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病」得「福」——神愛篇

我出生在一個貧窮的農村家庭,從小過著被人看不起的生活,甚至有時吃了上頓沒有下頓,更別說有零食和玩具了。因著家裡窮,我從小都是穿姐姐穿過的衣服,又肥又大,因此在學校裡我經常被同學譏笑,同學們也不願意和我來往,我的童年過得特別痛苦。從那時起我就暗暗告訴自己:長大後要賺很多錢,一定要做人上人,不再被人瞧不起。因著家裡沒錢,初中還沒畢業我就被迫輟學,去了縣城的藥廠打工,為了能賺到更多的錢,我經常加班到晚上9至10點鐘。但所賺的錢根本達不到我的目標。後來聽說姐姐賣菜5天能賺到我一個月的工資,我立即辭掉了藥廠的工作,開始去賣菜。一段時間後,我看到賣水果賺錢更多,於是我又做起水果生意。和丈夫結婚後,我們又開了飯店。我心想:開了飯店應該能賺到更多的錢,有了可觀的收入自然就能贏得別人的羨慕、高看了,同時我也能過上人上人的生活。但是經營一段時間後,賺的錢並不是很多,我心裡有些犯愁,什麼時候才能過上讓人羨慕的生活呢?

因「病」得「福」——神愛篇

直到2008年,一次偶然的機會聽到朋友說,去日本打工一天能賺中國十天的工資,得知這個消息我高興極了,我和丈夫不管中介費有多貴,當即決定去日本。我心想:捨不得羊套不住狼,只要到日本幹上工作就能把錢賺回來的。為了實現心中的夢想,到了日本之後我很快就投入到工作中。我和丈夫每天都需要工作十三至十四個小時,工作壓力特別大,整天累得我筋疲力盡,下班後只想躺下休息,連吃飯的心思都沒有。快節奏的生活讓我的身體有些吃不消了,可一想到拼搏幾年後我就有錢了,現在雖苦雖累,但是以後的生活是美好的。就這樣,我每天像個賺錢的機器一樣拼命地工作。到了2015年,繁重的工作終於把我累倒了,到醫院檢查時,醫生告訴我,我的腰椎間盤突出已壓迫神經,再繼續工作下去會導致臥床不起不能自理。這樣的消息猶如晴天霹靂,眼看著生活剛有了起色,離我的夢想越來越近,但我卻生病了。我不甘心,心想:我還年輕咬咬牙就挺過來了,現在不多掙一點錢,到回國的時候手裡錢少,那不是更丟臉嗎?我一咬牙拖著帶病的身體繼續幹工作。可沒過幾天,我就病得實在爬不起來了。

當我躺在醫院的病床上沒人照顧的時候,我覺得好淒涼,我怎麼落到今天這個地步了呢?!難道我真的會臥床不起了嗎?我好希望能有一個人在身邊陪伴我,可是丈夫要上班,兒子要上學,老闆、同事眼裡只有利益,根本不會有人真正地關心我。看著病房裡形形色色的病人,我心裡不由思索起來:人活著到底為了什麼?怎麼活著才是最有意義的人生?有了錢就真的能幸福嗎?回想這近30年的拼搏,我得著什麼了呢?我進過藥廠,賣過水果,開過飯店,又到日本打工,一路走來,雖然我賺了一些錢,但是太多的辛酸無處訴說。本以為到了日本以後我的美夢很快就能實現,幾年後從日本再次回到中國時,我就能搖身一變成為有錢人,過上讓人羨慕的生活,可現在我卻躺在了病床上,甚至會面臨臥床不能自理,下半生在輪椅上度過的痛苦生活……想到此,我特別後悔自己為了掙錢,為了追求出人頭地,差點連命都要搭上了,想著想著,委屈、痛苦、辛酸的淚水交織在一起,我不禁吶喊:老天爺啊!救救我吧!為什麼人要活得這麼累、這麼苦啊?

就在我痛苦無助時,我卻因「病」得福——全能神的救恩臨到了我。機緣巧合下,我認識了全能神教會的三個姊妹,通過和她們在一起交通,使我明白了病痛的來源,也讓我知道了自己痛苦的根源,使我這個從來沒有信仰的人有了人生的方向,知道了人活著該為誰。姊妹給我背了一段全能神的話:「人一輩子生老病死這些痛苦都是從哪來的?因為啥人才有這些?剛開始造人的時候人有沒有這些?沒有吧?那這些東西從哪來的?從撒但引誘之後,人肉體墮落之後有的這些東西,肉體的痛苦、肉體的煩惱、空虛,還有人間這些淒慘萬狀的事,都是從撒但敗壞以後撒但開始折磨人,人以後就越來越墮落,人的病痛也越來越加深,人的痛苦越來越加重,越來越感覺人間的空虛、人間的悲慘、人間的不可生存,人對人世間感覺越來越沒有希望,這些都是從撒但敗壞以後而有的。所以說,人這些痛苦是撒但加給人的,是人經撒但的敗壞墮落以後才有的。」(摘自《座談紀要·神體嘗人間痛苦的意義》)一位姊妹與我交通:「起初神造人的時候人沒有生老病死,也沒有憂愁和煩惱,而是無憂無慮地生活在伊甸園中,享受著神賜給人的一切可享之物。但自從人被撒但引誘敗壞後,人不再聽神的話,都背叛了神,失去了神的看顧保守,進而人都活在了撒但的權下,撒但利用各種毒素敗壞、踐踏著人的身心,人的病痛、生活的艱難、人心靈的痛苦和悲傷也隨之而來。人間的慘狀讓人覺得不可生存,這些都是因著撒但將人敗壞後才有的。」聽了姊妹的交通我才明白,起初人在神的祝福之下活得很幸福,沒有病痛和憂愁,但因著撒但把人敗壞了,從此,人才失去了神的保守,有了病痛和各種痛苦。這時我真的感覺撒但很可惡,讓人厭憎,原來我一直深受苦害都是撒但造成的。

姊妹又接著與我交通:「神不忍心看著人類被撒但繼續敗壞、殘害下去,便又一次道成肉身來在人間,發表真理拯救人類。人只要聽神的話,從神的話中明白真理,分辨撒但的醜惡,從而棄絕撒但,追求得著真理便能掙脫撒但的苦害,再次活在神的面前。」聽到神親自來拯救人,我很激動,我真的不想被撒但一直殘害下去。所以我和姊妹們說了我的痛苦和困惑:「我始終都不明白,為什麼人追求出人頭地,到頭來卻是苦不堪言,難道這也是撒但的苦害嗎?」姊妹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任何的偉人,任何的名人,包括所有的人,一生所追隨的只有這兩個字——『名』和『利』,是不是這樣?(是。)在人看,有了名和利,人就有了享受榮華富貴、享受人生的本錢;有了名和利,人就有了尋歡作樂、肆無忌憚地享受肉體的本錢。為了人所要的名和利,人心甘情願地,不知不覺地,就把自己的身、心以至於自己的一切,自己的前途,自己的命運都交給了撒但,從來沒有疑惑過,也從來不知索回自己的所有。當人能對撒但有這樣的投靠與忠心之後,人還能自己控制自己嗎?肯定不能了,人就徹徹底底地被撒但控制了,人也就徹徹底底地陷在了這泥潭當中不能自拔。……撒但就是用名和利來控制人的思想,讓人的思想只想著名和利,為名利奮鬥,為名利吃苦,為名利忍辱負重,為名利犧牲自己的一切,為維護名利、得到名利作出任何的判斷或者決定。這樣,撒但就給人戴上了一個無形的枷鎖,這個枷鎖戴在人身上,人沒有能力去掙脫,也沒有勇氣去掙脫,人就不知不覺地在戴著枷鎖的情況下,一步一步艱難地往前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神話語的揭示使我茅塞頓開,我就是一個典型的被撒但毀在了「名」和「利」當中的人。我為了追求出人頭地,為了多掙錢讓人高看,已經迷失了自我,成了一部賺錢的機器,甚至為了「名」和「利」犧牲自己的健康也在所不惜,我確實成為了金錢、名利的奴隸。因著這一錯誤的追求觀點,我努力為成為人上人而奮鬥,直到把自己的身體累垮才不得不停下來,追求名利真是讓我活得好苦好累。若不是全能神話語的揭示,我永遠不會知道自己所追求的觀點是錯誤的,是撒但苦害人的一種手段。

慢慢地,隨著姊妹們經常來與我交通全能神的話,我對全能神的作工越來越定真,同時對撒但苦害人的方式、手段也越來越有分辨。這段時間,我看到身邊的一個女同事,她和丈夫為了賺錢一起來日本打拼,雖然也掙到了一些錢,但是後來她丈夫身體開始不適,不得不回國治療,結果被查出是癌症晚期。得知這樣的消息後,他們再也無心來日本掙錢了,一家人活在恐懼、悲傷之中。全能神的話說:「人一生都在追求金錢、名利,人把這二者當作救命稻草,當作唯一的依靠,似乎擁有了金錢與名利人就能持續地活著,就會免去一死,但是當死亡臨近的時候,人才發現金錢與名利離人是那麼遙遠,而人在死亡面前是如此的軟弱無力,如此的不堪一擊;人在死亡面前是如此的孤獨、無依無靠,如此的無助;原來人的生命不是金錢與名利能換來的,不管人擁有多少財富、多高地位,在死亡面前都是一樣的貧窮與渺小;金錢不能買來生命,名利不能免去人一死;無論是金錢還是名利都不能使人的壽命延長一分一秒。」(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朋友的不幸更讓我感受到人生命的寶貴,同時也看到撒但利用「名」和「利」不知殘害了多少人的生命。此時此刻,我為自己能夠接受全能神的作工感到萬幸,若不是看了神的話,我永遠也看不透撒但苦害人的真相,早晚也要被撒但吞吃。

後來,教會的姊妹經常到我家看望我,我的腰動不了,姊妹就來給我按摩、拔罐。有一個懂醫術的姊妹還告訴我按哪裡的穴位對緩解我的病情有效。她們還主動幫我幹家務,就像親人一樣照顧著我。在異國他鄉我舉目無親,今天能得到不是親人勝似親人般的照顧,我心裡真的好感動,連連對她們說:「謝謝!」可這些姊妹告訴我:「我們是一家人,在幾千年前神預定揀選了我們,我們早就是姊妹了,只不過我們失散太久現在才找到而已。」姊妹說到這兒,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感動得和姊妹們相擁而泣,此時更加感受到和姊妹之間說不出的親切感,心裡對全能神更加充滿感恩。

因「病」得「福」——神愛篇

不知不覺中我的病漸漸地好了起來,經歷這場病痛的折磨後,回想自己受撒但的錯誤人生觀「做人就要做人上人」支配,一路追求出人頭地,但帶給我的只是痛苦和辛酸,沒有絲毫的平安與喜樂。那段痛苦的歷程我體嘗了,我不願再與命運抗爭,更不願再去追求名和利,因為那不是我想要的人生了。現在,我每天不再像一個賺錢機器一樣高速運轉,而是每天生活有規律,還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讀神的話,分享自己的經歷認識,還學唱神話語詩歌,生活得很開心,心靈裡得到從未有過的踏實平安。我看到神的話說:「沒有神的日子,看不到神的日子,人不能真切地認識神主宰的日子,每一天都過得沒有意義,毫無價值,苦不堪言。無論一個人身處何方,身兼何職,人的生存方式與人的追求目標給人帶來的都是無盡的心酸與難以釋然的痛苦,讓人不堪回首。人只有接受了造物主的主宰,順服造物主的擺佈與安排,追求得著真正的人生,人才能逐步擺脫所有的心酸與痛苦,擺脫人生的一切虛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我從神的話中明白了:人生存的意義就是根據神的話做人,順服造物主的主宰安排,這才是真正的人生。有了這個認識之後,我願意順服神的主宰安排。因為我認識到,人一生的所得不是靠自己的雙手奔波忙碌,而是在乎神的主宰。而且,不管一個人擁有多少財富都是身外之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我願意把我的後半生完完全全地向神交託,不再追求做人上人被人高看,而追求做一個順服神的人。現在,我找了一份每天工作三至四個小時的工作,老闆雖然是日本人,我們語言不通,但老闆很照顧我,每一次告訴我做什麼的時候都用我能聽懂的單詞來說,從來都不會給我壓力,我更加覺得,人只有順服神才會活得輕鬆快樂。

每當一個人的時候,我常常回想自己來到神面前的歷程。如果不是藉著病痛讓我停止追求名利的腳步,我還會在世界中充當著掙錢的機器,直到死亡。撒但用名利、病痛來苦害我,而全能神卻藉此機會把我帶到了他的面前,讓我通過神的話看透撒但是敗壞人的罪魁禍首,以及它利用名利來吞吃人的手段,得以掙脫名利的捆綁建立正確的人生觀,靈裡得著釋放,感謝全能神,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

筆者:日本 杜鵑

更多體嘗到神愛的經歷:我找到了罪得潔淨的路途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