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磨難愛神心更堅

我名叫張韌,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基督徒。從我懂事起,就看到父母為了掙錢天天起早貪黑地在地裡辛苦勞作。他們雖然出了不少力,但一年下來卻掙不了多少錢,因此我們家的日子一直過得很清貧。當看到那些有權有勢的人不用怎麼勞苦就生活得很好時,我就從心裡羨慕他們,並立定心志:長大後我一定要闖出一番事業,或者撈個一官半職,脫去貧窮落後的面貌,讓父母也過上有錢人的生活。可我為了這個理想奮鬥了多年也沒能如願,生活依然很清貧,我常常為自己的碌碌無為而憂愁嘆息,漸漸失去了生活的信心。就在我對人生灰心失望之時,全能神的末世救恩臨到了我。從全能神的話中,我知道了人活在世上受痛苦的根源,也明白了人該怎麼活著才最有意義、最有價值。從此,迷茫無助的我找到了人生的方向,從消沉頹廢中走了出來,有了生機活力,看到了生活的希望。後來,為了讓那些仍活在痛苦無助中的人也能得到這千載難逢的救恩,我各處奔走積極傳揚神的末世救恩。可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在傳福音的過程中,我竟兩次被中共政府抓捕,遭受了慘絕人寰的非人折磨……在黑暗的魔窟中,全能神一直與我同在,他的話語給了我信心和力量,帶領我一次次得勝撒但的黑暗勢力,使我愛神的心更堅強。

那是2003年6月的一天,我和兩個弟兄去一個村莊傳福音時被惡人舉報了,五六名警察開著三輛警車聞訊趕來,他們不問青紅皂白就給我們戴上手銬,連推帶踢地把我們推上警車押往公安局。在車上,我並沒有感到多麼害怕,總覺得傳福音是為了讓人蒙拯救,又不是做什麼壞事,只要到公安局說清楚了,警察就會放人的,可我哪裡知道中共警察比那些地痞、惡霸還凶殘。到公安局以後,警察不容分說就將我們分開單獨審訊。我剛進審訊室,一個警察就衝我喝道:「共產黨的政策是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你知道不?」接著就質問我的個人信息。見我的回答不令他滿意,一警察走到我身邊「哼」了一聲說:「你不老實,不給你點顏色瞧瞧你是不會說實話的。」隨後手一揮又說:「搬幾塊磚來,給他上刑。」他話音剛落,就有兩個警察走過來把我的一隻手從肩膀上方沿著後背用力往下拉,另一隻手由後背使勁向上拽,硬將兩隻手拉在一起反銬上。頓時,我的兩隻胳膊就像斷了似的疼痛難忍,原本虛弱的我哪能經得起這樣的折磨?不一會兒就癱倒在地。惡警見狀,就拉著手銬猛勁往上提起,並往我的手和後背之間塞進了兩塊磚頭。頓時,劇烈的疼痛就像萬蟻噬骨一樣直鑽我心。極度痛苦中,我一個勁地向神呼求:「全能神救我,全能神救我……」雖然當時我接受神的末世救恩僅三個來月,還沒有裝備多少神的話,明白的真理也很少,但隨著我不斷地呼求,神還是給了我信心和力量,使我裡面有了一種堅定的信念:我得為神站住見證,絕不向撒但屈服!於是,我咬緊牙關始終不開口。惡警氣急敗壞,為了將我制服,又施出毒招:他們在地上放了兩塊磚,逼著我跪在上面,同時用力提我手上的銬子。我的手臂立時就像斷了似的疼痛難忍,我硬撐著跪了幾分鐘後再次癱倒在地,惡警們又猛提我手上的銬子,逼我繼續跪著,就這樣反覆地折磨我。當時正值三伏天,我又痛又熱,豆大的汗珠不停地從臉上往下滴,難受得喘不過氣來,差點昏死過去。這幫惡警卻在一旁幸災樂禍:「好受嗎?再不說,整你的辦法多的是!」他們見我不回答,又氣急敗壞地說:「不滿意?再來!」……經受了兩三個小時的折磨後,我已渾身疼痛無力,癱倒在地上不能動彈,甚至連大小便都失禁了。面對惡警的凶殘折磨,我真恨自己之前太瞎眼無知,還天真地認為到了公安局就有了說理的地方,警察會主持公道把我釋放的。沒想到他們竟如此凶狠、殘暴,沒有絲毫證據就對我刑訊逼供,把我往死裡整,真是惡毒至極!我躺在地上感到渾身像散了架一樣,想動都動不了。我不知道他們還要怎麼折磨我,也不知道我還能撐多久。痛苦無助的我只好在心裡不住地呼求神加給我力量,讓我能支撐下去。隨之,神憐憫了我,使我想起一句神的話:「現在是關鍵時刻,千萬別灰心,千萬別洩氣,一切都要向前看,不走回頭路……只要你有一口氣也要堅持到底,這才是好樣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給了我極大的信心和力量。對!既然我走的是一條光明、正義的路,就應該有信心走下去,哪怕最後只有一口氣,我也要堅持到底!神的話語帶著生命力,使我有了繼續與惡魔抗衡的信心與勇氣,身上的勁也慢慢恢復了一些。接下來,惡警繼續逼問我,並不停地狠踩我的腳,把我的腳碾得血肉模糊,但我卻沒有了疼痛感,我知道這是神的奇妙作為,是神憐憫我、體恤我的軟弱,減輕了我的痛苦。後來,惡警以「擾亂社會治安」為罪名將我們扣押。當天晚上,惡警將我們分別銬在一個三四百斤重的大水泥墩上,一直銬到第二天晚上,他們又把我們押送到了當地看守所。

進了看守所,我猶如掉進了陰間地獄。獄警們逼著我串彩燈泡,剛開始讓我每天串六千個,後來天天增加數量,最後加到了一萬兩千個。因著天天超負荷地工作,我手指都磨破了,可我還是無法完成任務,被逼無奈,我只得晝夜不停地串,有時實在吃不消想打個盹,可一旦被他們看到就要遭到毒打。獄警還公開教唆獄霸們說:「這些犯人做不完、做不好,你們就給他們打兩支『青黴素』。」所謂的「青黴素」就是用膝蓋猛撞犯人的襠部,趁對方痛得彎腰時又用胳膊肘狠狠地砸其脊背,再用腳跟跺對方的腳面。這種狠毒的手段有時能使人當場昏厥,甚至落下終身殘疾。在這魔鬼監獄裡,我天天幹著繁重的苦力活,還要遭受著毒打,而且一日三餐吃的連豬狗吃的都不如:吃的菜是沒有油鹽的蘿蔔葉、空心菜(裡面還時常夾雜著爛葉、爛根、沙子和泥土),另加一杯淘米水和三兩飯,我整天餓得肚子「咕嚕咕嚕」地響。在這樣的環境中,我唯一的依靠就是全能神,每當遭毒打時我就迫切地禱告,求神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使我能勝過撒但的試探。被摧殘折磨了二十多天後,我的身體已經消瘦得不成樣子:四肢無力,腿不能站立,手也無力伸張了。然而,喪心病狂的獄警不但對我不聞不問,還把家人送給我的幾百元錢也侵吞了。後來,我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差,我軟弱到一個地步,心裡不由得發起了怨言:在這個國家信神為什麼要受這樣的苦呢?我傳福音還不是為拯救人嗎?我也沒做壞事呀……我越想越難受、委屈,只有不停地禱告神,求神憐憫、拯救我。痛苦無助中,神帶領我想起了一首神話詩歌:「或許你們都記得這樣的話:『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以往,你們都聽過這話,但誰也不明白這話的真正含義,今天才深知這話的實際意義。這話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紅龍之地受牠殘酷迫害的人身上,因著牠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敵,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著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這話是成就在你們這班人身上的。因著在抵擋神的地方開展工作,神的一切工作都受到極大的攔阻,而且神的許多話不能及時得到成就,人便因著神話受了熬煉,這也是屬於『苦』中的成分。……」神的話給了我極大的安慰與鼓勵,也讓我明白了神的心意,因著我們是在無神論的國家中信神,所以注定要受到撒但惡魔的逼迫、迫害,但這苦受得有價值、有意義,是神許可的。藉著這樣的逼迫患難臨到,神把真理作到我們裡面,使我們有資格、有能力承受神的應許。這「苦」是神的祝福,是神打敗撒但的見證,也是我被神得著的有力證據。今天,我因著跟隨神而經受惡魔如此的迫害,這是我的偏得,我應高興踏實地接受才是。我又想起神在恩典時代說過的話:「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太5:10)這時,我更加有了信心與力量:無論撒但魔鬼怎麼折磨我,我都堅決不向它屈服,誓死站住見證滿足神!神的話帶著權柄、能力,除去了我裡面的淒涼無助,減輕了我飽受摧殘的肉體痛苦,使我在黑暗中看到了光明,靈裡也越發剛強有力量。

後來,中共政府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強行判了我一年勞教。當惡警把我押送到勞教所時,勞教所的管教見我骨瘦如柴,已沒有一點人形,怕出人命不敢接收,惡警只好又把我帶回看守所。那時我已經被惡警折磨得無法進食了,他們不但不給我醫治,反而還說我是裝的。他們看我吃不下東西,就叫人撬開我的嘴硬往裡灌,見我嚥不下去就打我,我就像玩偶一樣被他們灌了又打,打了又灌,這樣灌了三次,他們見實在灌不進去,不得已才把我帶到醫院。經檢查後發現,我的血管已經硬化,血都成了黑色漿糊狀,已無法流通。醫生說:「這人若再繼續關押將必死無疑。」可狠毒的惡警還是不放過我。後來,我氣若游絲,犯人們都說我已經沒救了、死定了。此時,我心裡極其痛苦,覺得自己這麼年輕,又剛剛盼到神的再來,還沒有享受多少美好時光,更沒有看到神的得榮之日,就要被中共政府折磨而死,我實在不甘心。我恨透了這群喪盡天良的惡鬼警察,更痛恨中共政府這個倒行逆施、逆天而行的邪惡政黨,是它剝奪了我跟隨真神的自由,是它要把我置於死地不讓我敬拜真神,這罪惡滔天的撒但惡魔的確就是與神勢不兩立的仇敵,更是我不共戴天的仇敵,今天我即使被它折磨至死,也絕不向它屈服妥協!悲憤中,我想起了神的話說:「千古的仇恨集聚在心頭,萬古的罪惡記在心頭,怎能不叫人恨惡?為神報仇雪恨,將這神的仇敵徹底滅絕,叫牠再猖狂,叫牠再亂踢亂闖!現在是時候了,人早將渾身的力量都準備好,將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價都為此奉獻,撕破這魔鬼的醜惡的嘴臉,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難的人從痛苦中奮起,背叛這老惡魔!」(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揣摩著神的話,我更加看清了中共政府的狠毒、殘忍,認識到此時我面臨的正是一場生與死、正與邪的爭戰。中共政府如此殘害我,目的就是想逼我棄絕神、背叛神,而神提醒我、鼓勵我要剛強站立,超脫死亡的轄制為神作得勝的見證,我不能消極退縮,要好好與神配合,順服神的擺佈安排,像彼得一樣順服至死,在生命的最後一刻為神作出剛強響亮的見證,安慰神心。我的生命在神的手中掌管,雖然撒但能殘害、殺戮我的肉體,但它絲毫攔阻不了我信神追求真理的心。今天,我不管自己還能不能活下去,只願把自己的性命交託給神任神擺佈,即使我被殘害至死也要不屈服撒但!當我豁出性命立志為神作見證時,神給我開闢了出路,興起那些犯人給我餵飯。這時,我心中激動不已,深知神就在我身邊,時時與我同在,他一直看顧保守著我,體恤著我的軟弱,精心為我安排著一切。在黑暗魔窟中,雖然我的肉體倍受摧殘,但內心卻不覺得多麼痛苦難受了。後來,惡警們又把我關押了十五天,見我已經奄奄一息隨時都有死的可能,他們才不得不將我釋放。在我被關押近兩個月的時間裡,原本體重一百多斤的我被折磨得只剩下了五六十斤的骨頭架子,已是命在旦夕。即便如此,這夥惡魔還要對我罰款一萬元。最後,他們見我的家人實在交不出這筆錢,就強行索要了六百元伙食費,之後才把我釋放。

遭受了中共政府這次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我如同從鬼門關裡走了一遭,我能活著出來完全是神的看顧保守,是神對我極大的拯救。思念著神的愛,我的心倍受感動,更加覺得神話語的寶貴。於是,我每天如飢似渴地讀神的話,並常常向神禱告,逐漸地,我對神末世作的拯救人的工作越來越有認識。隨著時間的推移,在神的眷顧下,我的身體漸漸康復了。隨後,我又開始傳福音見證神的末世作工。可撒但一天不垮台,它就不會停止對神工作的攪擾、破壞。後來,我再次遭到了中共警方的瘋狂抓捕。

2004年11月的一天,寒風凜冽,大雪紛飛,我和幾個弟兄姊妹在傳福音時被中共警察祕密跟蹤了。晚上八點,我們正在聚會,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砸門聲和叫喊聲:「開門!開門!我們是公安局的!再不開門就撬門啦!……」我們幾個人來不及多想,慌忙把播放器、書籍資料藏了起來。不一會兒,五六個警察破門而入,像土匪強盜似的闖了進來。其中一個惡警怒吼著:「都不許動!雙手抱頭蹲到牆邊去!」緊接著,幾個惡警衝進各個房間將整個家翻了個遍,搜走四台便攜式VCD播放器和一些信神書籍。隨後,他們強行把我們押上警車送往派出所。在路上,我想起去年慘遭惡警酷刑折磨的一幕幕,心裡不免有些緊張,不知這次惡警又會怎麼折磨我。我怕自己承受不住惡警的酷刑而做出背叛神的事,便在心裡切切地禱告神,忽然想起了前幾天在聚會中交通的神的話:「我對弟兄姊妹都滿懷希望,相信你們不灰心、不失望,不管神怎麼作,你們都如一盆火,不冷淡而是能忍耐到底,直到神的作工完全顯現……」「……讓我們都在神面前發誓:共同努力!忠心到底!永不分離,永遠在一起!我願弟兄姊妹都能這樣在神面前立下心志,使我們的心不變、志不移!」(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深深地震撼著我的心。想想神從天來到地上歷盡千辛萬苦作工拯救人,他希望人在任何苦難環境中都能對他忠心到底、不離不棄。而我作為一個蒙神揀選享受神話語供應的人,理應把自己的全人為神擺上,不管臨到多大痛苦折磨都要滿懷信心,對神心不變、志不移,為神作響亮的見證,絕不能向撒但屈服讓步,更不能苟且偷生背叛神。神是我的依靠,更是我的堅強後盾,只要我真實與神配合,神必會帶領我戰勝撒但。於是,我默默向神立心志:神啊!這次我豁出去了,一定要為你站住見證,無論受什麼樣的苦我都要持守真道,絕不向撒但屈服!……在神話語的激勵下,我信心百倍,有了豁出一切為神作見證的信心與決心。

一到派出所,惡警們就跑到火爐旁烤火,他們一個個橫眉怒目,厲聲逼問我:「快說!你叫什麼名字?傳了多少人?跟誰聯繫?頭兒是誰?」又譏諷說:「怎麼樣?舒不舒服呀?快說!不說老子整死你!」見我不說話,一個惡警獸性大發,衝到我面前惡狠狠地掐住我的脖子,把我的頭不停地往牆上用力撞,撞得我頭暈目眩,耳朵「嗡嗡」作響。接著,他又舉起拳頭朝著我的臉、頭猛打,邊打邊吼罵著:「他媽的,你是頭兒,是不是?說!不說老子今天就把你吊到樓頂上凍死你!」惡警們毒打了我足有半個多小時,我被打得眼冒金星,鼻子也流血不止。他們見問不出什麼結果,就把我們押往公安局。在路上,我想起剛才惡警對我的瘋狂暴打,心中不禁一陣害怕:剛進派出所他們就這麼狠下毒手,若到了公安局,那裡的惡警還不知會用什麼酷刑折磨我呢?我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了,也許不能活著出去了……想著想著,我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絕望與傷感。在痛苦無助中,我突然想起了去年被惡警折磨得瀕臨死亡而神讓我奇蹟般地活過來的經歷,心裡一下子亮堂起來:我的生死不是在神的手中掌握嗎?若沒有神的許可,撒但再怎麼想把我置於死地也不會得逞,以往我已看到過神的奇妙作為,今天怎麼就忘記了呢?對神怎麼就沒有一點信呢?此時,我看到自己的身量還是太幼小,臨到涉及到死的試煉時還不能站在神一邊,不禁想起神的話說:「活在心思裡是上撒但的當,死路絕方。現在非常簡單,用心仰望我立時靈裡剛強,有實行的路,每走一步我都帶領,我的話會隨時隨地向你顯明。無論何時何地,有多大環境,只要你心仰望我,我必會讓你看清,我心必顯明於你,往前奔跑不會失迷。」(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就是指路明燈,使我的心思越加清明。我認識到現在神要藉著這樣的苦難環境潔淨我、成全我,讓我在危難之際放棄自己的觀念想像單單依靠神、憑神的話而行,這正是神帶領我經歷神作工的關鍵時刻,我絕不能退縮,要將自己的生死完全交在神的手裡,依靠神與撒但爭戰到底,絕不能錯過這次被神成全的機會。

歷經磨難愛神心更堅

到了公安局,警察就把我們幾個人分開單獨審訊,繼續逼我交代信神的事,見我一直不說話,一個惡警氣得暴跳如雷:「你竟敢跟我們玩沉默,老子沒那個耐性!」說著雙手抓住我的衣領,像扔沙包一樣將我重重地摔在地上。隨即,其他惡警一擁而上在我身上亂踹亂跺,疼得我在地上滾來滾去,後又踩著我的頭使勁來回碾搓……本來去年經受了酷刑折磨,我的身體還未完全恢復,今天又遭到如此的毒打,我頓時覺得頭暈噁心,渾身奇痛無比,蜷縮成一團。接著,惡警又強行脫掉我的鞋、襪,硬逼著我站在地板上,凍得我牙齒不由得「咯吱咯吱」地響,雙腳也已凍得麻木沒有了知覺,我感到自己的身子已經支撐不住,隨時都要癱倒在地。面對惡警的酷刑折磨,我不由得怒火中燒、義憤填膺,我恨惡這些窮凶極惡的魔鬼爪牙,痛恨邪惡反動的中共政府,它對抗上天與神為敵,為逼我背叛神、棄絕神而對我進行摧殘折磨,非要將我置於死地。面對撒但的凶狠、殘暴,我更加思念神的愛。想想神為了拯救人類,為了我們以後的生存,忍受極大的屈辱痛苦親臨人間來作工,他曾為我們捨命,如今又苦口婆心地發表話語,帶領我們走追求真理蒙拯救的路……數算著神為拯救人類所付的心血代價,我感受到只有神最愛我,只有神最珍惜我的生命,撒但只能殘害我,吞吃、殺戮我。此時,我心裡更加生發了對神的依戀、愛慕之情,禁不住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感謝你如此的引領我、拯救我,今天不管撒但怎麼折磨我,我一定要好好與你配合,誓死不向它屈服讓步!在神愛的激勵下,我的肉體雖被折磨得軟弱無力,但心裡卻剛強有力量,始終沒向惡警屈服。他們一直折磨我到凌晨一點,見實在問不出什麼結果,只好把我押送到看守所。

到看守所後,惡警們又唆使牢霸想方設法地整治我。當時我已被折磨得傷痕累累,渾身癱軟,一進監室就一頭栽倒在冰冷的地板上。牢霸見狀二話不說就把我提起來,揮拳猛打我的頭,打得我頭昏腦脹,重重地癱倒在地。之後,犯人們都過來捉弄我,逼著我一隻手按在地上,另一隻手摀著耳朵,像圓規似的在地上轉圈。見我沒轉幾圈就暈倒了,他們又對我一頓拳腳相加,其中一個犯人還朝著我的腹部狠狠搗了一拳,當場把我打昏過去。此後,犯人受獄警的指使,天天變著法子折磨我、虐待我,還讓我每天包攬洗碗、刷廁所等髒活累活,甚至他們還逼我在雪天裡洗冷水澡。而且每次洗澡他們都強制我先用肥皂擦遍全身,然後讓冷水從頭慢慢流遍全身,將近洗半個小時,凍得我全身發紫,直打哆嗦。面對這滅絕人性的折磨與摧殘,我一直不停地禱告神,唯恐離開神我會徹底成為撒但的擄物。藉著禱告,神的話一直在裡面引領我:「神所說的得勝者是在撒但的權勢之下、撒但的圍攻之下,就是在黑暗勢力裡人還能站住見證,還能持守原有的信心,持守對神的忠心,不管怎麼樣你還能持守在神面前貞潔的心,持守你對神真實的愛,這樣在神面前就站住見證了,這就是神所說的得勝者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使我裡面心思清明,我知道在撒但圍攻之時正是需要我對神有忠心、有愛心的時候,是神成全我、得著我的時候,雖然這苦難的環境給我的肉體帶來的是痛苦、是煎熬,但背後卻隱藏著神極大的愛與祝福,這祝福就是神賜給人的永生之道。因此,在經受苦難時,我一次次告誡自己一定要忍耐到底,接受神末世親自的成全與潔淨,在黑暗魔窟中靠著神的引領為神作見證,追求被神成全為得勝者,在神話語的引導帶領下,我心裡剛強有力量,即使肉體軟弱痛苦,但也有信心忍受一切來與撒但展開生死戰,誓死為神作見證。

我被監禁了二十多天後,突然患了重感冒,感到四肢酸軟,渾身無力,頭腦昏沉。隨著病情的加重以及犯人們無休止的毒打折磨,我覺得自己再也支撐不下去了,心裡特別軟弱、消沉,心想:這天天受折磨摧殘的日子何時是頭呀?看來這次要被判刑了,活著出去的希望不大了……一想到這裡,我的心就像一下子跌進了萬丈深淵,陷入絕望痛苦中無力自拔。危難之際,一首神話詩歌在我耳邊迴蕩:「神要的不是你的嘴裡能有多少動人的話語,能有多少扣人心弦的故事,而是要求你能為神作那美好的見證,要求你一切深入實際。……不要再為前途著想,要像你們立的心志一樣『一切任神擺佈』。所有在神家中站立的人應都盡上自己的所能,為神在地的最後一部分工作獻上你最好的一份,你真願意這樣實行嗎?」神的話句句敲打著我的心,使我蒙羞加慚愧。想想我平時多少次痛哭流涕,立志凡事為神盡忠心,順服神的擺佈安排,可如今當神真正需要我以實際代價來滿足神時,我卻貪生怕死,顧念肉體的前途命運,一點兒也不理會神的心意,只想儘快擺脫苦境逃到安全之地,真是太卑賤、不值錢,對神的信太小,欺騙太大,不能對神有真實的奉獻,更沒有一點真實的順服。此時我明白了,在神末世的作工中,神要的是人真實的愛與忠心,這是神對人最後的要求與囑託。我作為一個信神的人,就應把全人交在神的手中,因為我的生命是神給的,我的生死都由神說了算,既然我選擇了神,就該為神獻上任神擺佈,不管忍受什麼痛苦屈辱,我都理當用實際行動來為神盡忠心,不該有自己的選擇與要求,這是我的本分,也是我該有的理智。想想今天我還能有這口氣活著,這都是神的保守和看顧,是神生命的供應,否則,我豈不早就被魔鬼殘害至死了嗎?當初經歷那麼大的痛苦患難,神都帶領我勝過來了,如今我有何理由再對神失去信心呢?怎能再消極軟弱、退縮逃避呢?想到這,我默默地向神懺悔認罪:全能神啊,我太自私、太貪婪,只願享受你的愛與祝福,卻不甘心為你真心奉獻,一旦受點苦就想掙脫、逃避,我實在傷透了你的心。神啊,我不願再繼續消沉下去,只願順服你的擺佈安排接受你的帶領,即使坐穿牢底也要為你站住見證,哪怕被折磨至死也要為你盡忠!禱告後,我的心倍受感動,雖然病痛依舊,但內心卻有了不滿足神誓不罷休的信心和決心。當我堅定信心寧死為神作見證時,神又親自為我開闢了出路。一天早晨,我從床上下來,雙腳沒有了一點知覺,根本無法站立,更不能走路了。一開始,惡警們還不相信,認為我是裝的,並逼著我站起來,但我無論怎麼努力也站不起來了。第二天,獄警來給我檢查,看到我的雙腳冰涼,沒有一點血液流通的跡象,確信我是真的癱瘓了,隨後便通知我的家人將我領回家。回到家的當天,我的腳竟奇蹟般地恢復了知覺,完全能夠行走了!我深知這都是全能神體恤我的軟弱,親自為我開闢了出路,使我在被中共政府非法拘禁一個月後順利地逃出了撒但的魔窟。

經歷了中共政府的兩次抓捕與慘絕人寰的酷刑折磨,雖然我的肉體受了一些痛苦,甚至險些喪命,但這兩次不平凡的經歷卻成了我信神路上的堅實根基。在痛苦患難中,全能神給了我最實際的真理澆灌與生命供應,不僅讓我徹底看清了中共政府仇恨真理與神為敵的惡魔嘴臉,認識了它瘋狂抵擋神、迫害信神之人的滔天罪行,也領略了神話語的威力與權柄。我能兩次從中共魔爪中死裡逃生,這全是神愛的眷顧與憐憫,更是神超凡的生命力量的體現與證實。我深深地感受到:無論何時何地,只有全能神才是我唯一的依靠與拯救。今生今世,不管遭遇什麼危險患難,我都要堅定不移地追隨全能神,積極傳揚神的話、見證神的名,以自己真實的奉獻來還報神的愛。

江西 張韌

延伸閱讀
是全能神保守我從火海中逃生 2013年6月3日,震驚中國吉林省的寶源豐肉聯廠特大火災發生了,此情景淒慘萬狀、令人不忍目睹,更令人髮指,氣憤不平,這件事情的發生讓我看見當今社會的黑暗、邪惡。想起當時的慘狀使我至今仍是驚悚害怕,若不是全能神的看顧保守使我從火海中逃生,我也與那些遇難者一樣慘死在火海中。 我叫彩雲,今年37歲,20...
我仆倒在了全能神面前 我原是真耶穌新婦教會派的執事。在多年的信神道路上我一直認為自己是真正愛神的人,是基督的精兵,因為我為了「專一事奉神」把一切都獻上了,所以到有一天我必會與耶穌同踩一朵白雲升到天國去的。但是,當「耶穌」真的來接我之時,我卻與他反目成仇…… 1998年3月4日,我正在聚會時,來了兩個小弟兄和我們一塊兒學...
神的發表《神向全宇的發聲•第十六篇說話》粵語 在我口中有多少話要對人說,有多少事需對人講,但人的接受能力太差,不能按著我的供應而將我的話全部領受,只是知其一卻不知其二,但我並不因著人的「無能」而把人打死,或者因人的軟弱而憂傷,我只是在作我的工,我一直在說話,儘管人不明白我的心意,當到有一天,人都會在心靈深處來認識我的,都會在意念當中來思念我...
走進中國大陸家庭教會專題採訪 ——三個年輕基督徒在逼迫中成長的經歷(一)... 故事整理人:金薇 受訪人:鄭琪、徐冉、楊小路 受訪時間:2016年6月26日 受訪人簡歷: 鄭琪:女,今年28歲,中國安徽省人,在她11歲那年,父母因信全能神被中共抓捕,監禁。出獄後,因不堪忍受中共的監視、控制,父母被迫離開家盡本分,從此她與父母骨肉分離,飽受思念之苦…… 徐冉:女,今年2...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