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生命見證】十年追捕路……

1997年,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通過看神的話我明白了許多真理,知道了作為一個受造之物,就要盡到受造之物的本分。我看到還有很多人在黑暗中苦苦掙扎,聽不到主聲音,就想趕緊把神末世顯現作工見證給他們,讓他們也盡快聽見神的聲音,被提到神的寶座前,免得落在災難中哀哭切齒。因此,我也積極地投入到了傳福音的行列中。但在此期間我卻被惡人舉報,遭到了中共警察的追捕,我被迫逃亡在外,過上了顛沛流離、居無定所的流浪生活。
十年追捕路……

突襲抓捕,躲過一劫

2007年3月21日下午五點多鍾,我出門辦事,剛走出家不遠,我接到公公的電話:「你快回來吧!志君(我丈夫)被警察給抓走了。」聽到公公顫抖的聲音,我心裡很緊張,立時意識到警察肯定是沖我來的,我是村裡信神最出名的人,他們沒抓住我肯定不會放過我丈夫,丈夫雖說不信但支持我信神,有時他還為教會做些事。一想到這,我心裡怦怦直跳,腦子裡一團亂:怎麼辦呢?他們抓不到我會不會對我丈夫狠下毒手呢?想到上一個月中共警察在我們村裡抓走一個信全能神的年輕弟兄,拘留了二十多天,結果被中共惡警折磨得遍體鱗傷,多處骨折,到現在還躺在床上不能下地走路。越想心裡越擔心我丈夫也會遭到中共警察的殘酷折磨,更擔心丈夫承受不住這樣的折磨而出賣弟兄姊妹。我趕緊向神禱告:「神哪!今天臨到中共警察的抓捕,我很害怕,雖說我沒有被抓住,但他們把我丈夫抓走了,他們到底有什麼險惡用心,我確實看不透。願你保守我,到任何時候不做猶大,不做背叛你的事,能為你站住見證。神啊,願你也保守我丈夫,不出賣弟兄姊妹。」當我禱告完之後,心想:我現在不能回家,回家會很危險。

情急之下,我趕緊往山上跑,當我跑到山上時,天已黑了,山上漆黑黑的一片,只聽到山風颳得樹枝發出嗚嗚的聲音,偶爾伴隨著夜鳥的怪叫聲,令人毛骨悚然。我一個人孤苦伶仃在這荒山裡,心裡特別害怕。只有不住地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加給我膽量和信心。禱告完我想起神說:「你不要怕這怕那,無論千難萬險,你都能穩定在我面前,不受任何的攔阻……除去你的懼怕,有我作你的後盾,何人能把路橫?」(摘自《第十篇說話》)神的話安慰著我的心,我揣摩著神的話,緊張害怕的心慢慢地平靜下來,是啊!今天面臨中共警察的抓捕逼迫,有神與我同在,作我的後盾,沒有神的許可,他們也不能把我們怎麼樣,想到這些我也就沒有那麼害怕了。

不知不覺到了夜裡11點,丈夫打電話說來接我,聽到這我知道丈夫已經平安回來了,心裡頓時高興起來,心裡感謝神。過了一會兒,我見到丈夫後急忙問情況如何,丈夫說:「警察主要來抓你的,抓不著你就把我帶到派出所審問。他們說有人舉報你天天出去傳福音,是全能神教會的骨幹分子,硬逼著我說出你的下落,我只好說你去照顧你娘了。警察把我押上警車去你娘家找你,我想兩位老人畢竟都80多歲了,你母親還有病,不能受驚嚇,就問警察能不能允許我先進去和他們打個招呼。可警察不同意,他們就直接沖到你娘家威逼恐嚇咱爸,讓爸說實話,把你藏哪了?若是讓他們找到,非把你丟進監裡坐上十年八年的。最後警察把家裡家外全部找了一遍,沒有找到就給爸留下電話號碼,只要你回家就要咱爸立時報案,如果不與政府配合,要當著眾人的面開除他的黨籍!還說不信抓不到你!」

聽到警察還去我娘家抓我,我心裡更加氣憤填膺!憤恨地說:「我信神犯了哪條法律了,他們竟這樣對待我和我的家人,我信神有啥錯?我又沒偷、又沒搶,那些貪污腐敗的政府官員,坑害多少老百姓,那些殺人放火,偷盜強奸,作惡多端,禍害百姓的人,他們為啥不管?竟對我們這些信神的平民百姓狠下毒手,連我的家人也不放過,中國還有什麼枉法嗎?」丈夫說:「現在中國是共產黨的天下,它想幹什麼就幹什麼,說你犯法你就犯法,哪有地方說理啊!你不聽共產黨的,它就治你於死地,讓這一家人都跟著遭殃!看來這家你是不能呆了,得趕緊出去找個地方躲起來再說。」我聽到這話心裡又緊張起來,急忙讓丈夫騎著摩托車把我送到弟弟家住一晚上,等明天再把我送出去。

被迫離家,隱姓埋名做保姆

在弟弟家的那天晚上,我翻來覆去一晚上沒合眼。想著80多歲的父母親,為我們操勞一生,母親現在有病躺在床上,正需要我們照顧,我多想留下來照顧父母啊,可是就因著我信神而遭到中共警察的追捕,我不但不能盡孝道,還得四處流浪躲避,有家難歸。想到這次離家不知啥時才能回家,我的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流,心裡就像刀割一樣的難受。痛苦中我不住地向神禱告,讓神帶領我走前面的路。我想起神的話說:「你今天所貪享的正是那斷送你前途的,你今天所忍受的痛苦正是那保護你自身的……」(摘自《擴展福音的工作也是拯救人的工作》)揣摩著神的話,思念著神的愛,想想我要真在家照顧父母,就會被中共警察抓捕,現在中共警察對信神的人是狠下毒手,手段極其殘忍毒辣,沒有真實身量的,是經不住中共惡警的殘害折磨的。雖說出去躲避中共警察的抓捕,肉體受點苦,但這是神對我極大的愛與保守,神不願看著我被撒但擄去。於是,我擦幹眼淚願意在這樣的環境中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暫時離開家。第二天,天還沒亮,丈夫就騎著摩托車把我送到車站。出來以後,為了使自己有生活出路,我就給別人當保姆來掩護自己。

母親病亡,神愛伴隨

後來我弟弟找到我,說自從我出來後,警察還不斷地去我家抓我,還問我們的父母親要人,說限兩個月把我找回來交給他們,若找不回來,就對父親以窩藏罪論處,還要開除父親的黨籍。我聽到弟弟的一番話,心裡又扎心地難受,心想:中共政府真是惡毒,連我不信的父母也不放過,他們都80多歲了,還得為我蒙受不白之冤,受逼迫受羞辱。想到這些,我更加憤恨中共卑鄙可恥……

2009年10月份,我得知母親傷心生氣過度病情加重,躺在床上一直喊著我的名字,每天總是嘮叨著要見我。聽到母親的病情嚴重,我的心都碎了,想到父母親就我這一個女兒,我若能最後去看她一眼,也是了她最後一個心願。想到這裡我內心再也按耐不住對母親的思念,10月9日早上,我和丈夫冒著風險一塊去看望母親,剛剛走到村口,一個開商店的女人跑到我們跟前說:「你還敢回來,今天早晨就有幾個警察還在打聽你在不在家。」聽到這話,我心裡一愣,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丈夫拽著我攔了一輛車就趕緊離開了。坐在車上我心裡很是復雜,感謝神藉著身邊的人提醒我的同時,內心又充滿了對中共政府的恨:我信神天經地義,為何連我探望母親的權利都給活生生地剝奪了,他們到底還有沒有一點人性啊?看到中共撒但政權因著我們信神走正道,就能如此殘酷迫害追捕,這不說明中共就是一個邪黨嗎?!

第二天早上八點鍾,我正在給雇主家拖地板,丈夫打來電話說我母親去世了。當我聽到母親去世的噩耗,我再也掩飾不住內心的傷痛,跑到臥室裡捂著被子,痛哭了一陣。過後才想到這是在別人的家,若讓雇主知道我是被中共抓捕的對象,還在他們家當保姆,隨時都會被雇主趕出家門。晚上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想起養育自己的親生母親,病中還在為我擔驚受怕,臨終前都沒見上我一面,我多想回去參加母親的葬禮,可是我不能,想到這些我心裡就像刀割一樣難受。在我最痛苦無助時,神的愛手還拉著我,想起神的話說:「苦再大也應走到底,哪怕最後有一口氣,也要為神忠心,任神擺佈,這才叫真實愛神,這才叫剛強響亮的見證。」(摘自《經歷痛苦試煉才知神可愛》)我明白了神藉著中共警察的追捕,是為了顯明我是真信還是假信。感謝神,今天我能為走人生正道受逼迫,這樣活著才有尊嚴、有人格。認識到這些我內心不再那麼難過了,並立下心志不管前面的道路有多麼艱辛,我願任神擺佈,好好滿足神。

後來,我又聽弟弟說,在我母親去世的那幾天裡,中共的探子裝扮成收古物的,去娘家打聽我的下落。聽到這話,我很氣憤,他們想藉著母親的死,藉著我情感的軟弱來抓捕我,真是感謝神的保守!我沒有落入他們手中。我想起經歷詩歌《在黑暗壓迫中奮起》:「壯志面對群魔吼,艱難跋涉心更堅。真光照耀,死何所懼。人類太凶殘,哪能容下神,我發奮做人,跟從神。做人真不易,信真神更難,撒但緊追逼,無枕頭安息。事奉神是天經地義,撒但真卑鄙,我怒火高萬丈。魔王伎倆正是地地道道撒但相,我不能屈膝撒但,苟且偷生做神叛徒成猶大。受盡磨難苦,度過黑暗夜,寧死不屈服,為神爭榮光,迎接神顯現。……」(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我在心裡反復唱著這首歌,不由得對中共恨之入骨!看到中共逼迫神的作工,真是詭計多端,原來中共說的宗教信仰自由,都是騙人的鬼話!

惡魔逼迫苦,愛神心更堅

後來,中共警察為了找到我,常常去丈夫上班的地方找麻煩,無奈丈夫只好背井離鄉到外地打工。之後,中共警察不斷地向我父親要人,逼得我父親也不敢在老家住,只能搬家了。另外,中共警察還派鄰居監視打探我的行蹤,我只有常年在外東躲西藏,以給人家當保姆為生。

2011年春節,我和丈夫騎著摩托車回去看我公公,路過老家回去拿衣服,聽我鄰居說鎮派出所所長還不斷給他打電話問我的下落,並且還多次去我家找我。聽到鄰居的這番話,我不敢在家停留,和丈夫趕緊離開了。

2014年夏天,我信全能神的親家母,她與村裡的姊妹們都同時被中共抓捕,她聽中共警察說,當時警察也去我們村秘密排查我的下落。2015年冬天,我親家母第二次被抓時,一個警察拿著上面寫的抓捕名單,指著我的名字惡狠狠地問我親家母:「認不認識她,她就是你們的帶領,是我們要抓的重要骨幹分子。」我親家母什麼也沒告訴他們,中共警察又到我家去查,結果一無所獲。

十年追捕路……

 

現在我還是有家不能歸!十年了,我與親人不能團聚,被中共政府追逼得只能過流浪的生活,當我軟弱的時候,想到神的話說:「或許你們都記得這樣的話:『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在以往,你們都聽過這句話,但誰也不明白這話的真正含義,今天深知這話的實際意義。這句話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紅龍盤臥之地受到大紅龍殘酷迫害的人身上,因著大紅龍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敵,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著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這話是成就在你們這班人身上的。……就是說,神就是藉著抵擋神的人來作征服的工作,所以說,只有這樣作才可顯明神的大能,就是只有在污穢之地的人才有資格承受神的榮耀,這樣才可襯托神的大能。所以說,神得榮耀是從污穢之地裡得著,是從污穢之地的人身上得著,這是神的心意。」(摘自《神的作工像人想像得那麼簡單嗎?》)思念著神的愛,揣摩著神的心意,不由得想起主耶穌道成肉身顯現作工時,就遭到猶太宗教首領與羅馬政權的定罪、抵擋,主耶穌被他們釘在十字架上,正好成就了神的救贖工作,還有那些跟隨主耶穌的門徒,他們為傳揚主耶穌的福音,大都拋頭顱、灑熱血,在撒但面前為神作出了剛強響亮的見證,真是神的智慧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神末世作工也遭到中共政權與宗教界的瘋狂定罪、抵擋,神的心意就是讓我藉著經歷中共的抓捕迫害,真正看清中共仇恨真理、抵擋神的惡魔嘴臉,能從心裡恨惡它、背叛它,能忠心跟隨神,這樣就產生了得勝撒但的真實見證。想一想,這要沒有中共邪黨的表演、效力,我還真沒法看見神的全能智慧,也沒法認識神的公義性情和聖潔的實質,神允許中共瘋狂抓捕、迫害神選民,這真有神的美意啊!主耶穌也曾說過:「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太5:10)今天我能為信神走人生正道而受逼迫,這不就是神賜給我最大的福氣嗎!

十年被中共追捕的經歷,讓我看見了神的全能智慧,中共抵擋神再猖狂,也逃不出神手的主宰安排,不管中共用什麼方式手段逼迫我,但神一次次保守看顧我脫離險境,轉危為安,這一切都是神的大能與安排。藉著逼迫患難,使我看清了中共抵擋神,逆天而行的惡魔實質,也激發我更多地依靠神與神配合的心志與決心。不管以後前面的路有多難走,我也應該順服神的主宰安排,堅定信心跟神走,最終必能看見神戰勝撒但,得著榮耀的日子!

湖南 長沙 張麗

推薦閱讀:神帶領我逃出宗教巴比倫城

延伸閱讀
【基督徒分享】你找到永遠得救的路了嗎? 「一次得救,永遠得救」的說法成立嗎? 提起「得救」這個詞,相信主內的弟兄姊妹並不陌生,很多弟兄姊妹都希望自己能因著信主而得救,對於「一次得救,永遠得救」這個說法更是人人傳講。那麼,一次得救就真的永遠得救了嗎?我們要想明白這個問題,首先得弄清楚「一次得救,永遠得救」這個說法是否正確,有沒有主的話作根...
揭開中共「親情計」的畫皮 ——中共迫害逃亡海外基督徒的新手段 2017年11月8日,在韓國濟州法院門口,來自中國的幾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家屬,在韓國某宗教網站代表吳某的組織、指揮下,上演了一場示威「鬧劇」,他們請來媒體舉行記者會,要求法院駁回其家人在韓難民的上訴申請,並宣稱是為「讓他們能夠回到親人那裡」。9日,吳某組織幾名家...
【堅如磐石的信心】有神在,即使被監控我也不怕 在我上大二那年,姐姐將神的末世作工傳給了我。通過讀神的話,我知道了神是人生命的源頭,我們的生命、我們的一切都是從神而來,是神親自帶領我們一步步走到了今天。之後,我過上了教會生活,常常和弟兄姊妹一起禱告、讀神的話,唱詩讚美神,心裡感到特別的平安、踏實與喜樂,這是以往從未有過的感覺。 2016年5月1...
【逼迫見證】「媽媽,千萬別回家!」 三月餘寒未了,一股寒風撲在臉上,楊凡不禁打了個冷顫,她騎著電動車行駛在行人漸漸稀少的馬路上。一想到馬上就要看到好久未見的丈夫和兒子了,楊凡的心裡不免有些激動,隨之一連串的問號也浮現在腦海:丈夫的工作順利嗎?兒子是不是又長高了?學習有沒有進步?自己不在家的日子,他們父子倆是怎麼生活的?…… 想著...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