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受惡魔殘害更知神恩寶貴

我叫徐強,曾是一名工程承包商,每年領著許多人承包工程,收入還不錯。在同齡人眼中,我家庭美滿、工作順利、前途無量,應該是最幸福的人。然而,在享受物質生活的同時,我心中卻總有一種莫名的空虛感,尤其整天為了攬到工程,我得討相關部門領導的歡心,察言觀色、溜鬚拍馬都要運用得恰到好處,否則就賺不來錢;再加上同行之間勾心鬥角,互相防備、算計,這更讓我費盡心機……為此,我感到好苦好累,自己彷彿成了木偶,成了賺錢的機器,完全失去了尊嚴與人格。1999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教會生活的釋放以及弟兄姊妹的單純、坦誠讓我很受感動,我很願意過教會生活,更願意與弟兄姊妹相處,也很珍惜這樣的時光。隨著不斷地讀神的話、參加聚會,我明白了很多真理,心靈得到了很大的釋放,特別慶幸自己終於找到了真正的人生,找到了真正的幸福,心裡充滿對神的感激之情,若不是神把我從世界的苦海中拯救出來,我的生活永遠沒有盼望。後來,我開始傳福音,樂此不疲地奔走在那些考察真道的人中間,讓他們也儘早得著全能神的救恩。

然而,在中國這個無神論國家,老百姓沒有任何的民主、人權,尤其人信神敬拜神更會遭到政府的逼迫、迫害。2005年12月18日我被警方抓捕,從此開始了一段地獄般的生活……經歷這段痛苦的生活,我真實感受到神的話就是我的生命,是我的真愛,若不是神的話語時時引領我,加給我力量與信心,我不可能活到今天,神的拯救之恩讓我終身難以忘懷。

那天上午,我正和幾個弟兄姊妹聚會,突然傳來一陣猛烈的砸門聲,還沒容我們多想,十多個警察就已破門而入。他們個個怒目圓睜、殺氣騰騰,那陣勢就像電影裡抓捕特大逃犯的場面一樣。他們不容分說就把我們的鞋都脫掉,以防我們逃跑,又抽出我們的褲帶把我們的手從背後捆住,將我們身上的手機、手錶、現金等物品全部洗劫一空。惡警們怒吼著令我們靠牆跪成一排,如果我們行動緩慢就連推帶踹把我們摁倒在地上。隨後他們翻箱倒櫃四處搜查,一會兒工夫,家裡就被翻騰得一片狼藉。看到這一切,我氣憤地問:「我們沒有犯法,你們為什麼抓我們?」沒想到一個惡警衝上來一拳把我打倒在地,並惡狠狠地衝我大吼:「我們抓的就是你們這些信神的人,不把你們清理乾淨,我們連個安穩覺都睡不上。」這一陣怒吼將我震住了,也讓我清醒了過來,魔鬼仇恨的就是神,它怎麼會放過我們信神的人呢?我真是太瞎眼無知了!這時我默默禱告神保守我們能站住見證不背叛神。不一會兒,看守我們的警察逼問我:「誰讓你們到處傳教的?教會帶領是誰?」我說:「我們傳福音都是自願的。」他罵道:「胡說!你小子別嘴硬,一會兒有你好看的!」就在這時,從另一個房間傳來一個女警的吼罵聲:「給我拿針來,我讓你躲藏……」我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才發現我們中間少了一個小姊妹,小姊妹是想藏起來躲避惡警的抓捕,結果被發現了。那惡警抓住小姊妹,用鋼針猛刺她的手指甲縫和腳心,還狠毒地將她的頭髮一綹一綹揪扯下來。最後,他們撂下昏過去的小姊妹,押著我們連同搜刮到的財物迅速離開現場。

大約中午時分,惡警把我們押到了派出所,隨後就將我們分開審訊。負責審訊我的是一個身材魁梧、膀大腰圓的惡警,一進審訊室就吼叫著讓我給他跪下,我說:「我只敬拜神,只有天地萬物的主宰者配受人的跪拜,我絕不會給你下跪!」他一聽,指著我咆哮道:「告訴你,就是閻王來到這兒也得橫著走!你他媽的算老幾,不讓你死幾次,你就不知道『馬王爺』有三隻眼,給老子跪下!」說著一腳將我踹倒在地。接著逼問我:「給我老實交代,你是不是教會帶領?教會的書庫在哪裡?」我心裡有些慌亂,不知如何應對,只有一個勁地呼求神加給我智慧,好與這惡魔周旋。禱告後,我心裡平靜了下來,也有了力量:寧死也不能出賣弟兄姊妹,不能背叛神!於是我對他說:「你問的這些我都不知道,你讓我說什麼?」話音剛落,那惡警就朝我的頭上猛搗一拳,緊接著對我一陣拳打腳踢。我被打得眼冒金星、天旋地轉,腦袋像裂開一樣疼痛難忍,一頭栽倒在了地上。他又拿著從我身上搜出來的傳福音筆記威逼我:「你看看,證據都在我們手上了,你他媽的還嘴硬,說!你是不是帶領?否則你不會有這些東西!」見我不說,他又話鋒一轉誘勸道:「你別死腦筋,好好配合我們,把知道的都說出來,明天就可以離開了。」這時,神開啟我想到神的話:撒但與神在靈界爭戰的時候,你該怎麼滿足神,該怎麼為神站住見證?你該知道每一件事臨到對你都是一次大的試煉,都是神需要你作見證的時候。你從外表看事好像不大,但這些事臨到就能看出你這個人到底愛不愛神,若愛神就能為神站住見證……神的話讓我清楚地看到這是靈界的爭戰,我不能中撒但的詭計,一定要為神站住見證。不管他們掌握了多少所謂的證據,我都不能透露出一點教會的信息,這是我該持守的忠心與實行愛神的見證。藉著禱告,我的心慢慢平靜下來,不管他們怎麼折磨我,我始終一言不發。最後,惡警氣急敗壞地摔門而去。

過了一會兒,進來一個三十多歲的男警,他慢慢地把我從地上扶起來坐在椅子上,還給我倒了杯水,對我說:「弟兄喝口水,你受苦了。」我心裡一驚:怎麼回事?這種地方怎麼會有人稱呼我「弟兄」?不容我多想,他又接著說:「弟兄,咱們今天得活得現實一點,凡事得靈活,像你這樣他們非把你打死不可。不瞞你說,我以前也是信神的,我知道信神是好事,可因信神受這麼多苦,再把命搭上,這也不值啊!你要是被判了刑,這會給全家人臉上抹黑,你的父母都健在吧?你若是坐上幾年牢,出去後父母也不在了,親人們怎麼看你?……」因我對父母的情感最重,這人說的每一句話都刺痛著我的心,父母年邁的身影也浮現在了眼前,我心裡一下黑暗軟弱了:是啊,如果我被判刑坐牢了,父母怎麼辦?誰來照顧他們?……想到這裡,我的眼淚止不住地流了下來。那惡警立馬趁機誘勸:「所以說嘛,好好配合他們,明天你就自由了。」聽到這話,我突然清醒了,心裡閃出一句很清晰的話「堅決不能當猶大背叛神!」好險啊!這個狡猾的惡警正是撒但打發來引誘我背叛神的。此時,神的話也引導我:只有忠心才可回擊魔鬼的詭計。於是我對他說:「謝謝你的好心,我心領了,教會的事我什麼也不知道。」這惡警見目的沒得逞就暴跳如雷現了原形,指著我惡狠狠地罵道:「你就等死吧!」說著一把將我從椅子上拽下來,揪著我的衣領將我拖到門口,又用銬子把我吊銬在房梁上,最後甩下一句「你就慢慢『享受』吧」就離開了。我雙腳不能同時著地,一隻腳著地,另一隻腳就得抬起來,隨著身體的晃動手銬就往肉裡勒,鑽心地疼。過了將近一個小時,惡警們酒足飯飽後回來了,陰笑著問我感覺怎麼樣。此時,因著疼痛我身上的棉衣、棉褲早已被汗水浸透了,被放下來時雙手腫得像麵包一樣,已沒有了知覺。這幫惡警真是心狠手辣,我心裡恨透了他們,同時對中共這個邪黨的仇恨也急劇上升。

當天晚上七點多,惡警們把我和另外四個姊妹塞進警車,要把我們帶到其他地方去。姊妹們個個面無血色,看得出她們也同樣遭受了酷刑,我們用堅定的眼神互相勉勵著。到了看守所,惡警們只讓四個姊妹下了車,之後載著我繼續行進,我問他們要帶我去哪兒,一個警察詭祕地笑著說:「雖然你什麼都不說,但我們也知道你不是個小人物,所以不敢怠慢,請你吃點『宵夜』……」我知道這幫惡警不安好心,心裡一刻也不敢放鬆,一直在默默地呼求神加給我力量,保守我不背叛神。我被帶到了國保大隊,接收我的是兩個彪形大漢,他們把我帶進審訊室,只見滿地的刑具猶如一隻隻不發聲的餓虎一樣讓我毛骨悚然。這時,一個惡警惡狠狠地對我說:「聽說你挺硬?我們就喜歡啃硬骨頭!……」話音沒落,兩個惡警就撲上來邊吼邊使勁地揪我的耳朵。在昏暗的燈光下,我看到了兩張猙獰扭曲的臉,心禁不住「怦怦」直跳。這時又聽見一個惡警狂笑著說:「今天遇到我算你倒霉,先給你洗個澡……」說著一把拽住我連撕帶扯地扒光了我的衣服,我一絲不掛地站在冰冷的地面上凍得渾身抽搐,上下牙直打架。那惡警拉來一根水管,對準我打開了閥門,霎時間,一股強勁刺骨的冰水射到了我的身上,我感覺皮膚像刀割一樣疼痛難忍,只覺得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不一會兒就一點知覺也沒有了。惡警們一邊給我沖水,一邊吼叫著威脅我:「識相的就快給老子說!不然的話我讓你見不到明天的太陽!」我強忍著痛苦低頭不語。一惡警咬牙切齒地說要給我加加溫,也就是要電擊我。這時我早已被折磨得沒有半點力氣,感覺死亡在一步步向我逼近,心裡急忙呼求神:神哪!人太渺小,不能為你做什麼,今天我願以死來羞辱撒但,只求你保守我的心在任何時候都不遠離你、不背叛你。他們強行掰開我的嘴,把一條濕毛巾塞到我嘴裡,毛巾的另一端連著一根電線,電線的一頭夾在我的耳朵上,接著按下了手裡的開關。瞬間,我感到渾身的血液都往頭上沖,頭就像要爆炸一樣,疼得我眼珠都像要迸裂出去似的,身上的每一根神經都在劇烈地抽搐,感覺快要繃斷了。這夥惡警看到我痛不欲生的樣子都哈哈大笑,不一會兒,我就昏死了過去。緊接著,我又被一盆涼水澆醒,醒來時毛巾還在嘴裡含著,惡警獰笑著問我:「味道怎麼樣?如果想說點什麼你就點個頭。」此時我想起神的話說:當人把命都豁出來之時,那麼一切都不在話下了,誰也不能將其難倒了,什麼能比『命』更重要呢?所以撒但在人身上無法再作什麼,撒但拿人也沒辦法。神的話使我更堅定了自己的選擇,心想:你願怎樣就怎樣,反正我就這一條命,大不了一死了之,但你休想從我嘴裡套出一個字兒來。我沒有回答他,閉上眼睛不看他。我的這一舉動又激怒了那惡警,他又一次給我接上了電,這次比上一次的電流更大,我在心裡疾呼:神哪!救我!我不行了。就在這個時候,主耶穌被釘十字架的一幕清晰地呈現在我眼前:凶惡的兵丁把一根半尺長的鐵釘釘在主的手心,穿過皮膚,穿過骨頭……耶穌受的苦讓我心痛不已,我不由得放聲大哭,在心裡向神禱告:神哪,你是聖潔的,你不屬罪,但為了拯救人類,你卻把自己交給那惡者被釘在了十字架上,為救贖我們人類流乾了最後一滴血。神啊,我是個敗壞至極的人,是該滅亡的對象,接受了你的救恩有幸經歷你的作工,就應該為你擺上。神啊,我清楚地知道,現在你就在我身邊陪伴我受痛苦,你一直在愛我、為我付出,我願獻出自己的所有來滿足你,不讓你再為我受苦、為我擔憂。這時,兩個惡警停止了電擊。看到神在體恤著我的軟弱,我心裡對神滿了感激。接下來他們雖然沒停止對我的殘害,但我已經感覺不到痛苦了,我知道是神在保守我,擔當了我的痛苦,我心裡被神的愛深深感動,一直流著淚。後來,有個警察進來看了我一眼,就對那兩個惡警說:「別打了,你看他被打成那樣了也不說什麼,肯定是啥也不知道。」他們這才停手。我知道這是神奇妙的擺佈安排,神不許可這夥惡魔傷害我的性命,就調動人事物來攔阻,我真切地感受到了神的愛。

惡警們敗下陣來不再審我,半夜十二點左右將我送到了看守所。管教把我帶到一個關押著三十多個犯人的號房,打開門放我進去時,我聽見他陰笑著交代號長說:「一會兒聲音小點,不要動靜太大。」號長瞄著我上下一打量,嘴角一歪,對管教說:「你就放心吧!」還沒等我反應過來,那號長臉色一沉,壓著聲音一聲令下:「老規矩,兄弟們上手!」所有犯人就都坐了起來,虎視眈眈地盯著我,看得我心裡直發毛。號長一揮手,這些人如同惡狼一樣向我撲來,摁住我把我的衣服扒了個精光,用平板鞋底狠勁往我身上抽打,最後把我打得昏死了過去。醒來時已經是第二天早上六點鐘,我看見自己被塞在一個角落裡,渾身腫得老高,根本穿不上衣服。就這樣,我在大鋪上整整躺了六天,渾身的傷痛加上嘴裡被惡警用電烤得成了死肉,我疼得一口飯也吃不下去,管教怕我死了給他們帶來麻煩,才打發犯人們輪流給我餵點菜湯。

待我的傷稍好一點兒後,犯人們受惡警挑唆繼續對我欺壓、凌辱。他們讓我每天早晨背監規,背不好就得挨打;還讓我打掃衛生,為有錢的犯人洗衣服,稍有不慎就會被拳打腳踢;他們知道我是信神的,就常故意在我面前說很多褻瀆神的話來刺激我、羞辱我:「信神的人是不是挨打不疼,幹活不累?是不是受多少苦都無所謂?……」為了折磨我,他們還讓我用手疏通便池,噁心得我腸胃都要翻出來了;還讓我用牙刷刷洗地板磚;把給我的饅頭故意扔到便池裡;管教查房檢查衛生,脫了鞋穿著白襪子走一圈,發現襪子髒了就對我拳打腳踢……面對惡警們無休止的折磨,我心裡十分軟弱,也很消沉,覺得這樣活著還不如死了好。在我極度痛苦軟弱時,神的話給了我活下去的信心與動力,神說:或許你們都記得這樣的話:『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在以往,你們都聽過這句話,但誰也不明白這話的真正含義,今天深知這話的實際意義。這句話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紅龍盤臥之地受到大紅龍殘酷迫害的人身上,因著大紅龍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敵,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著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這話是成就在你們這班人身上的。神的話使我認識到,今天能因著信神受羞辱、遭折磨,這是神的破例高抬,也是我的榮幸!而我卻懦弱沒骨氣,因著肉體受點痛苦就對神失去信心,不願為還報神愛而受苦,神為拯救我付出了那麼多的心血代價,我怎能就這樣「還報」神?怎能就這樣昧著良心消極應對?不行!我絕不做沒骨頭的弱者!絕不能讓神的名因我受羞辱!於是我趕忙向神禱告:「神哪,感謝你的開啟,讓我明白受苦的意義,我願為你的榮耀而忍受一切的痛苦,就是把牢底坐穿也要滿足你,只求你與我同在,開啟我、引導我,使我能在撒但的殘害中為你作剛強響亮的見證。」禱告後,我感覺渾身有了力量,也有勇氣面對苦難的環境了。

過了十幾天,惡警們又來提審我,並威脅說,若我現在與他們配合還不算晚,否則就讓我以後的日子更加難過。在經歷了幾次的酷刑之後,我早已看透了他們的惡魔實質,對他們恨之入骨,所以不管他們怎麼誘勸、威脅、恐嚇,我都堅定信心毫不動搖。後來他們就每隔半個月來提審我一次,最後見從我這裡實在得不到任何信息,就以「擾亂社會治安、非法聚會」的罪名對我實施兩年勞教。

2006年2月24日,我被送往勞教所。因信神我被定為「政治犯」,獄警們故意將我分配到了最苦、最累、最危險的磚窯裡勞改,我的任務就是將燒好的磚從窯裡掏出來。磚窯內的溫度起碼有300度,早上溫度最低,但也有100多度,這樣的高溫作業,獄警卻不給我們配備耐高溫的工作服,我們戴的安全帽在窯內待上兩分鐘就會被烤化,為了不被燙傷,我們只能屏住呼吸,速進速出。由於沒有耐高溫的鞋子,我們進去後兩隻腳只能輪流站立,稍不小心就會被燙起泡來。剛去的時候不習慣,進去後五秒都待不了就得往外跑,隊長就安排小組長拿一根裝滿沙子的PVC管,看見誰跳出來就用管子抽打誰,這樣的管子打不斷骨頭,但肉皮上會腫起一道紅印,犯人們管它叫「抽筋棍」。進到窯裡不敢吸氣,一吸氣就像是把火吸到了鼻孔裡,掏上幾塊磚就得拉著車往外跑,如果車胎爆了不但會受罰,還會加刑期,會以「破壞生產工具、抗拒改造」的罪名被處理。犯人每天的任務是大磚一百一十五車,小磚九十五車,在那樣的高溫下是不可能完成任務的,但獄警不問你因為什麼完不成任務,而是問你為什麼會有抵觸勞動的情緒。由於高溫下作業出汗太多,導致我嚴重缺鈉,幾次暈倒在地上,他們就把我扔在窯牆上風涼幾分鐘,醒來後讓我喝杯鹽水繼續幹活。我第一次體嘗到了什麼是極限,什麼是苦不堪言,什麼是生不如死。在這裡沒有人會關心你是死是活,隊長只關心你這一組的任務有沒有完成,完成了啥話不說,如果完不成任務,隊長也不說話,手指一下窯門就走了,組長就把沒有完成任務的人叫到窯裡面一頓暴打,摔倒後身上被地面的高溫烤得全是水泡,除此之外,還要每天加二十車的任務直到你求饒才罷手。面對這樣的環境我心裡特別軟弱,幾天的折磨就像下地獄走了一遭,想想兩年是個多麼遙遠的期限啊,我不知以後的日子要怎麼度過,擔心自己就是不被惡警打死也得被高溫烤死。我越想越覺得無路可走,這個魔鬼監獄我實在待不下去了,於是我想到了死。接下來,我每天都在尋找「解脫」的機會,終於有一天機會來了,一輛拉滿磚的汽車發車離開之際,我一頭衝到了車底下,可是車輪在離我僅一尺遠的地方突然停了下來,原來車壞了。幾個犯人把我拉出來,管教大隊長說我是「不服管教,舊性不改」,開始處罰我。他們把冒著火花的電棍塞到我的懷裡,痛得我在地上亂滾,然後又把我的手反銬在電線杆上,用電棍毒打我。晚飯後,又開批鬥大會對我進行思想「更正」教育……無休止的痛苦折磨使我感到極度地恐懼、絕望、無助,就在我為怎樣活下去而掙扎徘徊時,一段神的話在我的腦海中浮現:「不管神怎麼熬煉,你信心百倍,對神不失去信心,人該做的你也做到了,神要求人的就是這些,讓人的心能夠完全歸向他,心裡每時每刻都向著他,這就是得勝者。神所說的得勝者是在撒但的權勢之下、撒但的圍攻之下,就是在黑暗勢力裡人還能站住見證,還能持守原有的信心,持守對神的忠心,不管怎麼樣你還能持守在神面前貞潔的心,持守你對神真實的愛,這樣在神面前就站住見證了,這就是神所說的得勝者了。是啊,神最後要作成一班得勝者,這班得勝者是在任何惡劣環境下仍然能持守住對神的信心、忠心,憑神的話活著,最後在撒但面前為神站住見證。而今天撒但百般折磨我、殘害我,是想利用我肉體的軟弱將我攻垮,迫使我背叛神,我不能成為這羞辱的記號!神愛我情深意切,就是在我因著肉體的軟弱想一死了之的時候,神依然在暗中看顧我、保守我,不讓我死。不管我如何軟弱,神沒有一點意思要放棄我,對我的愛始終沒有改變,仍然開啟帶領我,讓我從迷霧中走出來。我絕不能讓神失望、讓神傷心。感謝神的引導,使我又一次識破撒但的詭計,從死亡線上走了回來。我不禁默唱起經歷詩歌:「把最甜的獻給神喲,把最苦的留自己,堅決站住神見證,不向撒但再屈服。啊!頭可斷血可流,子民骨氣不能丟,神的囑託掛心頭,定要羞辱那老撒但。有淚在心裡流,寧可忍受極大屈辱,不讓神心再擔憂。」

當我順服下來願意忍受一切痛苦來滿足神時,神為我開闢了出路:因隊長不識字,就讓我幫他寫報表,從此以後我的拉磚任務就減輕了。後來,教會的一位老姊妹來看望我,她抓住我的手,老淚縱橫地說:「孩子,你受苦了,弟兄姊妹們都特別擔心你,天天都在為你禱告,你要堅強,不要在撒但面前低頭,為神的高抬再加一把勁,我們都等著你回來。」在這個冷酷無情的人間地獄裡,除了神的安慰之語,就沒有聽過人的一句溫暖的話,如今聽到久違的弟兄姊妹親切的話語,我心裡感到莫大的安慰和鼓勵。接下來好長一段時間我被神的愛激勵,心裡輕鬆了許多,幹起活來也有勁了,那是我在牢獄生涯中最幸福溫暖的日子。尤其是最後的四個月,每個月公布減刑名單時我總是排在第一位,以往每月的減刑名額只有號長、組長、小哨的,沒錢沒勢的犯人都輪不上,像我這樣被中共定為「政治犯」的基督徒更不可能享受到這樣的待遇,所以犯人們總是圍著我問:「你是怎麼做到的?」每當這時,我都會從心裡感謝神,因我知道這是神對我極大的憐憫,是神的愛給我帶來的力量。

2007年9月7日,我刑滿釋放,不久回到了教會,重新過上教會生活,並再次投入到了傳福音的隊伍中。經歷了這次患難,我比以往更堅強、更成熟了,也更加珍惜盡本分的機會。因我看見了中共政府抵擋神、殘害人的真面目,更感到神救恩的寶貴,若不是神道成肉身親自作工拯救人,所有活在撒但權下的人都會被撒但殘害、侵吞,因此我盡本分時的心態與以往也大不一樣了,感到擴展福音工作、拯救靈魂太重要了,願意盡上忠心、花費畢生精力將更多的人帶到神面前,讓他們也能從無神論政黨的迷惑、愚弄中甦醒過來,接受從神來的生命供應,得著神的拯救。在兩年漫長的牢獄生活中,撒但妄想用它的淫威來迫使我背叛神,但神就藉著這惡劣的環境來成全我對神的信心、忠心與順服,潔淨我愛神的摻雜,也讓我認識了神的智慧全能,深深地體會到神對人就是拯救、就是愛!我心對神發出無限的敬拜與讚美!

內蒙古 徐強

 

 

 

延伸閱讀
你從末世各種災難頻繁發生中明白神要啟示人什麼嗎? 弟兄姊妹,我們要想看到預言的應驗,必須得有一顆謙卑、尋求的心。我們都看到,近年來,世界各地災難越來越多、越來越大,水災、旱災、飢荒、瘟疫、地震,暴力事件、種族衝突、恐怖襲擊等等,各種天災人禍頻頻發生,各國局勢風雲變幻、動盪不安,戰爭一觸即發,人都預感到世界末日好像就要來臨了。尤其是2014年4月至2...
神的愛浩瀚無比 我是一個在世上飽受苦難的人。結婚沒幾年丈夫就去世了,從此,家庭的重擔全壓在我一個人身上。我帶著年幼的孩子艱難度日,受盡人的冷眼與欺凌,軟弱無助的我天天以淚洗面,感到人活在世上太難了……就在我悲觀、絕望之時,一個姊妹將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傳給了我。當我看到神的話說:「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
苦中的甘甜——中共逼迫有家難歸,依靠神看到神的奇妙作為 2015年的最後一天,天氣格外晴朗,李平走在去接待家的路上,看到家家戶戶都忙著貼春聯,每一家都團團圓圓,熱鬧非凡地迎接著新一年的到來。一陣酸楚湧上李平的心頭,他不由得想起年邁的父親獨自一人在家,正需要人照顧,可自己卻因信全能神被中共政府追捕得有家難歸,不能盡到做子女的責任,還要過著逃亡在外的生活。此...
惡魔凶殘極 神愛高萬丈 我叫楊帆,今年33歲,2008年接受神的末世作工,看到神的救恩浩大,為了還報神愛,我一直在教會裡盡本分。期間中共政府從未停止對我們信神之人的逼迫抓捕,當我親身經歷到他們的迫害後,更加看到中共的卑鄙邪惡,從心裡恨惡、棄絕它。 我不幸被抓捕 2015年3月的一天,我在接待家庭整理資料,剛整理好,就聽...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