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光輝形象」

從小在國家和學校的教育、薰陶下,我對中國的各級政府官員甚是欽佩。尤其是看到媒體記者報道某某縣長、書記為人民辦實事時,或是看到那些行政單位門口寫著「人民公僕為人民」「一切為人民服務」等宣傳標語時,就更加重了我對他們的敬佩、崇拜。然而,在我因著開磚廠長期與這些所謂的「人民公僕」打交道後,才徹底打破了他們在我心中的「光輝形象」。

2011年初,我與丈夫承包了一個磚廠。剛開始,我們也不懂那些行業潛規則,只是想著老老實實、合理合法地幹一番事業。誰知,就在我們風風火火地籌備、修建、檢修,等到一切就緒磚廠準備開工之時,市安監局局長來廠裡檢查,他板著臉說:「環境衛生不合格,安全標語沒有,要檢查合格才能生產!」於是,我們就按著他的要求,趕緊把衛生徹底打掃乾淨,貼上「安全第一、預防為主」等安全標語。結果第二次來檢查時,他同樣板著臉說:「防盜門窗沒安裝,職工房線路老化要重新換掉!」沒辦法,我們又急忙買材料重新檢修。這時,我們就有點納悶了:其他磚廠安全檢查一次就合格,為啥我們每次都不合格,這問題到底出在哪?廠裡會計提醒說:「你們是不是沒進貢、燒香(指送禮)啊!」這時,我們才「清醒」過來,等到局長第三次來檢查時,我們就把準備好的2000元直接給他當作午飯錢。這一招果然奏效,第二天就可以順利開工了。此後,我才知道要想順利地經營這個磚廠,只有走後門、請客送禮,還要送錢,這是唯一的辦法!從那以後,我們就經常請政府部門大大小小的官員吃飯、喝酒、唱KTV,並且每到過年、過節時,我們還要給安全局局長、鄉黨委書記、派出所所長、指導員、村警等每人送兩條中華煙、一瓶五糧液,總共價值得上萬元。

自從我們和那些政府官員拉上關係,一來二去的關係漸漸熟了,他們的本來面目都露出來了。市安監局的人每次去酒店吃飯、唱卡拉OK,都會打電話叫我丈夫一起去玩,其實是讓丈夫去買單。一天晚上十點多,安監局局長打電話叫我丈夫去吃飯。沒辦法,我丈夫只好開車去了,付了幾百元的飯錢後,他們又說要去唱歌,還叫了幾個小姐陪著。沒過多久,他們又說去KTV,我丈夫根本不擅長這些,直接扔給他們3000元錢,說自己有事先走,他們還厚顏無恥地說:「這點錢不夠用。」地區安監局主任更甚,2013年,他多次打電話叫我丈夫送他到200多公里以外的地方參加婚禮。當我丈夫開車到他家時,他說還要買一套衣服。衣服選好後,我丈夫付完錢,把他送過去,第二天再接回來。看著他們荒淫無恥的嘴臉,我們只能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啊!他們說到哪去,說讓付多少錢,我們必須隨叫隨到,不敢有半點推辭,一旦得罪了他們,就會以檢查的名義來整治我們,隨便找個小問題就可以把廠子封了。

安全局也是經常來「搜刮」錢財。每次安全培訓考試,我們都先要給安全局局長送1000元的綠燈費才能通過,如果沒給錢那就必須重考,不讓你考個兩三回都不算完。更可恨的是,他們還利用職權中飽私囊。2015年5月份,我們申請了100多萬塊磚的扶貧項目,但安全局局長提出要私下給他一塊磚三分利的報酬,等到算賬時上報政府一塊磚0.52元,算給我們就只有0.49元,這樣三萬多元就被他裝進自己的腰包。

還有質監部門,他們一來廠裡抽樣檢查,就要求我們一年上交四萬元,只要給錢,不管質量合不合格,就算過關。在檢驗樣品不合格時,塞給他們5000元合格費就可以合格過關,如果執意不交錢,他們會每月來兩次抽樣檢查故意找茬,不合格就罰款2-3萬,或者不准賣磚。就連水利局的人也跑來「關照」我們,說我們用了自來水,要交水費。天哪!我們用的是水泵抽上來的地下水,用哪門子自來水了?無奈,有理也不能說,只好交一千多元的水費,他們才罷休。

當地的派出所更猖狂,所長直接給我們說:「村裡要建一個警衛室,磚就由你們提供。」等警衛室修好之後,他又打電話說有事商量,我們到那兒才知道四套辦公桌、電風扇等也讓我們捐,還當面給我們戴高帽說:「你們為國家做貢獻了,以後給你們評為先進企業。」我們心裡清楚這是他們迷惑人的花招,但也不敢得罪,只好又給他們四千多元。有時,他們想要錢了就直接說:「我現在臨到一點事,需要一千元,到下個月發工資再還你。」有些甚至把朋友的朋友也帶過來從我們廠裡隨意拉磚,價錢都由他們定,想給多少就給多少,沒有我們說話的份,還說什麼「要搞好軍民關係」。有的人故意拖欠千兒八百的磚錢,一直裝聾作啞不給錢,我們也不好打電話要。算下來每年至少有兩萬元的磚錢打水漂。

還有政府部門的「光臨」,他們一會讓我們給安全部門捐錢,一會讓給國土部門捐錢,說捐款是為了搞什麼項目,要求每次捐1000-3000元不等,我們也不好拒絕,只能任由他們宰割,其實真正落實到實處的沒幾個錢,其餘都裝進他們自己腰包了。就連鄉政府也搞這個,還假惺惺地說「隨自己,能捐多少就多少」。

看到這些吃人不吐骨頭的大小官吏們,我們只能把苦水往肚子裡嚥,敢怒不敢言。他們利用各種各樣的手段來剝削老百姓的血汗錢,我們就像他們嘴邊的一塊肥肉,他們隨時都可以咬一口!看到如此骯髒、黑暗的社會,我心裡很是困惑不解:現在的人類為什麼都喪盡天良,腐敗、墮落到如此地步了?誰能擺脫「公僕」這樣慘無人道的欺詐剝削呢?什麼時候才能有我們老百姓的出頭之日呢?就在這個時候,全能神的國度福音臨到了我。神的話語天天供應著我,讓我享受到了有神話語帶領的甘甜,慢慢地,從神的話裡我看到了人生的光明,也逐漸看清了這個撒但惡魔的真實面目。

全能神說:「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公平在哪裡?安慰在哪裡?溫暖在哪裡?為何用詭計欺騙神的百姓?」(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從神話語的揭示中我才明白,這夥政府的官員就是殘害人、敗壞人,吃人肉、喝人血的吸血鬼,他們處處用謊言來裝飾自己,說什麼「為人民服務」「人民公僕為人民」,這純粹是掛羊頭賣狗肉,他們騎在老百姓的頭上作威作福,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張膽地拿著百姓的、喝著百姓的,背地卻幹著欺壓、搜刮百姓的罪惡勾當!生在這個惡魔掌權的國家裡,我們只想老老實實幹一番事業,沒想到卻被這些惡魔扒了幾層皮!從我們開廠子那天起,這幫大大小小的政府官員,就沒有停止對我們的欺壓、剝削,把我們當成奴隸、當成一條狗來使喚,稍有一點不如他們的意,他們就利用職權、採取各種手段,變本加厲地整治我們,從我們身上刮油水、騙吃騙喝、中飽私囊。他們穿著一身人皮,背地裡卻吃喝嫖賭、無惡不作!這哪是「人民的公僕」「衣食父母官」啊!多少次我們都欲哭無淚,但又只能是打掉牙往肚子裡嚥,因有些老實的、沒有關係的、不送禮的磚廠,都成了這些政府官員打擊的對象,最終被整治得半途就夭折了。現在通過這些事實,我才真正看清了這些政府官員簡直就是有國家執照的土匪、強盜,他們就是造成這個社會黑暗,人民沒有人權、沒有自由的總根源!

告別「光輝形象」

幸運的是,我今天聽到了神的聲音,得到了神的親自拯救,心靈裡有了安慰。回想以往,我太愚昧無知了,分不清善與惡、邪惡與正義,還把那些政府官員看成是為老百姓辦實事的「人民公僕」,一直對他們崇拜有加,被他們控制、迷惑。直到我踏進這個邪惡污穢的大染缸裡,親眼看到、親身經歷這黑暗的一幕幕,再藉著全能神話語的揭示,我才完全清醒過來,看清了他們本是撒但魔鬼的本性實質!同時,也讓我清楚地知道,只有神才能拯救這些處在水深火熱中的人,只有神在為人類的前途而著急。正如全能神說:「神在為著人類的前途而嘆息,為著人類的墮落而痛心,也為著人類一步步走向沒落、走向不歸路而傷痛。沒有人想過,這樣一個讓神傷透心、背棄神去找那惡者的人類會走向何方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人生命的源頭》)「神要在人身上看到的就是人的心能甦醒過來,就說神在人身上作工作的這些方式就是在不斷地喚醒人的心,喚醒人的靈,讓人知道人是從哪兒來的,誰引導著人,誰扶持、供應著人,誰讓人活到現在;讓人知道誰是造物的主,人應該敬拜誰,人應該走什麼樣的道路,人應該怎麼樣來到神的面前;讓人的心逐漸地甦醒過來……當人的心被喚醒的時候,人能與撒但作一個徹底的決裂,不再被撒但殘害,不再被撒但控制,不再被撒但愚弄……」(《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從此,我告別了「人民公僕」在我心中的「光輝形象」,認定只有神才是我唯一敬拜的對象,只有接受神話語的澆灌餵養,我才能走上真正的人生正道。

筆者:李輝

延伸閱讀
「白衣天使」的心靈覺醒(二) 認識被撒但敗壞的人類 從那以後,每天天還沒有亮我就起床,開始看神的話、禱告、唱詩歌。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殘酷的人類啊!勾心鬥角、你爭我奪、爭名奪利、互相廝殺何時到頭?儘管神的話語說了千千萬,但人無有醒悟的,為家庭為兒女、工作、前途、地位、虛榮、錢財,為吃為穿為肉體,有誰真正為了神?即使是為了神的...
「白衣天使」,你為何伸出罪惡之手? 2011年5月的一天,我剛去上班就被外甥打電話叫到了醫院,因為我的二姐腦血管有點破裂,住進了醫院。到了醫院,二姐的第一瓶藥水剛掛完換第二瓶時,她就不能說話了。過了一會兒,二姐一個勁地抽搐、手捏在一起、臉憋得發紫,喘不過氣來。看到這種情況,嚇得我趕緊找醫生要求轉院,醫生卻以「這樣的病人若挪動的話,會加...
一個中共政府職員的所見所聞 我是地方政府的一名職員,在職30多年,作為一名黨員,在共產黨不懈的教育和薰陶下,我曾經懷著對共產黨的一片赤誠,把它的利益看得比什麼都重,認為只要黨需要咱,咱就是「黨的一塊磚哪裡需要哪裡搬」。因著我的實幹精神,最後也撈到了一官半職,但因不會溜鬚拍馬、請客送禮,所以至今仍停留在中層幹部位置上再也沒有陞遷...
是誰把我們逼上了絕路? 2006年,我隨著丈夫回到了老家,想靠做生意來維持生活。 2007年的年底,村裡新上任的村長打著「發家致富奔小康」的旗號說:「政府給村裡撥了三百萬,讓我們村把田地都蓋成溫室大棚,用來種蔬菜和瓜果,明年誰家蓋大棚,政府就給誰家一個大棚一萬元錢的補助。另外,蓋一個大棚還可以從銀行貸款一萬元錢,十年之內...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