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學「難」

我是一名基督徒,家住在中國北部的一個大城市裡,我們所在的地區許多單位都倒閉了,很多人都外出打工謀生,出於無奈我和丈夫也只好到與我們相鄰的地區打工。2012年,我的兒子滿七歲要上小學了,剛到4、5月份,我和丈夫提前就為孩子上小學的事打算:想到我們戶口所在地的學校被國家拆除了,把我們當地的學生安排到附近一個農村小學,那裡的學校沒有幾個老師,各方面條件都很差。加上,我公公婆婆都70多歲了,公公還是偏癱,需要婆婆時時照顧,所以他們照顧不了孩子。我和丈夫再三考慮,決定還是在我們附近找一所小學。於是我們到附近各個小學去打問,得到的答覆是學生已招滿,沒有名額了。一天,我碰到孩子幼兒園的班主任老師,我與她談了孩子上學難的問題,老師很驚訝地說:「你們現在才給孩子找學校,其他家長早在年前都已經找好了,你們的行動也太慢了。你們得想辦法找熟人花錢,現在學生想上小學都得交幾萬到十幾萬不等的擇校費,每年還不斷地漲,你不知道這個行情,你孩子肯定上不了學。這年頭你不會請客送禮哪能辦成事呢?」我聽了如夢初醒,回去告訴丈夫,他按照老師提點的辦法去做,到處托朋友、熟人找關係,找到各個小學裡的老師,一打聽果然學生都沒招滿,誰掏錢多就把名額「賣」給誰,一所很差的小學都得收取2萬多元的門檻費,一般的學校都得6、7萬不等,高新區的小學擇校費得十二、三萬,二三十萬,有的學校每年還以幾千到幾萬不等的費用在增長,他們說交的這僅僅是擇校費,其他費用都不算。丈夫找了教育局的一個關係,他說各學校收擇校費都是教育局批准的。我聽後覺得很吃驚,原來這是國家政府批准學校高額收費的。後來他給聯繫了一所小學,讓我們準備38000元,我們等了一個月,誰知他打來電話說:學校最低要交6萬,這還是給了他面子。可我們沒那麼多錢,只好託人找了一所交2萬元擇校費的小學,丈夫又請教導主任吃了2000多元的一桌飯,孩子上學的事總算有點眉目了,我們一顆懸著的心總算落下來了。通過這事我深感人在這樣的社會中生存太不容易了,必須得有錢、有勢、有靠山,否則人就沒法生存下去。

沒過多久,我看到新聞上報道在這個城市賣菜多年的農村夫婦,因兩個孩子同時上小學,附近學校都說名額招滿了,後來一個學校說兩個孩子要四萬元擇校費,可他們只有一萬多元的存款,夫婦倆欲哭無淚,實在沒法了,去找記者投訴。記者去學校問,老師卻矢口否認,說學校沒有向家長要過這錢,學生確實招滿了。記者去教育局問,教育局說可以安排讓這兩個孩子就近上農民工子弟小學,事情就這樣不了了之了。我的一個朋友還說,她孩子在農民工小學上學,一學期擇校費要交1700元,六年小學下來要交20400元的擇校費,其他費用仍然收費很高,說是農民工子弟小學,聽起來像是為農民工減輕負擔,其實是一樣的詐取與剝削。我又在電視新聞看到一個父親到開學時間給孩子交不起擇校費,孩子氣得幾天不吃不喝,父親竟然在這種社會壓力下自殺了。

看到這一幕幕因孩子上學難而發生的慘劇,我心裡既氣憤又震驚:堂堂國家教育局竟是收取學生擇校費的幕後主謀。老百姓辛辛苦苦掙的錢都用在孩子上學的事上,被這些教育局官員、學校老師給侵吞了。在中國的城市大批大批的普通工人下崗失業,在農村種地的農民,大片土地被國家徵收,無地可種,沒有生活來源,不得已去發達的城市地區打工,隨之出現孩子上學難的事情,國家不但不給解決,還嚴令制度不能異地跨區上學,給孩子入學設定種種障礙難關。國家教育局和學校暗中串通,表面利用制度掩人耳目,背地裡卻明目張膽地張開血盆大口向學生家長要錢,這早已成為眾所皆知的社會現象。這讓我想起神的話:「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公平在哪裡?安慰在哪裡?溫暖在哪裡?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在這樣一個人壓人、人吃人的社會環境下,到哪兒找有意義的人生?人所訴說的都是苦難的人生……」(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路……(二)》)

神的話語一針見血地把這個世界邪惡黑暗的根源揭示出來,在中國這個撒但惡魔掌權的鬼城中,那些樹立光輝形象讓人民崇拜的國家領袖、執政掌權的、當官的都是撒但的化身,他們的實質就是專門吞吃人靈魂的惡魔。他們為了自己的私慾大肆搜刮民脂民膏,打著全面普及9年制義務教育的幌子,在每一個學生身上大量地撈油水,榨取、巧騙人民的錢財,還美其名曰「每一個孩子都該享受公民的合法權益」,其實都是掩蓋其罪惡的花招,都是欺騙愚弄人民的詭計、手段,設辦農民工子弟學校,其實也是給他們創造一個撈錢的機會。這時我想起新聞上播報,那些國家領導人、教育局的領導向公眾宣布:在中國普及中小學生9年制義務教育,國家減免學生入學費用,絕不允許亂收費,還有對中小學生的各種優惠福利政策,全國各大城市建立多處農民工子弟學校,孩子上學有難處,可以隨時撥打教育局的電話,教育局出面解決,保證不讓一個孩子失學。藉著新聞媒體記者採訪還同情那些深山裡農村的留守兒童,鼓動人民向這些孩子獻愛心,那些教育局的領導信誓旦旦地向人民保證再苦再難都不讓一個孩子沒學可上……多麼美麗動聽的「承諾」啊!其實都是迷惑老百姓的謊言鬼話,想起這些話都讓人感覺可笑,又讓人氣憤,正暴露了他們兩面三刀、陽奉陰違、人前一套人後一套的撒但醜相。這惡魔掌權怎麼會給人民帶來幸福呢?它給人制定這些貌似公平合理的教育制度,實質卻是攔阻控制孩子入學的層層關卡、枷鎖。它們暗地裡批准指使學校私收擇校費、門檻費、建校費等高額違規的費用,甚至連票據都不打,實質就是斂財。要不是國家政府背後撐腰,縱容支持,從教育局到各地的各所學校哪敢這樣公開收費呢?小孩上學本身是公民的合法權益,可是在中國卻是難上加難,層層設關,步步設卡,小孩連最基本的9年義務教育都享受不到,真是苦不堪言哪!

上學「難」

在這個撒但掌權的國家,惡魔處處搜刮吞吃民脂民膏,騎在人民頭上作威作福,任意欺壓人民,它就是敗壞人、踐踏人、吞吃人,引導世界走向邪惡黑暗的總根源。人為了生存都隨從它,所以世界越來越邪惡,好人越來越少,因為在這個世界上做好人,走正道就沒有活路,好人、老實人就是他們欺壓、剝削的對象,因此,我們要在這個黑暗的社會當中生存,實在是太難了,只要惡魔掌權一天,中國人民就沒有安寧之日。難道人就這樣一直被撒但苦害下去,永無出頭之日了嗎?我們來看一段神的話。

神的話說:「神創造了這個世界,創造了這個人類,更締造了古希臘的文化與人類的文明,只有神在撫慰著這個人類,也只有神在朝夕看顧著這個人類。人類的發展與人類的進步不能離開神的主宰,人類的歷史與人類的未來都不能逃脫神手的安排。你若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基督徒,那你一定會相信任何一個國家與民族的興盛與衰退都在神的安排之下。任何一個國家與民族的命運將會是如何只有神自己知道,這個人類將何去何從也只有神自己掌握。人類要想有好的命運,一個國家要想有好的命運,那只有人類都俯伏敬拜神,都來到神的面前向神悔改認罪,否則人類的命運與歸宿將會是一場不可避免的劫難。」(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著人類的命運》)神的話告訴我們,人類是神造的,神主宰著人的命運,只有神才能帶給這個人類幸福,讓人過上平安幸福的生活。人要想擺脫撒但掌權的黑暗統治,人類要想有好的命運,一個國家要想有好的命運,人只有來到神的面前敬拜神才能得到神的看顧保守和祝福。

筆者:胡楊

相關閱讀:蒙福母子

延伸閱讀
膽怯的人不能進神的國 前些日子,我聽到這樣一個故事: 有一個身患殘疾的基督徒,有一天在夢裡見到了主耶穌,主耶穌對他說:「你將會有機會獲得健康成為正常人。」他很高興。但是這個人等了一生最終仍是殘疾著死去。死後這個人見到了主耶穌,他埋怨地對主耶穌說:「你不是說要賜給我健康,讓我和正常人一樣嗎?為什麼我還是殘疾一生呢?」主耶...
神帶領我勝過惡魔殘害 我和女兒是全能神教會的基督徒。在跟隨神期間,我們母女倆人同時遭到中共政府的抓捕、判刑勞教,我被判刑三年,女兒被判刑一年。我雖經受中共政府慘無人道的迫害、摧殘,但每次在我絕望危難之時,是全能神的話語給了我活下去的勇氣和動力,帶領我勝過了酷刑的折磨和長達三年地獄般的牢獄生活。在患難中,我看到了全能神的愛...
記中國基督徒受迫害的所見所聞 今天我無意中看到《對華援助網》的兩則報道:「浙江省民族宗教事務委員會官方網站日前也發布新聞稿稱,蘭溪市為貫徹落實全省宗教工作會議精神,用愛國引領愛教,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引領宗教,用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浸潤宗教。蘭溪市委統戰部以推進宗教活動場所懸掛國旗為抓手,強化全市宗教界和信教群眾愛國主義教育。截止6...
神的保守 神說:「神在時時刻刻地保守著你,使你避開了一次又一次的禍害,一次又一次的災難。所以說人的一切,平安也好,喜樂也好,福氣也好,人身安全也好,事實上都是在神那兒掌控著,都是神引導、主宰著每一個人的一生、命運。」 推薦文章: 神的愛在隱祕處 「一把大火」背後的奇妙恩典...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