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禁(二)

神話審判 看透臉面

經歷了神的審判刑罰,我對自己的錯誤追求有了一點淺顯的認識,但對撒但哲學的實質,以及人憑撒但哲學活著會帶來什麼後果,還沒有多少真實認識。2011年春天,上層帶領讓我在抓好本教會工作的基礎上,再去扶持我之前負責過的一個教會。沒想到,當我去找那個教會的負責人時,姊妹高興地拍著手說:「真感謝神,我昨天晚上接到通知,說你今天要來扶持我們教會,高興地我一夜沒睡著,我已經巴望你一天了,張姊妹(也是教會帶領)如果知道你來了,肯定會把她高興壞了……」聽了這話,我心裡咯登一下:怎麼我的到來會引起他們這麼大的反響?想起以往弟兄姊妹交通時說過「仰望人的有禍了,被仰望的也有禍了」,想到這裡,我感覺害怕了。更讓我意想不到的是,第二天我去曾住過的接待家聚同工會,到那裡一看,大門敞開著,屋裡屋外的地面很明顯地全部掃了一遍,當我騎車進到院子時,只見張姊妹和接待家的弟兄姊妹都滿臉歡笑地從屋裡迎了出來,還沒等我停穩車子,接待的姊妹就跑過來一把抱住我,說:「哎呀!姐啊,你可回來了,這麼些日子沒見,可想死我們了。」一邊說著一邊扭頭看著她家弟兄,只見弟兄也很高興地重複著:「是啊!是啊!……」面對此情此景,我當時就驚呆了,嚇哭了。我竭力地呼求神:「神啊!怎麼會這樣?我是怎麼作的工,怎麼盡的本分啊,我不僅沒有把弟兄姊妹帶進真理實際,帶到你面前,讓人都來敬拜你,反而把人都帶到了自己面前,我這不是做了大惡嗎?今天你擺佈這個環境,使我親眼看見了『追求名譽,追求讓人高看』的盡本分所產生的嚴重後果,沒有你擺設環境來顯明,我再這樣追求下去,就會走向一條不歸路。」可這一切都怨不得別人,「腳下的泡是自己走的」,神如此智慧的顯明和事實臨及的審判刑罰,讓我不得不靜下心來好好反省認識自己。

聚會結束後,我趕緊找出相關神話看了起來:「有許多人憑著熱心事奉神,不了解神的行政,更不領會神說話的內涵之意,所以好心往往做出攪擾神經營的事來,嚴重的開除門外,沒有再跟隨神的機會,打入地獄與神家無關無份。這些人憑著無知的好心去作神家的工作,最終激怒神的性情。人都把侍候官家老爺的套路拿到神家來發揮,妄想運用自如,結果萬萬沒有想到神的性情不像綿羊,而像獅子……你沒有認識的實際,又缺乏真理的裝備,那你的熱心事奉只能招來神的噁心與厭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告誡三則》)「人本性裡面的東西是時時刻刻都在流露的,不管做什麼事都能流露出人的本性來,人在每件事裡都有自己的存心目的,不管是接待也好,或者是傳福音也好,或者是干某一項工作,不知不覺都能流露人本性的東西。因為本性就是人的生命,人活著都是受本性支配的,本性的流露並不是偶爾一時的表現,完全可以代表這個人的實質,人的骨子裡血液裡所流出來的都是代表本性的東西,都是代表這個人的生命的。」(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

經歷,認識,審判,實質,教會,說話,真理,安慰

神嚴厲的話句句擊打在我的心上,字裡行間都滿了神對我的審判與刑罰。想想自己來這教會盡本分之前,雖然有了之前的失敗經歷,明白人事奉神是為了將更多的人帶到神面前,人不該追求讓人高看,讓人仰望,但「人過留名,雁過留聲」的撒但毒素在我心裡扎根太深,已經成了我的座右銘,成了我為人處事的原則標準,也成了我本性的自然流露。回想自己在這三年多盡本分的過程中,名義上是在事奉神,實際上卻在搞著自己的經營,與誰相處都要追求留個「好」,讓人高看,其實質就是想佔有人的心,取代神在人心中的地位,讓人圍著我轉,對我仰望崇拜,甚至多少年以後人還能想著我,念著我的好,我這不是半路打劫的強盜,把神要拯救的人半路劫走帶到自己面前了嗎?今天神用事實的顯明和話語的審判,讓我認識到用「人過留名,雁過留聲」的撒但哲學來做教會的工作,就是在打岔神的經營,已嚴重觸怒了神的性情,實在太令神噁心厭憎,如果再不真實悔改變化,最終將會失去蒙拯救的機會。此時,我更感到神對我已施下最大限度的寬容和拯救,沒按我的過犯來待我還給我悔改的機會。我仆倒在神的面前,誠心實意地向神認罪悔改:「神啊,經歷了你這麼多的作工,我已親身體嘗到了你極大的愛和拯救,我不能再昧著良心做事了,人的心本來是應該屬於神的,不該讓人佔有,可我竟與你爭奪人、爭奪地位。神啊,我要在弟兄姊妹面前敞開亮相,讓弟兄姊妹都看清我的敗壞真相,徹底除去我在人心中的地位,讓人都能尊神為大,尊神為高,讓神話真理在人的心裡掌權,使人不再仰望人、崇拜人。」禱告後,我心裡踏實平穩了許多,也有了實行真理的信心與勇氣。當我把自己追求讓人高看、誇獎的卑鄙存心,以及給弟兄姊妹帶來的傷害都一一解剖亮相時,弟兄姊妹並沒有因此而恨我,棄絕我,而是通過此事對神的性情及人為名譽、臉面活著帶來的後果有了真實的認識,也明白了事奉神的真意與路途,弟兄姊妹也都長了分辨,知道該怎麼正確對待人了。經歷了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我心中有了一點敬畏神的心,以往所持守的「人過留名,雁過留聲」的撒但哲學在我身上減輕了不少,我也不那麼在乎人對我如何評價了。

棄絕臉面 榮神益人

轉眼到了2013年夏天,我盡中層帶領的本分。因著擴展福音工作的需要,有個教會一下子抽走了五個主力,而教會帶領是剛選上來的,這樣一來,教會所有的工作全部壓在這個姊妹身上,她感到力不從心,就埋怨道:「教會這麼多事都壓在我一個人身上,我幹不了……」因著有了前幾次刻骨銘心的經歷,我再也不敢體貼人的肉體,追求給人留個「好」名聲而應付了事了,我得和姊妹交通,讓她學會順服神的擺佈安排。那天下著雨,當我找到姊妹的時候已是下午五點多,接待家的兩個孩子都已放學回家,家裡鬧鬧騰騰,根本沒法談,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姊妹一臉不高興地說:「有什麼事快說,我得回家做飯了。」看著姊妹冷漠的面孔,我想:姊妹還鬧著情緒,這個家也不安靜,外邊還下著雨,要不改天再約個姊妹一塊來談?正在猶豫間,我想起了全能神的話:「無論神怎麼作工,無論在什麼環境裡,你都能追求生命,追求神的工作在你身上開展,追求真理,對神的作為有認識,而且能按真理行,這就是有真實的信心,這就證明你對神沒失去希望。」(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被成全的人都得經受熬煉》)感謝神話的引領讓我明白神今天擺設這樣的環境,正是要成全我對神的信,同時也是讓我實行真理、做一個有正義感的人,可我為什麼要猶豫?為什麼要退縮?還不是怕得罪姊妹,怕得不到姊妹的擁護?此時,以往做「老好人」的種種惡行,像放電影的快鏡頭一樣飛速閃過,我帶著負罪的心、更感到責任重大,我覺得幫助姊妹從撒但的苦害中走出來是刻不容緩的事。我相信神的工作神自己作,只要人有配合的心,就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於是,我爽快地拍著姊妹的肩說:「姊妹,咱們出去談談好不好?」說完,我就幫姊妹披好雨披,拽好衣襟,和她一起踏進了外面的風雨中。我們來到一條僻靜的小道上停了下來,首先我把自己經歷這樣的環境時,我的敗壞流露、認識,進入都敞開心交通,接著我又交通了人活在難處中,不願受苦付代價是自私卑鄙的撒但性情,作為教會帶領如果攔阻聖靈作工會給教會、弟兄姊妹帶來什麼損害,當談到我們做帶領的不與神配合就是攔路虎、絆腳石時,姊妹嚎啕大哭,邊哭邊爭執說:「啊?!按你這麼說,教會出現這麼多事都是因為我?……」我說:「姊妹啊,你冷靜一下,這些都是我們該學的功課……」沒等我說完,姊妹氣得頭也不回地走了。看著姊妹的背影迅速消失在雨中,我禁不住仰臉朝天:「神啊,我把姊妹完完全全向你交託,願你感動她的心靈讓她醒悟……」沒想到第二天早上,我無意間又碰到了姊妹,老遠就看見姊妹一改往日的愁容,滿臉像開了花似的跑到我面前,抓著我的手,使勁搖晃著說:「感謝神、感謝神!」過後得知,姊妹回家後,跪在神面前切切地禱告尋求,並把我們一起交通的神話找出來認真揣摩,姊妹明白了神的心意,終於從難處中走了出來。看到姊妹的情形得到扭轉我感到很高興,心裡得到了莫大的平安和踏實,真正體嘗到了實行真理的快慰和享受。此時,我彷彿感覺神那憂傷的心也已得著了一點安慰。

結 語

今天我能改變自己的看事觀點,放棄對名譽臉面的追求,全是神一次次審判刑罰的作工達到的果效。回想自己在世拼搏奮鬥幾十年,一直被「人過留名、雁過留聲」的撒但哲學迷惑、控制,為爭得一個虛無的名聲,多少時候「死要面子活受罪」、「打碎牙齒往肚裡嚥」,曾經的我,哭過、痛過、彷徨過,深陷其中卻無力自拔,越注重讓人說個「好」活得就越累,真是作繭自縛,不知為誰活,不知為何生。但跟隨全能神一路走來,是神用審判刑罰的作工喚醒了我的心靈,潔淨、變化了我,將我從撒但的捆綁中拯救出來,使我明白了人活著的真正意義與價值,找到了人生的方向。在這期間,雖然我也經歷了許多的刑罰審判之苦,但我的敗壞性情卻得著了一些潔淨,並且在享受神愛的同時,還能傳遞神愛,彰顯神愛,真是感到這是自己莫大的榮幸和安慰!也看到追求真理太有意義了!我願一生跟隨神走追求真理的路,早日活出真正人的樣式滿足神。一切榮耀歸給全能的獨一真神!(全篇完)

中國 實際

上一篇:解 禁(一)
推薦詩歌:我的生活釋放自由

延伸閱讀
蛻變(二) 人的性情變化不像我想像得那麼簡單,因狂妄自大的本性在我身上深深地扎根,早就成了我的生命,需要神更多的顯明、審判與潔淨才能得到變化。在教會盡一段時間本分後,我看到自己盡本分的果效比別人好,自己能交通一些,便認為自己素質比別人好,有工作能力,是教會中不可多得的人才,就特別地嫌棄那些素質差或者年齡大的弟兄...
我明白了什麼是神的末世審判 一天,我在讀經時看到:「因為時候到了,審判要從神的家起首。若是先從我們起首,那不信從神福音的人將有何等的結局呢?」(彼前4:17)「我又看見一個白色的大寶座與坐在上面的,從他面前天地都逃避,再無可見之處了。 我又看見死了的人,無論大小,都站在寶座前,案卷展開了;並且另有一卷展開,就是生命冊。死了的人...
中共的迫害使我們家支離破碎(二) 第二天一大早,我寫信告訴在外盡本分的女兒,並囑咐她千萬別回家了。又告訴當地的教會帶領,讓弟兄姊妹暫時不要來我家,以免被中共監控、跟蹤抓捕。第四天中午,七個惡警氣勢洶洶地來我家逼問,一個惡警問道:「你孫女的錢在哪裡?家裡還有誰信?你要是不說,連你也一起抓。」我氣憤地說:「人都被你們抓了,家裡值錢的東西...
你聽,這是誰在發聲! 身為三班僕人派的一名講道人, 眼看著來聚會的弟兄姊妹越來越少,我卻束手無策。為此我不知多少次來到主的面前禱告,求主堅固弟兄姊妹的信心,但教會荒涼的光景絲毫沒有得到改善,連我自己也陷入了軟弱中……有一天,我正在屋裡幹活,教會的王同工和林同工突然來了,我高興地把他們讓到屋裡。寒暄了一會後,王同工說:「周...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