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一劫體嘗神愛更深

我從小到大雖然一直在父母無微不至的呵護關懷中生活,但我心裡卻時常感到孤單,沒有依靠,總有一種莫名的愁苦捆綁著我,讓我無法掙脫。我常常問自己:人為什麼要活著?人到底該怎樣活著?但始終得不到答案。直到1999年,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從此在神話語的餵養供應下,我孤寂的心得到了安慰,總有一種回家的感覺,感到特別平安、踏實,這時我才知道什麼是幸福。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人類的心中沒有神作地位的世界是黑暗的,是沒有期盼的,是虛空的。……神的地位與神的生命是沒有一個人能夠取代的,人類需要的不僅僅是吃飽肚腹、人人平等與人人自由的公平社會,需要的是神的拯救與神對人類的生命供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我才知道人活著需要的不是吃好、穿好、享受好,而是神的拯救與神對人生命的供應,只有這樣人心靈裡的空虛才能得到解決。我困惑已久的問題終於有了答案:神養育著萬物中的每一個生靈,人應該依靠神而活,也應該為神而活,這樣的人生才有意義。因為人的生命來源於神,神才是人唯一的救贖,是人唯一的希望,更是人生存的寄託。隨著讀神的話越來越多,我漸漸地明白了一些真理,後來我就在教會裡盡本分,經常跟弟兄姊妹一起聚會、交通,每天過得都很充實。然而,警察一場突如其來的抓捕打破了我寧靜的生活,將我推向了魔窟……

2009年7月17日,天下著雨,我與三個姊妹午休剛起來,只聽到院裡的狗突然狂叫不止,我聞聲望去,只見二十多個便衣翻過高牆跳入院內,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他們就衝到屋裡,把我們拽到客廳。面對這突如其來的環境,我心裡一下子慌了:警察要審問我該怎麼回答呀?此時,我裡面就有一個意念:這環境臨到有神的許可,我得順服。警察勒令我們蹲下,其中兩個警察把我的胳膊擰到背後,把電警棍架到我的脖子上,又用衣服蒙上我的頭,他們一個勁往下按著我,我的腿蹲麻了,稍一動,就招來他們的亂罵。惡警們像土匪強盜似的在屋裡瘋狂地翻找,我在心裡不停地向神禱告:神啊,我知道一切都在你的手中,今天臨到這樣的環境肯定有你的美意在其中,雖然我現在不明白,但我願意順服下來,神啊,現在我心裡很慌亂,也很膽怯,不知接下來要面對什麼樣的環境,我知道自己身量太小,明白的真理也少,神啊,求你保守帶領我,加給我信心與力量,使我能站立住,不當猶大背叛神。我一遍遍地禱告,一時一刻不敢離開神。惡警們搜出四台筆記本電腦、多部手機、多個U盤、MP3播放器,還有我們的一千元錢。搜完家後,他們將搜出的東西全部沒收,並給我們幾個一一拍照,然後強行將我們押上了車。這時,我才看到院子外面來的車輛和警察多得數不清。

惡警把我們押到了一個軍分區招待所,並將我們分開單獨審訊,門口還有兩名惡警把守。惡警剛把我押進屋,就有三男一女四個惡警來審問我,其中一個男警開始問:「你是哪裡人?你叫什麼?來這裡幹什麼?教會的錢放哪兒了?」我在心裡一個勁地默默禱告神,無論他們怎麼逼問都不吭聲。惡警見狀,個個氣急敗壞,他們命令我直直地站在地上,還不許靠牆。就這樣,這夥惡警日夜輪班審訊我三天三夜,不讓睡覺,也不給吃飯。原本身體就瘦弱的我哪能經得住這樣的折騰?我只感覺頭疼得像要爆炸似的,心像被掏空一樣難受,我又睏又餓,站都站不穩,但只要我稍一閉眼他們就捅我,說:「你不說還想睡覺,沒門兒!我們有的是時間,看你能扛多久!」並時不時地問我有關教會的情況。在這個環境中,我精神高度緊張,深怕自己一不小心在迷糊狀態下被套出話。我感到肉體、心靈都倍受折磨,承受力已經達到了極限,就在我快要撐不下去時,神的話開啟了我:在苦難臨到的時候,你能夠不體貼肉體、不埋怨神,在神向你隱藏的時候,你能夠有信心跟從神,以往的愛心還不變、不消失,無論神怎麼作,你都任神擺佈,寧肯咒詛自己肉體也不埋怨神,臨到試煉時寧肯忍痛割愛、流淚痛哭也得滿足神,這才叫真實的愛、真實的信心。不管你的實際身量如何,首先你得具備這些受苦的心志與真實的信心,還有背叛肉體的心志……」(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句句激勵著我的心。是啊,撒但利用肉體的軟弱來圍攻我,妄想讓我為保全肉體貪求安逸而向它屈膝,我絕不能上它的當做苟且偷生的猶大。我願按著神的話背叛肉體實行愛神,寧肯咒詛自己肉體也不埋怨神、不背叛神。神的話給了我無窮的力量,使我有了受苦的心志。到了第三天夜裡十二點,來了一個中年男人,好像是他們的頭兒,見從我嘴裡一直問不出什麼,就走到我跟前對我說:「你看你年紀輕輕的,長得又好看,幹點什麼不行,幹啥非要信神呢?有什麼你就說吧,總這麼耗著對你也沒什麼好處,耗的時間越長,你吃的苦頭越大。」此時,肉體極度軟弱的我有點動搖了:要不我就說點無關緊要的,總這樣耗著不知他們還會怎麼折磨我呢……可轉念又一想:不行!不能說,只要說出一點他們就會越問越多,那時就一發不可收拾,那我就真成猶大了。想到這裡,我才意識到自己差點中了撒但的詭計,好險呀!這惡魔太陰險卑鄙了!竟乘虛而入、軟硬兼施引誘我出賣教會,我絕不能中他的詭計,就是死也絕不能做出背叛神的事。

到了第四天,惡警見我始終不開口說話,就又換了一招,他們把我帶到另一個房間,關上門。想到以往聽說的:惡警把有的姊妹放在男號房裡讓犯人欺辱。我心裡害怕極了,就感覺自己猶如羊入虎口插翅難逃,心想:他們會怎麼折磨我呢?我會不會死在這裡?……神啊,求你保守我,加給我力量。我一遍遍地禱告呼求神,一刻也不敢離開神。惡警們坐在床上,讓我站在他們面前,還是問我同樣的問題,見我仍不說話,其中一惡警暴跳如雷,他將我的兩隻胳膊扭到身後銬在一起,喝令我蹲馬步。此時的我兩腿癱軟無力,連支撐身體的勁都沒有,更別說蹲馬步了,我連一分鐘都堅持不了。見我的姿勢沒有達到他們的標準,一個惡警飛起一腳狠踢我的小腿,把我踢倒在地。這時,另一個大高個男警上前兩步提著我的手銬把我拽起來,從我身後往高處提手銬,邊提邊罵道:「你他媽的到底說不說?不要磨老子的耐性!」手銬越提越緊,疼得我大聲慘叫,我越叫他提得越高、罵得越狠,我只感覺胳膊、手腕快要斷了似的。痛苦中,一段神的話在我心中顯現:「……在這末後的日子裡得為神作見證,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佈,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強響亮的見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那一刻,我心裡真切地感受到了神的安慰與鼓勵,感到神就在我的身邊陪伴著我,鼓勵我痛苦再大也要堅持下去,對神忠心到底,這才是剛強響亮的見證。我默默向神禱告:神啊,現在是需要我為你站住見證的時候,不管受多大痛苦,我也要在撒但面前為你作見證,哪怕是死也絕不背叛你,絕不向撒但屈服。那惡警折磨我一頓後,見我始終不說,便狠狠地將我摔在了地上。過後,我看到手腕處勒出一道深深的溝,疼得我撕心裂肺,至今我的右手提不了重東西。

為了獲取教會信息,惡警斷斷續續審訊了我十多天,他們見硬招不行,就又換了一副嘴臉。一天,他們又找了一個女警來跟我套近乎。女警給我拿了一些日用品,並與我拉家常,還說:「你看你年紀輕輕的,長得又好看,文憑肯定也不低,你要是不信神了,咱們可以做朋友,你要是沒地方去可以住我家,我可以在這裡給你找份好工作,介紹個好對象,有了自己的家、自己的孩子、自己的丈夫,一家人享受天倫之樂多好。像你現在這樣不回家,你不想家、不想父母嗎?」旁邊一個男警也搭話說:「就是,像你們這樣整天東躲西藏的幹啥?何苦呢?只要你跟我們配合,我們保證讓你以後有出路。」聽著他們引誘試探的話,我心裡不禁有些軟弱了:也是呀,這些年因著躲避惡警的抓捕,整天在外居無定所、擔驚受怕,這樣受逼迫的日子啥時才能結束呢?這樣活著心裡受壓好難熬呀!當我這樣想時,心裡立時黑暗了,魔窟一劫體嘗神愛更深我趕緊向神呼求:「神啊,我知道我的情形不對了,心裡對你有要求、有怨言了,這是我的悖逆、抵擋。神啊,求你開啟我,使我能扭轉不對的情形,不讓撒但的詭計得逞,不陷入撒但的網羅裡。」禱告後,我想起神的話說:或許你們都記得這樣的話:『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在以往,你們都聽過這句話,但誰也不明白這話的真正含義,今天深知這話的實際意義。這句話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紅龍盤臥之地受到大紅龍殘酷迫害的人身上,因著大紅龍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敵,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著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這話是成就在你們這班人身上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話語的開啟使我心裡亮堂了,明白了經歷逼迫患難的意義,神是要藉著惡魔的逼迫來成全我們受苦跟隨神的真心,讓我們的經歷見證成為神得勝撒但的有力證據,也讓所有的人藉著這些見證看到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不是人的作為,而是神自己的作工。如果不是神的作工、不是神話語的帶領與供應,沒有一個人能長期忍受惡魔滅絕人性的摧殘與折磨,沒有一個人能甘心放棄所有,甚至性命不要也堅持信神跟隨神,這正是全能神的作工在人身上達到的果效,正是神得榮耀的見證,是神的大能,神就是要在末了這步工作中得著一班經受撒但逼迫、殘害仍能面向正義不屈不撓的人,這班人是從大患難裡走出來的,是神六千年工作的結晶,是神最終要得著的一班得勝者!神的話說:我將我的一切榮耀都賜給了你們,我將以色列選民未曾得著的生命賜給了你們,你們理當為我作見證,理當為我獻青春、捨性命。我將我的榮耀賜給誰,誰就得為我作見證,為我捨命,這是我早命定好的。我的榮耀賜給你們是你們的福氣,將我的榮耀見證出去這是你們的本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在六千年的經營計劃中作了三步工作,兩次道成肉身,最後一次道成肉身來在中國這樣一個逼迫神最厲害的無神論國家作工,神把他在末世要得著的一部分榮耀成就在我們這班深受撒但殘酷迫害的人身上,我們從神得著的太多,理當為神作見證,這是神的託付,是神的高抬,更是我們的榮耀。所以,我今天受這苦有意義、有價值。神話語的開啟使我在撒但圍攻之時蒙了保守,並且產生了寧可受盡一切苦也要為神站住見證的心志。就這樣,惡警們又審了半個月也沒有從我口中得到任何教會的信息。

後來我被轉押到本地的看守所。一進看守所,我就被一個女警勒令脫光衣服接受搜身,口袋裡的錢也被沒收了。進入號房,臭氣難聞,二十幾個人擠在一個大炕上,吃喝拉撒睡都在這一個屋裡。接下來的一個月裡,惡警們逼我每天加班加點地幹活,因著他們沒收了我的眼鏡,我看什麼都是一片模糊,幹活要離眼睛很近才能看清,而且看守所的燈又小又暗,每次別人都睡覺了,我卻因完不成任務一個人加班到深夜,弄得我的眼睛極度疲勞,真怕自己因此而雙目失明。就這樣還不能安生地睡一覺,每天晚上還要輪流值班一個小時。除了每天繁重的活以外,每個星期我還得被提審兩次,每次提審都被惡警給戴上手銬、腳鐐,穿上囚服「黃馬褂」。記得有一次提審,那天還下著雨,一個男警打著傘在我身邊走,而我戴著手銬、腳鐐,穿著囚服在雨中艱難地走著,當時穿的衣服單薄,雨水打在身上冷得我直發抖,腳鐐很重,每走一步腳腕處都磨得生疼,腳鐐隨著發出沉重的聲響,以往只是在電視裡看到過這樣的場景,如今我也親身經歷了,心裡忿恨不止,不禁發出吶喊:殺人犯、強姦犯也不過如此,我到底做錯了什麼?要享受這樣的「待遇」?這時,神開啟我想起神的話說: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現在是時候了,人早將渾身的力量都準備好,將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價都為此奉獻,撕破這魔鬼的醜惡的嘴臉,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難的人從痛苦中奮起,背叛這老惡魔!(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照神的話,結合現實,我才看到中共執政黨雖然外表上口口聲聲喊著信仰自由,但當人真信神時,它又百般逼迫、抓捕、毒打、囚禁、辱罵、定罪,不把人當人待,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民主、人權」?都是欺騙人、蒙蔽人、愚弄人的花招!這個邪惡政黨外表上花言巧語美化自己,實際上卻猶如惡魔野獸一樣凶殘,實在陰險毒辣到了極點!世上那些坑矇拐騙、殺人搶劫的壞人、惡人他們置之不理、熟視無睹,甚至給其當保護傘,而對於信神走正道的人卻慘無人道地迫害、殺戮,這中共執政黨的確就是那與神為敵的惡魔,是專門殘害人、吞吃人的野獸、魔鬼,實質就是神的仇敵。想到這些,我心裡不由得對這老惡魔產生了切齒痛恨,誓死要背叛它,把自己獻給神!一個月後,警方雖沒有任何定罪的證據,但還是以「擾亂社會治安」為罪名對我實施一年勞教。

我來到勞教所後,發現這裡更是黑暗,沒有一點自由。犯人們吃喝拉撒都得聽惡警隊長的指揮,受他們的限制,否則就要受整治;出入門都要報數,誰一旦報錯了數,一個隊的人都要跟著受罰,或在烈日下曝曬兩個小時,或在雨中淋著;去食堂吃飯時,誰若報錯了數,一個隊的人都要在外面接受體罰不准吃飯,只能眼巴巴地看著其他犯人吃飯。此外,犯人飯前必須唱一支軍歌,餓著肚子還要使出渾身的力量唱,唱不齊或唱的聲音不洪亮都不行,就得重唱,一遍、兩遍……直到唱得隊長滿意才可吃飯。這個所謂的「管理制度」純屬是滿足那些惡警隊長高高在上、發號施令、享受地位的權力慾,整天把人弄得精神高度緊張。在這裡,犯人除了給隊長們打掃衛生、疊被子外,還得給他們打洗腳水、按摩捶背,那些隊長如同「天王老子」、「女皇」,伺候好了給個笑臉,伺候不好就是一頓臭罵或毒打。不管犯人正在幹啥,即使正在上廁所,只要聽到隊長喊聲,必須大聲答「到」,趕緊一路小跑來到隊長跟前,聽其吩咐。這就是中共政權下的「勞教所」,全是黑暗,全是欺壓,全是摧殘、蹂躪。面對這一切,我心裡痛恨又無奈。不僅如此,這些惡警把勞教人員當牛馬、奴隸,當作為他們賺錢的工具,每天逼犯人進行超負荷的勞動,讓犯人除了吃飯睡覺,其餘的時間就是幹活,為他們創造財富。每天面對要遵守的各種條條框框的制度,還要面對繁重的勞動量,說不定什麼時候還要挨罰、挨罵,這樣的日子我真有些吃不消,不知多少次在心裡想:我會不會死在勞教所呀?天天這樣把人整得精疲力竭,這一年怎麼過呀?啥時候能熬到頭呀?在這魔鬼地獄裡我一分一秒都不想待下去了……再加上沒有一個可以說話的人,我每天都是沉默寡言,不停地幹活,心裡感到很是痛苦。每當夜深人靜時,透過鐵窗望著星空,就會有一種淒涼感向我襲來,心裡倍感孤單、寂寞,不由得淚水打濕了枕巾。就在我極度軟弱時,忽然想起神的話說:神為了人類的工作有過多少個不眠之夜,從至高處到了最低處,降落在人所生活的活地獄裡與人共度天涯,從來不埋怨人間的寒酸,從來不責備人的悖逆,而是忍受了極大的恥辱作著自己親自作的工作。神怎麼能屬於地獄?怎麼能過地獄的生活呢?但他為了全人類,為了整個人類早享安息,他忍辱含冤來在地上,親自進入『地獄』『陰間』,進入虎穴中將人救起……」(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又想到神話詩歌《神替人嘗盡人間痛苦》:「神來體嘗人間的痛苦,體嘗肉體病痛的折磨,周圍人事物的打擊,還有家庭的不幸的不幸,人與人之間的棄絕,人的抵擋、褻瀆、毀謗,人的悖逆,人的侮辱,人的誤解,人間的逼迫……酸甜苦辣都嘗盡,風雨露宿,無枕頭之地,人間淒涼,孤苦無知己,多少次憂傷,悲痛欲絕,啊……啊……與人風雨同舟,歷盡滄桑。神句句溫暖的話語使我痛苦的心倍得安慰,是啊!我在這惡魔監獄裡因沒有一個能說知心話的人就感到孤苦、寂寞,那神從天來在地上,忍受著與父神分別千萬倍的痛苦來拯救我們這些悖逆抵擋他的人,卻沒有一個人理解他,沒有一個人體貼他的心意,神滿心歡喜地來到人間,換來的卻是人的誤解、埋怨、冷漠、打擊、欺騙與背叛,神不一樣會感到孤單寂寞嗎?神的心不是一樣的傷心痛苦嗎?為著父神的旨意,為著人類的需要他默默地忍耐著,在我們這些深受惡魔毒害、麻木痴呆的人身上作著最大限度的拯救工作。今天神許可惡魔逼迫我,就是讓我在親身經歷中共執政黨的殘酷折磨中看清它的醜惡嘴臉之後背叛它,不再受它轄制,能真正脫離撒但權勢,心靈得以釋放自由。此時我才體會到一點,神為了把我從撒但的捆綁中拯救出來真是用心良苦啊!看到神所作的對人真的是拯救,真的是愛,是一種先苦後甜的愛!雖然人的肉體是受了一些痛苦,但對人的生命太有益處。

2010年6月底我提前一個月獲釋。經歷了這場逼迫患難,我著實看清了中共政府的惡魔嘴臉,對它產生了真實的恨惡,同時也親身感受到神為拯救人所花費的心血代價與良苦用心,神對人的拯救太真實、太實際,神對人的愛太深、太實在!若不是神藉著惡魔的逼迫、抓捕使我親身經歷了神愛的拯救,我永遠不能擺脫撒但黑暗權勢的捆綁與壓制,只能活在黑暗地牢的囚禁中見不到光明、看不到希望,而且我的信心、膽識、受苦的心志也不能得著成全,在我的人性中始終缺少這些正面的東西,使我無法抬頭挺胸勇敢地跟隨神走患難路。若不是實際地經歷這場逼迫患難,我永遠看不清惡魔的醜陋面目,不會對它產生真正的恨,也就無法將心歸給神,將全人獻給神;若不是實際地經歷體嘗這逼迫患難之苦,我就無法理解、體會神道成肉身來在污穢之地拯救我們所受的痛苦、所付的代價有多大,逼迫患難使我體嘗神愛更深,使我的心與神更親更近。感謝神話語的一次次引領,更感謝神的看顧與保守,伴我度過了一年的黑暗牢獄生活。現在,我又重新回到教會,與弟兄姊妹相聚在一起看神的話、交通真理、盡本分,心裡充滿無限平安與喜樂。我心裡對神滿了感激,只願竭力追求真理,跟隨神走好人生的光明正路。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神!

山西省 奮勇

延伸閱讀
幸福在哪兒呢? 「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全能者的嘆息》) 在我人生最絕望的時候,全能神向我伸出了他的拯救之手……下面我把我蒙神拯救的奇妙經歷和大家一起分享。 上學的時候,我一直努力學習,夢想著以後考...
純真無瑕的愛《神的愛對人是多麼重要》   伴唱:「神對亞當的囑咐」這段經文的畫面是一幅既感人又溫馨的畫面,畫面中雖然只有神­­與人,但這兩者的親密關係是那麼的讓人羨慕: 1 神的愛滿滿,無償地賜給人無償地賜給人,包圍著人;人天真無邪,無牽無掛,幸福地活在­­神的眼目之下;神牽掛著人,人又是在神的庇佑之下活著庇佑之下...
【基督徒生命見證】十年追捕路…… 1997年,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通過看神的話我明白了許多真理,知道了作為一個受造之物,就要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我看到還有很多人在黑暗中苦苦掙扎,聽不到主聲音,就想趕緊把神末世顯現作工見證給他們,讓他們也盡快聽見神的聲音,被提到神的寶座前,免得落在災難中哀哭切齒。因此,我也積極地投入到了傳福音的行列...
歷經磨難愛神心更堅 我名叫張韌,是一名基督徒。從我懂事起,就看到父母為了掙錢天天起早貪黑地在地裡辛苦勞作。他們雖然出了不少力,但一年下來卻掙不了多少錢,因此我們家的日子一直過得很清貧。當看到那些有權有勢的人不用怎麼勞苦就生活得很好時,我就從心裡羨慕他們,並立定心志:長大後我一定要闖出一番事業,或者撈個一官半職,脫去貧窮...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One thought on “魔窟一劫體嘗神愛更深

  1. 面對一次次的诱惑和引诱,坚持和背叛就在一念之差,神的话语让她心中的有一份坚信和持守,为神做出見證,来識破撒旦的诡計,深深感受到神的爱一直都在她身邊陪伴着她。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