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經歷:我不再為爭當廚師長而苦惱

為爭當廚師長,努力表現

我是名廚師,在一家全國餐飲連鎖企業上班。一次開會時,店長說:「現在廚師長位置空缺,總公司想在我們店內選一名廚師長,希望大家努力,好好表現……」

聽到這話,我就琢磨:選廚師長的基本條件是廚房各項技能都精通,人品好,還得懂管理。要選廚師長,這裡除了薛師傅和我,其他人都不行。雖然薛師傅技能掌握得稍微全面點兒,但薛師傅人際關係不好,老跟同事發火,有一次都差點跟老闆的侄子打起來,影響極壞。看來這廚師長的頭銜非我莫屬,我得好好表現。

接下來,為了讓同事和老闆對我產生好感,我就主動到各個崗位幫忙,拉好關係。同時,我也很努力地在菜品上下功夫,使菜品不斷地更新,每次做出新菜時,我就主動找老闆和同事品嘗,讓他們看到我有能力、有責任心。緊接著,總公司安排培訓師來培訓,培訓師和我走得特別近,常常跟我談心,還主動指導我做菜。我心想:「這不是在培養我嗎?看來這廚師長的位置非我莫屬了。」我心裡不由得一陣陣竊喜,腦海裡也常常浮現出上任後開會的場面:我演講時掌聲不斷,安排工作時同事聽話、服從……正當我陶醉其中,忘乎所以時,意想不到的事兒發生了……

意外來得太突然,廚師長另有人選

一天中午,我剛炒完菜,正往前廳去,一同事叫住我說:「王師傅,你看那個是新調過來的廚師長。」

「廚師長」,這幾個字像憑空響了一聲大炸雷,我的大腦一片空白,當時就愣住了。為了掩飾內心的尷尬給自己台階下,我只好勉強地笑笑,心裡卻翻騰得厲害,心想:難道我就只能當個炒菜的師傅,不能當廚師長?憑我各方面條件,足可勝任廚師長的職位啊!正想著,就聽見洗碗間的阿姨在那喊:「廚師長……」看到這場景,我心裡難受得就像一把刺刀扎進我的心一樣。這本應該是喊我的,但卻喊了他,是我技術不如他,還是我不具備當廚師長的條件?這時,廚師長過來跟我打招呼,我嘴上應付著,心裡卻想:你來這兒當廚師長,我以後可咋辦?你這不是明擺著搶我飯碗給我添堵嗎?一時間,我渾身上下一點勁兒都沒有了,幹工作也沒了勁頭。

神話語帶領,認識問題根源

下班回到家,我越想心裡越不是滋味。難受中,我來到神面前禱告,把心裡的苦楚跟神說。禱告後我看到神的話說:「一涉及到地位,涉及到臉面,涉及到名譽,每一個人的心都蠢蠢欲動,總想出頭,總想出名,總想露臉。不想讓,總想爭,爭還不好意思,在神家不興爭,不爭還不甘心,看誰出頭就嫉妒,就恨,就怨,就覺得不公平,『為什麼我出不了頭?為什麼總沒我?為什麼總讓他出面,為什麼總也輪不到我?』有點怨氣。有怨氣自己還克制著,克制還克制不了,就禱告,禱告完好了一段時間,過後一臨到這事還勝不過去,這是不是身量幼小?人陷在這些情形裡這是不是網羅?這是撒但敗壞本性對人的捆綁。……你總抓這些東西,總爭這些東西,心裡被這些東西佔滿、充滿了,你總不想放,總抓著不放,那你就被這些東西控制著,捆綁著,就成奴隸了,你就放不下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

神的話點中了我的情形,原來我痛苦的根源,正是因著我追求名譽地位導致的。回想這段時間以來,自從店長宣布選廚師長的那一刻,我就蠢蠢欲動,為了讓同事們都選我當廚師長,我打算籌謀,開始到各個崗位上拉關係,努力推出各種新菜品,在工作上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現出來,以此來證實自己的實力,博得老闆、同事們的好評。當培訓師跟我走得特別近還教我做菜時,我就認為培訓師在培養我當廚師長,便認定自己就是廚師長的唯一人選。沒想到,新上任的廚師長竟奪走了本該屬於我的位置,大失所望的我因著沒被當選,工作也沒了勁頭,看到自己的種種表現與流露都是因我的地位心太重,才使我落入了撒但的苦害中痛苦不已的。

於是,我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在實際的環境顯明中,我看到自己的地位心很重,為了廚師長的職位患得患失,活在撒但的網羅裡痛苦不堪。神啊,願你引導我,使我能夠按照你的話去實行,從痛苦中走出來。」禱告後,我看到神的話說:「你得學會捨,學會放,學會讓,推薦別人,讓別人出頭,別一臨到出面的事、露臉的事就打破頭要爭,要搶;你學會往後退……」(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神的話給我指出了實行的路途。要想不被名譽地位的敗壞性情捆綁,只有來到神的面前向神禱告,放下名利地位,不去爭奪,心裡才能有真實的平安喜樂。於是,在接下來的工作中,我不再抵觸新上任的廚師長,而是服從他的管理;在列隊唱歌喊口號時,我也帶頭衝在前面;在菜品拿不準的時候,我就主動向廚師長請教,接受他的建議和指導;在打掃廚房衛生和各項工作中,我都竭力配合廚師長的安排。當我這麼實行時,我不再因著沒有當選廚師長而痛苦,反而心裡釋放了許多。

西蘭花

事實面前再被顯明,唯有真理是良藥

過了一段時間,我覺得廚師長的頭銜對我來說不再那麼重要,自己已經放下地位不再追求了。可當神再次擺設環境顯明我時,才看到我被撒但敗壞太深……

轉眼到了月休時間,我跟廚師長說:「我明天休息。」

廚師長緩緩地說:「不行,你換個時間,明天涼菜師傅休息,我怕我搞不定,還得你去給涼菜師傅頂班。」

這時加工區阿姨大聲喊我:「王師傅,牛肉丸子快沒有了,你找時間加工點。」

聽到這話我心花怒放,心想:瞧你這個廚師長當的,有其名無其實。雖然涼菜、加工牛肉丸子,不是我負責的範圍,但這些部門都離不開我,這就叫實力!

緊接著,我看見廚師長在爐台上燒排骨,邊上圍了幾個人在跟著學,我心裡不是滋味,心想:原來廚師長沒來時,你們都圍著我看,現在廚師長來了你們都去圍著他了。不行,我得努力證明我的實力,搶回我的風頭,讓大家看看我才是真正有實力,能勝任廚師長的職位。我忙完其他事回到廚房,看到菜台上放著燒好的排骨,心想:這肯定是廚師長剛燒的。我看見廚師長沒在廚房,於是故意大聲吆喝道:「這排骨誰燒的?一點顏色都沒有,一看就沒有食慾,這叫客人咋吃呀?」這時,廚房顯得格外地肅靜,一同事說:「是廚師長燒的。」我心裡想:要的就是這句話,還廚師長呢?就炒這樣的菜,讓大夥好好看看他的技術,就讓他難堪!過了一會,又來了一份燒排骨的單,我心想:該我出場了,讓你們看看我的本事。於是,我說:「拿過來我燒,讓你們瞧瞧我的手藝。」同事們都紛紛圍過來看,燒出來後,同事一邊嘗一邊說:「這排骨燒的色澤鮮亮,好有食慾呀!」另一同事翹起大拇指說:「味道不錯,比廚師長燒得都好。」聽到這些話,我得意地幾乎飄了起來,看來我的實力大家有目共睹,我才有資格擔任廚師長。在之後的工作中,我不斷地在菜品上創新,暗自較勁,想找機會把廚師長的位置奪回來。正當我挖空心思地搶廚師長頭銜的關鍵時候,又發生了一件意外的事……

一次,我這邊炒著菜,旁邊還煲著筒子骨燉蘿蔔湯,過了一會我才想起來。一看,完了,時間太長蘿蔔沾鍋了。我心裡很緊張:「這要是讓同事看見了,肯定會笑話我技術不高,連湯都煲不好,我咋下得了台?」我再仔細看看,認為沒啥大問題,客人不會挑毛病的。於是,我就調好味盛好放在案子上。

不一會兒,廚師長進來,板著臉大聲說:「王師傅,你看看那筒子骨燉蘿蔔湯上得了檯面嗎?顏色不好看,重新做一份!」

聽到這句話我一下子就火了,大聲嚷著:「顏色不好看我會上嗎?還用你在這兒說……」

廚師長見我發火了,嘴撅著不吭聲。

那一刻我甭提多難受了,心裡也翻騰得厲害:你這一大聲吆喝別人都聽見了,這不證明我技術不行嗎?再說了,我明明看了湯,沒啥問題,你這不是找茬跟我過不去嗎?我越想心裡怨氣越大,這時我覺得心跳得厲害,腦袋也「嗡嗡」直響。我意識到剛才發火不對,就趕緊在心裡不停地向神禱告,漸漸地,我心裡平靜下來,想到神的話說:「殘酷的人類啊!勾心鬥角、你爭我奪、爭名奪利、互相廝殺何時到頭?……有幾個不為自己個人的利益?有幾個不為維護自己的地位而壓制別人、排斥別人?」神話語的揭示帶領讓我認識到,自己為了廚師長的位置一而再再而三地與同事爭奪,就是因為我們被撒但敗壞後,身上滿了各種撒但哲學法則,如「出人頭地,高居人上」「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等等,已深深扎根在自己心裡。我憑著這些撒但哲學活著,流露的都是狂妄自大、自私卑鄙,人與人之間沒有正常的人際關係,都為了利益互相爭名奪利、勾心鬥角,為了地位互相你爭我奪,沒有一點正常人性該具備的良心理智。回想自己這段時間,一直對廚師長不服不滿,當自己掌握的技術比他多時,就想趁機顯露自己把他擠兌下去,讓同事看到我比他更適合當廚師長;當同事都跟他學菜時,因著嫉妒,看到他做的菜有問題我不但不幫助糾正,反而故意在眾人面前拆他台,讓他難堪,還有意燒一份和廚師長一樣的菜,藉機露一手讓人看到我比他強;當廚師長指出我做湯有問題時,為了維護自己在大家心中的形象和地位,我就故意和他頂撞發火。我一直因著落選廚師長而耿耿於懷,處處為了廚師長的頭銜和他爭鬥,看到自己為了廚師長這個地位做了多少不合神心意的事,我這樣的表現哪像信神的人啊!世上一些當官的為了爭奪權勢爭,什麼事都幹得出來。而我為了得到地位,同樣不擇手斷地排斥異己,攻擊別人,看到撒但灌輸的「出人頭地」的撒但哲學已成為我的生命,受這些敗壞性情支配我活出的都是撒但的醜相,沒有一點真正人的樣式。

這時我想到神話語詩歌:「你總追求這些不值錢的東西,把生命卻看得一文錢不值,而把個人的奢侈想法放在真理前面,你這人太沒價值!」(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不追求真理的人都會後悔的》)神話語的帶領,使我認識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追求名利地位的撒但本性根深蒂固不容易變化,自己明知道追求名利地位是活在撒但的網羅中,但仍深陷其中不能自拔,若不是神話語的及時引導,我不知道會幹出什麼沒有理智的事。想到我剛到店裡上班時,聽說店裡幾個同事都為了爭奪廚師長的頭銜爭吵、打架,最終分道揚鑣也丟了工作。想到這,我默默地跟神禱告:「神啊,感謝你用話語帶領引導我,讓我看清自己被撒但敗壞的真相。神啊,這段時間我活在爭奪廚師長的地位中,真是沒有一點人樣兒,讓你厭憎噁心。神啊,我願向你悔改,背叛肉體,放下地位,重新做人滿足你。」

實行神話語的轉變,收穫滿滿

一次,菜品更新中,我做了一道「燜牛肉」,做好之後準備找廚師長品嘗,但又一想:「還是讓老闆品嘗吧,老闆品嘗了,會在我跟他之間做個對比,這不就顯出了我更有資格當這個廚師長嗎?」這時我突然意識到這樣的想法不對,自己和神禱告要背叛肉體放下名利地位,不憑著撒但哲學活著,但一臨到合適的環境就想跟廚師長攀比、爭頭銜。雖然我在做菜上有時候能推陳出新,但我的智慧是從神來的,我沒有啥值得驕傲的,再說了,在菜品上創新這也是我的本職工作,不應該把它當成爭奪地位的籌碼。我在心裡和他爭高低,總想把他比下去,這也不合神的心意呀!此時,我在心裡跟神禱告:「神啊!我的名利地位心又出來了,願你加給我力量,使我能背叛肉體,放下自己不對的存心能實行真理,活出真正人的樣式榮耀你。」

禱告後,我找到廚師長說:「廚師長,那個燜牛肉我做好了,你品嘗一下吧!」廚師長品嘗著說:「口感不錯,但是還欠點火候,再多燜一會兒,再搭配搭配顏色就完美了。」廚師長的提議正是菜品中的問題,我欣然地接受了。

接著,店長推薦另一道菜也讓我做,我連續做了幾次都沒達標,當時廚師長提出他的建議,我就按著他的建議製作。一段時間後,這個菜經過不斷地改進,銷量名列前茅,得到總公司培訓組、店長的好評。隨後,公司董事長來我們店巡視,還專門拍錄了我做這道菜的過程,錄製的視頻發到全國連鎖店推廣。這都是在神話語的帶領下,我放下地位心,消除了對廚師長的成見、隔閡,能夠共同搭檔、互相補足所取得的成果。

之後,在做新菜品時,我都會主動找廚師長品嘗徵求他的意見,我們平時也會互相溝通探討,我真實體嘗到了,沒有爭鬥、攀比心靈裡的踏實和平安。不久,廚師長還主動找店長給我加了工資,店裡發福利首先會想到我,看到這個結果,我心裡明白這都是神帶領我實行真理達到的果效,我沒什麼可誇的。後來,廚師長有事準備離職,就對我說:「王師傅,論技術、論人品,廚師長的位置只有你最合適,到時候我會向店長推薦你的。」我說道:「選廚師長這事,老闆和大夥的選舉說了算,我還有很多技術不掌握,順其自然吧!」

經歷了這一系列的事情,我看到神在現實生活中擺設這些實際的環境,都是我的需要,是神針對我的敗壞性情而精心安排的。如果沒有神擺設的這些人事物,我就看不到自己為了追求名利地位,所表現出來的一副副撒但的醜態。同時,我也看到撒但利用名利地位來苦害捆綁人,讓我們人與人之間為了這些一文錢不值的東西互相你爭我奪,勾心鬥角,導致無法共事。現在,雖然我還常常流露名利地位方面的敗壞,但在神話語的帶領下,我有信心去追求真理,在神給擺設的環境中經歷神的作工,早日活出一個真正人的樣式!

王俊

主內平安!如果您看了本篇文章有新的領受和認識,或是信仰生活中遇到任何難處,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聯繫,或發送電子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會儘快回覆。願主祝福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