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回到了神的家

2004年,我的一個好朋友東旭給我傳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當時我聽她說我們人類是神造的,命運都掌握在神的手中,我們都應該來敬拜神……我心想:「我們的命運怎麼能在神手中掌握呢?不都是在自己手中掌握嗎?要想過上好日子就得靠自己的雙手來創造美麗的家園,靠自己的雙手來改變自己的命運……現在是二十一世紀,新的時代,你才21歲,思想這樣老舊,怎麼能跟上時代的步伐呢?我這麼年輕,正準備大幹一番呢!……」我並不在意東旭給我傳的福音。後來通過努力,我家的收入越來越多,從一間平房到後來買上了90多平方的樓房,我更認為命運在自己手中掌握,錢是靠自己的雙手掙來的,我以後要好好幹,掙更多的錢!

一轉眼到了2012年,8年的時間過去了,這8年當中,我也付出了很多,也努力地去掙錢,但是生活卻越來越糟糕,根本不像我打算的那麼好。我的孩子從小體弱多病,尤其每個月到二十號以後肯定會發燒,一發燒就是高燒39度、40度,而且是反覆地燒。有時候能燒半個月,剛好沒幾天,又開始發燒了。我們去周邊的縣、市醫院都看過了也檢查不出啥毛病,所以只能打吊瓶消炎,病久了孩子的臉又瘦又黃,誰看了都心疼。這期間我的一個朋友介紹我去市裡一個老中醫那兒給孩子看病,老中醫看後讓孩子吃中藥,並且要長期吃,兩個星期取一次藥,這一年下來光給孩子買藥就花了五六千塊錢,最後也不見好轉,弄得我身心疲憊。每個月我的心都在嗓子眼兒提著,只要十幾號一過,孩子就又發燒了,幾乎每個月的這時候我都得向單位請假。丈夫在外地幹活也不安心,還得經常回來照顧孩子。這幾年下來,因為孩子的病不知花了多少錢,我越是用心照顧,孩子越生病,我真是一點辦法也沒有了。

而我的朋友東旭在這八年期間也給我傳了很多次福音,但是我的態度總是愛理不理的。因我們兩家離得近,經常在一起,我有時也納悶:看她家的孩子也不像我這麼用心照顧,小孩啥病也沒有,長五六歲了從來沒打過針,另外這麼多年她也沒像我這麼拼命地掙錢,可她家大人、孩子沒病沒災,錢也都夠用,看著他們的日子過得特別踏實,不像我的心天天就像在半空中吊著總也不著地似的。回想我這些年拼命幹啊、掙啊,可掙來的錢都給孩子看病了。後來,我的一個同事看我天天被孩子的病折騰得痛苦不堪,就介紹我去找算命的。到了那兒,算命的說:「你家孩子十三到十五歲有大難,即使不死也是重傷,必須得供保家仙。」從算命先生那兒回來,一路上我的眼淚不停地往下流,算命先生的話不停地在我腦海中出現。想到鄰居家供保家仙之後,我都不敢上她家去,特別害怕那些東西,但是為了孩子平安我也得供啊!回到家給家人說了,家人都不同意供,說那東西根本不管用,純屬糊弄人。這時我徹底絕望了,心想:這些年我靠自己的雙手得著啥了,掙的錢都給孩子看病了,現在家裡不但不富裕,還欠了一些外債,孩子以後又生死未卜,這一切還不都是一場空嗎?我感覺心裡有一種從未有過的彷徨與無助,自己的命運自己都掌握不了,孩子的命我更是說了不算。我活在了痛苦迷茫之中,就感覺走在了十字路口,自己不管往哪邊走都是死胡同。

幾天後,朋友東旭又來我家看我,我就把心裡的痛苦都和她說了,她沉默了一會兒,對我說我們的命運不掌握在自己手裡,更不掌握在邪靈的手裡,而是創造萬物的獨一真神在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她給我讀了一段全能神的話:「神創造了這個世界,創造了這個人類,更締造了古希臘的文化與人類的文明,只有神在撫慰著這個人類,也只有神在朝夕看顧著這個人類。人類的發展與人類的進步不能離開神的主宰,人類的歷史與人類的未來都不能逃脫神手的安排。……人類要想有好的命運,一個國家要想有好的命運,那只有人類都俯伏敬拜神,都來到神的面前向神悔改認罪,否則人類的命運與歸宿將會是一場不可避免的劫難。」(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東旭讀完神的話,對我說:「每個人的命運都是神在主宰著,不管一個人是生是死,或貧窮或富足,無一人能逃脫得了。你想想我剛開始給你傳福音那年你23歲,今年你31歲了,這八年的時間,你也奮鬥了,你也拼搏了,但到現在呢,你的命運、你的孩子、家庭的生活,哪樣是你能說了算的?」接著又給我讀了一段全能神的話:「你的心、你的靈被那惡者奪走;你的雙目被黑暗遮蔽,看不到天上的太陽,看不到夜空中的那顆閃爍著的星斗;你的雙耳被欺騙的言語堵塞,聽不到耶和華打雷般的聲音,也聽不到從寶座之上流出的眾水的聲音。你失去了本該擁有的一切,失去了全能者賜給你的一切,進入了無邊的苦海之中,沒有救助的力量,沒有生還的希望,只是在掙扎、在奔波……從那一刻開始,你就注定被那惡者苦害,遠離全能者的祝福,遠離全能者的供應,走上一條不歸路。千萬聲呼喚難以喚醒你的心、你的靈,你沉睡在惡者的手中,被那惡者引誘進入了無邊的境地,沒有方向、沒有路標。」(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者的嘆息》)讀完神的話,東旭又給我交通:「我們現在活著痛苦的根源,就是因為從小就被撒但灌輸了無神論的流毒,還有『靠著自己的雙手締造美麗的家園』這些撒但的鬼話已成了我們的生命,我們根本就不相信神的存在,更不相信神在主宰安排我們的一切。因此我們都活在了撒但的愚弄與苦害之中,為了過好日子拼命地掙啊,幹啊,就想靠自己的雙手來改變命運,可當我們憑著撒但的話活著,才發現人越靠自己活著越是痛苦,以至於我們離神越來越遠,失去了神的看顧與保守,都活在了黑暗之中。但神沒有丟棄我們,今天末世基督全能神發表話語拯救我們,神還在憐憫我們,藉著一次次的傳福音把我們從撒但的權勢之下拯救出來,不再受撒但的殘害,讓我們都能活在神的看顧保守之下,從中看到這都是神對我們的愛和拯救……」

聽到這,我的眼睛濕潤了,這些年我不相信神主宰我們的命運,一直靠自己的雙手去幹去拼,否認神的主宰,硬著頸項走自己的路,但隨之而來的是孩子的病痛和欠下的外債,這些使我活在了痛苦與無助之中。這一路走過來我付出了不少的心血代價,最後我才發現我們的生死貧富不是自己能說了算的,事實證明,我們的命運自己真的掌握不了啊!再想想這些年,東旭一直在給我傳福音,可我卻不相信神的存在,更不相信神在主宰著我們的命運,拒絕神一次次的拯救,在痛苦中苦苦掙扎、奔波。但到頭來呢,還是兩手空空,一無所有,心裡總有一種恐慌,從來沒有輕鬆、踏實過,就像一艘小船在大海上漂泊找不著定向……

我終於回家了

我又看到這一段全能神的話:「全能者憐憫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時又厭煩這些根本就沒有知覺的人,因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從人來的答案。他要尋找,尋找你的心,尋找你的靈,給你水給你食物,讓你甦醒過來,不再乾渴,不再飢餓。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等待著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知道你是從神那裡走出來的,不知什麼時候迷失了方向……他的守候是無價的,為著人的心,為著人的靈。或許這個守候是無期限的,又或許這個守候已到了盡頭,但你應該知道,如今你的心、你的靈究竟在何處。」(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者的嘆息》)

讀著神的話我哭了,我反覆地看這話,我終於明白我的生命從神而來,我的命運在神手中掌握,雖然我被那惡者引誘離開了神,但神一直在我的身邊守候著我,保守我沒被撒但吞吃。這八年當中,神不曾丟棄我,一直在聲聲呼喚我,使我麻木的心靈得到甦醒,今天我終於感受到全能神的話語是這麼溫暖,他的胸懷這麼寬闊,我不再猶豫了,這就是我心靈的港灣,我……終於回家了!

接受全能神的新作工後,我天天讀神的話,和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交通,也把孩子的病交在神手中,相信每個人的命運都由神掌管也由神安排,沒想到不久孩子的身體恢復了健康,我的家庭、工作一切生活也恢復了正常。我深深地體會到只有回到神的家中,活在神面前,心裡才踏實平安有依靠,我就像一艘在風浪中飄搖的小船終於回到了停泊的港灣。

延伸閱讀
看《媽媽我去天堂了,這裡太累了!》有感 最近,網友給我轉載了一個網頁,標題為《媽媽,我去天堂了!》,看到標題我感到很好奇,就一口氣讀完了全文: 故事的大概內容說的是:一個望女成鳳的媽媽,因著自己和丈夫都很優秀,就硬逼著自己並不優秀的女兒成龍成鳳,最終導致女兒從21樓跳下來,當場身亡的悲劇。 已經50歲的劉女士,是同齡人中為數不多的...
何為「真愛」?「真情」何在?(一) 引 言 我從小就嚮往能有一個溫馨的家庭,得到一份真愛,可婚姻的挫折與追求肉體享受的時尚擇偶標準,不僅沒能使我如願以償,反而使我傷痕累累,在這個邪惡的世界中迷失了自我,越來越墮落……正當我即將被這邪惡的浪潮吞噬之時,全能神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把我從罪惡的泥潭中救起,帶領我走上了人生光明路…… 尋覓...
人生的意義 你會不會一遍一遍的翻動手機通訊錄想找人訴說心裡的苦悶,卻找不到可以說真心話的人?你會不會為了一份收入以保證自己的生活而戴上面具,偽裝自己說違心的話?你會不會為了家庭努力拼搏,得到的卻是家人不理解甚至埋怨?你會不會在需要朋友安慰幫助的時候,卻被朋友遠離,理由是現在跟你在一塊很累?你會不會為得到別人的認...
臨到疾病應有的四種認識 面對疾病,弟兄姊妹們該有清楚的認識,好叫我們知道在自己或身旁的人生病時應該採取甚麼態度。另外,我們也要鼓勵一些軟弱的弟兄姊妹,靠著主勝過疾病的恐慌。為此,我想特別交通一下生病的原因和基督徒如何看待生病這件事。 生病的四個原因 在聖經中,生病主要有四種原因。 1. 生病是我們違反了天然的定律...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