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的村莊

我的家鄉靠著河邊,四邊有山有水環繞,是一個讓人感覺很愜意的地方,早晨去田畈上做事,呼吸著新鮮的空氣,感覺心曠神怡。到了夏天,村民們都會在橋上、河壩上乘涼、玩耍、散步,觀看天上閃爍的星斗。沿河地帶的人們每一天飲用的都是這條河裡的水,我們要是想吃魚,只要拿著網到河裡面去撈一把,中午就有魚吃。正當我們享受著大自然賜予的豐富資源時,一場噩夢突然臨到了我們。

大約在2000年左右,我們這一帶就開始有開發商把一座座的山用大炮、推土機剷平建造房屋,我們剛開始還不知他們是幹什麼的,後來只見一座座的廠子都建造了起來,由起初的10家到30家,由30家到現在的大約50家。這一座座的廠子不是別的廠,而是化工廠。

村莊,化工廠,灰色,噩夢,污染,環保局,混沌黑暗

這些廠子開始正常運轉時,每天都有一股股黑煙從煙囪裡面爭先恐後地往上冒,這些黑煙猶如毒蛇一般,鑽到附近村莊的每一家每一戶,人們遠遠的就能看見煙囪裡面冒出煙來,於是趕緊將家裡的窗戶門關閉得死死的,生怕這些廠子放出來的毒煙會進入到我們的家裡。然而這一切都只是我們噩夢的開始。

此後,這些廠子放射出來的毒物將這一片的土地全部污染了,我們發現每天飲用的河水跟以往不一樣了,每天我們在燒開水的時候,就明顯地看見燒開了的水呈現出紅色醬油狀,並且燒水壺的周圍一圈都被染成了紅色。見狀,村民趕緊組織起來聯繫環保局的人來化驗我們喝的水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我們大概都知道是化工廠所導致的,但是具體這些水有什麼問題,我們喝了會導致什麼後果,會給我們的健康帶來什麼損害我們都不知道。後來,環保局的人來了,將我們喝的水抽了一點去檢查,臨走時和我們說,過三五天給你們答覆。可是三五天過去了,卻沒有任何的消息,我們就去環保局親自問一下有什麼問題,可是這一次去的時候,環保局的人根本就不搭理我們。我們沒有辦法,只好繼續飲用這些有毒的水。(後來才知道是那些廠子給了錢封住了環保局的口)

緊接著,連我們種的菜都被污染了(這邊是以種菜為生的),當下雨的時候,(廠子趁著下雨天排放毒氣)那個水淋到我們的菜上,不到三天,菜就腐爛了,一般正常的話,我們的菜如果經過雨水一澆灌,菜的顏色會更好看,收成也會更好,可是現在菜都被污染的雨水給腐化了。起初我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後來越來越嚴重,我們種的菜本來是一塊地可以有三四百斤的收成,而現在直接減半,只有一兩百斤的產量,有些菜根本就種不起來。去年更嚴重,有籐的菜全部都停止生長,一點收成都沒有。這也直接影響了我們的生活,不僅是對身體,還有我們賴以生存的資本——菜的產量也極具下降。因我們這邊的化工廠是出了名的,我們去賣菜時,人們都會問一下我們是哪一邊的,如果他們知道是化工廠這邊的菜都不會買。

這些化工廠給我們帶來的危害遠遠不止這些,記得那一年國家來徵兵,徵兵需要去體檢,而我們這一帶的年輕人去體檢時,沒有一個是身體健康的,所以沒有一個人被錄取。每一年,我們這邊的人只要身體出現不適,去醫院檢查,多數都是癌症。在南昌的大醫院裡面,醫生都調侃道,南昌醫院都成了樂平醫院啊,在癌症區的病房中,每3個人當中,就有一個是樂平得癌症的,占癌症比例的三分之一。

本來以前城市規劃都打算往我們這邊發展的,因為我們這邊兩邊都有水環繞,可是自從化工廠建造以來,一切就都變了,靠著這邊的15、20公里以內的小區、醫院等全部都搬得遠遠地,一些已經建造好的房屋,根本就賣不出去。

遭遇到這些毒害,老百姓憤恨、惱怒,就去找他們評理,起初是到化工廠,化工廠的人好話說盡:「你們不要擔心,我們會給你們賠償的。」可是當我們走後,賠償的錢全部到了當官的人手中,一分都沒有給老百姓。有一次,我和村公所的人在一起聊天,他們就說起這個事情來,以前我們這邊是最窮的,當官的人都不願意到這裡來任職,現在那些當官的人爭著要到這邊來,就是因這邊的化工廠多,撈的油水多,只要有什麼事情,找到這些廠子的老闆就能夠撈一筆錢。

後來,很多人到環保局去找他們解決這個問題,可環保局的人卻說:「這個我們也解決不了,你們還是去市政府找人解決吧!」後來老百姓到市政府,但沒人搭理。甚至他們還明著跟我們說:「你們想要讓化工廠關門那是不可能的,只能是改進。」看到他們這些當官的人,根本不顧我們老百姓的死活,只顧自己撈錢得利,早已激起民憤,老百姓為了生存,迫於無奈,就只有遊街抗議。廠子也確實停止了開業,可是停止了不到半個月,他們又開始正常運轉,以至於老百姓越鬧越凶。原來,這些化工廠塞錢給市政府的人,就可以高枕無憂地繼續掙錢了,而我們這些老百姓,沒有辦法,只能在這樣環境污染的地方繼續我們的生活,我們除了惱怒、隱忍之外絲毫沒有別的辦法,有些有錢的人可以到別的地方去買房子,可是對於我們這些生活條件一般的家庭來說,就只有默默忍受這個毒煙給我們帶來的傷害。

曾經我們這一帶是魚米之鄉,可現在那條河裡已經沒有魚了,也看不見漁民和船了,以往每到晚上那座橋上有很多人乘涼,現在也沒有了。我不禁感嘆:我再也望不到那一汪清澈見底的河水了;也吃不到曾經那可口的鮮魚;更呼吸不到一口新鮮的空氣,夏天也不能再在家門外乘涼了,再也享受不到大自然賜予的一切了。我搖著頭:「唉!這一切都變了。」後來,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看到全能神的話說:「淵面混沌黑暗,百姓哀天怨地荼毒生靈,哪有人的出頭之日?瘦小的人怎能比得過這殘忍的暴君魔鬼?」「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

在神話語的揭示下我幡然醒悟,看清中共政府就是邪黨,就是吃人肉喝人血的魔鬼。枉我們這些老百姓把政府官員當成衣食父母官,有什麼難處找他們幫忙解決,甚至對他們歌功頌德,萬沒想到他們如此陰險惡毒,打著「招商引資」「貧窮致富」的旗號欺騙、愚弄百姓,為了一己私利,中飽私囊,。他們明知化工廠排出來的毒煙和污水會危害到百姓的生命安危,卻仍置老百姓的死活不顧。當受害者為了保護自己的人生安全,找環保局、市政府解決時,他們不但不給予解決,反而為了能在商家拿到高額的利潤,將受害者抓起來,來個殺一儆百,弄得老百姓上告無門,上訪無處,他們只管自己的腰包鼓起來,卻不管老百姓的死活。儘管老百姓的生命受到威脅,哀聲載道,他們卻無動於衷。這讓我們看到在中共掌權的國家沒有公平公義,弱小的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有忍受著中共政府的任意欺壓。老百姓活在黑暗權勢的統治之下,沒有出頭之日。

如今公義已經露頭,真光已經出現,神已道成肉身來在地上拯救人,發表諸多方面的話語來潔淨人,成全人,把活在撒但黑暗權勢之下的人拯救了出來,歸回到了神的寶座前,人都接受神的帶領,活在了神的光中,並對中共政府的本性實質有了真實的分辨,對它產生了真實地恨惡,看到只有全能神才能給人帶來真正的平安幸福。正如神話所說:「茫茫世間,滄海桑田、桑田滄海,不知多少個輪迴,除了萬物之中主宰著一切的那一位,沒有一個人能引導、帶領著這個人類,也沒有一位「能者」是為著這個人類而操勞預備什麼,更沒有一個人能帶領這個人類走向光明的歸宿,擺脫人世間的不平」(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人生命的源頭》)我願堅定不移地跟隨神走到路終。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

馬忠

相關推薦:G20峰會背後的哭泣

延伸閱讀
誰能讓我們繼續活下去? 隨著改革開放的推行,中國的改變可說是突飛猛進,不論是工業、農業、商業,還是科學、國防、水利都在迅猛發展,中國的經濟更是以驚人的速度在快速增長,速度之快令世界震驚。如今中國早已躋身於發展中國家的前列,中國人民的收入及生活水平都大幅度地提高了,但中國人民面臨的是什麼樣的生活景況呢? 就拿我們這個小小的...
當瘟疫來襲,我們能做什麼? 韓國當局公佈,當地中東呼吸道綜合徵(MERS)感染人數突破100大關,再有兩人不治身亡。 韓國保健福祉部6月10日通報,過去24小時新增13個確診病例,總患者達108人,絕大多數都在三星首爾醫院內感染 新增的死亡病例分別是一名62歲男性和一名75歲女性,前者生前患有酒精性肝硬變和肝癌,後者患有多...
【福音詩歌】千古仇恨都忘卻了嗎 1 在這樣的黑暗社會總是禍不單行,從來也不醒悟,自我恩待、奴隸的性情奴隸的性情何時脫­­去?為何不體貼神的心?就這樣的壓迫、這樣的苦難都默默地認了?難道不想著有朝一日­能­將黑暗變為光明?不想著把委屈了的正義、真理都重新挽回嗎?就甘願看著人把真理都­棄絕­、扭曲事實的場面而不管嗎?甘願忍冤下去嗎...
治污「高招」 隨著科學的發展,整個大自然都被污染了,人類迎來的是大自然的反撲,面臨的是各種自然災害的侵襲,「保護人類共同的家園——地球」是全世界人民的呼聲,綠化環境,回歸自然成了人們關注的熱點。今年7月,省環保廳發布了一份《XX省城市空氣質量排名》的通知,我市排名倒數第三,中央環保督察組進駐省廳,那些政府官員們為...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