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中國大陸家庭教會採訪紀實——基督徒趙紅梅的經歷(三)

故事整理人:金薇

受訪人:趙紅梅

受訪時間:2016年6月15日

受訪人簡歷:趙紅梅,今年60歲,中國江蘇省蕪湖人,信全能神十幾年來,遭到了中共政府的監視、追查、威脅、抓捕、抄家,不僅肉體受盡痛苦,精神也受到嚴重的催殘。但這樣的苦難環境並沒有將她打垮,反而堅定了她跟隨神的決心。

金薇:從你的講述中,看到中共警察在2003到2008這幾年裡不斷地去你們家施以逼迫,近年來,中共對你們還有哪些逼迫、迫害呢?

趙紅梅:2012年11月,李會計兩次來到我家逼問我和丈夫還有沒有在外面信神、傳道,並威脅、警告我們不准信全能神,不准傳福音,更不准跟信全能神的人來往,否則要抓我們夫妻倆去坐牢。同年12月,我們夫妻倆沒被他們的淫威嚇倒仍然配合傳福音。一天晚上,我從外面傳福音回來,丈夫告訴我白天村婦女主任帶了兩個新上任的村幹部闖進了我家,氣勢洶洶地說我還在外面傳福音,叫我回家後到村委會去一趟。我聽後擔心再次被抓,就趕緊向神禱告。此時,我想到全能神的话说:「當人把命都豁出來之時,那麼一切都不在話下了,誰也不能將其難倒了,什麼能比『命』重要呢?所以撒但在人身上無法再作什麼,撒但拿人也沒辦法。」(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三十六篇說話的揭示》)神是全能的,這些警察不也在神的手中嗎?沒有什麼可懼怕的。於是,我和丈夫商量後決定,我不到村裡去。第二天我又去傳福音。第三天晚上,隔壁生產隊的隊長到我家,告訴我們村幹部開會,點名要抓我們,理由就是我們在外面傳福音,還讓隊長帶路到我家抓我們。他說我們信耶穌沒有做過壞事,抓不下手,所以沒有答應他們的要求,村幹部聽後就沒說什麼了。隊長還提醒我們要小心一點!我知道這是神的保守,我從心裡感謝神!

有一天我和姊妹傳福音,正好傳到李會計的老岳父村里(他以前也是村裡的老幹部),他認出了我,之後將我舉報到了村支部。一天下午,村書記忽然闖進了我家,氣勢洶洶地用手指著我大聲說:「你屢教不改,還在外面傳道,你等著!下個月4號就有人來抓你。」當時我感覺害怕,就趕緊向神禱告,禱告後,我想到了神的話说:「不要害怕,有我——你們的父親為你們做主,你們必不受痛苦,只要多在我前祈求、禱告,我會把所有的信心賜給你們。那些執政掌權的從外表看是凶相,但你們不要害怕,那是因為你們信心小,只要你們信心上去,一切都將不在話下。」(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七十五篇說話》)神的話堅定了我的心,想想自己跟隨全能神以來,都是神保守我走過來的,這些執政掌權的也在全能神的手中,我沒有什麼可懼怕的,后来我看到了神的作为,到了4號那天沒有人來抓我。後來聽說,6號那天,李會計因貪污公款被市公安局下令抓捕。沒過幾天,在生產隊做隊長的姐夫告訴我說十八個生產隊的隊長在村裡開會,村幹部點名說要抓我,讓我們要小心一點。沒過幾天大隊書記也因貪污,被公安局抓了起來,而他老婆得了癌症在醫院。派出所所長在抓我們去派出所拘留後不久,不知什麼原因就被撤職了。這又一次讓我看見了神的公義、全能,更看到神的性情不容人觸犯,凡是抵擋、攔阻神作工的人,最終都要遭受神的懲罰。正如全能神的話說:「我們都相信神要作成的事是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種勢力都無法攔阻的,而那些阻撓神作工、抵擋神說話、攪擾破壞神計劃的終會得到神的懲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未完待續)

 

上一篇:走進中國大陸家庭教會採訪紀實——基督徒趙紅梅的經歷(二)

下一篇:走進中國大陸家庭教會採訪紀實——基督徒趙紅梅的經歷(四)

主內平安!如果您看了本篇文章有新的領受和認識,或是信仰生活中遇到任何難處,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聯繫,或發送電子郵件至info@expecthim.com,我們會儘快回覆。願主祝福你!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為您提供:在線聖經、聖經故事、聖經金句、靈修經文日誌、基督徒靈修分享與基督徒見證等豐富內容,與您一起學習聖經,研讀聖經奧祕,傳揚見證主耶穌基督的福音。

影評《寒冬》之人物淺析 剛一看到電影片名《寒冬》,理解就是寒冷的冬天。可當點開觀看之時卻被影片的背景所震憾,飛揚的大雪覆蓋了整個屏幕,仔細一看才發現這唯美雪景的背後竟是一面冰牆,旁邊的鐵柵欄佈滿了電網,分明就是監獄的高牆。當...
《中國宗教迫害實錄》中國基督徒的血淚史 預告片 該系列紀錄片客觀地報道了中國基督徒被中共無神論政府迫害的實況。片中受迫害的所有基督徒都是各宗各派中能尋求真理,會聽神聲音,歸向全能神的人,他們經歷了神的審判潔淨,明白了真理,就撇下一切傳福音見證神...
為義受逼迫最有意義(二) 自從我被遊街批鬥後,我們一家便成了十里八村議論、譏諷的焦點,我也因著中共政府的「包裝」與「宣傳」成了當地的「名人」——臭名遠揚、身敗名裂。到了這個地步,中共政府仍然不放過我,我回家不久,他們又讓我到派...
因中共逼迫使我十三年不敢與家人聯繫(二) 到了2004年11月,我離家已經整整三年,期間沒有與家人聯繫過。一天,一個姊妹告訴我,我兒子找好對象要訂婚了,想見見我,弟兄姊妹考慮到安全,只好將兒子約到很遠的地方。見面後我們去了我原來住過的廠房,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