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基督徒的悔悟!

堅守主名,捍衛主道

劉潔因病信了主耶穌,病得醫治後,她便到處傳揚主的聖名,牧養弟兄姊妹。劉潔看到經上說:「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徒4:12)她就暗下決心:無論到什麼時候,無論臨到什麼環境,她都要堅守主耶穌的名,誓死跟主走到底,決不背叛主!

一次同工會上,帶領很嚴肅地對大家說:「弟兄姊妹,主耶穌就是獨一真神,只有持守主耶穌的名才能得救進天國,這是無可疑義的!可現在有一個叫『東方閃電』的派別,見證主耶穌再臨人間作了新的工作,並且說神已經換了新的名。哼,主怎麼可能會有新名,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為了防止他們來我們教會偷羊,咱們得肩負起捍衛主道的責任,保護好羊群。另外,聽說『東方閃電』專門偷各宗各派的好羊,咱們一定得小心謹慎……」同工們聽後瞠目結舌,議論紛紛,劉潔心裡頓時也翻江倒海:經上明明說,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可以靠著得救。除了主以外,還有哪位神比主耶穌的能力更大?能偷走各教派的頭羊好羊?劉潔心裡感到困惑不解,但帶領的一席話,令她不由得緊張防備起來,在這關鍵時刻,她絕不能背叛主,一定要「捍衛主道、保護好群羊」,決不能讓「東方閃電」的人把弟兄姊妹偷走了,否則沒法向主交賬。

接下來的日子,劉潔每到一處聚會點,除了給弟兄姊妹講解聖經知識以外,還按著帶領的話宣講「東方閃電」如何不好,千萬不能上當受騙,並禱告咒詛,堅決守住主的名,千萬不要與他們接觸、免得被主撇棄。更甚的是:自己還多次攔阻一個正在尋求考察「東方閃電」的老姊妹,最後老姊妹很無奈便把書退回去了。

家裡禍患 接踵而來

劉潔的丈夫身體一直很好,一天卻忽然病倒了,被當地醫院診斷為「白血病」,這突如其來的不治之症,猶如致命的打擊,讓劉潔一家老小都陷入悲痛之中。劉潔心裡雖有說不出的心酸和痛苦,不明白自己忠心為主護道,家人卻為何還會臨到這樣的不幸?但她相信在迎接主來的關鍵時刻,自己為主保護群羊,這是不會有錯的,也許家裡臨到這事是主的試煉,是在檢驗她的忠心。於是,劉潔比以往更加積極,每周的講道中著重強調讓弟兄姊妹不要接觸陌生人,不要考察「東方閃電」,很快她的「忠心」護道得到了成效,弟兄姊妹多數都願意聽從她,紛紛表態除了主以外,傳主再來換新名的都一律拒絕不聽。

走完一圈教會後,劉潔心裡很得安慰,在騎自行車回家的路上,她覺得這下終於可以放心了,主的小羊都被保護在圈裡了,再也不用擔心弟兄姊妹會被「東方閃電」的人給偷走,主再來時自己也就好向主交賬了……正想得高興時,車子突然一下撞在一塊水泥板上,劉潔連人帶車一起倒下,左小腿頓時被水泥板上的鋼筋劃得鮮血直流,後進醫院縫了七針。事後劉潔還沒來得及反思,在一次趕集時,右腿碰到摩托車的後瓦圈上,右膝蓋受傷,又縫了十二針;沒過幾天的晚上,劉潔騎著自行車去聚會又摔了一跤,右手腕被摔成骨折。

面對這接連不斷的災禍,不禁讓劉潔心生畏懼,也感到百思不得其解。自她信主後,一直對主很忠心,不管是颳風下雨,還是農活多忙,她都能按時給弟兄姊妹聚會,穿梭忙碌於教會,而且主的恩典與保守也時常伴隨著她。可自從帶領說讓她竭力捍衛主道,保護弟兄姊妹,抵擋「東方閃電」那天起,家裡卻為什麼一再臨到禍患?難道她抵制東方閃電捍衛主道不對?可萬一羊群被偷了她該怎麼向主交賬?主的心意到底是什麼呢?劉潔尋思著……

在主話中尋找答案

黑暗無助中,劉潔向主痛哭流淚地尋求禱告後,看到經上說:「因為主所愛的,他必管教,又鞭打凡所收納的兒子。」(來12:6)劉潔似乎醒悟過來:管教的是主的愛子,這是神的愛臨到她,既是主的管教,那肯定是她哪裡做錯了,那她到底錯在哪兒了?她所作的一切都是為了主啊!這些弟兄姊妹都是主的寶血換來的,這麼多年來她跑了多少路,講了多少道,她想作主忠心的僕人,依靠主保護好他們,不讓他們被「東方閃電」的人偷走,等主再來時將群羊親自交給主,難道自己這麼作不對嗎?莫非她真的錯了?她一遍遍地向主呼求,渴求主來顯明。

一個基督徒的悔悟!

尋求真理

一天,劉潔在親戚家遇見了一個講道人,聽對方的交通很有亮光開啟。交談中,她將自己的困惑說了出來:「經上明明記著說:『除他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徒4:12)我們只要持守主耶穌的名就能得救,現在有人傳主已經回來了,而且取了新名,作了一步新工作,這怎麼可能呢?」

講道人微笑著拿出一本書說:「要明白主末世來會不會取新名這個問題,首先得明白神為什麼在不同的時代取不同的名?一本書上有這方面的記載:『你要知道,神原本沒有名,只是因著要作工作,要經營人類,他才就此取一個名,或兩個名,或更多的名……』(摘自《作工異象(三)》)『「耶和華」代表律法時代,是以色列人對他們所敬拜的神的尊稱;「耶穌」是代表恩典時代,是恩典時代所有的被救贖之人的神的名。人若在末世仍然盼望救主耶穌降臨,而且還是帶著他在猶太的形像降臨,那麼整個六千年的經營計劃就停留在救贖時代,再不能向前推移,而且永遠不會有末世來到,也不會結束時代。因為「耶穌救主」只是救贖人類、拯救人類的,我取「耶穌」這個名只是為了恩典時代所有的罪人而有的,並不是為了結束整個人類而有的名。雖然耶和華、耶穌、彌賽亞都是代表我的靈,但這幾個名只是代表我的經營計劃中的不同時代,並不代表我的全部。』(摘自《「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從中明確地看到,神本是造物主,原本是沒有名的,只是因著神經營拯救人類工作的需要,神才取了更多的名,並且每開展一步新的工作,神就會更換新的名。就如律法時代,神取名為『耶和華』,代表神在本時代作的工作,向人發表威嚴、烈怒、咒詛、憐憫的性情;而在恩典時代,神則取名為『耶穌』,意思就是能救贖人,主要代表神慈愛憐憫的性情,也代表神所作的救贖時代的工作。從中可以看到,神在每個時代所取的名都有代表意義,代表的是神本時代的工作與發表的性情。在恩典時代,主來的時候若不叫『耶穌』而叫『耶和華』,那神的工作就停留在律法時代,我們敗壞人類就得不著神的救贖,最終必然會因觸犯律法而被定罪、懲罰。同樣,末世神來如果還叫『耶穌』的話,那敗壞人類只能是罪得赦免,卻永遠不能達到聖潔進入神的國。因為被主耶穌救贖回來的人雖然罪得到了赦免,但我們裡面的罪性根深蒂固,還能常常犯罪,並沒有被神完全得著。所以,神為了把我們徹底從罪中拯救出來,主還要作一步除罪潔淨的工作,因此神要更換新名帶來新的工作。這方面經上早有預言,啟示錄1章8節中說:『主神說:「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阿拉法、俄梅戛乃希臘字母首末二字),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還有11章17節『說:「昔在、今在的主神——全能者啊,我們感謝你!因你執掌大權作王了。」』啟示錄中還有多處經文都預言了神在末世會取新名,並且這名就叫『全能者』,也就是全能神……」

聽完姊妹的交通,劉潔才恍然大悟,原來主耶穌只是作了贖罪的工作,要想得救進天國還需要主作一步潔淨的工作,這麼說我們不僅要接受主耶穌的名,還需要接受主再來所作的工作和新名,這樣才能罪得潔淨進天國。劉潔思量著講道人讀的啟示錄中這些章節,她以往都看過,可自己怎麼就沒揣摩到這些亮光呢,這麼一交通倒讓她想起,啟示錄中的確有很多處記載著「全能者」的名,而且啟示錄3章12節中清楚地記載:「得勝的,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作柱子,他也必不再從那裡出去。我又要將我神的名和我神城的名(這城就是從天上、從我神那裡降下來的新耶路撒冷),並我的新名,都寫在他上面。」這裡明確地說到神的新名,看來「全能神」與「耶和華」「耶穌」應該就是一位神在不同時代所取的名,東方閃電所傳的「全能神」真有可能就是主耶穌的再來。劉潔怎麼也想不到,苦盼多年的主耶穌真的回來了,而且正是她現在日夜抵擋的「全能神」,她懊悔的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流,恨自己太愚昧無知,一味地聽從帶領的話,持守聖經觀念,沒有渴慕尋求的心,沒想到她早已觸犯了神的性情。劉潔想到自己臨到的災禍,不由得感到膽戰心驚,心裡不斷向神禱告懺悔:「主啊!我太悖逆、太狂妄了,全能神若真是你的再來,那我就真犯了彌天大罪,神啊!我還能得著你的憐憫饒恕嗎?……」

神話語審判,悔恨交加

晚上,劉潔帶著講道的姊妹回家,繼續探討關於主再來的事。劉潔打開姊妹給她的書,看到書中說:「你是信神的人就得接受神的話,就得順服神的道,不要只想著得福卻不能領受真理,不能接受生命的供應。基督末世來到是要向所有凡是真心相信他的人來供應生命的,這工作是為了結束舊時代進入新時代而有的工作,是所有進入新時代的人的必經之路……你若是抵擋了末世的基督,棄絕了末世的基督,那你的後果是無人能替你承擔的,而且從此以後你就再也沒有機會獲得神的稱許了,甚至你想挽回時也不能使你再見到神的面,因為你抵擋的不是一個人,你棄絕的不是一個小小的人而是基督,這樣的後果你知道嗎?你做的事不是犯了一個小錯誤,而是犯了彌天大罪。所以我勸每一個人都不要在真理面前張牙舞爪,信口雌黃,因為只有真理才能將生命帶給你,除此以外沒有什麼能使你得以復生再見神面的。」(摘自《只有末後的基督才能賜給人永生的道》)這嚴厲的話語猶如一把兩刃的利劍刺痛了劉潔的心,她感受到這話語就是從主的口裡發出的,象征著神威嚴烈怒不可觸犯的性情。她回想自己之所以一再臨到禍患,不是主沒有愛、沒有憐憫,而是因著她信主卻一直持守主名活在觀念想像中,抵擋、定罪主的新工作,還禱告、咒詛,瘋狂地封鎖教會,捆綁、攔阻弟兄姊妹接受主再來的新名,早已觸犯了神的性情,要是在律法時代,她早就被神擊殺了!因為她棄絕、抵擋的不是一個人,而是末後的基督,是神自己,她已經犯了彌天大罪!雖然給她傳福音的是普普通通的弟兄姊妹,但他們是在通行神的旨意,她信神卻不認識神,沒有虛心尋求、饑渴慕義的心,一味地聽信帶領的謊言,盲目地棄絕、抵擋神的末世作工,使多少弟兄姊妹失去與主重逢的大好機會,真是作惡多端,該受懲罰。劉潔回想自己抵擋神作工的一幕幕,心裡懊悔不已:信主多年,苦苦巴望主的再來,但當主末世重歸,差遣弟兄姊妹來叩門時,她卻定罪加抵擋……此時,她悔恨交加,抱著書失聲痛哭,痛恨自己瞎眼愚昧,信神卻不認識神,成了抵擋神的法利賽人。她抽泣著問姊妹:像我這樣惡行累累,罪不可赦的人,主還能拯救嗎?

神恩浩大,無法償還

姊妹溫和地對劉潔說:「神的實質就是愛!神末世作工是最大限度的拯救人,只要我們真心回轉,接受神話語的審判潔淨,神還會給我們悔改的機會。」說著並翻開書遞給她,劉潔看到神的話說:「在話語作工期間,要有許多人暴露出悖逆與抵擋,暴露出人對道成肉身的神的不順不服,但他並不因此而將這些人都一一懲罰……每個接受話語征服的人都有好幾次機會蒙拯救,神拯救每一個人都給其放鬆到最大限度,也就是給人最大限度的寬容,只要人能迷途知返,只要人能悔改,神就給其機會讓其得著救恩。在人起初悖逆神時,神並沒有意思要將人擊殺,而是儘量地拯救,若是人真的沒有拯救餘地了那就會被神棄絕。之所以不輕易懲罰一個人就是因為神要將所有可拯救的人都拯救回來,他只是用話語來審判、話語來開啟引導,不是用刑杖來擊殺。用話語來拯救人是最後一步工作的目的、意義。」(摘自《當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

讀著讀著,感激的淚水模糊了劉潔的雙眼,她感受到神對人類的愛太大了!神的愛無限無量,只要有一線希望,神都會最大限度地給人類蒙拯救的機會!她由衷地感謝神對她的憐憫和拯救,能賜給她這千載難逢蒙拯救的機會,以後她一定好好追求真理認識神,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將更多還在黑暗中的靈魂都帶到神的面前,還報神的大愛!

更多歸向神的見證文章:
一個悖逆之子的醒悟
我的生命神負責

延伸閱讀
《愛的拯救》一個孤單靈魂回家的旅程 每當聽到《全能者的嘆息》這篇神的話時,我心裡都很受觸動。回想我第一次聽到神聲音的時候,就是神那一句句肺腑之言打動了我的心,讓我這個孤單的靈魂終於找到了回家的路…… 我是一個沒有信仰的人,從來不知道人類的來源,也不知道天地萬物是怎樣來的。但在我心中,似乎感覺到有神的存在,因為從小到大臨到好幾次危險的...
信主路上的轉折 不知為什麼,我的問題在教會得不到解決 我是一名基督徒,到如今信主已有20年了,享受了主豐豐富富的恩典,無論是在生活上還是生意上,都順順利利的。但是自從2014年9月,我和丈夫來到巴西做生意以後,我被教會的負責人騙去很多錢,換店面時又因為不懂法律,攤上房東告我毀約的官司。臨到這些事,牧師不但不給我交...
一個狂徒轉變的過程 「神你的作工太實在,滿了公義和聖潔,忍耐作工這麼久全是為了我們。以往信神沒有人的模樣,悖逆傷你心還不知,蒙羞懊悔虧欠你,我今才明白。……沒有你嚴厲的審判,我就不會有今天,面對你這真實的愛感激又虧欠。是你的作工拯救了我,使我的性情有了變化,沒有憂愁和痛苦心裡滿了快樂。」(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神啊 你...
蒙蔽的心靈已甦醒 幾番周折我終於信了主耶穌 我出生在中國北方的一個小城市,2010年我隨著親戚從中國來到了巴西。在巴西我認識了一位基督徒朋友,他帶我去教堂聽道,可去了三次我都沒有聽進去,後來因著工作忙碌,我就再也沒有去了。直到2015年6月朋友又帶我去了教會,這時通過大家的分享,我對主耶穌是救贖主才有了一些認識。特...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