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極限, 玩的不僅僅是心跳

廣袤無垠的山地上,縱橫交叉凸起的山丘,連綿不斷一眼望不到盡頭。兩輛摩托車由遠而近疾馳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上,身後蕩起滾滾塵埃。他們的身影宛若游龍,挑戰極限, 玩的不僅僅是心跳車技嫻熟,如履平地。引路的摩托車手猶他加快了速度,從山的盡頭飛躍而起,只見他的身影在空中劃了一個完美的弧線,成功降落,以一個瀟灑的「漂移」停在了山對面孤立的懸崖頂上。猶他拿掉頭盔,衝著他的朋友興奮地歡呼著。接著,他的朋友緊隨其後——加速、飛躍、降落……然而,在落地轉彎時,摩托車的後輪駛出了懸崖邊,眼看夥伴要掉下去時,猶他抓住摩托車使勁地往上拉,但不幸的是,他的朋友還是墜下了懸崖。他眼睜睜地看著朋友消失在他的視線裡……那一刻,時間彷彿靜止了,挑戰成功後的優越感在失去朋友的瞬間變得毫無意義。猶他目不轉睛地看著朋友跌落下去的方向,他似乎不敢相信,也不敢接受這樣的事實……電影鏡頭漸拉漸遠,我的思緒也回到了現實世界中。

影片中兩個摩托車手都是極限運動的瘋狂愛好者。我們在觀看影片時也為他們精湛的技術以及驚險、刺激的挑戰而歡呼讚嘆、熱血沸騰,甚至自己內心也湧動出一種想親臨其境、大膽挑戰一番的衝動。如今,極限運動越來越多地受到人們的關注與追捧,已逐漸成為一種時尚,風靡世界各國。飛簷走壁的跑酷,如鳥兒一樣穿梭於懸崖峭壁間的翼裝飛行,體驗萬米高空自由落體的高空跳傘,速度與激情並存的速降滑雪……驚心、刺激、炫酷、征服感、成就感等等都是極限運動的代名詞。在現實生活中像影片中主人公這樣的極限運動者也不計其數。他們享受的是命懸一線的驚險與刺激,他們的口號是:生命不息,挑戰不止。

然而因極限運動導致傷殘,甚至喪命的悲劇也是層出不窮、觸目驚心,但這些絲毫都阻攔不住極限運動愛好者們的狂熱激情。許多人或許難以理解,難道他們不知道後果嗎?他們很清楚。據了解,翼裝飛行作為世界上最瘋狂的極限運動,其死亡率高達30%。翼裝服飾的創始人也在1998年的一次飛行中因失誤而摔死,但這絲毫阻止不了狂熱愛好者們前仆後繼地拿命去嘗試。科羅拉多大學醫學院的研究發現,在106名定點跳傘運動員中,72%的人都親眼目睹過死亡或災難性的跳躍,但這也不能阻止他們繼續發起挑戰。曾有一名極限運動狂熱者在同伴的葬禮上說過這樣一句話:「我們很快會見面的,兄弟。」這讓我十分好奇,極限運動到底有什麼魔力使越來越多的人漠視生命而為此瘋狂?這種以生命為代價的「遊戲」,究竟是生命價值的體現?還是自我摧殘的手段?有很多人和我有一樣的疑問,但迄今為止沒有人能夠看透問題的根源,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直到有一天,看到全能神的說話,我才恍然大悟,找到了困惑自己許久的答案。

全能神說:「現在很多人都跑酷,你們跑沒跑過酷啊?(那個太危險了!)喜不喜歡呢?(特別喜歡那種感覺。)……那個感覺給人帶來一種眼目上的刺激還有心情上的刺激,人就都嚮往做那個。這個思想是由什麼支配的呢?人為什麼喜歡這個東西呢?……你為什麼那麼喜歡跑酷呢?你不知道那個危險嗎?你不知道那個能要命嗎?人不是蜘蛛,也不是壁虎,他沒有那個功能,趴到牆上他肯定就得掉下來。你站到房頂上往下跳你都得琢磨琢磨,哪兒先著地能磕不著、碰不壞?那牆上什麼東西都沒有,在不借助東西的情況下爬上去還能往下跳,還那麼興奮,看的人還那麼讚賞,這是什麼思想支配的呢?(人都活得無聊了,他要尋找刺激。)……人心裡有一種慾望,想做一種人,嚮往一種勢力,嚮往一種東西,人心裡嚮往的這個東西有超然的力量、超然的能力,不是正常人性具備的。人想當英雄,想當超人,想當能人,想當有異能的人,就是在人心裡無形中崇拜撒但哪!……現在的人怎麼這麼多跑酷的呢?這不得不說是受一定的思潮影響,受一些影視作品的影響,這些東西不是人心靈裡需要的,是引導人走向邪惡潮流的東西。人傻乎乎的沒分辨,正好心裡喜歡這些東西,喜歡詭異的、刺激的、撒但的那些異能,人追求這些東西,然後人把它定義為什麼呢?『我喜歡英雄,你看蜘蛛俠、蝙蝠俠、哈利·波特那不都是英雄嗎?』……那這個毒好不好往外清啊?你一旦受了影響,這些東西進到你的思想裡,這就成一種毒素了。這種毒素只要你不識破它,你就不能完全放棄它,你一天受它的影響,你就一天受它的攪擾,受它的控制。」「魔鬼撒但做那些事就是勾引人的,就是使人墮落……這個邪惡的世界用各種方式來吸引那些對這個世界還看不透,對這個人類的邪惡潮流還看不透的人,專門勾引這些人。」(摘自《座談紀要·年輕人應看透世界邪惡潮流》)

神看透了我們的內心世界,也揭露出了極限運動這一現象的根源問題。原來我們喜歡、崇拜的極限運動是撒但興起的一種邪惡潮流,它宣揚一種突破自我、挑戰極限的冒險精神,正好滿足了我們人探索未知、尋求刺激、自我崇拜的慾望與野心。自從我們人類被撒但敗壞後,心裡就沒有了神的地位,遠離了神的供應與看顧,心靈越來越感覺空虛,撒但乘機而入,興起各種各樣的邪惡潮流,包括極限運動。這些邪惡潮流給人帶來了感官與精神上的雙重刺激。因此,我們便竭力地追崇,用它來填補心靈上的空虛。但因著沒有分辨善惡的能力,撒但借用各種媒體、奇幻小說和影視劇灌輸一種英雄主義思想,不僅讓我們都崇拜英雄、超人,更讓人都爭當英雄、超人。受這一邪惡思想的毒害,我们整个人类都開始違背神起初造人時的初衷,不想在地上過正常人的生活,而是崇尚撒但的異能,想當英雄、當超人,幻想著可以像影視劇裡的超人一樣上天入地,暢遊在天地間,擁有非凡的本領被萬眾矚目、崇拜。以至於我們人的性情也變得越來越狂妄自大、不可一世,進而人都藐視生命、漠視死亡,甚至妄想掙脫神的主宰與命定,與神對抗,完全活在了撒但的權下,心甘情願地受著撒但的捉弄與殘害,還自以為找到了人生的「崇高追求」,一味地滿足自己當超人的慾望、野心,拿生命當玩物,結果被撒但殘害得一步步走向死亡。

看了全能神的話語,我的心漸漸醒悟過來。以往我也曾做著一個個擁有各種超能力的英雄夢,雖不像極限運動者那樣狂熱、執迷,但我心中也有想當超人、偉人的衝動和慾望。其實我們都被撒但蒙蔽了,做超人、偉人、高大的人並不是正常人該追求的目標。我們是神造的受造之物,我們的職責就是在地上敬拜造物的主,這是造物主命定好的。而撒但利用各種邪惡潮流來敗壞人,使人崇尚偉人、超人,這樣的狂妄野心只能使人越來越不正常,最後被撒但吞吃。當我明白神的心意後,再看到人們為了挑戰極限做那些驚人的舉動或取得驕人的成績時,我不再是崇拜或羨慕,心裡更多的是對這些人的同情和對撒但的憎恨。

全能神說:「人畢竟是人,神的地位與神的生命是沒有一個人能夠取代的,人類需要的不僅僅是吃飽肚腹、人人平等與人人自由的公平社會,需要的是神的拯救與神對人類的生命供應。人類只有得到了神對人類的生命供應與神的拯救,人類的需求、人類的探索慾望與人類的心靈空虛才能得到解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作為受造中的一員,人一定要守住自己的本位,老老實實做人,本本分分守住造物主給你的託付,別做越格的事,別做自己『能力範圍』以外的事,別做讓神厭憎的事,不要追求做偉人、超人、高大的人,也不要追求成為神,這些都是人不應該有的『願望』。追求做偉人、超人是荒唐的事,追求成為神更是可恥的事,是令人作嘔、令人唾棄的事,而成為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這才是難能可貴的,才是受造之物最當持守的,是所有的人都當追求的唯一目標。」(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全能神的話清楚地告訴我們,我們人是神造的,當守住自己的本位,不要越格,追求做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能來到神面前敬拜神這是人的本分,也是一個受造之物天經地義該做的。在末世的今天,我們最需要的是神對我們的拯救與真理生命的供應。只有神的話語才能解決我們心靈的空虛與無助;只有神能給我們帶來光明,拯救我們脫離撒但的殘害、捆綁;只有神能給我們指出正確的人生道路,使我們不誤入歧途。作為一個受造之物,我們只有來到造物主的面前,以一顆順服神的心去體驗神的主宰、認識神的權柄,站在受造之物的位置上去敬拜造物的主,這樣我們的人生才有價值、有意義!

延伸閱讀
解脫——絕望中的曙光 我是一名普通的工人,原本擁有一個幸福的四口之家。可因兒子17歲時開始沉迷於玩網絡遊戲,為了把兒子從網絡遊戲的泥潭裡拔出來,我和丈夫操碎了心,我們的家再也沒有了以往的歡聲笑語…… 一開始兒子是用零花錢玩,後來竟賒賬去玩,甚至還對我撒謊騙我的錢去玩。他每騙我一次我就傷心一次,可我還是一次次地相信他,因...
神的話作了我新時代的行路方向(一) 1993年,我得了心臟血管堵塞的病,需要做手術。這時,親戚來傳我信耶穌,我高興地接受了。感謝主的恩典,手術很順利。 病癒後我每天都在家看聖經,每個禮拜都去鄰村聚會,後來也開始講道,我的二嫂得知我信耶穌非常高興,我聽她說自己也在信耶穌,就從心裡對她多了一份親近感。她常常來我家找我,幫我幹活,我們也經...
「整容」給我們帶來的是什麼?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很多年輕人都不希望自己的長相普通、平庸,尤其在這個「看臉」、拼「顏值」的社會,人為了漂亮不惜花重金,耗時日,忍受皮肉之苦和傷筋動骨之痛整容,整容成了當今社會中的「熱潮」。昔日還只是年輕女孩、貪靚的明星去整容,今天似乎成了男女老幼齊上陣的架勢,中國的整容熱有趕超日本、韓國的趨勢,很多...
「閃婚」背後的悲劇 「閃婚」一詞是近年來衍生出的新詞彙,顧名思義,就是閃電式結婚的簡稱,指兩個人從認識到結婚短的幾個月、幾週,甚至只認識幾個小時就像閃電一樣快速結婚了。閃電相識,愛情速配,這種閃婚形式特別受到年輕男女的追捧,已成為一種時尚。 「幾秒鐘可以愛上一個人,幾分鐘可以談一場戀愛,數小時內可以決定終身大事,一週...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