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懸一線,蒙神保守!

我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普通信徒,在一家木業工廠上班。工廠主要生產醫院用的一次性壓舌板,我負責出爐,就是當壓舌板烘乾後,從爐中給扒出來。這個烘乾爐外觀是個八楞大筒,長2米半,高2米,直徑1米半。筒的內壁每隔十40厘米就有一個長40厘米的鐵齒,當烘乾爐旋轉的時候,這些鐵齒就會自動翻料。烘乾爐的中間有一個出料口,長70厘米,寬1.5米。爐中的溫度40至50多度,幹活時我只能穿一條單褲子,上身光膀子戴著圍裙。但只要一幹活就會熱得渾身淌汗。

命懸一線,蒙神保守!

2011年3月1日下午五點半,我和往常一樣來到了廠子,一號烘乾爐已經烘好了,我就趕忙換上衣服,把烘乾爐的大鐵門(大門高有70厘米,寬有1.5米,大概有六十多斤重。)打開,然後用木頭把鐵門支上(用木頭支門是必要的安全措施,如果大門用木頭支上即使人在爐中工作,有人按電鈕烘乾爐也運作不起來)便開始出料。六點多鐘這爐料我就出完了,正常情況我每天晚上連續出三爐料,到九點半下班回家,可鍋爐工跟我說他今天鍋爐燒晚了,二號烘乾爐得八點半才能烘好。我一聽八點半才能烘好,心裡有點著急了,心想:那我得幹到幾點啊?等我出完兩爐的料得12點才能下班呀!回到家就得下半夜了,沒辦法我只能等。當二號爐烘好後,我急著幹完活好早回家,就急急忙忙地打開烘乾爐的大鐵門幹起活來,就在我快幹完的時候,就覺得烘乾爐好像在轉動,這時我正站在爐旁,大半個身子都探在爐內往外扒料,我一下子想到我忘了用木頭支鐵門了,要是大鐵門落下來,不得把我切成兩節呀!這時我本能地去扶門,誰知鍋爐工按錯了按鈕,瞬間我整個人都進了烘乾爐裡,我「啊」的叫了一聲就啥也不知道了。但一瞬間我不知怎麼從烘乾爐裡出來了,並穩穩當當地坐在地上,身子下面還有一層料,我的臉正對著烘乾爐,就感覺像是有人把我從烘乾爐裡抱出來放在料上似的。我坐在料上往四周看了一圈,心想:我是怎麼出來的呢?又低頭往身上看一點也沒受傷,就連我戴的圍裙都沒壞一點兒,烘乾爐內那麼多鐵齒,我怎麼沒被刮傷呢?真是怪了,就是進去個小鳥也得攪成肉餡呀!何況我這麼個大活人了,全身竟然一點傷也沒有!我正在納悶的時候,一下看到大鐵門正在往下落,我的兩隻腳還搭在烘乾爐的出料口上,我想往回抽腿可是怎麼也抽不動,我的腿不會動了!眼看著大鐵門往下落,我眼睛一閉,心想:「完了,這個大鐵門有六十多斤重就是砸到石頭上都得把石頭砸碎,我的腳脖子這下要被切斷了!」千鈞一髮之際,大鐵門突然在離我腳大概有5厘米處「咔」地停住了,此時我已被嚇得出了一身冷汗。若按鐵門往下落的這個速度,根本不可能停下來,但這個大鐵門卻在要貼近我腳脖的時候奇蹟般地停住了。這時,我意識到這是神的作為,今天若不是神的保守,我的腳就被切下來成殘廢了,這真是太奇妙了!當時燒爐工跑了過來,驚訝地說:「你怎麼出來的呀?我扶你起來吧!」我說:「我動不了了。」燒爐工立即通知了老闆,老闆馬上把我送到鎮醫院檢查。到醫院後,醫生一量血壓,我的血壓沒了。醫生說我的病情太重了,需趕緊到市醫院搶救。然後有人幫我給市醫院打電話,讓那邊準備好血漿給我急救。此時我並沒有覺得害怕,心想:我有醫生說得那麼嚴重嗎?我哪也不疼,就是腿不好使了。

兩個多小時後,救護車把我送到了市醫院。醫生一邊給我量血壓,一邊給我插導尿管,並給我做各項檢查,其中一個醫生對我說:「我按哪地方疼你就吱一聲!」醫生全身都摁了我也沒有疼的地方,就是兩條腿伸不開。做完檢查後醫生吩咐護士把我送進了重症室,他們又給我戴上了氧氣罩,安上了血壓測量儀,我心想:給我戴這個幹啥?病危搶救的時候才這樣呀,我的病有那麼嚴重嗎?此時已經半夜12點了。當快到天亮的時候,醫生對我說:「你盆骨粉碎性骨折,必須得動手術還得夾鋼板。」我一聽盆骨粉碎性骨折!這不完了嗎,要是接不上我不就癱了嗎!此時我心裡有些擔心害怕,我就跟神禱告:「神啊!我的生死以及能不能癱瘓都在你的手中掌管,我願意順服你的擺佈與安排,無論你怎麼安排我都不埋怨。」禱告後我的心平靜了下來。

之後醫生給我全麻做了手術,兩個多小時後我被推出了手術室,我妻子急忙問醫生:「手術做得怎樣了?」醫生說:「可別提了,那骨頭碎的,好歹給拼上了,你丈夫真是太幸運了,兩個骨頭尖相對插在坐骨神經上,差一點就把坐骨神經插斷了,那樣的話就會全身癱瘓。」一個醫生指著我說:「你呀,你呀!真是夠命大的了,有生以來我還從沒見過你這樣的病人,真是奇蹟!」我心想:這都是全能神的保守,使我能倖存下來,要不然我早就沒命了,我在心裡不住地感謝神。

出院時我妻子問醫生:「我丈夫好了之後會成什麼樣?」醫生說:「恢復到最好的程度,也得是個踮腳,以後重體力活幹不了了,回家後養半年才能下地鍛煉。」當妻子跟我說的時候我心裡有點擔心,不知以後能恢復成什麼樣,啥時候能站起來,而且還有兩個女兒需要我養呢。但又一想:我能從烘乾爐裡奇蹟般地出來,我都已經看見神的作為了,那麼,我能不能癱瘓不也在神的手中嗎?能不能站起來,那不也是神說了算嘛!想到這,我心裡就不覺得擔心害怕了,反倒挺踏實、平安的。

回到家後,我只能躺在炕上一邊養病,一邊聽講道、看神的話,我看到全能神的話說:「人的心、人的靈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無論你是否相信這一切,然而,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人生命的源頭》)從神的話中我認識到神真是全能、主宰一切,任何一樣東西,無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在神的掌管、擺佈之中。回想我從出事到醫院,一點也沒有害怕還那麼鎮定,這都是神加給我的信心。在這次的經歷中,我確確實實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由於我和鍋爐工的失誤,我進了烘乾爐裡沒被攪成肉餡還能活著出來了,下滑的大鐵門落到我腳上方5厘米時「咔」地停了下來,兩個骨頭尖相對差一點就插斷坐骨神經。從出事到現在我的身體沒有感覺到疼。神真是太全能了,宇宙萬物都在神的掌握之中,我們任何人的生死也在神手中,沒有神的許可一根頭髮絲都不能落地。此時我更加相信我的身體能恢復成什麼樣都在神的手中,願意順服神的一切擺佈安排。

之後,我們一家四口就在一起交通神的話,向全能神禱告把我的病都交託在神的手中。但沒想到我剛出院還不到一個月就能跪著跟神禱告,還能不太費勁地坐起來,此時我感受到神就在我的身邊看顧保守著我。兩個月後我就能下地鍛煉了,由一開始拄雙拐到拄單拐,再到拄個小棍兒,到四個月的時候就能拎水澆園子了,七個多月時我就開始跟弟兄一起去傳福音了。我們去的地方很偏僻,下車後還得走一個多小時才能到地方,但就這樣我也沒覺得腿疼,我知道這是神的奇妙保守,如果不是神的拯救哪有我的今天啊!從此我更加積極地盡本分來還報神的愛。

隨後,我又到一家木業公司上班了,而且上下班可以騎自行車。我恢復得很好,沒有踮腳和正常人一樣。有時碰到原來廠子的職工,他們都沒想到我恢復得這麼快,都說我命大,撿了一條命。我心想:這都是因著我信神,是神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就如全能神的話說:「全能神實際神!你是我們的堅固台,你是我們的避難所,我們都伏在你的翅膀底下,災害卻不得挨近我,這是你神聖的保守和看顧。」(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五篇說話》)現在我在這家工廠上班有5年了,我的身體一直很健康,在這裡我是所有工人當中工資掙得最多的一個。有時工人們跟我開玩笑說:「我們這些正常人還掙不過你這個做過手術的人。」我知道我能走到今天,這都是神的奇妙作為。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

筆者:活出

延伸閱讀
神拯救了我的婚姻 《若不是神拯救我》 若不是神拯救我 我仍在世上漂流 在罪惡中苦苦掙扎 活著沒有絲毫盼望 若不是神拯救我 我仍被魔鬼踐踏 享受著罪中之樂 不知人生路在何方 若不是神拯救我 就沒有我今天的蒙福 更不知人生存的價值 活著的意義是什麼 若不是神拯救我 我仍在渺茫中信仰 仍在虛空之中度日 不知...
神是公義更是愛 自2007年接受神末世作工以來,我雖外表上忙忙碌碌地盡本分,但我的心並沒有給神,常常被一些家庭瑣事捆綁得喘不過氣來。每每想到女兒已經30歲了總找不到合適的對象,我心裡對神就有怨言;兒子光貪玩,不掙錢還瞎花錢,我也埋怨;老頭掙錢工頭不給開支,我還是埋怨……我怨天怨地,時常誤解神,似乎神對我太不公平,因...
放下自己其實是一種快樂 我不知道在你的生活中,是否會常常為了一件小事而發火,是否會習慣於獨佔鰲頭,總想管制身邊的人,或者更多……不論如何,我想對你說:「遇到事,能看見自己的不足,能體諒別人的感受,然後放下自己,這樣你和你身邊的人都會有所改變。事實上,放下自己很快樂!」 我是一個從小信天主教的教友,每個星期天都會去望彌撒,...
冥冥之中的守護 「再這樣下去,我不就完了嗎?不行,我不能再呆在這裡了,我得離開這個家,逃出去!對,逃出去是我唯一的出路!」深夜裡,輾轉反側無法入睡的鍾雲自言自語道。於是,她起身觀察一下周圍的情況,發現大姨家的人都已經睡沉了,沒有人察覺她的異常。她屏住呼吸,輕手輕腳,下了床,穿上鞋,又去廚房拿了幾個窩窩頭,隨後,頭也...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