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師爸爸在我信神路上,是幫助還是攔阻?

我出生在一個基督教家庭,爸爸是當地教堂的首領,也是烏干達一些大教堂的主教。烏干達很多大教堂裡的信徒都比較注重神蹟奇事,而我們當地的教堂不注重超然的東西,就學習聖經知識,所以我覺得我們的教會是比較純正的教派。我非常仰望爸爸和其他首領,在我眼裡,他們是對神最有認識、最懂聖經的人。平時他們還常鼓勵信徒,看望生病的人,為人禱告趕鬼,在教堂裡傳揚神的愛,他們的做法讓我覺得他們就是神使用的,他們已經完全活出了主耶穌對我們的要求,是最正直的人,也是神喜悅的「好僕人」。直到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藉著我的親身經歷,我這些錯誤的觀點才有了轉變。

2016年我在facebook上遇見了Alline,她和另外兩個姊妹向我見證主已經回來了,作了末世的審判工作,還給我細節交通了神三步工作的奧祕。聽了姊妹們的交通,我感受到神對人類真實的愛,也明白了神最後一步工作對罪得赦免的人達到被潔淨至關重要,於是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在讀全能神的話的過程中,我感到神的話就是真理,有聖靈的作工,在很多事上我也逐漸明白了神的心意,感覺自己離神越來越近。為了能更多的裝備真理,我跟全能神教會的姊妹們要了神話書。後來,姊妹們給我寄了兩本神話書和一張內存卡,這兩本書到我們當地需要幾個星期的時間,因著這些書只能先寄到爸爸的教堂,再轉到我手裡,我就經常讓爸爸去檢查我的神話書是否寄到了。一天,當我從學校回到家裡,爸爸沒在家,我姐告訴我,爸爸已經把包裹取回來了。聽到這個消息,我特別高興,在心裡不斷地感謝神,雖然書還在爸爸那裡,但我很肯定書馬上就會到我手中,於是我趕緊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全能神教會的姊妹們。

然而,事情並不像我想像的那樣,那天我們剛聚完會,我姐就跟我說爸爸說我走錯了路,姐姐也看了姊妹寄給我的神話書,當她看到神話書裡沒有聖經經文的時候,她就相信爸爸所說的是對的了。當我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我心裡一下子就空了,但同時也感到困惑不解,我心想:我看了一些全能神的話,這些話裡的確有真理,我不可能走錯路啊。但我心裡還是有點擔心,猶豫要不要放棄信全能神,因為爸爸信主多年,還是教會首領,有很豐富的聖經知識和閱歷,他應該不會蒙蔽我的。但轉念又一想,如果我就這樣放棄,會不會讓神失望。因此,我來到神面前禱告,求神加給我力量和分辨,我禱告說:「神啊,我現在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我心裡很難平靜下來,求你幫助我,我不想否認你令你失望,求你幫助我長分辨站立住,讓撒但蒙羞。」

靈修,聖經

後來,我想到在聚會的時候,姊妹們跟我交通過當年主耶穌來作工的時候,當時的祭司長、文士和法利賽人就是因為持守聖經,把神的作工定規在聖經裡,他們就不尋求考察主耶穌的新工作,最終還把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這個事實證實了只根據聖經不能認識神,也不能認識神的作工,因為聖經只是記載了神作過的工作,要想考察神的新工作,我們最主要應該根據這個道有無聖靈作工與有無真理來確定。真道有聖靈作工,有真理的發表,能拯救人、變化人,全能神的審判刑罰帶來了使我們達到蒙拯救的一切真理,揭開了一切的奧祕,能讓我們對神的工作更有認識,能潔淨我們,使我們活出真正人的樣式,這不就是真道嗎?回想我信主的時候,我最苦惱的問題就是撒謊欺騙人,尤其是我做錯事的時候,為了不被人發現,我就會編造謊話來欺騙別人,自從我信了全能神之後,藉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我有了一些轉變,不像以前那樣撒謊了,在生活中我說話做事之前都會在心裡想一想,時時存著敬畏神的心,我有這樣的變化,這不都是神作工達到的果效嗎?想到這些我從心裡認定這就是真道。

聚會中,我跟姊妹們說了這件事,她們給我交通了全能神的話,全能神說:「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於人的安排,或出於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就像約伯受試煉的時候,背後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而臨到約伯的是人的作為,是人的攪擾。在你們身上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背後都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背後都有爭戰。」(摘自《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從這段神的話中,我明白了爸爸和姐姐所說的是出於撒但的攪擾,撒但知道爸爸一直是我效仿的榜樣,在我來看他有豐富的神學知識,精通聖經,所以撒但就利用我對他的崇拜仰望來攻擊我,讓我對神的新工作喪失信心。我意識到我要持守住對神的信心。當我明白了神的心意之後,我立下心志:我要站住見證,就算爸爸反對我跟隨全能神,我也不會隨從他,全能神的作工就是真道。這時,我的疑惑和所有的懼怕都消失了,我也變得更加堅強,願意面對接下來發生的一切事情。

於是,我給爸爸打了一個電話,我問他:「爸爸,你是不是拿到我的書了?」爸爸嚴肅地說:「我已經看了那些書了,你的身量還很小,這些書對你來說很難分辨。」我說:「這書裡的話都是神的話語,都是真理,哪個地方不對,你拿出來給我看看?」 聽見我這麼說,他支支吾吾什麼也說不出來,只是警告我說:「我對聖經裡面的每個章節都瞭如指掌,你挑戰不了我的神學知識,我告訴你,你還是多跟你哥哥Richard和姐姐Rebecca學學,雖然他們只明白一點點神學知識,但還是可以解決你的問題,你趕緊離開全能神教會的人。」說完他就掛斷了電話。後來我給爸爸發了之前姊妹們跟我分享的聖經章節,提醒他褻瀆聖靈的罪今生來世不得赦免,面對神的新工作不要隨意下斷案,否則後悔莫及,但他根本就不聽,還經常會說一些定罪、論斷神末世工作的話,導致我的心也常常不能安靜在神面前。

在我們聚會交通的時候,姊妹們跟我分享了一段解剖法利賽人實質的交通:「當初法利賽人高舉聖經、見證聖經,把神限制在聖經中,從不尋求真理、不尋求神的腳蹤,結果以主耶穌不守舊約聖經為由,把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犯下了滔天大罪。末世宗教界的牧師、長老與法利賽人一樣,他們高舉聖經、見證聖經,把神定規在聖經裡,他們散佈謬論說『聖經以外再沒有神的說話作工』,『信聖經就是信神,聖經就代表神,離開聖經就不叫信神』,使人都迷信、崇拜聖經,把聖經當作神來對待,用聖經取代了神的地位。……他們高舉聖經、斷章取義地講解聖經,迷惑人、牢籠人、控制人,不知不覺把我們都帶到了崇拜人、跟隨人抵擋神與神為敵的道路上,使人誤以為崇拜聖經、謹守聖經就是信神了,就是有神同在了,而不尋求考察神的末世作工,錯過了神最後拯救人的機會。」「……他們只帶領人搞宗教性的禮拜、唱詩、讚美,或持守一些祖宗遺傳,卻不帶領人實行神話、守住神的誡命、進入真理實際,更不帶領人實行真理順服神、敬拜神。他們就是用外表作法把信徒給迷惑、欺騙了。……他們只是迷信聖經、崇拜聖經、高舉聖經的人,他們只持守各種宗教儀式,按時做禮拜、守晨更、掰餅、領聖餐等等,只注重給人講謙卑、忍耐、敬虔,講愛心,但他們的心卻不愛神,對神更沒有順服,沒有一點敬畏神的心。」剛開始聽到這段交通的時候,我心裡很難相信和接受,因為這些首領高大的形象已經佔據了我的心,我一直覺得他們都是被神使用的人,他們已經活出主耶穌對我們的要求,都是神喜悅的「好僕人」,怎麼會是是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呢?但是當我靜下心來之後,我回憶起那些首領追求名利地位的表現,以前他們將自己的物品施捨給別人,還經常鼓勵信徒,問候和幫助病人,專門建立組織幫助弱勢人群,但是從來不在信徒面前說自己有罪有敗壞,反而說信徒都是被敗壞的人,他們講道不見證主,而是常常講一些高深的神學理論來炫耀自己,還說他們是唯一能夠訓練信徒的人。他們不帶領信徒實行主的教導,反而經常號召信徒努力改變生活條件,爭取過上富裕的生活,導致信徒都覺得教會的首領好,而遠離主的教導。再想想我爸爸,在面對主耶穌末世顯現作工時,一點也沒有尋求的心,自己不接受還攔阻我接受,還對神的新工作隨意下斷案。想到這些,我心裡承認這段交通揭露的都符合事實,他們所作的的確都是假冒。

認識到這些之後,我心裡對他們有了一點分辨,對他們的崇拜也減少了,我跟神禱告:「神啊,感謝你能夠藉著這個機會讓我對宗教首領有分辨,讓我不被迷惑誤導,我看到了你對我的愛,雖然在這樣的環境中,我心裡感到害怕,但我願意讓神來堅固我的心,帶領我依靠真理站立住,不再跟隨這些首領。」禱告完之後,我心裡想起了一首經歷詩歌《我要愛神到永遠》:「我要給你真實的愛,不讓你再等待,我要給你純潔的愛,讓你享受我的愛,我要給你全部的愛,讓你得著我的愛,我要愛你到永遠,滿足你是我心願。」我很受激勵,在心裡立下心志要站住見證。

幾天之後,爸爸回來了,他問我:「我看你大多數時間都待在房間裡讀這本書。你從這裡面到底收穫到什麼了?我教過很多人神學,你以為你的那點理論可以挑戰我嗎?你連我神學知識的一角都搖動不了,你還是早點回頭。」說完之後,他就在神的話裡找到一句不合他觀念的話,開始大肆的論斷,還和哥哥一起嘲笑我,看到這一幕,我心裡不停地呼求神:「神啊,求你保守我的心,這樣的環境我有點勝不過去,我知道這是撒但的詭計。神啊,求你加給我智慧,讓我能夠勝過這樣的環境。」之後,不論他問我什麼,我都默不作聲,只在心裡不斷地跟神禱告,求神保守我不做出讓神失望或者否認神的事,我相信只要我對神有信心,把自己的難處向神敞開,神會為我開闢出路。爸爸和哥哥一直不停地諷刺、嘲笑、羞辱我,把我說得一無是處,但我一直把心安靜在神面前,沒有說話。爸爸見我不作聲就不停地質問我:「你到底從中得到什麼了?」我依然保持沉默,因為我知道他不是想尋求真理,而是想和我爭論,在他眼裡我身量很小,我沒資格在他面前跟他談聖經。接著他又說了一些褻瀆的話,還說:「你最好跟我們一起聯合起來阻止全能神教會在這裡擴展,以後你不要再跟全能神教會的人來往了。」聽到爸爸這番話,我心裡有點害怕,心想:爸爸怎麼敢這麼抵擋?這麼做可是觸犯神的性情,這可不是鬧著玩的,我決不會隨從他抵擋全能神的,我要跟隨神不能跟隨人。

後來,我找了一個機會和姊妹們交通了這件事情,姊妹們給我看了一段神的話:「你們想知道法利賽人抵擋耶穌的根源嗎?你們想知道法利賽人的實質嗎?他們對彌賽亞充滿幻想,而且他們只相信彌賽亞會來卻不追求生命真理,所以他們到今天還在等待彌賽亞,因為他們並不認識生命的道,也不知道什麼是真理的道,你們說他們這樣的愚頑、這樣的無知會得到神的賜福嗎?他們能見到彌賽亞嗎?他們抵擋耶穌是因為他們不認識聖靈作工的方向,是因為他們不認識耶穌口中所說的真理的道,更是因為他們並不了解彌賽亞的緣故,就因為他們並未見過彌賽亞,並未與彌賽亞相處,所以他們都犯了空守彌賽亞的名卻不擇手段地抵擋彌賽亞的實質的錯誤。而這些法利賽人的實質則是頑固、狂妄、不服從真理,他們信神的原則是:無論你講的道有多高,無論你的權柄有多高,只要你不叫彌賽亞那你就不是基督。他們這樣的觀點是不是很謬妄,是不是太荒唐?」(摘自《當你看見耶穌靈體的時候已是神重新更換天地的時候了》)姊妹跟我交通說:「法利賽人抵擋定罪主耶穌的根源是因他們的本性狂妄自大,沒有絲毫敬畏神的心,從來不尋求真理,把神定規在他們的觀念想像裡,定規在聖經的字句中,他們空守彌賽亞的名,不管主耶穌講的道再高、再對、再是真理,說的話再有權柄、再有能力,只要名字不叫彌賽亞,他們就反對、定罪。法利賽人不但不接受主耶穌發表的真理,還處處試探、抓把柄。由此可見,法利賽人的本性實質就是仇恨真理與神為敵的撒但惡魔!在末世,全能神作了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發表了潔淨、拯救人類的一切真理,揭開了神經營計劃的所有奧祕,審判、揭露了人類抵擋神、背叛神的撒但本性,向人類顯明了神公義不容觸犯的性情,這些真理對人類都是潔淨,都是拯救。而牧師、長老不管全能神發表的話語再是真理,再有權柄、有能力,再能潔淨人、拯救人,他們仍頑固地持守自己的觀念,竭力地抵擋、定罪全能神。他們的實質不是與法利賽人一樣頑固、狂妄、仇恨真理嗎?他們不正是否認基督、抵擋定罪基督的敵基督嗎?」

藉著姊妹們的交通,對照法利賽人抵擋神的表現,再看看爸爸的表現,他身為教堂的首領,再面對全能神發表的話語時,他不考察尋求就敢拿出其中的一句不合他觀念的神的話來否認定罪真理,隨意下結論,還想方設法攔阻我追求真理跟隨全能神。就算是我們平時看小說和故事書,也需要時間才能理解它想表達什麼,更何況造物主的發聲說話,那是需要虛心尋求,仔細揣摩才能明白的,爸爸自認為掌握了神學理論,就隨意地論斷評判全能神的說話和作工,還能隨意褻瀆神,這不是跟法利賽人一樣嗎?我心裡有了分辨,感到很氣憤,但同時又為爸爸感到擔憂。

但令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爸爸還把這件事告訴了其他的首領,跟他們說我信錯了,他們打算每週六在教會舉辦查經班來教導我,讓我離開全能神。聽到這些消息,我心想:他們想要藉此來攻擊我,讓我對神喪失信心,但我一定要站住見證。於是我跟神禱告:「神啊,我的身量很小,現在我對你的信心面臨著挑戰。神啊,求你用你的話語帶領我,讓我在這樣的試煉中堅強站立。」禱告之後,我心裡感覺平靜一些了,想起一段神的話:「我們都相信神要作成的事是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種勢力都無法攔阻的,而那些阻撓神作工、抵擋神說話、攪擾破壞神計劃的終會得到神的懲罰。一個人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人打入地獄;一個國家抵擋神的作工,神會將這個國家毀滅;一個民族起來反對神的作工,神會讓這個民族在地球上消失,不復存在。」(摘自《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這段神的話不斷在我腦海裡出現,讓我認識到每一樣東西都要歸服在神的權下,神會按照他的話語來成就事實,神就是我的後盾,我的信心增加了,我不再害怕。我堅信不管他們使多少詭計,花費多少精力,不管發生什麼,我都會跟隨神到路終,我不會否認神的道。後來,我看到了神的奇妙保守,那些首領說每週六開查經班來教導我的事情從來沒有發生過。

接下來的日子裡,爸爸經常在家裡發脾氣,一天晚上,爸爸跟我說他很後悔生了我,他寧願我不再是他的小孩。那時,我想起了主耶穌說的一句話:「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人若因我辱罵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應當歡喜快樂,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在你們以前的先知,人也是這樣逼迫他們。」(太5:10-12)此時,我感到神的話的確是真實的,雖然我因為接受全能神被家人棄絕,被身為宗教首領的爸爸指責和逼迫,但是我一直依靠神沒有做出傷神心的事,我心裡感到高興。那天爸爸因為姐姐沒有讀完他要求的聖經章節打了姐姐,而我卻毫髮無傷,他沒有打我也沒逼我讀任何的聖經章節,我還是一個自由人,我看到這是神的奇妙保守。

經歷這些痛苦過後,我一點點明白神的心意,神是為了要拯救我,才精心擺佈了這些環境,讓我不再被宗教首領外表的好行為和豐富的聖經知識所迷惑,盲目崇拜仰望他們,而是對他們狂妄自大、抵擋神的本性實質有了一些分辨。我看到苦難正是神的祝福,是神賜給我真理的一種方式,飽含著神的良苦用心。有了這些認識,我覺得自己跟神的關係更近了一步,感覺到神就在自己身邊,我心裡很感激神。現在我還在正常的讀神的話和姊妹們聚會,神是主宰萬物的神,他配得一切的榮耀和頌讚,我願意存著一顆順服的心靜靜等候神的帶領,經歷神的作工,繼續追求認識神,在他的話語中得潔淨。感謝神!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

Uganda Naixin

更多與主重逢篇:
神帶領我逃出宗教巴比倫城
一位意大利基督徒「尋到」主的腳蹤

延伸閱讀
迷失後的重歸 我為了過上人上人的生活來到美國打拼,幾年下來雖然受了不少苦,但慢慢地我開了公司,擁有了車、房,過上了理想的「幸福」生活。在此期間我結交了一些朋友,空閒之餘我們就在一起吃喝玩樂,大家相處得還不錯。我本以為交到了一幫好哥們、好知己,結果卻個個都是酒肉朋友。他們虛情假意,不是高抬我就是吹捧我,嘴裡沒有一句...
一場別開生面的討論會 背景:程慧澤發現了一種奇特現象,整個宗教界的信徒信心、愛心冷淡,貪戀世界、隨從世俗的心越來越強,雖然身在教會卻已經無心追求真理、生命,這些跡象正應驗了主耶穌的話:「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許多人的愛心才漸漸冷淡了。」(太24:12)而唯有一個教會的光景卻與眾不同,那就是全能神教會,現在全能神教會的基督徒信...
識破謠言,迎接主歸 1.「5·28」山東招遠案,不再捆綁我了 我從小就跟著媽媽信主,放學後,我一寫完作業,就樂顛顛地跟著媽媽去弟兄姊妹家,與叔叔、阿姨一起聚會、唱詩讚美主耶穌,心裡總有種說不出來的快樂。那時我年齡雖小,明白的聖經也少,但在同齡的孩子中,我卻以自己能信主耶穌,有主耶穌的看顧、保守而感到自豪。在主耶穌的帶...
痛苦迷茫中神來拯救 從小因著我父親經常喝酒,而且酒後總要帶來一場家庭暴力,所以我心裡留下了恐懼的陰影。長大後,我特別同情那些心靈受過傷害的人。後來認識了我丈夫,他看中了我的善良便和我結了婚。但結婚後丈夫慢慢變了,總以文化差異作為理由,遇事常和我爭論不休。我對他包容忍耐,但他卻得寸進尺,什麼事都是自己說了算。我常常被他氣...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