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耶穌的比喻

接下來看「主耶穌的比喻」中的各項內容。

第一條,撒種的比喻。這個比喻很有意思,撒種是人生活中常見的一件事情。第二條,稗子的比喻。

關於什麼是稗子,種過莊稼的人或者成年人都知道。第三條,芥菜種的比喻。什麼是芥菜你們都知道吧?如果有人不知道可以翻翻聖經。第四條,麵酵的比喻。多數人都知道麵酵是用來發酵用的,是人日常生活中能用到的一種東西。藏寶的比喻以下的第六條藏寶的比喻,第七條尋珠的比喻,第八條撒網的比喻,這所有的比喻都取材於人的生活,都來源於人的現實生活。這些比喻給人一個什麼樣的圖畫呢?這幅圖畫就是神成為一個正常人與人生活在一起,用生活的語言、人性的語言與人溝通,供應人的所需。在神道成肉身在人中間生活了許久,體驗目睹了人的各種生活方式之後,這些生活的體驗便成了他將神性語言轉化為人性語言的教材,當然,這些生活中的所見所聞也豐富了人子的人性閱歷。當他想讓人明白一些真理的時候,讓人明白一些神心意的時候,他可以用類似以上數條比喻這樣的方式來告訴人神的心意與神對人的要求。這些比喻都與人的生活有關,沒有一件事是與人的生活脫節的。當主耶穌與人同生活的時候,他看見過農民耕種,他知道什麼是稗子,知道什麼是麵酵,也了解人類喜歡寶貝,所以他用了藏寶的比喻,也用了尋寶的比喻。在生活中他常常看到打漁的人撒網,等等這些與人類生活有關的行為主耶穌都看在眼裡,同時他也體驗著這樣的生活,他與每一個正常的人一樣,體驗著人類的一日三餐、日常作息,親歷著一個普通人的生活,也目睹著其他人的生活。當他目睹親歷這一切的時候,他想到的不是如何過好日子,不是如何讓自己活得更自在、更舒適,而是在經歷這些人類真實生活的同時,主耶穌看到了人類活著的辛酸,看到了人類在撒但敗壞之下生活在撒但的權下、生活在罪中的辛酸與可憐可悲。在他親歷了人類生活的同時,他也體驗到了生活在敗壞中的人類是多麼的無助,也體驗到了看到了生活在罪中的人類被撒但、被罪惡折磨得不知所終的慘狀。當主耶穌看到這些的時候,是他的神性看到了還是他的人性看到了呢?主耶穌的人性是存在的,是活生生的,他能體驗也看到這一切,而他的實質,就是他的神性當然也看到了,也就是基督本身——主耶穌這個人看到了,他看到的這一切讓他感受到了此次道成肉身所擔當的工作的重要性與必要性。雖然他自己知道此次道成肉身所要擔當的責任將會是多麼的重大,知道他所面臨的痛苦是多麼的殘忍,但是當他看到人類在罪中無助的時候,當他看到人類在律法之下可憐地活著無力地掙扎的時候,他的心越來越傷痛,他越來越急切地想將人類從罪中拯救出來,無論他面臨怎樣的困境,也無論他將遭受怎樣的痛苦,他的心越來越堅定地想將在罪中活著的人救贖出來。在這個過程當中,可以說主耶穌越來越清楚地知道自己要作的工作是什麼、擔當的託付是什麼,而且他也越來越迫不及待地想要完成他要擔當的工作——擔當人所有的罪、替人類贖罪,以便人類不再在罪中活著,同時,神也能夠因著贖罪祭而不記念人的罪,從而繼續作進一步的拯救人類的工作。可以說,在主耶穌的心裡,他甘願為人類獻上自己、犧牲自己,也甘願作為贖罪祭被釘在十字架上,而且他迫不及待地完成這個工作,甚至當他看到人類生活慘狀的時候,他便更想儘快地、一分一秒都不耽擱地去完成他的使命。當他有這樣一個急切心理的時候,他不考慮自己能受多大痛苦,也不再顧慮自己要忍受多少屈辱,他的心裡只有一個信念:只要他獻上自己,只要他釘在十字架上作了贖罪祭,神的旨意就得以通行,神就能開展新的工作,人類在罪中的生活、在罪中的生存狀態就會完全得到改變。他的信念與他定意要作的事都與拯救人類有關,他的目的只有一個:通行神的旨意,讓神能順利地開展下一步的工作。這就是主耶穌當時的心理。

作為活在肉身中的道成肉身的神,他有正常的人性,他具備正常的人所具備的情感與理性,他知道什麼是快樂、什麼是痛苦,當他看到人類這樣生活的時候,讓他深深覺得不是僅僅對人有一些教訓,給人一些供應或教導就能夠把人從罪中領出來,也不是讓人只守誡命就能把人從罪中拯救出來,只有他自己擔當了人類的罪,成為罪身的形像才能換取人的自由,換取神對人類的赦免。所以在主耶穌體驗與目睹了人類在罪中的生活之後,在他的心裡便產生了一種強烈的願望——讓人類擺脫在罪中求索的生活,這個願望讓他越來越覺得自己應該儘早地、儘快地走上十字架,擔當人類的罪。這就是當時主耶穌與人類生活在一起看到、聽到、感受到人類生活在罪中的慘狀之後他的心思。神道成肉身對人類能有這樣的心意,能發表、流露出這樣的性情,這是一個普通的人具備的嗎?普通的人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中看到的是什麼?想到的是什麼?如果一個普通的人面對這一切,他會站在一個高的角度上來看待問題嗎?肯定不會!雖然神道成肉身外表與人一模一樣,也學人的知識,也講人的語言,甚至有時候也用人的方式或引用人的說法去表達他的意思,但是他看待人類與看待事情的實質與敗壞的人類是絕對不一樣的,而且他所站的角度與高度是任何一個敗壞的人類所不能及的,因為神是真理,他所穿戴的肉身同樣具備神自己的實質,他的心思與他的人性所發表出來的同樣都是真理。對敗壞的人類來說,肉身所發表的都是真理的供應,也是生命的供應,這些供應不是只針對某一個人,而是針對全人類。對於任何一個敗壞的人來說,他心裡能容納的只有與自己相關的那幾個人,他所關心的所牽掛的人也只有那麼幾個,災難臨到他先想到自己家的孩子、自己的愛人或自己的父母,比較「博愛」的人頂多想想某一個親戚或者某一個不錯的朋友,他會想到更多嗎?永遠都不會!因為人畢竟是人,人只能站在人的角度與人的高度來看待一切,而神所道成的肉身與敗壞的人類就完全不同了,無論神道成的這個肉身多麼普通、多麼正常、多麼卑微,甚至人多麼看不起,而他的心思與他對人類的態度是任何一個人都不具備也是模仿不了的,他永遠都是站在神性的角度上,站在造物主的高度上來觀察著人類,以神的實質、以神的心態來看待人類,他絕對不會以一個普通人的高度,以一個敗壞的人的角度來看待人類。人看人類是用人的眼光,以人的知識、人的規條、人的學說等等作為衡量標準,這個範圍是人肉眼能看得見的範圍,是敗壞人類能夠得上的範圍;神看人類是用神的眼光、以神的實質、神的所有所是為衡量標準,這個範圍是人看不見的範圍,這就是神所道成的肉身與敗壞的人類截然不同的地方。這個不同是因著各自的實質決定的,而正是實質的不同決定了各自的身分與地位,也決定了各自看待事物的角度與高度。在主耶穌的身上,你們看沒看到神自己的發表與流露呢?可以說,主耶穌所作所說都與他的職分有關,與神自己的經營工作有關,都是神實質的發表與流露,即便他有一些人性的表現,也不能否認他神性的實質與流露。這些人性的表現真的是人性的表現嗎?他與敗壞人類的人性表現在實質上是完全不同的,主耶穌是神道成的肉身,他如果真是一個普通的敗壞人類中的一員,他會以神性的角度去看待人類罪惡的生活嗎?斷然不會!這就是人子與普通人的區別。敗壞的人都活在罪中,任何一個人看罪都沒有什麼感覺,都是一樣的,就像豬在泥潭裡活著,牠沒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覺,牠不覺得髒,吃得香、睡得香。人若把豬圈打掃乾淨,豬反而覺得不自在,牠也不會保持乾淨,過不了多久,豬又在泥潭裡滾來滾去,好不自在,因為牠就是個污穢的東西。在人看,人覺得豬太髒了,你給牠打掃乾淨,牠也不覺得好,所以沒有人把豬放在屋裡養。人看待豬永遠與豬自身的感覺不一樣,就是因為人與豬不是同類。也正是因為道成肉身的人子與敗壞的人不是同類,所以,只有神道成的肉身能站在神的角度上、站在神的高度上看待人類,看待一切。

當神道成肉身生活在人中間,神的肉身所受的苦是什麼呢?有沒有人真正地了解呢?有些人說神受的苦太大了,雖然他是神自己,但人都不了解他的實質,總把他當人對待,讓他覺得委屈、冤枉,神受的苦實在太大了;有的人說神是無辜的、無罪的,卻與人受一樣的苦,與人一起遭受迫害、遭受毀謗、遭受侮辱,同時他又忍受跟隨之人的誤解,忍受跟隨之人的悖逆,神所受的苦真是無法數算。看來你們對神還不是真正的了解,其實你們說的這些苦對神來說還不算真正的苦,因為有比這些更苦的。那麼對神自己來說什麼是真正的苦呢?對神所道成的肉身來說什麼又是真正的苦呢?人不了解神這對神來說不算苦,人對神有點誤解不把他當神待,這對神來說也不算苦,但是人常常覺得神好像受了很大的冤屈,覺得在神道成肉身期間不能向人類顯現他的本體,讓人類看見他的高大,覺得神總是這麼卑微地隱藏在小小的肉身中,神的心裡肯定特別受煎熬。人把人能理解到的、人能看得到的神受的苦放在心裡了,便對神施以百般的同情,甚至常常對此給予小小的讚美,事實上,人所領會到的神所受的苦與神真正感覺到的苦是有區別、有差距的。我跟你們說實話,對神來說,無論是神的靈還是神所道成的肉身這些苦都不是真正的苦。那麼,神所受的苦究竟是什麼呢?咱們只從道成肉身的神的角度上來講神所受的苦。

當神道成肉身成為一個普通正常的人的時候,他生活在人中間,與人類共同生活,人的生存方式、法則、理念神是不是能看得見、能感覺得到?這些生存方式、生存的法則給他的感覺是什麼呢?在神心裡感不感覺厭憎呢?為什麼厭憎?人類的生存方式、法則是什麼?是建立在什麼原則基礎上的?是以什麼為根據的呢?人類的生存方式、生存法則等等這一切都是以撒但的邏輯、知識、哲學為根基而產生的,活在這樣的生存法則下的人類沒有人性,沒有真理,全是違背真理的,全是與神敵對的。我們再看看神的實質,神的實質恰恰與撒但的邏輯、知識、哲學相反,在他的實質裡充滿公義、真理、聖潔等等一切正面事物的實際,具備這些實質的神生活在這樣的人類中間,他心裡的感受是什麼樣的呢?是不是充滿痛苦呢?他的心是痛苦的,這個痛苦是無人理解的,也是無人能體會得到的。因為他所面臨的、所接觸的、所聽到的、所看到的、所體驗到的全部都是人類的敗壞、邪惡與對真理的悖逆、抵擋,從人來的一切都是造成他痛苦的根源,也就是說,因著他與敗壞人類的實質不同,因而人類的敗壞成了他最大痛苦的源頭。當神道成肉身的時候,能不能找著一個能與他有共同語言的人呢?在人類中間找不到。在人類中間找不到與神溝通、交流的人,你說神的心情是什麼樣的?人所談論的、人所喜愛的、人所追求嚮往的都是與罪有關的,都是與邪惡潮流有關的,當神面對這一切的時候,他的心是不是如刀絞?面對這些事情,他的心能快樂起來嗎?能有安慰嗎?與他生活在一起的是充滿了悖逆、邪惡的人類,他的心怎能不痛苦?這樣的痛苦究竟有多大,誰曾關心?誰曾理睬?誰又能體會得到呢?神的心是人沒法理解的,神的痛苦更是人體會不到的,人的冷漠與人的麻木讓神受的痛苦雪上加霜。

有一部分人常常同情基督的處境,因為經上有話說「狐狸有洞鳥有窩,人子沒有枕頭之地」,人聽了這話就把它放在心上了,認為這是神所受的最大痛苦,也是基督所受的最大痛苦。現在從事實上來看,是不是這樣呢?這些苦神都不認為是苦,他從來沒有因為肉身所受的這些苦而喊冤而叫屈,也從來沒有讓人還報什麼、讓人償還什麼,而是目睹人的一切,目睹人的敗壞生活與敗壞人類的邪惡,目睹人被撒但掌控、人被撒但牢籠不能掙脫,目睹人活在罪中都不知道什麼是真理的時候,人的這一切罪惡讓神不能容忍,讓神對人類的厭憎與日俱增,同時他必須要忍受這一切,這就是神受的極大的痛苦。甚至神的心聲、神的喜怒哀樂在跟隨他的人中間都不能完全地發表,而且在跟隨他的人中間都沒有人能真正地了解他的痛苦,也沒有人試著去理解、去安慰他的心,他的心日復一日地年復一年地一次又一次地受著這樣的痛苦,在這裡你們看到了什麼?神對人類的付出不要求任何的回報,但是因著神的實質,神對人類的邪惡、敗壞與罪惡絲毫地不能容忍,而且極度地厭憎,極度地痛恨,讓神的心、讓神的肉身在不斷地為此而受苦。這些你們看沒看到?想必你們誰都看不到,因為你們沒有人真正地了解神。以後慢慢體會吧!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上一篇:耶穌給五千人吃飽

延伸閱讀
神愛牽我走 我出生在中國北方的一個城市,自小就對未知事物和超自然現象特別感興趣。我特別喜歡看那些連科學家都無法解釋的揭示奧祕的文章,還有有關神蹟的文章,這些不解之謎讓我慢慢地感知到有神的存在。但那時我對神的概念是模糊的,只停留在想像中。2002年我大學畢業後,看過一部電影《耶穌受難記》,但看完之後我並不明白主耶...
神是全能的,我們認為主來的時候,人眨眼之間就能改變形象成為聖潔身體,所以不需要神再道成肉身來作變化人、潔淨人的工作。... 經上說:「就在一霎時,眨眼之間,號筒末次吹響的時候;因號筒要響,死人要復活,成為不朽壞的……這必死的總要變成不死的。」(林前15:52-53)對這處經文許多弟兄姊妹都是這麼領會的,認為這話是指主再來的時候,用他的「大能」剎那之間將我們的肉體改變形象,變成聖潔的身體。那麼,這段經文應驗的事實究竟是怎樣...
關於道成肉身的真理(1) 1、「神拯救人,並不是直接以靈的方式、以靈的身分來拯救人,因為他的靈是人摸不著、看不見而且也是人不可靠近的。 以靈的角度來直接拯救人,人就沒法得著他的救恩,若不是神穿戴一個受造之人的外殼,人也沒法得著這救恩。因為人根本沒法靠近他,就如耶和華的雲彩無人能靠近一樣,只有他成為受造的人,也就是他將他...
原來這是神作工的智慧 我是真耶穌派的一名普通信徒,與所有信主的弟兄姊妹一樣,我也是苦盼主耶穌的再來。一天,一位姊妹把主耶穌已經來了的大好消息傳給了我,因姊妹給我送神話語書時小心翼翼的舉動,使我起了疑心,我對神的末世作工產生了觀念,因此我拒絕了神的國度福音。但神並沒有放棄對我的拯救,使我的觀念奇妙地得到了解決,我又來到了神...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