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撥開迷霧見真光

我能有今天,全是全能神的話語拯救了我,使我看清了事實的真相,從迷霧中走出來,重見了光明。

回首二十年前的今天,我還是地方教會的一名信徒,可到了91年,我卻鬼迷心竅地走進了噩夢般的生活,掀開了我信神歷史中恥辱的一頁……

那時我跟從了一個假基督,名叫李太安,原地方教會中的一個長老,是河南省新密市高溝村人。88年他曾被抓,後來家人用錢把他買了出來。從此,自立為神的野心在他心中萌發了。他挖空心思想出了一連串蒙蔽人、讓人信他為「二次救主」的陰謀詭計。他從監裡回來時,故意在離家不遠的墳墓裡轉了一圈,之後,才讓他妻子把他領回家。他便以此在教會裡宣稱:他從墳墓裡回來,是應驗了耶穌復活從墳墓裡走了出來。愚昧的弟兄姊妹就信以為真。他見自己的陰謀得逞,便於90年正式自封為神所膏立的「見證主」。為了籠絡人心,為了穩固自己的地位,他經常說:常受的信息是為他預備的,常受是父,他是子,父的產業都是為他預備的。還說,新密是流奶與蜜之地,預表迦南美地,是宇宙的中心,是聖地,又因他在這裡作工,所以將來外國人都會擁到這裡來尋找他。還以主耶穌當時出生在伯利恆城為根據,將他出生的地點——新密距鄭州百十里為由,稱為「伯利恆城」。對於他的姓名當怎樣才能套在耶穌身上才能迷惑眾人,他更是絞盡腦汁,煞費了一番苦心,終於找到了一個「合理」的解釋:「李」字上邊是個「十」代表十字架;下邊則是「人」「子」;「安」代表亞當、夏娃,即是男性也是女性。還把自己坐監挨打被綁在樹上三天,硬是套在了耶穌釘十字架三天後死裡復活上,並以此聲稱自己是「從十字架上下來的救主耶穌的第二次道成的肉身」。88年,有一個弟兄被抓出賣了他,李太安就以這個弟兄的妻子動手術時腸子被截掉一節,因刀口未好吃的東西從刀口流出來為依據,說這個弟兄就是出賣耶穌(他自己)的猶大,所以他妻子的肚腹才崩裂。因此將那個弟兄所在的地方稱為「血田」……久而久之,經他這樣的灌輸,他就是「二次再來的救主耶穌」的謬論成了我們心中不可更改的「定理」。

那時,我是個教會帶領。95年正月,我們中間的幾個人收到了傳末世新工作的人送的《東方發出的閃電》。李太安聽說後,立即把我們幾個帶領召集在一起,惱羞成怒地說:「弟兄姊妹千萬要小心謹慎,迷惑人的假基督已出現,書也發到我們中間一部分人手中了。聽說他們信的是女基督,聖經以弗所書上說女人在教會只可做執事,不可做基督。他是女的還自稱為神,這完全是異端邪教。他們傳福音還送書,記住!不管給誰傳,堅決不能聽!不管給誰送書,一定要燒掉,絕對不許看!那可是毒藥,是麻醉劑,看了就會中毒麻醉。撈麵條吃兩大碗都沒事,毒藥一滴就能毒死人!除咱以外,全是假的!真的沒有第二個!弟兄姊妹別怕,我們才是真道,一正壓百邪!」我聽他這麼一嚇唬,非常害怕,心也不由自主地揪在了一塊兒,真怕有一天傳全能神的人到我家裡來那我可就慘了,不過又一想他說的「一正壓百邪」,就增加了幾分膽量,心還想:應該為主站住見證,照他吩咐的去做,不管咋樣,決不能相信他們傳的,若真有人送書,堅決燒掉!

事情也真巧,當晚我回到家就發現床頭上放著一本《東方發出的閃電》,嚇得我大吃一驚:怎麼這麼快就到我家了?但好奇心促使我還想看個究竟,我小心翼翼地看了一點,丈夫卻在一旁嚇唬說:「你不怕中毒?」我說:「沒事,打過『預防針』了」,話音剛落,就想起了李太安的話:「毒藥一滴就能毒死人」,我像觸了電似的慌忙把書扔到了一邊。就這樣,糊塗又瞎眼的我,盲目信從了李太安的話,與真神失之交臂!

第二天早上,有一個弟兄送來一本書,我一見氣就不打一處來,誰知弟兄把書放下就走了。我急忙把昨天的書拿了出來準備燒掉,卻又有些猶豫:燒吧,萬一家裡出什麼事咋辦?不燒吧,李太安知道了,我咋向他交差呢?我又想起了他的話,終於壯了壯膽開始燒。可是由於緊張,還有半本沒燒完,乾脆扔到了溝裡。隨後我又急忙跑到本村的姊妹家炫耀自己:「他們兩天給俺家送了兩本書,真把我氣壞了!還說讓我丈夫看,我才不讓他看呢,你們猜我把他怎麼著了?全燒了!」不知天高地厚的我繼續說:「還說『東方閃電』多麼厲害,多麼真,還不是被我燒掉了?他咋不讓我相信呢?以後無論誰給你們送書,絕對不能看,統統燒掉!這可是咱主的吩咐,不然會被毒死的。」他們異口同聲地附和著:「行,照咱主的吩咐辦事!只要送來立即燒掉!看他們能有多大本事。決不上他們的當!」

後來,還有人接二連三地來給我見證神的新工作,但都被我無情地趕走了。

時光如梭,轉眼間到了98年2月,我突然得知婆婆接受了神的新工作,麻木剛硬的我不但沒因此受到啟發,反而非常惱火,甚至想:你這個老糊塗蟲,被迷惑走活該!哼!別高興得太早了,見面再算帳。誰知我婆婆見到我就說:「全能神是真神,李太安不是真神!當初我看他就不像神,你趕緊信全能神吧。」呵!忘恩負義了不是?不等我問你,你倒先說起我來了,而且態度如此堅決,看起來已不可挽救了。我這樣想著,卻不知咋回事,心裡很難受,只是氣得回奉了她一句:「真!你就信吧!」還暗下決心:就是回世界,也不會信你傳的全能神!

但是神的愛手並沒因我一而再、再而三地悖逆、抵擋而放棄對我的拯救。我和婆婆又碰面了,我對她所說的仍然耿耿於懷,可她卻像沒事似的說:「全能神能開闢新時代,結束舊時代,不重複耶穌作過的工作,而且發表了許多真理,用話語征服人。李太安啥也做不了,即開闢不了新時代,也結束不了舊時代,更帶不來新工作,整天沒完沒了地讓人背那自編自演的謊言,要不就是常受信息,這麼多年了,沒有一點新的進展。還有,耶穌來時有弟弟妹妹,卻沒有妻子、兒女,可李太安有妻子有兒女,他就不是真的!」她短短的幾句話,卻讓我久久不能平靜……難道她說的都是真的?不可能,不能這麼想。可是,她說的也有道理呀!更讓我吃驚的是,一個字不識的老姊妹,信了短短幾個月,竟然說出這樣的話,太不可思議了!我有點心動了……

接下來的日子裡,我不像以往那樣對傳全能神的人那麼抵擋了。98年3月,傳全能神工作的姊妹又來找我了。儘管我很想聽個明白,卻因虛榮臉面無法開口。就在我不知如何是好時,姊妹開口了:「姊妹,咱們談談好嗎?」我趁機點了點頭,卻沒說什麼。姊妹翻到啟示錄1章8節:「主神說:『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還查了4章8節、11章17節、15章3節。然後問我:「姊妹,你好好想想,啟示錄上有全能者的名字,有沒有李太安的名字?全能者來了,發表了許多真理,把六千年經營計劃的奧祕都打開了,書卷也展開了;李太安發表了什麼真理?全能神藉著刑罰審判的話語來征服、成全人,將人的罪性除去,讓人有新的實行路,達到性情變化,成為聖潔;李太安能不能給人指出除罪性的實行路呢?神是聖潔的,不沾染污穢,那李太安是聖潔的嗎?他背後的所作所為你不知道嗎?神能開闢新時代結束舊時代,李太安他能開闢新時代嗎?」一連串的問題問得我目瞪口呆,半天沒回過神來。一會兒,姊妹又翻開神話念道:道成肉身的神稱為基督,基督就是神的靈所穿的肉身,這個肉身不同於任何一個屬肉體的人。所謂的不同就是因為基督不屬血氣而是靈的化身,他有正常的人性與完全的神性,他的神性是任何一個人都沒有的,他的正常人性是為了維護在肉身中的一切正常活動的,神性是來作神自己的工作的。」「神所說的正常人性,不是按人想像的正常人性,按人解釋『正常人性』就是有妻子、有丈夫、有兒女,借用這些就證明是正常人,但神不這樣認為,他認為的『正常人性』是有正常人的思維,有正常人的生活,是從正常人出生,但他的正常裡不包含人所說的有妻子、有丈夫、有兒女,就是在人看來神所說的『正常人性』就是人認為的沒人性,幾乎沒有情感,似乎沒有肉體需要,就跟耶穌一樣,只有正常人的外殼,取了一個正常人的形像,但實質上並不完全具備正常人該有的。從這些來看,神道成肉身的實質並不具備完全的正常人性,就是只有一部分人該具備的東西,為了維護正常人的生活規律,維護正常人的理智,但這些與人所認為的正常人性並無關係,是神所道成的肉身應該具備的。但是有的人說,道成肉身的神有妻子、有兒女、有家庭,這才算是有正常人性,還說如果沒有這些就不是正常的人,那我問你,神還有妻子嗎?神還能有丈夫嗎?神還能有兒女嗎?這些不是謬論嗎?但是神道成在肉身並不能從石頭縫裡蹦出來,也不能從天上掉下來,只能出生在一個正常人的家庭,所以他有父母、有姐妹,這是道成肉身的神的正常人性該具備的。就如耶穌一樣,他有父母,也有姐妹、弟兄,這都正常,但是如果他有妻子、有兒女,那麼他就不是神所要的道成肉身的神所具備的正常人性,如果這樣,他就不能代表神性作工,就因為他沒有妻子、沒有兒女,但是是從正常的人而生,生在一個正常人的家庭裡,他才能作神性的工作。」聽了這些話我茅塞頓開,彷彿一下子從噩夢中醒了過來。沒想到,多年的信神竟成了一場空,信來信去竟信了個假的,回想起李太安天天說別人信的是假的、出了聖經,鬧了半天他才是真正與聖經脫了節,盡編造一些謬理來籠絡弟兄姊妹,還嚇唬我們說什麼毒藥一滴都不能沾,現在看來全是胡編的。姊妹說的不是句句在理嗎?我只恨自己太瞎眼,竟跟了他這麼多年,到頭來什麼真理也沒得到,倒是裝了一肚子謬理,還跟著瞎起鬨……又想起李太安的所作所為,不由得激起我心中的怒火,他真是地地道道的迷惑人的假基督,不但有妻子兒女而且他更是骯髒污穢,淫亂、情慾更是充滿了他的心。他拿著弟兄姊妹的血汗錢,在鄭州買了一套別墅不說,還找個女的整天陪著他,而且又在縣城買了一套房子,身邊也經常有兩三個姊妹陪著他,他還厚顏無恥地說:「××姊妹是神給我預備的,這是為主捨青春、捨婚姻。」有一次他摔傷了腿,住院後他瞞著妻子,讓一個姊妹整天伺候著他。那時,我們對他的許多做法也想不通,可他一再說:「不能動頭腦,要絕對順服。」日子久了,我們也就習以為常了。現在回想起來對他真是恨之入骨。他沒有絲毫真理,盡用一些謊言來掩蓋自己貪圖享受、貪戀情慾的醜惡嘴臉,蒙蔽那些無知的信徒,以此來供他享受,簡直是喪盡天良,無恥到了極點。

這時,姊妹又說:「姊妹你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嗎?」「聽說神這次來是女性?」我帶著一些疑慮問。只見她又翻開神話讀道:「假如神來道成肉身只是男性,那人會把神定為神是男性,是男人的神,從來不認為是女人的神。那時,男人會認為神與男人是一個性別,那神就是男人的頭了,女人又會如何呢?這是不公平的,這不屬於偏待人嗎?這樣,神拯救的都是與他一樣的男人,那女人將沒有一個得救的。神造人類時是造了亞當又造了夏娃,他不是只造亞當,而是照著神的形像造男造女,神不僅是男人的神,也是女人的神。」「在這以前人就都認為神只能是男性,女性不能稱為神,因為人都把男人作為女人的權柄,認為女人不可擔當權柄,只有男人才可擔當,而且還說男人是女人的頭,女人得順服男人,不可超過男人。以往說的男人是女人的頭是針對經蛇引誘的亞當、夏娃說的,並不是針對耶和華起初造的男人、女人說的。當然,作為女人的務必順服自己的丈夫,得愛戀自己的丈夫,作為丈夫的務必得學會養家糊口,這是人類在地上生活時所必須遵守的耶和華定的律例、典章。耶和華對女人說『你必戀慕你的丈夫,你的丈夫必轄管你』。說這話只是為了人類(就是男人、女人)能在耶和華的權下正常地生活,只是為了讓人類能生活得有層有次,不失去常規。所以,對男人、對女人究竟如何作,耶和華都作了合適的規定,這只是對所有的在地上生活的受造之物說的,與神所道成的肉身並無關係。神怎能與受造之物相同呢?他說話僅是對著受造的人類說的,是為了受造的人類的正常生活而對男人、對女人都有了定規。耶和華起初造人類是造了男性、女性兩類人,所以,他道成的肉身也就按著男性、女性來劃分了,他並不是根據他對亞當、夏娃所說的話來定規自己的工作。」聽完這話我啞口無言,還有什麼可說呢?因著狂妄、無知、瞎眼愚昧,一點分辨也沒有,隨便拿一處聖經章節瞎套亂套,跟著李太安助紂為虐,對神的工作不但不接受,還大肆定罪、毀謗、褻瀆。如今,在事實面前,我不得不蒙羞。

我滿懷愧疚地又看到神話中說:「來在地上的神不是享受人的物質待遇,也不是享受人那好吃的、好穿的、好戴的,他對這些根本不理睬,他來在地上乃是為人類而受苦,不是來享受人間的福氣來了,他來了是受苦,也是為了工作,為了完成他的經營計劃,他並不選一個好地方,住在大使館裡,住在高級賓館裡,也並不讓多少個僕人侍候他。」「神來在地上是『道』成了肉身,他只是讓人明白他的道,讓人看見他的道,就是讓人都看見肉身作的工作。他的意思並不是為了讓誰對他的肉身能如何,只讓人能夠順服到底即可,就是能順服一切從他口裡出來的言語,能夠順服他所作的一切工作。他只是在肉身中作工,並不是有意來讓人都高舉他的肉身的偉大與聖潔,只讓人看見他作工的智慧與他的所有權柄。所以,即使是他的人性特別高,他也不作任何宣傳,只是一味地作他自己該作的工作。你們該知道,為什麼神道成了肉身卻從不宣揚他的正常人性,也不見證他的正常人性,只是作他要作的工作。」通過吃喝這些話,我更加定真了全能神的工作,更覺得全能神對人的愛才是實在的、無私的。我如此悖逆神,神還一次次拯救我,幫我從虎口裡逃生。想到這裡,一股暖流湧上心頭,兩行熱淚撲簌簌地落了下來:「全能神啊!我感謝你對我的拯救之恩,面對你的愛,我無話可說,只願重新開始,重新做人!」

撥開迷霧見真光

此時此刻,我徹底明白了李太安為何不讓我們接觸傳全能神的人,還說一些捏造、毀謗的話。他之所以這樣說,完全是怕我們接受了以後沒人再捐錢供他享受,肉體不能再得利!我們每次聚會除了講奉獻,就是講如何抵擋傳末世新工作的人之類的話,毫無一點享受。單說奉獻,我跟隨他8年來,至少奉獻6000元,不管是否聚會都得奉獻,有時100元,有時500元,最多的一次是800元,從沒間斷過,這些錢都是從我丈夫的工資裡一點一點摳出來湊在一起的。平時菜都不捨得買,更別說買衣服了,即使是這樣,他仍不滿足。記得有一次,他在會上旁敲側擊地說:「直接的還沒間接的有看見,帶領的還沒平信徒奉獻得多。」氣得我大哭了一場。弟兄姊妹每次奉獻不管多少,他都說心不誠給得少。有的人甚至把賣雞蛋的錢都給他拿去,自己卻連根菜也吃不到嘴裡。可是,他不管去誰家都不顧別人的感受,只知道要求吃雞、魚、牛肉、鹵豬蹄,整天大吃大喝。更可氣的是,他還恬不知恥地說:「約翰來了是不吃不喝,主耶穌來了是又吃又喝,帶來了豐盛的筵席。」為了遮人眼目,堵住我們的嘴,他還哄騙我們:奉獻的錢都在銀庫裡存著呢,那是為外國人擁進中國而預備的。可憐的弟兄姊妹哪裡知道,這錢早已進入他的腰包,歸他所有,供他自己及他家人享受了,而且還把花不完的錢埋在自家房後的下水道裡,後來被挖下水道的人發現了,他卻不敢承認,結果被別人平分了。僅98年一年,他就從弟兄姊妹手中搜刮了18.7萬元!這不僅僅是我們的血汗錢,更是我們奉獻給神的祭物啊!他卻……可這一切令人髮指的、不忍目睹的惡行,竟然蒙蔽了我8年,整整8年呀!人生短短數十載,我卻白白消耗了8年的光陰,我真不知該怎麼述說此刻的心情,面對全能神的大愛我無語凝噎,只恨李太安的騙術太陰毒,手段太殘忍,用心太險惡!可憐那至今仍被他的花言巧語所蒙蔽的無辜的靈魂,在真神到來之際卻失去了與神重逢的幸福時刻。我只感謝全能神的大愛將我救出了苦海,逃脫了他的魔掌,使我重見了光明!

河南鄭州 朱淑芝

推薦閱讀:单纯顺服的人有福了

延伸閱讀
神的腳蹤一直在向前,當留心跟上 一日,看到群友在微信群裡討論起關於時間的話題。群友甲說:「真是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陰啊!現在真的感覺時間是在飛速前進,不知不覺就這樣過了半輩子。」群友乙回應道:「是啊,按照我們平均能活到80歲來算,一輩子大概能活29000多天,70多萬個小時,如果再扣除休息和吃飯的時間,我們只剩下30多萬小...
是誰攔阻了你跟隨神的腳步? 曾聽過楊弟兄講述他的經歷: 楊弟兄人到中年尚未成婚,看著父母漸老,作為獨生子,他想儘快娶妻生子。後來經人介紹,楊弟兄成家了,他婚後本想帶動妻子一起信主,卻萬沒想到妻子非但不信反而極力反對他信主,兩人因此常常爭吵,生活沒有一點幸福可言。楊弟兄帶著困惑去找牧師,他不想放棄信主、事奉主,但妻子極力反對,...
怎麼儆醒等候主來,才合主的心意? 夏日的中午,驕陽似火。李佳音和幾個同工坐在老槐樹下乘涼,李佳音看看老樹,想起小時候她和舅舅常坐在這棵老樹下,聽舅舅講聖經故事,還有屬靈前輩的經歷見證。前幾年舅舅還提醒她要儆醒,現在災難越來越大,四血月也已出現,從各種預兆來看,主再來的日子已經到了,主隨時都會來提接基督徒。可是到底該怎樣儆醒等候主再來...
我終於跟上了羔羊的腳蹤 我出生於一個基督教家庭,爺爺奶奶、伯父都是基督徒。後來,爸媽也因為看到了主的大能歸回了主的家中,那年我14歲。此後,不論有什麼難處我都會向主耶穌禱告,也體嘗到一些主的恩典與保守。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家鄉的很多人為了擺脫貧困,都開始偷渡出國賺錢,18歲那年我也走上了同樣的道路,但與其他人不同的是,不論...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