撒但爭戰,藉著打敗撒但來征服、拯救人,讓我們從中共謊言的蒙蔽中甦醒過來,能看透它抵擋神的實質,從而彻底背叛它,棄絕它,把心歸給神。正如神話所說:「就神在大紅龍居住之地作了這麼大的工作,若拿到別處,早已有了很大的果效,人都好接受,而且對於那些信奉『上帝』的西教士來說太容易接受了,因為有耶穌一步的先例,所以在別處神沒法成全他的這一步得榮的工作,就是人都支持,國家都承認,神的榮耀沒有『著落』,這就是作這一步工作在此地的極大意義。在你們中間沒有一個人能受到法律的保護,反而受到法律的制裁,更大的難處是人也都不理解你們,不管是親人也好,父母也好,或朋友、同事也好,都不理解你們。」(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工作像人想像得那麼簡單嗎?》)

回想自己跟隨全能神一路走過來,經歷了中共的監視、追查、威脅、抓捕、抄家等等,我的心裡害怕過,痛苦過,軟弱過,若不是神話語的帶領與引導,我無法跟隨神走到今天;若不是神的看顧與保守,我的精神也早已崩潰,所以我心裡對神充滿了感恩,因著神愛的保守,才使我一次次渡過難關、化險為夷。經歷中,也讓我看到中共政府三番五次闖入我家抓捕弟兄姊妹,利用電視、網絡等媒體給全能神教會造謠,讓所有的民眾都起來反對信全能神之人,並聯合農村鄉鎮的幹部來抓捕、審問、威脅我們,千方百計攔阻我們信神的目的就是想與神爭奪人,繼續掌控人。這種種事實完全暴露出中共政府抵擋神的惡魔實質,也使我認識到什麼是正面事物、什麼是反面事物。這樣的逼迫、患難不但沒使我失去信心,反而使我意志更加堅定!更加有信心追求真理!感謝神!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全篇完)

 

上一篇:走進中國大陸家庭教會採訪紀實——基督徒趙紅梅的經歷(三)

分享一首神話詩歌:【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該為完成神的託付而獻上我們的身心》

延伸閱讀
福音電影《驚險被提》海報   「『被提』不是按人想象的從低處挪到高處,這是大錯特錯的。『被提』指的是我預定之後而又揀選這件事說的,是針對所有的預定又揀選的人說的,誰得著長子名分、得著眾子名分,或者是子民的都是被提的對象,這一個最不符合人的觀念。凡是在我以後的家中有份的,都是被提到我面前的,這是千真萬確的事,是...
為義受逼迫最有意義 (一) 我原本有一個和睦的家,父母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從我記事起,他們之間從未吵過架,對我們兄妹二人也從不打罵。家境雖顯清貧,但我們一家人的日子過得安安穩穩。1991年,我們全家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從那以後,我天天享受著全能神話語的帶領與供應,心中充滿了無盡的喜悅。可好景不長,中共政府的黑手伸向了我們全...
中共政府的逼迫導致我家幾經悲歡離合(一)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在我結婚後一年左右,婆婆看我腳疼的病一直治不好,就將主耶穌的福音傳給了我,因我腳痛得到醫治,之後我們夫妻倆都跟隨了主耶穌。不久,丈夫就成了當地教會的負責人。後來,我們看到在三自教堂講道要受政府限制,我們不願受限制就毅然離開了三自教堂,加入了家庭小聚會。1992年,中共對我...
運送神話書籍的驚險歷程(下) 到了2008年奧運會期間,中共政府對全能神教會的逼迫也更加瘋狂,它們妄圖取締神的作工,在各個公路關卡不僅增加警力,有的還配備武警,荷槍實彈查車查貨,全國上下都籠罩著陰森恐怖的氣氛。這樣惡劣的環境、嚴峻的形勢讓人不寒而慄、心驚膽戰,而此時正趕上我們運送神話書籍的高峰期,我的精神再次高度緊張起來。每次運...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