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單

面對婚姻,我不再憂慮

高中畢業後,我來到日本留學,三個月後,我找到了一份工作,開始半工半讀的留學生涯。因為從小就跟著奶奶信仰天主教,來到日本後我去過基督教,又到天主教堂,但在教會看到一些牧師很勢利,誰有錢有勢就笑臉相迎,哪個弟兄姊妹沒錢就冷眼相看。看到教會已經失去了起初的純潔,所以我選擇了離開教會。慢慢地,我親近主的時候越來越少了,空閒時間多數是和朋友、同學一起看電影,打遊戲,吃喝玩樂。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開始覺得這樣虛度一生也沒有任何意義,就想找一個合適的伴侶,先成家後立業。在這之前我有一個初戀女友,她嬌小可愛,活潑大方,是我第一眼就喜歡上的女生,我們談了三年的異地戀愛。我希望她能來日本和我一起奮鬥,但她不願意來,我父親也不同意我們在一起,我覺得這樣下去不會有好的結果,於是我們分手了。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在日本找到一個陪伴自己一生的伴侶。

後來,我喜歡上了一個在餐廳打工的日本女孩,能感覺到她對我的印象還不錯,於是我開始追求她。但沒想到有一天,我因著一點小事跟她的朋友發生了爭吵,她也因此不再理我了。當時我心裡挺痛苦,覺得我對她也沒有做錯什麼事,怎麼會是這樣的結果呢?既然不成就算了,說不定以後會遇到更好的。論長相、論人品我都不比別人差,別人沒有我條件好都能找到如意的女朋友,我就不信找不到女朋友。

2015年我順利地畢業了,不久我就有了一份正式又體面的工作。我想:現在有了好的工作,那找到女朋友更不成問題了。後來一些朋友陸續給我介紹認識了幾個女孩,但都因著種種原因無法走到一起。我心想:怎麼我的婚姻這麼不順,真有點兒心灰意冷了,甚至後悔當初和初戀女友分手。

為了儘快找到女朋友,我參加了日本的一檔由中國人組織的《緣來是你》相親節目,並在台上成功牽手了一位女嘉賓。台下的觀眾都認為我和她是最靠譜的一對,我也覺得她雖然跟我交往過的女生相比不是嬌小可愛的類型,但她也是女嘉賓中比較有氣質的,能和她牽手挺好的,覺得她是可以了解、交往的對象。可在之後的交往中,她一直因為我在台上沒有選她做心動女生而耿耿於懷,最終,我倆的關係也僅僅維持了一個月就分手了。

擇偶路上屢屢挫敗的我,開始找各種理由來平衡自己,我開始總結,可能是我不太會說話,不會甜言蜜語……所以才在婚姻上如此挫敗。

雖然失敗了多次,但我還是有些不服氣,心想:在社會中找不到合適的伴侶,也許在教會我可以找到更合適的,信主的人更懂得包容、忍耐、體貼。於是我又開始去教會,也曾拜託教會的一個執事幫我介紹女朋友,教會也有人主動給我介紹,但最終還是沒有結果,不是別人看不上我,就是我看不上別人,一直都沒有遇到合適的。

好像我能做的都做了,但我還是沒有找到女朋友,我苦惱自己到底哪裡不夠好,論工作、長相、性格,我覺得都不是我找不到女朋友的原因。此時我感到在日本,沒有能找到人生伴侶的機會了,我想到了離開日本這個傷心地。後來遠在美國的外婆給我打來電話,我也趁機去了一趟美國,藉著實際了解,我打算離開日本去美國生活。也許換個地方,我的人生就改變了,說不定在美國能找到合適的伴侶呢!

就在我預備去美國時,有人給我傳末世的國度福音,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在一次聚會中,我看到神發表的一段話:「人一生所必經的六個關口」,在讀到第四關——人的婚姻時,我被這些話深深打動了。神說:「1.婚姻由不得人選擇婚姻對每一個人來說都是一生中的大事,它是一個人開始真正背負起各種責任,逐漸完成各種使命的開端。在人還沒有接觸到婚姻的時候,人都會對婚姻充滿幻想,這個幻想都是美好的。女人幻想自己的另一半是白馬王子,男人幻想自己的另一半是白雪公主。人的這些幻想意味著每一個人對婚姻的要求都是有條件的,都有自己的要求標準。雖然在現在這個邪惡的時代,各種信息不斷地灌輸對婚姻的各種曲解,讓人在對待婚姻這事上有了更多的附加條件,也讓人對婚姻產生了各種各樣的包袱與各種奇異的態度,但已經經歷過婚姻的人都知道無論人對婚姻如何理解、有怎樣的態度,然而婚姻這個事不由得個人的選擇。」(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神說的這些話太實際了,我就是對婚姻充滿了幻想的人,想像我有一位什麼樣的妻子,以後我們的家庭如何經營,我們有了孩子之後……我想了很多很多。而且很多人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但我卻相信世上有真愛;有的人說我要找我喜歡的,有的人說我要找喜歡我的,但是我覺得成功的婚姻應該建立在兩情相悅的基礎上。雖然現在的我還沒有真正經歷過婚姻,但我卻著實感受到了,婚姻不是自己說了算,不是靠著自己努力爭取就能得到的。我突然感覺到我走在了錯誤的道路上,因我沒有在婚姻這個人生大事上真正依靠神,禱告、尋求神的意思。

我接著往下看,我看到神說:「人一生中要遇到很多人,但誰也不知究竟誰是自己婚姻中的另一半。儘管人都在婚姻這件事上有自己的主張、自己的想法,但是最終能真正成為自己另一半的那一個人究竟是誰,人不能預知,人自己說了不算。你遇到了一個你喜歡的人,他可以成為你的追求對象,但他對你是否感興趣,他能否成為你的伴侶,這個都不是你個人能決定的。……無論婚姻本身給一個人帶來的是幸福還是痛苦,然而,造物主命定好的每個人在婚姻中的使命是不會改變的,是人必須要完成的,而在婚姻背後的每一個人的命運是不會改變的,是造物主早已命定好的。……每個婚姻並不是根據人的出生家庭、成長背景、人的長相、年齡、人的素質才能等等諸多方面的因素而產生的,而是根據擁有每個婚姻的雙方的共同使命與相關的命運而產生的,這就是造物主所擺佈與安排的人的命運中所產生的婚姻的由來。」(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

神的話讓我恍然大悟,這幾年我在日本雖然認識了幾個女孩,一開始都覺得對方就是自己以後的人生伴侶,但是幾經挫折後,我便開始認為自己在日本沒有娶老婆的命,然後就想著離開這個地方或許我在婚姻方面就會有轉機。我以為在婚姻上憑著我的能力和各方面的條件就能找到一個人生伴侶,但是事實上不在乎我擁有什麼樣的外在條件,而是在乎造物主的命定,是神主宰人的婚姻。如果我繼續從外面找原因,自己去打算、計劃,我仍然是在與神的主宰對抗,結局只會增加煩惱與痛苦。因為神說:「從創世以來我就開始預定揀選了這班人,也就是今天的你們。你們的性情、素質、長相、身量,出生的家庭,你的工作、婚姻,你的一切,甚至你的頭髮的顏色、你的膚色、你的出生時間都是我手的安排,就是你每天要幹什麼、要遇見什麼樣的人也是我手的安排,更何況把你今天帶到我的面前,更是我的安排,不要自己擾亂自己,要坦然前行。」(摘自《第七十四篇說話》)其實神早已主宰安排命定好了我的一生,包括我人生的伴侶,我以後的前途歸宿,我不需要再為此而苦惱了,而應該順服神的主宰安排。

此時,雖然我對神的主宰安排有了一點認識,但我已經向公司遞交了辭職信,並且答應了美國的親人去美國發展,那邊的工作也定下來了,一切正在按著我原來的計劃進行。

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所以當人認識到神主宰人命運的時候,聰明人便選擇認識、接受神的主宰,告別『靠自己的雙手來創造美好人生』的痛苦的日子,而不是繼續與命運抗爭,也不是繼續以自己的方式追求所謂的人生目標。」(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看到這段話,我突然萌發了不去美國的念頭。因為我去美國的原因是我在日本婚姻屢屢挫敗,想換一個環境,到美國後我的人生也許就會改變,就會找到一個合適的伴侶,但現在我明白了,我的婚姻在神手中主宰,不是我能說了算的。

可是真正面臨選擇的時候,我心中還是很糾結,徘徊不定……到底是留在日本,還是去美國呢?想來想去我也沒有確定下來。我把自己的苦惱向弟兄姊妹傾訴。弟兄姊妹告訴我:「凡事禱告尋求神,讓神為你作主。」後來藉著禱告,我明白了神的心意,也徹底作出了抉擇。

就在禱告後的第三天,我看到馬姊妹交通的一個經歷。一位在意大利居住的中國姊妹因為沒有好好學意大利語,導致不能給一位渴慕尋求真理的意大利基督徒見證主耶穌的再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而懊悔不已。馬姊妹說她看了這篇文章很受感觸,懊悔自己來日本也沒有注重學日語而不能給日本人傳福音,她感到自責,覺得自己太虧欠神。我聽了姊妹的交通,想到自己雖然懂日語,但卻沒有想到留在日本給日本人傳福音,而是選擇去美國追求美好婚姻,白白地浪費了神提前在我身上的預備(指懂日語)。我覺得很蒙羞,也深感自己虧欠神。

這時我心裡不由得想起神的話:「你肩負的重任、你的託付、你的責任,你都知道嗎?你的歷史使命感何在?你將怎樣做好下一個時代的主人?你的主人翁的感覺是否強烈?……等著你去牧養的人該有多少?你的任務是否很重?他們貧窮、可憐、瞎眼,不知所措,落在黑暗之中哀號,路在何方?……無情的繩索、凝固了的歷史早將其封鎖在其中,哀哭之聲誰曾耳聞?愁苦之態誰曾目睹呢?你可曾想到神的心何等憂傷著急,怎忍看著親手造的無辜的人類遭受這樣的折磨呢?人類畢竟是經受過毒害的不幸者,雖然今天倖存下來,但誰知人類早已經歷了惡者的毒害。難道你就忘了你是受害者中的一個嗎?你不願因愛神而努力地將這些倖存者都拯救回來嗎?以自己所有的力量來還報那愛人如愛自己骨肉的神嗎?」(摘自《論到以後的使命,你當怎麼對待》)

人被撒但敗壞後,神一直為著無辜的人類憂傷著急,今天神來拯救苦難深重的人,就需要有更多的人將這福音擴展出去,這樣才能使更多活在黑暗中的人歸回到神面前。想想日本人一生都在為了生存而忙碌,有的即便到了七八十歲還在上班,因著沒有子女的照顧,很多老人孤獨地死在家裡直到屍體發臭了才被鄰居發現;而一些年輕人因為工作壓力大而想到了臥軌自殺……我能來到神前,不都是藉著弟兄姊妹給我傳福音,我才能得到這救恩的嗎?如今全能神的作工是神經營計劃中最後的一步關鍵工作,只有接受全能神作工的人才有機會蒙神拯救進入神的國度!仔細想想,我從小跟著奶奶信靠天主,今天又迎接到了主的再來,我那麼有福氣,但我卻絲毫沒有想過要為神做什麼。於是我告訴自己:不能做一個忘恩負義的人,不能再為追求美好婚姻而活,我要為神活一次,只有這樣才不枉活此生。我便下定決心留在日本,不去美國了。

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我除了上班,更多的時間我都用在看神話、聽交通和神話語詩歌、看福音電影上。每週都和弟兄姊妹聚會,漸漸地也積極配合弟兄姊妹傳福音見證神。

回想這一路走到今天,感謝神讓我懂得了人的婚姻在神的手中掌握,人的努力、人的外在條件都不是左右一個人婚姻的關鍵。人的一生會遇到什麼樣的人生伴侶,會喜歡上誰,誰會喜歡上自己,都是神早已命定好的。此時的我,在婚姻上有了一個正確的選擇——順服神的主宰安排,坦然前行!不管未來神是否給我預備了一個好的人生伴侶,我都不再抱怨也不再掙扎,願意順服、等候神的安排。現在的我只求能為神的國度福音獻上自己的一份力量,追求活出有意義的人生。感謝神!願把一切權柄、榮耀、頌讚都歸於神,直到永遠,阿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