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迫患難中體嘗神愛更深

我們這一代人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從小接受中共政府的教育,認為中共政黨就是偉大、光明、正確的,執政掌權者是人民的好公僕,因而從心裡對中共政府充滿了敬仰和愛戴。然而我信全能神以後,正是我所敬仰、愛戴的政府,卻一次次給我帶來了牢獄之災,將我推向死亡的邊緣。

半夜突然被警察抓捕

我第一次被中共政府抓捕,是在2003年3月份。那天我傳福音時被惡人舉報,夜裡12點多鐘,我和兩個弟兄睡得正香時,突然聽見外面有人嚷嚷:「人在哪兒啊?哪兒是門?」還有人在用什麼東西搗牆壁。我意識到警察來抓我們了,心裡有些發慌,但轉念一想:信神也不是幹壞事,警察來了就跟他們說說唄,有啥可怕的!這時房門被撞開,七八個便衣氣勢洶洶地衝進來,一個警察吼道:「你們到派出所走一趟!」我說:「我們沒幹啥壞事!」他們不容分說就給我們帶上手銬拽進警車拉到了派出所,把我們分開關押起來。

受審時遭受刑訊逼供

天亮時,國保大隊的警察把我帶到縣公安局審訊室,一個警察氣勢洶洶地命令我蹲下去,問道:「你為啥到那個家去?誰讓你來這兒傳福音的?你們帶領是誰?」看到這陣勢,我心裡有些害怕,就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今天發生這事有你的美意,只求你賜給我當說的話,保守我不背叛神,不出賣弟兄姊妹……」禱告後我的心平靜了許多,無論他們問什麼我都不說話。警察強行按著我跪在地上,讓我雙手合十,将手銬用力銬在我的手上,他們繼續問我相同的問題,逼迫患難,體嘗,神愛,爭戰,中共政府,見證,酷刑折磨,撒但見我還不說話,就用木棍敲打手銬,每打一下手銬就緊一個扣,他邊打邊惡狠狠地說:「看你說不說!」見我還是不吭聲,他就開始猛打,手銬越來越緊,半牙扣扎進我的手腕裡,鮮血順著手銬流下來,鑽心的疼痛使我的汗珠順著額頭直往下流。這時我心裡不由得軟弱了:唉,要不是信神,我能受這苦嗎?這時,我想起神的話說:「『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在以往,你們都聽過這句話,但誰也不明白這話的真正含義,今天深知這話的實際意義。這句話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像人想像得那麼簡單嗎?》)神的話的引導使我心裡很受感動,也有了受苦的心志。我又向神禱告:神啊,求你加給我力量、信心和受苦的心志,讓我在這樣的環境中能為你站住見證……禱告中我不知不覺昏迷了過去,他們再打我都沒有知覺了。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慢慢甦醒過來,手銬還戴在手上,全身都被汗水濕透了,但是感覺不到疼痛了,我知道這是神在暗中保守我。警察看什麼都問不出來,就把我送到了看守所。

在看守所裡警察施「軟招」

到了看守所,我心裡有些害怕,不知道警察以後還會用什麼酷刑折磨我,心裡也不免擔心另外兩個弟兄,就這樣在不安中度過了一週。一週後,那兩個惡警又把我叫到審訊室,並把我銬在鐵柵欄裡的鐵椅子上。一個警察冷冷地問我:「這幾天想得怎麼樣了?是不是該把你知道的事都交代了?」他們又重複上次的問話,我都說:「不知道。」警察惡狠狠地說:「你不說照樣判你的刑!」隨後,他又從包裡拿出一封信,打開放在我眼前。我一看,信是我妻子和幾個親戚寫的,說家人和親戚都擔心我,母親和孩子都等著我回家團聚……警察在一旁說:「看看,還是你家人對你好啊,說吧,說了就能回家了。」聽到這些話,我心裡很受煎熬,想到家裡還有七八畝地,只有老母親和妻子在幹農活,孩子還那麼小,這以後的日子怎麼過?如果跟警察說了,他們就能放我回家了。但轉念一想,我要告訴了警察,這不是出賣了嗎?不行!我不能做賣主的猶大背叛神!這時我想到神的話:「得有受痛苦、忍痛割愛滿足神的心,眼睛雖流淚,但仍能滿足神的心,這樣神必定祝福你,你受這樣的苦,過後就有聖靈的作工。」(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的人永活在神的光中》)是啊,我得滿足神,不能滿足自己的慾望。於是我就把信推給警察,還是說不知道,惡警氣呼呼地說:「你信神信傻了!連家人都不要了!」說完就摔門走了,看守所的人又把我押回號房。

被判「一年勞教」

二十五天後,惡警以「擾亂社會治安,破壞法律實施」的罪名判我勞動教養一年,並把我送到了勞教所。一進勞教所,惡警唆使老囚犯用五六十公分長、四公分厚的木板的楞角在我臀部猛打了五下,我感覺身上疼痛難忍,但敢怒不敢言。我們每天從早上七點起床,吃過飯在道軌上翻道軌(火車軌道裡四五十公分厚的石子翻出來,把泥土抖出來再倒進去),挖地溝、裝化肥。干到晚上十點,警察又讓我們織掛毯,完不成任務就用木楞子打。

釋放回家

因我幹活賣力,被減刑了兩個多月,神的保守使我渡過那煎熬的九個月,最終走出了魔窟。出獄後,中共還讓村幹部、鄉幹部隔三差五來我家看我在不在,雖然他們這樣監視我,後來我還是過上了教會生活繼續傳福音。

再次被中共警察抓捕

2012年正值國度福音大擴展的時期,我到外地去傳福音。11月8日上午,我傳福音時被惡人舉報,四五分鐘後,派出所的警察就開著一輛警車過來了,三個警察把我和一個姊妹強行拽上警車拉到派出所。

在派出所裡受審

到派出所後,警察將我和姊妹包裡的《三步作工紀實精選》、傳福音資料,MP5機子、200元現金及手機全部扣下,他們隨即給縣國保大隊打電話:「我們抓了兩個非法傳教的,你們過來吧!」半個小時後,國保大隊的車就到了,警察把我帶到審訊室進行突審,大隊長慢悠悠地說道:「你傳的什麼教?」我平靜地回答:「我傳的是基督教。」警察說:「不許你們在家聚會,你們信的全能神沒有根據,是違法的。」我說:「我們信全能神怎麼沒有根據?全能神發表的話語《話在肉身顯現》就是根據,這些話都是造物主向全人類的發聲。兩千年以前,主耶穌來傳講福音的時候沒有新約聖經,在人看沒有根據,但你能否認主耶穌是真神嗎?」警察說:「你們信全能神就是拉一幫人,還想建立基督的國推翻我們,取代我們共產黨的國!」我反駁道:「我們只是傳揚神的話讓人認識神,我們不參與政治,根本不是為了推翻你們。再說了,神作工還需要人來限定嗎?神是造物的主,神作工不受任何政黨、任何法律的限制!因為只有神自己才是真理。」警察從我的話中確定我就是信全能神的,他們又說了一些褻瀆毀謗的話,隨之把我帶到了看守所。

遭遇「夾板」的酷刑折磨

三天後,惡警又把我帶到派出所來提審,國保大隊的大隊長問我:「你家是哪兒的?」我怕給家人帶來麻煩,就不告訴他們。這時兩個惡警罵罵咧咧地圍上來就對我拳打腳踢:「你嘴硬,看你能撐多久!」說著他們就拿起三支筆,夾在我的手指中間,惡警用手使勁握我的手,疼得我全身冒汗、渾身發抖,頭也不由自主地往後面的牆上直碰,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儘管是十一月的天氣,但我渾身都被汗水濕透了。他們停下來咬牙切齒地問:「說不說?」見我還是不說,又使勁捏我的手。他們握累了,就用繩子纏到我手上,就像舊社會的酷刑夾板一樣,兩個人用力拉繩子的兩頭,這時我心裡不住地禱告神:「神啊,求你加給我受苦的心志、加給我力量……」禱告後,我想到神的話:「你不要灰心,不要軟弱,神會向你顯明,神會向你顯明,國度路上不是那麼一帆風順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四十一篇說話》)揣摩著神的話,想到自己遭受中共惡警的殘酷迫害,我才看清他們外表打著「信仰自由」的旗號,其實根本不允許人信神,還用如此殘酷的手段折磨人。此時我才明白神的心意,藉著受這樣的苦,使我徹底看清了中共政府的真實面目,更激發我滿足神的心志,願意為神受苦站住見證來羞辱老魔鬼!他們邊拉邊問:「家到底是哪兒的?說不說?」我忍著疼痛咬緊牙關。他們一拉繩子,我承受不了劇痛,就不由自主地站起來。就這樣他們一直來回折磨了我兩個多小時,疼得我再次暈了過去。醒來後,看到我右手的四個指頭根被勒得又黑又紫,而且疼痛難忍,動都不敢動一下。警察看問不出什麼,就恐嚇、威脅道:「不說就別想出去,我們有的是時間,有的是辦法!」說完,他們就把我送回了看守所。

分頁閱讀: 1 2 3 下一頁
延伸閱讀
因中共迫害使我們一家人骨肉分離(二) 惡警走後,我拖著沉重的腳步上樓,看到二三樓每個房間都抄遍了,整個家被翻了個底朝天!我忍痛下樓想關大門,可大門已變形關不上了,我轉回屋裡,見兩個小孫女蜷縮在床上瑟瑟發抖,又想到小兒子信神不久,身量還小,不知能否經得住酷刑折磨……我淚如雨下,感到在中國信神好苦、好難啊,我越想越痛苦,只好向神訴說:「神啊...
我從此不再誤解約伯了 信主後,我特別喜歡讀聖經記載的歷代聖徒的故事。當讀完了《約伯記》後,我對約伯說的幾句話印象比較深刻,如:「我赤身出於母胎,也必赤身歸回。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伯1:21)「你說話像愚頑的婦人一樣。噯!難道我們從神手裡得福,不也受禍嗎?」(伯2:10)從這兩句話...
在生命的盡頭看見神的拯救 我原是召會的一名同工,曾發過熱心、跑過路,甚至為主的緣故立誓守童身。那時,我聽說主1997年就要回來,哪還有心思考慮婚姻問題,一心就想被提,結果主沒來,令我大失所望。轉眼到了1999年,和我同齡的年輕姊妹都相繼結了婚,就剩下我一個「大齡姑娘」了,但我仍堅守著「一定要把主迎接回來」這一信念……可199...
患難鑄就的信心(上) 主耶穌說:「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正要怕他。」(馬太福音10:28)在患難中,正是主的這句話引領著我,使我勝過了警察的酷刑折磨,堅定信心跟隨主…… 我叫鄭義,今年44歲,原是某家庭教會的一名執事。在我30歲那年,因著信主遭到中國政府的抓捕和酷刑折磨,導...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