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教會正面臨寒冬

基督徒受迫害
圖片來源:中國宗教迫害真相調查委員會

2017年11月26日上午,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石河子市火車站,何林波(音)因被指控為一被禁宗教組織的一名帶領而被捕。隨後他被押送到火車站警崗並遭到搜身和毆打。

當天中午,何林波被關押到石河子市看守所。在監獄裡,獄頭(由監獄指定負責監督其他犯人的囚犯)命令他拖地、打掃廁所。獄頭逼他脫光衣服在廁所裡蹲馬步,並讓他兩手抱頭,然後從他頭上一盆一盆地澆冷水。當時正值嚴冬,何被凍得瑟瑟發抖,並出現嚴重的頭痛。獄頭不停地潑他冷水,還讓他大聲說水一點也不涼,直到何就範才罷休。

11月27日,何被押送到五家渠市光明路派出所接受審訊。審訊期間,警察把他銬在老虎凳上,連續幾天不讓他睡覺,並安排了四人看著他。國保大隊隊長將一根電線折成手指粗細,和包括刑警隊隊長在內的三人輪流鞭打何的後背、胸部和腿部。後來他又用一根細一點的銅線抽打何。被銬在老虎凳上的何無法躲閃,遭到殘忍的毆打。過後,這四人又抽打他的雙手並脫掉他的鞋抽他的腳面和腳底。何痛得失聲慘叫,手腳都被打腫。

由於何沒有交代任何信息,國保大隊隊長將他轉交給四名稍微年輕的警察。警察把他從老虎凳上拉下來,給他灌芥末油,還讓他半蹲20分鐘,然後停10分鐘後繼續蹲20分鐘,這樣一共做了三次,何累得滿臉是汗,腿不由自主地顫抖。過後,警察又把他銬在老虎凳上。

第二天,警察將何押送至五家渠市農六師看守所。在看守所的一次脫衣搜身檢查時,他看到自己的後背傷痕累累,雙腿瘀青,兩腳腫得穿不上鞋。12月11日,何林波又被轉到五家渠市的一家賓館接受祕密審訊,這種審訊在中國屢見不鮮。在賓館期間,警察將他銬在老虎凳上七天七夜不讓他睡覺,他一睡著,警察就會開窗凍他,用冷水浸過的毛巾猛搓他的頭、臉和脖子。當時他只穿著一件薄薄的棉T恤和一條褲子,凍得他渾身發抖。

12月18日凌晨,趁看守警察熟睡之際,何成功逃離賓館。截至撰稿時,何仍逃亡在外。

2018年11月,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將會對中國進行一次普遍定期審議(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 簡稱UPR),在此之前有許多附有宣誓書的文件遞交給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作為評估參考。何林波的遭遇是此類文件中的其中一個案例。「普遍定期審議」是聯合國每五年對各成員國的人權狀況進行的評估。一些非政府組織將藉中國2018年普遍定期審議這個機會將中國嚴峻的人權狀況以文件形式遞交給聯合國。眾所周知,要想證明極權政權對異議人士的迫害是非常困難的。極權政權統治者當然不可能向受害者提供證明證實他們的確遭受酷刑。但在為「普遍定期審議」做準備期間,越來越多的宣誓書以及其他文件在累增,被禁宗派成員遭受酷刑和法外殺害的證據庫正在逐漸成形。

何林波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信徒,該教會在中國被列為「邪教」。 《新興宗教研究中心期刊》(The Journal of CESNUR)近期刊發了被中共列為邪教的宗派名單,其中包括呼喊派、全能神教會、全範圍教會等基督教家庭教會。中國官方文件將「邪教」一詞譯為「evil cults」,然而這個譯法是錯誤的。中國政府之所以採用這種譯法是為了贏取西方反對cults人士對中國鎮壓這些派別的支持。「邪教」 指的是異端,這個說法從明朝時期就開始使用,統治者將那些對社會秩序及政府構成威脅的團體列為「邪教」。「邪教」名單往往是基於政治和教派教義的原因而擬定的。中國現在的統治者,即中國共產黨也沿襲了這個傳統。

政府對「邪教」 的迫害異常殘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300條把僅僅參加「邪教」的活動就定為犯罪,可判處監禁三到七年的處罰或更嚴重的處罰。儘管中國法律禁用酷刑,但是下級警察經常對「邪教」 成員實施酷刑,而上級警察也採取縱容的態度。大多數扣在包括全能神教會在內的「邪教」組織頭上的罪名是中國製造的假新聞,不幸的是,這些假新聞被賣給一些信譽卓越的西方媒體,這些媒體並沒有仔細確認中國政府所提供信息的可靠性便、廣泛傳播。

然而在中國,一些在「邪教」 名單以外的宗教團體也是遭政府宗教迫害的對象。正如社會學家楊鳳崗在2006年時提到:在中國,「邪教」屬於宗教裡的「黑市」,與「紅市」不同,「紅市」是指政府批准的五個宗教組織,即佛教、道教、受政府領導的穆斯林組織、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以及天主教愛國會。「紅市」組織的首領皆由中共指定。

在「紅市」和「邪教」所屬的「黑市」 之間還有一個龐大的中間地帶,楊鳳崗稱其為「灰市」。「灰市」包括忠於羅馬的天主教地下教會以及許多新教家庭教會。它們沒有被政府定為「邪教」,不過,它們被排除在合法的「紅市」之外,也被貼上了非法的標籤,並且隨時會受到迫害。確實如此,從2018年2月1日開始生效的新宗教法開始實施以後,這些教會的處境日益艱難。

因著中國情報人員極其善於傳播假新聞,和被中共定為「邪教」的宗教團體的處境一樣,這些「非中國化」的教會和宗派(這個標籤不是指他們的帶領不是中國人,而是他們的帶領不是由中共指定任命的)常常遭受失實的報道。

正是出於這個原因,我們一些學者和宗教自由活動人士創辦了《寒冬》雜誌,旨在客觀地報道中國宗教自由的冬天。我們將每月發布社論以及文章,並且每週更新兩次新聞,揭祕中國並還原假新聞。雖然我們認為《寒冬》不能改變中國的現狀並為此遺憾,但或許它能有助於改變國際社會對中國的宗教狀況的認知。這也關乎到中國信徒逃到海外在其他國家遞交的宗教難民申請,如果我們報道的這些中國新聞能對他們現在在海外的處境有所幫助,那我們的努力也算沒有白費。

報道來源:寒冬

主內平安!如果您看了本篇文章有新的領受和認識,或是信仰生活中遇到任何難處,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聯繫,或發送電子郵件至info@expecthim.com,我們會儘快回覆。願主祝福你!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為您提供:在線聖經、聖經故事、聖經金句、靈修經文日誌、基督徒靈修分享與基督徒見證等豐富內容,與您一起學習聖經,研讀聖經奧祕,傳揚見證主耶穌基督的福音。

澳洲堪培拉研討會 關注中國宗教自由 2018年4月4日,澳大利亞首都堪培拉當地時間下午3點,公共與處境神學研究中心在「澳大利亞基督教文化中心」的教堂舉行了一場主題為「中國的宗教與現狀」研討會。會議討論了在中共獨裁統治下,中國的宗教信仰目...
基督教小品《牛棚裡的聚會》為何中國基督徒沒有聚會之處 基督教小品《牛棚裡的聚會》為何中國基督徒沒有聚會之處 如今,中共無神論政府對基督徒的迫害日趨加重,基督徒信神處處受到限制,甚至連個安心聚會的地方都沒有。迫於無奈,劉秀敏只好在牛棚裡接待弟兄姊妹聚...
2018年中國地下家庭教會處境堪憂 據保護人權與宗教自由協會報道,隨著新《宗教事務條例》的頒布實施,中國官方對宗教信仰的控制、打壓愈演愈烈,中國大陸基督教家庭教會基督徒的處境越來越危險。 日前,山西省永濟市某村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基...
站在神一邊,峰迴路轉 2014年的一天,我突然接到領導的電話,讓我到辦公室去一趟。當我走進辦公室時,發現領導陰沉著臉,就有些納悶:平時見我都笑呵呵的,今天咋了?我工作上沒出啥問題啊?沒等我多想,領導一臉嚴肅地問道:「老陳,...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