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相聲《醒》:心靈的甦醒

《醒》是2018年基督教會上映的一部相聲,開場逗哏「剛醒」的自我介紹方式調節了現場的歡樂氣氛。她轉而介紹捧哏「待醒」,二人嫺熟配合讓人捧腹之餘,剛醒的故弄玄虛「有的人哪,雖然是醒著呢,可這心哪,還在沉睡當中」又留下了點題的懸念,激發了人的好奇心。

一捧一逗中,引出二人講道人身分的同時,也表達了她們盼主重歸的急切心情。剛醒一人分飾幾角,把信徒七嘴八舌討論主來的方式表演得惟妙惟肖,生動地傳遞出信徒爭論的焦點:主來到底是駕雲降臨,還是以什麼特別的方式來叩門?然而,這個話題卻以說不清道不明而告終。而剛醒的一句「牧師長老也沒跟我講過啊」,表達了她面對信徒的疑問無道可講的尷尬,同時也透露出她對牧師長老的仰望和崇拜。

詼諧幽默的言語,讓人開懷之餘,又展現了宗教界的現狀:牧師長老除了講解聖經知識理論,就是讓信徒儆醒等候主駕雲降臨,卻對主來叩門的方式避而不談;信徒得不到真理的供應,卻身不由己地接受了「凡不是駕雲降臨的主耶穌就是假基督」的觀點。而作為講道人的剛醒以沒看見主駕雲顯現為由,將前來叩門傳國度福音的陳姊妹拒之門外,折射出「不聽、不看、不接觸」的三不政策。這已成為宗教界的一大潮流,既反映了現今宗教界迎接主來的真實態度,也讓我不禁聯想到當初猶太教的多數信徒,只聽從祭司長、文士、法利賽人的教導,不接受主的救恩,還以主耶穌不叫「彌賽亞」來定罪主、棄絕主的事實。歷史慘痛教訓實在發人深省。

相聲中的話題在笑聲之餘,漸漸變得嚴肅,讓我想到曾看過的福音電影《叩門》,主人公楊愛光的表現與剛醒如出一轍。值得一提的是,片中見證人對楊愛光說:「大家都盼望主駕雲降臨,這符合主的話,但主預言他末世再來,可不是光說這一方面預言呀,主還預言說:『半夜有人喊著說:「新郎來了,你們出來迎接他!」』(太25:6)『若不儆醒,我必臨到你那裡,如同賊一樣。我幾時臨到,你也絕不能知道。』(啟3:3)如果主末世再來是直接駕雲降臨,那這些預言又怎麼解釋、怎麼應驗呢?」這裡提到的預言傳遞出主會「如同賊一樣」悄悄到來,不會讓所有的人都知道,而是讓一部分人先知道,藉此給其他人見證主已回來的消息,對待主再來的方式的確應該謹思。而兩位相聲演員的一唱一和,無疑也是引人思考:定規主再來是以復活的靈體駕雲降臨,而不尋求考察其他主來的方式,會不會失去迎接主來的機會呢?

相聲中,陳姊妹在門外的勸說打動了剛醒那顆沉睡的心。一番考察後,剛醒茅塞頓開,得知了經上不光有主再來公開駕雲降臨的預言,還有主來隱祕降臨的預言:「閃電從東邊發出,直照到西邊;人子降臨,也要這樣。」(太24:27)「因為人子在他降臨的日子,好像閃電從天這邊一閃直照到天那邊。只是他必須先受許多苦,又被這世代棄絕。」(路17:24-25)「看哪,我站在門外叩門,若有聽見我聲音就開門的,我要進到他那裡去,我與他,他與我,一同坐席。」(啟3:20)同時也讓觀眾從中獲得了一個重要信息:末世主會第二次道成肉身成為人子顯現作工,主是用話語來叩人的心門。不得不說,主只有道成肉身作工才會先受許多苦,又被世代棄絕;如果主以超凡的靈體顯現,萬民都會俯伏朝拜,沒有人敢起來抵擋、定罪,就更談不上受苦被棄絕了,那這些預言就無法應驗了。

待醒聽了剛醒的經歷,也從迷茫中醒過來,知道主早已隱祕降臨,道成肉身發表話語,而迎接主再來的關鍵就是做聰明童女,留心聽神的聲音,尋找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正應驗了啟示錄的預言:「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啟2:7)藉此回顧當初的彼得、約翰、馬太、腓力等人,他們並不知道主的身分就是「彌賽亞」,可聽到主耶穌的說話有權柄、有能力,是出於聖靈的,就絲毫不受法利賽人的轄制,直接跟隨了主耶穌。這些聖徒的表現讓我們佩服,也為尋求主的顯現作工立下了標杆,值得效法。

結尾的合唱給人一種耳目一新的感覺。婉轉的歌聲唱出「我們既要尋找神的腳蹤,那就得尋找神的心意,尋找神的說話,尋找神的發聲」,叩擊著每一個還等待主再來之人的心門。

基督教相聲,心靈的甦醒

相聲《醒》破碎了人迎接主再來的觀念想像,在教會普遍荒涼,沒有聖靈作工,信徒無路可走的時候,給人注入了一劑強心針,讓人明白了主來叩門的奧祕,心靈得以甦醒。同時也給還在沉睡中的人一個警示:信主不根據主的話,而盲目崇拜牧師長老的話,以致持守觀念昏迷不醒,被主撇棄、淘汰,這是最可悲的事。

張傑

點擊觀看:基督教會相聲《醒》主已叩門快出來迎接

主內平安!如果您看了本篇文章有新的領受和認識,或是信仰生活中遇到任何難處,歡迎通過網站底部的在線聊天窗口與我們聯繫,或發送電子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會儘快回覆。願主祝福你!

聖經易讀靈修App:隨時讀經,與主同行
可用於iPhone和Android的免費應用程序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