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善」背後的大惡

每當我看到「大善中國人」這個公益廣告的時候,心中便會五味雜陳,因為在這幅寓意中國共產黨給人民帶來祥和與安康的圖畫背後,我想到的不是祥和與安康,而是朋友曾經給我講述的那場血腥的屠殺。

當國人對著這樣喜慶的圖畫對中共歌功頌德的時候,有多少人會和我一樣,想起那還未走遠的歷史記憶裡隆隆的槍炮聲與裝甲車的鐵鏈聲?那些本應出現在保家衛國的戰場上的武器,對準的卻是一群朝氣蓬勃的熱血青年!

2007年的夏天,距離「六·四」學潮運動已經過去整整18年。假期裡,我去看望一個要好的同學,恰巧遇見了同學的三弟。多年未見,三弟熱情如故。飯後,他拉著我出去散步。我們邊走邊談,走到了一片樹蔭下就坐下來歇息。談話間,三弟看看周圍沒有人就靠近我,低聲又很嚴肅地說:「哥,我告訴你一個特大而真實的祕密。當年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的大學生絕食的事,你知道吧?」我說:「聽說過。」三弟說:「一個和我關係很好的戰友,當初,他入伍一年後被上級調到了坦克連。在1989年6月的一個夜深人靜的夜晚,他突然來找我,向我講述了他噩夢般的經歷。」三弟一邊說著一邊把目光投向遠方,眼神裡寫滿了隱隱的哀傷,彷彿已被接下來要講述的事情深深地感染。他深呼一口氣,然後向我轉述了一場驚心動魄的屠殺!

(為了方便表述,下面的經歷均直接以三弟戰友第一人稱的角度記述)

三弟的戰友說:「在兩個星期前,我們首長接到黨中央的調令,要執行一項特殊任務。黨中央下了四個調令調動軍隊進京,第一調令:調的是保定(北京西南約一百公里左右)的一個獨立師,這個獨立師的師長知道任務是鎮壓手無寸鐵的大學生後,寧願抗令也不去,於是就被中共軍方下令槍斃了!第二調令:調的是西南軍區(四川鄧小平的老家)的張萬年(後來官至中央軍委副主席)。第三調令:調的上海市的江澤民。第四調令:調的是遼東軍區的坦克旅,也就是我們的這個部隊。我們的坦克連接到上級的命令就連夜出發了。

在6月3日夜間,我們到了天安門廣場,當時廣場上所有的燈光全都關閉了,我們的坦克車也不准開燈。我在朦朧中駕駛著坦克緩緩向前開進。雖然坐在駕駛倉裡,但我似乎也聽見了慘叫聲和痛哭聲。靠近人群的時候,我把速度減了一下,儘量給那些不願做無謂犧牲的人騰出點時間,好讓他們儘快躲開,我當時能做的也只有這些了。但事實上,願意躲開的人不足三分之一。他們互相攙拉著想要避開坦克,有的人來不及就揮揮手,我就會儘量把坦克調轉一下。看到他們有氣無力地互相攙撫的身影,我的心都要碎了,眼淚啪啦啦地往下掉。我不想軋他們,但我如果稍稍表現出不願執行命令,可能就會立即被執行槍斃。那一刻,我知道我已成了一個劊子手。我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在殺人數量的多少上做出一點有限的選擇。我偷偷地規避著人群,儘量少軋一些人。我的坦克後面緊跟著裝有高濃度的硫酸車,他們把坦克碾軋過的人用硫酸腐蝕燒化。硫酸車的後面是消防沖洗車,負責洗刷罪惡。

「大善」背後的大惡

圖片作者:Neo-Jay  /CC BY 2.0

當我們的坦克車從天安門廣場上開出後來到了城郊的一座大山上(大山的旁邊就是大山溝),那時已是6月4日凌晨四點一刻。上級突然用遙控向我們下達了一道讓我們自殺的命令:把坦克車一律都往山溝裡開(山坡較陡)。我看到前面的坦克車已經往山下滾,這時我害怕了,這不僅是要消滅證據,而是要將我們殺人滅口,不留痕跡。我頓時減了速,把方向找準,定準,隨即打開坦克的頂蓋,以最快的速度跳下坦克車,又以「捉迷藏」的辦法逃離了現場。我不敢回連隊,不敢回老家,也不敢到親戚家,只好冒著風險偷偷地來找你。我的好兄弟,我把這事告訴你,就是請你記住,萬一我有不測,不要讓這個真實的歷史事實消失在人世間,一定要讓後人知道中共的險惡。」

三弟幾乎沒有停頓地為我轉述完他戰友的經歷後又深呼一口氣,彷彿不忍再想像剛才殘忍的場面。他接著說:「戰友在我這裡只待了兩個多小時就走了,我把我身上僅有的二百四十元都給了他,至今我再也沒有聽到他的消息。後來,我聽一些朋友說,2005年前後的幾年裡,還有很多老夫妻拄著拐棍,帶著吃的、喝的到北京天安門前要找他們的孩子。這些風燭殘年的老人就是當年慘死在坦克與機槍下的學生的爹娘。在人生即將走到盡頭的晚年,他們還念念不忘自己永遠不會再回家的孩子。他們在天安門廣場上大聲呼喚著他們孩子的名字:『我們的孩子,你在哪兒啊?』當時,有些外國記者把這些鏡頭拍攝記錄了下來。」

那一次,我告別三弟和同學,回家後很長一段時間都陷在悲痛之中。雖然在此之前也曾耳聞過一些關於「六四」的內情,但我沒想到中共的殘暴簡直比法西斯更甚!多年以來,由於中共封鎖消息,也許知道真相的國人將會越來越少,尤其是很多青少年可能已經根本不知道中國的近代還有這樣一段血腥的歷史。太多的人都被中共粉飾太平的手段蒙蔽著。

如今,當我看到路邊的牌子上寫著「大善中國人」,我好想大聲疾呼:這個「大善」對那些死去的青年學生如何解釋?這個「大善」對那些日夜在廣場上呼喚著自己孩子名字的老人們又如何解釋?難道大善就是把手無寸鐵的大學生用坦克車扎死?難道大善就是把為國家前途著想、不忍心向青年學生痛下殺手的師長給槍斃?難道大善就是逼著自己的士兵去屠殺自己的人民,然後為了掩蓋罪惡又逼著士兵去集體自殺?

只有作惡多端的魔鬼才會為極力掩蓋其罪行而粉飾自己,當中共越來越多的惡行被曝光之際,一切類似「大善中國人」的宣傳粉飾都已成為對它最大的諷刺。越來越多的人會看清楚,對於這個人類歷史上最邪惡的政黨而言,何來大善?只有大惡!

延伸閱讀
人民警察 為什麼你死後換來一片叫好聲? 2005年4月6日,哈爾濱市南崗區公安分局文化派出所警察汪瑞斌、楊威被人殺害,一人身中8刀,一人手筋被割斷。 2008年4月20日,寧夏回族自治區銀川市公安局巡警支隊一輛警車出警時,被預先埋設的爆炸裝置炸毀,四名警察當場死亡。 2008年11月7日下午,深圳市寶安區石岩管理區的執勤人員因欲攔截罰...
白大褂後的黑色幽靈 我是一名護士,也是一名黨員,從小接受愛黨、愛國、愛社會主義思想的教育,是在學唱演樣板戲中長大的。1975年,我初中畢業,正趕上全國都在響應毛澤東號召的「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我就到了農村為大紅龍歌功頌德。那時幹勁十足,下雪天還上山用白灰在石頭上寫標語「農業學大寨,工業學大慶」、「共產黨萬歲」、「毛主席...
走進中國大陸家庭教會採訪紀實——基督徒趙紅梅的經歷(一) 故事整理人:金薇 受訪人:趙紅梅 受訪時間:2016年6月15日 受訪人簡歷:趙紅梅,今年60歲,中國江蘇省蕪湖人,信全能神十幾年來,遭到了中共政府的監視、追查、威脅、抓捕、抄家,不僅肉體受盡痛苦,精神也受到嚴重的催殘。但這樣的苦難環境並沒有將她打垮,反而堅定了她跟隨神的決心。 金薇...
歷史由誰書寫,命運由誰安排? 回顧中國近代史上的重大戰爭,日本發動的侵華戰爭最為引人注目,這場戰爭差點讓中國淪為日本的殖民地、附屬國。 自1937年7月7日的「盧溝橋事變」開始,短短幾個月內,日軍就佔領了中國的華北平原,東北三省等地,面積幾乎相當於半個中國。後來日軍又長驅直入,越過長江天險佔領南京,兵鋒向西直抵武漢……眼看整個...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One thought on “「大善」背後的大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