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冤案背後的隱情

我出生在一個溫馨幸福的家庭裡,自幼享受著家人的呵護與關愛,過著豐衣足食的生活。那時父親下海經商,我們家的生活也越來越富裕,不但蓋上了小樓房、開了歌舞廳,還有一輛奔馳小轎車。在九十年代我們家在當地也算是小有名氣了。然而2005年的那一天,我們家的生活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2005年5月的一個早上,一陣急促的門鈴聲把我和媽媽從睡夢中吵醒,母親打開門,只見七八個公安幹警奪門而入。從來沒有見過這種場面的母親當時就被嚇呆了,膽怯地站在門後。我心裡有種不祥的預感,一場冤案背後的隱情就從房間裡跑出來質問他們:「你們是誰?我們又沒有犯法,你們來這裡幹什麼?」這時一個帶頭的矮胖警察趾高氣揚地說:「這是XX家吧,你是他的女兒嗎?你的父親犯了『國家間諜罪』,這張是搜查令,我們是來搜集證據的。」說著從他口袋裡拿出了一張紙,還沒等我看清紙上的內容,他就迅速地收了回去。面對這個場面,我的心裡既緊張又害怕,心想:父親只是個生意人,怎麼可能和「國家間諜」扯上關係呢?他們是不是搞錯了?此時一個矮胖警察命令他的手下搜查我家。我與母親眼睜睜地看著他們像鬼子進村一樣,把我們家裡裡外外都翻了個底朝天,場面非常混亂。心亂如麻的我急忙追問那個矮胖警察:「我父親現在在哪裡?你們憑什麼說他犯了『國家間諜罪』?你們有證據嗎?」矮胖警察不屑一顧地說:「你父親關押在市派出所,有沒有罪是國家說了算,哪輪得到你說話。」雖然警察的話讓我很氣憤,可是我心想:國家的法律是公平、公正的,待警察查明真相後就會把父親放了。大概過了十分鐘,一個警察來到這個矮胖警察的身邊說:「報告!沒有搜到什麼,只是搜到一張越南的地圖。」矮胖警察接過那張地圖,用命令的口氣說:「收隊!」警察離開後,我和母親望著一片狼藉的家泣不成聲……

2005年6月初,姐姐託人找了很多關係,也花了不少錢,我們才有機會和父親見上一面。我們坐在等候室,看到父親在一個警察的攙扶下,蹣跚地走了過來,看著原本身強體壯的父親如今卻變得如此虛弱而且身上還傷痕累累,我們的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父親坐下後,母親哭著問:「你的腳怎麼啦?為什麼走路這麼困難?你是怎麼被抓進來的?他們說你犯了「國家間諜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呀?」父親嘆了一口氣說:「前幾天,我剛走到咱們家樓下,突然就有三四個彪形大漢從後面扣住我,把黑布套套在我的頭上,把我押到了派出所,他們逼我承認洩漏了國家機密給越南人,並拿出我帶著越南人在海邊觀看風景的照片作為證據。」此時父親情緒激動地說:「其實我和越南人談的都是生意上的事,根本就不涉及國家機密,更何況我一個普普通通的商人怎麼會知道國家的機密呢?可一個警察為了讓我承認就威脅我說:『這些相片就是證據,我告訴你,你不承認也得承認,你要是不招,我們有的是辦法對付你。』接著就開始狠狠地打我,又強行讓我跪了三天三夜,不給我飯吃、不給我水喝,到了第三天我實在支撐不住就暈過去了,醒來的時候已是第五天了。他們告訴我,警察已經去過家裡搜查證據,說在家裡搜出一張越南的地圖,其實那張地圖是我去越南時買來看路線的,但他們卻一口咬定我是在洩漏國家機密。」聽著父親的訴說,我們心痛不已,早已泣不成聲,接著父親讓我們去找一個與他交情不錯的朋友,讓他幫忙請個律師。父親抬起頭時,我看見他的眼裡佈滿了血絲。看到父親遭受著這樣的陷害與折磨,我才知道這個國家所謂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維護公民的合法權益」、「改革開放,讓人民富裕起來」等等,全都是蒙蔽人、欺騙人的謊言鬼話!

回到家後,我們就急忙去找父親說的那個朋友,但因著中共政府對父親的陷害,以前對父親趨炎附勢的朋友對我們都是避而遠之,根本就沒有人願意幫助我們。沒辦法我們只有自己花錢請律師替父親申冤,但一件出乎我們預料之外的事卻發生了。6月中旬的一天中午,母親拿著她的退休工資的存折去銀行取錢時,銀行的工作人員居然對母親說:「由於你丈夫的原因,你的銀行賬號被凍結了。」母親聽後,匆忙地回家又拿了父親名下的三個存折去銀行查看,發現裡面四十多萬元的存款竟然不翼而飛了!心急如焚的我趕緊打電話把這件事告訴了姐姐。姐夫找到他在銀行上班的一個朋友詢問後得知:這三個賬號的錢全部被國家充公了。之後姐姐和姐夫四處找關係想見父親一面問清緣由,但沒有人願意幫助我們。後來我小叔找到他的同學(在法院做副領導),想叫他幫忙讓我們見父親一面,不料小叔的同學卻對我們說:「我真的沒辦法幫你們,這件事是上層下的文件,他們一定要這麼做,誰也不敢不從啊!我們老百姓在國家政府面前就是這樣的微不足道,國家想要怎麼對待就怎麼對待,我勸你們還是放棄吧。」

7月份的一天早上,法院來了五個人,一個領頭的對我們說:「因XX涉嫌『國家間諜罪』,其權下的所有財產均屬於不法之財,因此政府要將他所有的財產全部沒收!這是法院的查封令,限你們在一個星期內搬離這裡。」母親聽後一下子就病倒了。就這樣才短短幾天的時間,我們就從幸福、富裕的小康生活淪落到窮困潦倒、無家可歸,最後我們只能寄宿在舅舅家。姐姐、姐夫為了給母親籌錢治病到處奔波,我們甚至連一日三餐都成了問題,更沒有能力給父親打官司了。我不禁仰天長嘆:「這個社會真的太黑暗了!這個世間的公義在哪裡?誰能為我們主持公道啊?」

後來父親被中共政府以「間諜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記得9月份的一天,我和母親去看父親的時候,獄警為了從我們身上斂財,故意找各種藉口不讓我們見父親,說父親犯的是「間諜罪」不能隨便見。母親急忙問道:「家人也不可以見嗎?」獄警卻說:「你要是有這個(做著要錢的手勢)事情就好辦多了。」但我們已被中共迫害得身無分,還哪來的錢給他呀,我與母親只能無奈地走出監獄的大門抱頭痛哭。

直到2011年父親刑滿釋放,我們才與父親相聚。經過六年牢獄之苦的父親已是滿臉的滄桑,而且身體狀況很差,一到下雨或者陰天,父親的雙膝就會痛。2013年6月份,在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們得知:這個冤案的背後是中共早就策劃好的,在2002年的時候,中共政府就已經盯上我們家了。那時整個小縣城除了縣長以外,就只有我家有奔馳小驕車,還開了歌舞廳。下至整個縣城,上至市級領導都知道我父親是個「大財主」,因此,中共政府對我們家這塊「大肥肉」早已垂涎好久了,一直尋找機會下手。他們找人跟蹤、留意我父親的行蹤,直到我父親帶著越南的合作夥伴來旅遊觀光時,他們就偷拍了照片以此作為證據。而且中共政府為了將我父親判刑入獄,還威脅檢察官說:要是這件事做得不體面,不能讓父親入獄,這個官銜就沒有了……。最後檢察官迫於中共政府的強權壓制,就在偵查、審核材料的過程中,專門搜集一些對我父親不利的資料,把能夠證明父親清白的資料全部銷毀了。得知這些後我恨得咬牙切齒,這個政府官員可真是吃人不吐骨頭的貪官污吏。為了圖謀自己的利益,絲毫不顧老百姓的死活。

後來,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看到神的話說:「這些魔鬼的手段極其殘忍,似乎『教育』『培養』成了魔王殺害人的『傳統』的手段,藉著它的『深深地教導』將自己醜惡的靈魂全部掩蓋起來,企圖披上羊皮來騙取人的信任,之後趁人昏睡之機將人全部吞吃。」(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因為整個人類的上空混濁黑暗,毫無一點清晰之感,人間又是漆黑一團,活在人間『伸手不見五指』,抬頭不見陽光,腳下之路泥濘坑窪,蜿蜒曲折,到處都遍及死屍;黑暗的角落裡盡是死人的屍骨;陰涼的角落裡盡是群鬼寄居;人類的中間到處又都有群鬼出沒;滿是污穢的各種獸的後代互相廝殺、慘鬥,廝殺之聲令人膽戰心驚。就這樣的時代,這樣的世界,這樣的『人間樂園』上哪去尋找人生的樂趣?人又上哪找著人生的歸宿?」(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正的「人」指什麼》)通過讀神的話語,使我看清了中共掌權就是黑暗、邪惡的魔王掌權,老百姓生活在它的權勢之下不會有幸福可言。它們外表道貌岸然,滿口的仁義道德,實質卻陰險毒辣。它們獨裁專制、一手遮天、玩弄權術、貪得無厭、顛倒黑白、無中生有。他們不僅對父親實施暴力,還把莫須有的「間諜罪」強加在父親的頭上,使得父親含冤入獄整整六年,並強行霸佔了我們家的全部財產,使我們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中共政府就是一夥強盜土匪,打著正義的旗號大肆地剝削老百姓的財產、利益,真是一群十惡不赦、殺人不眨眼的魔王。通過神話語的揭示我才看清了中共的醜惡面目,不然我會一直受著中共的蒙蔽。

如今我在全能神教會裡,接觸教會的弟兄姊妹時,看到弟兄姊妹都能彼此相愛,哪個弟兄姊妹有困難時,大家都能互相幫助、扶持、照顧。雖然我們來自不同的家庭,彼此之間沒有血緣關係,又互不相識,但因著神的愛我們卻比一家人還親。這使我真實地感受到全能神教會與世界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地方:一個是充滿了愛,充滿了正義、光明的淨土;一個是充滿黑暗、邪惡,充滿殺戮、殘酷、恐懼、痛苦的危險魔窟。神是用他的公義治理著他的國度,在全能神教會是光明、正義被樹立,邪惡勢力被驅逐。對於這個污穢的世界,神要以公義、威嚴、烈怒來施行審判,唯有真心尋求神,渴慕光明的人才能得著神的看顧與保守,今天唯有神才能把光明帶給人類,讓人類從此不再受撒但的殘害,這都是由神公義聖潔的實質決定的。就如神的話說:「神的『喜』是因為有正義的存在與誕生,是因著有光明的存在與誕生,是因為黑暗與邪惡的毀滅;他的『喜』是因著他為人類帶來了光明,是因為他給人類帶來了美好的生活;他的『喜』是正義的,是一切正面事物存在的象徵,更是吉祥的象徵。神的『怒』是因為非正義事物的存在與攪擾在侵害著他的人類,是因為邪惡與黑暗的存在,是因為有驅逐真理的事情存在,更是因為有抵觸美善事物的存在;他的『怒』是一切反面事物不復存在的象徵,更是他本聖潔的象徵。」(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了解神的性情很重要》)

筆者:林可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