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約伯

從起初到現在,唯獨能與神對話的是人類,就是在所有的活物當中、在受造之物當中能夠與神對話的只有人類。人有耳朵能聽、有眼睛能看,人有語言、有思想、有自由意志,人具備了能聽得見神說話、能明白神心意、能接受神託付的所有條件,所以,神把他的心願都寄託在了人身上,他想把人作成能夠與他同心合意、能夠與他同行的伴侶。從神開始他的經營以後,神就一直在等待著人把心交給神,讓神來潔淨裝備,作成神滿意的人、神喜愛的人,作成能敬畏神遠離惡的人,神一直在期盼著、等待著這樣一個結果。在聖經的記載當中到底有沒有這樣的人呢?就是說,在聖經當中有沒有一個能夠把心給神這樣的人呢?在這個時代以先有沒有這樣的先例?今天就讓我們隨著聖經的記載繼續往下看,看看下面這個人物——約伯的所作所行與我們今天所講的「把心交給神」這個話題是否有關聯,看看約伯是否是神滿意的人、神喜愛的人。

約伯這個人在你們的印象當中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有的人引用聖經原話說約伯是「敬畏神遠離惡」的人。「敬畏神遠離惡」這是聖經記載的對約伯評價的原話,如果用你們自己的話,你們怎樣定位約伯這個人呢?有的人說約伯是個好人,是個有理智的人;有的人說約伯是個對神有真實信心的人;還有的人說約伯是個有人性的義人。你們都看到了約伯的信心,就是在你們心裡很看重也很羨慕約伯的信心,那咱們今天就看看約伯到底具備了哪些東西讓神如此悅納他。接著看經文。

(三)約伯

1.聖經及神對約伯評價的話

(伯1:1)烏斯地有一個人,名叫約伯;那人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

(伯1:5)筵宴的日子過了,約伯打發人去叫他們自潔。他清早起來,按著他們眾人的數目獻燔祭。因為他說:「恐怕我兒子犯了罪,心中棄掉神。」約伯常常這樣行。

(伯1:8)耶和華問撒但說:「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沒有?地上再沒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

在這幾段話中你們看到的重點是什麼?這三段簡短的經文都與約伯此人有關,內容雖少,但卻將約伯此人是怎樣的一個人說得很清楚。這裡通過講述約伯平日裡的行為與他的表現來告訴每一個人神對約伯的評價不是空穴來風,而是有理有據。這三段經文告訴我們無論是人對約伯的評價(伯1:1),還是神對約伯的評價(伯1:8),都是因著約伯在神面前與在人面前的所作所為(伯1:5)而有的。

首先來看第一節「烏斯地有一個人,名叫約伯;那人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這段話是聖經記載的第一句對約伯的評價,它是《約伯記》的作者對約伯的評述,當然也代表人對約伯的評價,這評價是:那人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再來看神對約伯的評價:(伯1:8)地上再沒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這兩個評價一個是出自於人,另一個是來源於神,它們是兩個相同內容的評價,足見約伯的行為與表現為人所知,同時也得到了神的稱許。就是說,約伯此人在人前的表現與在神面前的表現是一致的,他將自己的行為與存心時時擺在神面前讓神鑒察,而且做到了「敬畏神,遠離惡事」,所以在神眼中他是地上唯一的「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的人。

約伯在日常生活中敬畏神遠離惡事的具體表現

我們接著來看約伯敬畏神遠離惡的具體表現,除了上面和下面這兩段咱們來看一章五節,這是約伯敬畏神遠離惡事其中的一個具體表現,這個表現與他平日裡在生活中如何敬畏神遠離惡事有關,他突出的表現就是約伯不但為自己敬畏神遠離惡而做著他自己該做的,而且他為他的兒子們也常常這樣在神面前獻燔祭。他唯恐他的兒子們常常在筵宴的時候「犯了罪,心中棄掉神」,那約伯在這件事上是如何表現的呢?原文這樣描述「筵宴的日子過了,約伯打發人去叫他們自潔。他清早起來,按著他們眾人的數目獻燔祭」,約伯這樣的表現讓我們看到他對神的敬畏是出自於他的內心,而不是外表行為,而且他對神的敬畏在他平日裡的生活中可以時時處處尋得見,因為他不但自己遠離惡事,而且常常為他的兒子們獻燔祭。這就是說約伯不但深怕自己得罪神、心中棄掉神,也擔心他的兒子們得罪神、心中棄掉神。由此可見,約伯此人對神的敬畏的真實性是經得起推敲的,是不容任何人置疑的。他是偶爾的還是常常這樣做呢?原文最後一句說「約伯常常這樣行」。這句話記述的意思就是:約伯不是偶爾或一時高興去看一看,也不是通過禱告跟神認罪,而是常常叫他們自潔,為他們獻燔祭。這裡的「常常」不是一朝一夕、不是片刻,而是指約伯敬畏神的表現不是一時的,不是只停留在認識上,也不是只掛在嘴上,而是敬畏神遠離惡的道在主導他的心,也支配他的行為,在他的心中是他生存的根本。他常常有這樣的行為,這代表他心裡常常唯恐自己得罪神,也唯恐他的兒女們得罪神,也代表「敬畏神,遠離惡事」這個道在他心裡的分量是多麼重。他常常這樣行的原因是因為他心裡擔心、心裡害怕,害怕自己做了惡事得罪神,也害怕自己偏離了神的道而不能夠讓神滿意,同時他也為兒女們擔心,害怕兒女們觸犯了神,這些就是約伯在日常生活中的正常表現。正是這些正常表現證實了約伯的「敬畏神,遠離惡事」不是一句空話,證實了約伯真正活出了「敬畏神,遠離惡事」的實際。「約伯常常這樣行」這樣一句話就把約伯這個人平時在神面前的所作所行告訴給我們了。他常常這樣做,他的行為以及他的心是不是達到了神面前呢?換句話說,神是不是常常悅納他的心與他的行為呢?就是說,約伯是在什麼樣的情形、背景之下能常常這樣行呢?有的人說因為神常常向他顯現,所以他能夠這樣做;有的人說因為他是願意遠離惡的人,他才能夠常常這樣做;還有的人說也可能他覺得他的家產來之不易,他知道是神賜給的,所以他深怕因著得罪神、觸犯神而失去家產。種種的這些說法是不是事實呢?很顯然不是。因為約伯這個人在神眼中神悅納他的地方與他最寶貴的地方不僅僅是因為他「常常這樣行」,更是因為當約伯被交給撒但經受試探的時候,約伯在神面前的表現與他在人面前和撒但面前的表現。以下這些章節就是最有說服力的證據,這些證據讓我們看到神對他的評價是真實的。接著來看以下的經文。神的作工,神的性情,約伯,試煉

2.撒但首次試探約伯(牲畜被擄,兒女遭災)

1)神說的話

(伯1:8)耶和華問撒但說:「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沒有?地上再沒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

(伯1:12)耶和華對撒但說:「凡他所有的都在你手中,只是不可伸手加害於他。」於是撒但從耶和華面前退去。

2)撒但的回答

(伯1:9-11)撒但回答耶和華說:「約伯敬畏神,豈是無故呢?你豈不是四面圈上籬笆圍護他和他的家,並他一切所有的嗎?他手所做的都蒙你賜福;他的家產也在地上增多。你且伸手毀他一切所有的;他必當面棄掉你。」

神允許撒但試探約伯是為了完全約伯的信

《約伯記》一章八節這段話是我們看到的記載在聖經中的第一次耶和華神與撒但的對話。神是怎麼說的呢?原文這樣記載:耶和華問撒但說:「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沒有?地上再沒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這是神在撒但面前對約伯的評價,神說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在神與撒但的此番對話以先,神就定意要利用撒但對約伯進行試探,就是將約伯交給撒但,這樣一方面證實神對約伯的鑒察與評價是準確無誤的,讓撒但因著約伯的見證而蒙羞;另一方面可以完全約伯對神的信與敬畏。所以當撒但來到神面前的時候,神便「開門見山」、直截了當地問撒但:「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沒有?地上再沒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在神的問話中包含有這樣的意思:神知道撒但到處遊蕩,常常窺視神的僕人約伯,也常常試探他、攻擊他,它試圖用一種方式摧垮約伯,證實約伯的信心與約伯對神的敬畏是站立不住的,它也肆意尋找機會殘害約伯,使他棄掉神,從而從神手裡奪走約伯,但神鑒察約伯的內心,看到他的完全正直,也看到約伯敬畏神遠離惡事。神用問話的方式告訴撒但約伯是完全正直的人,是敬畏神、遠離惡的人,他永遠不可能棄掉神跟隨撒但。聽了神對約伯的評價,撒但越發惱羞成怒,它越發迫不及待地想奪走約伯,因為撒但從來就不相信人能做到「完全正直」,也不相信人能「敬畏神,遠離惡事」,同時它也恨惡人的完全正直,恨惡能「敬畏神遠離惡」的人,正如《約伯記》一章九到十一節撒但回答耶和華說:「約伯敬畏神,豈是無故呢?你豈不是四面圈上籬笆圍護他和他的家,並他一切所有的嗎?他手所做的都蒙你賜福;他的家產也在地上增多。你且伸手毀他一切所有的,他必當面棄掉你。」神熟知撒但的惡毒本性,也深知撒但殘害約伯的想法蓄謀已久,所以,在此神想藉著再次告訴撒但約伯「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來讓撒但乖乖就範——露出它的本來面目——攻擊、試探約伯。就是說,神有意識強調約伯是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用這種方式達到讓撒但因著恨惡、惱火約伯的「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而對約伯發起攻擊,從而達到讓約伯的「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羞辱撒但,使撒但徹底蒙羞、失敗,從此不再懷疑控告約伯的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這樣,一場來自神的試煉與一場來自撒但的試探在所難免,而能擔得起神的試煉、經得住撒但試探的人選唯有約伯。在此對話之後,撒但便獲准去試探約伯,這是撒但發起的第一輪攻擊。這次攻擊的目標是約伯的家產,因著撒但如此控告約伯:「約伯敬畏神,豈是無故呢?……他手所做的都蒙你賜福;他的家產也在地上增多。」所以,神便准許撒但奪走約伯所有的,這就是神與撒但對話的用意所在,只是神對撒但有一個要求:《約伯記》一章十二節「凡他所有的都在你手中,只是不可伸手加害於他」。這是神允許撒但試探約伯把約伯交在撒但手裡之後提出的條件,也就是神給撒但的底線,命令它不許加害約伯。因為神對約伯的完全正直是認可的,他相信約伯在他面前的正直、完全是經得住考驗的、是不可置疑的,所以神許可撒但去試探約伯,但是神給了撒但一個範圍:只許奪走約伯的任何財產,但不可伸手加害於他。這是什麼意思呢?就是此時神不把約伯完全交給撒但,它怎麼試探約伯、用什麼方式都可以,但是不能傷害到約伯本人,就連一根頭髮都不可以,因為人的一切都是由神來掌管,人或死或活是由神來決定的,撒但沒有這個資格。神對撒但說完這話,撒但就迫不及待地去了,它用各種手段去試探約伯,很快地約伯失去了滿山的牛羊,失去了神賜給他的所有家產……神的試煉就這樣臨到了約伯。

雖然我們在聖經中得知約伯所經受的試探的由來,但作為「當事人」的約伯知不知道這些事呢?約伯只是凡人,對於在他背後發生的故事他當然不知道,只是他對神的敬畏,他的完全正直讓他意識到這是神的試煉臨到了他。他不知道靈界發生了什麼事,也不知道在這次試煉背後神的心意是什麼,但他知道無論臨到什麼事他都當持守住他的完全正直,持守住「敬畏神,遠離惡事」的道。約伯對待這些事的態度與反應在神那兒看得清清楚楚,神看到的是什麼?神看到的是約伯敬畏神的心,因為從開始一直到約伯接受試煉為止,他的心一直向神是敞開的,是擺在神面前的,他沒有放棄他的完全、正直,也沒有丟掉、背離「敬畏神,遠離惡事」的道,這是神最欣慰的地方。緊接著我們就看一看約伯經受了哪些試探與約伯是如何對待試煉的。接著讀經文。

3)約伯的反應

(伯1:20-21)約伯便起來,撕裂外袍,剃了頭,伏在地上下拜,說:「我赤身出於母胎,也必赤身歸回。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

約伯能主動歸還他所擁有的一切源於他對神的敬畏

在神對撒但說了「凡他所有的都在你手中,只是不可伸手加害於他」這話之後,撒但便退去,緊接著約伯便臨到了突如其來的猛烈攻擊:先是牛和驢被擄,僕人被殺害;接下來是群羊和僕人被火燒滅;然後是駱駝被擄去,僕人被殺;最後他的兒女們也被奪去性命。這一系列的攻擊是約伯初受試探所遭受的痛苦,在這次的攻擊中撒但按著神的吩咐只是針對約伯的家產與兒女,並未加害約伯本人,但是約伯卻從一個擁有萬貫家產的富翁頃刻間變成了一個一無所有的人,這如晴天霹靂般的打擊是任何人都承受不了都不能正確面對的,而約伯卻表現出他超凡的一面,經文中這樣描述:約伯便起來,撕裂外袍,剃了頭,伏在地上下拜。這是約伯聽到了失去各樣家產與兒女的第一反應,首先,他並不表示驚訝,也未表示慌張,更未表示憤怒或恨惡,可見在他心裡已經確認這一切禍患並非偶然,並非出自於人手,更不是報應或懲罰臨到,而是耶和華的試煉臨到了他,是耶和華要奪取他的財產與兒女。此時的約伯心裡很平靜,也很清醒,他完全正直的人性讓他理性地、自然地對他所臨到的禍患作出準確的判斷與決定,所以,他表現得異乎尋常的冷靜:起來,撕裂外袍,剃了頭,伏在地上下拜。「撕裂外袍」意指他赤身露體、一無所有;「剃了頭」意指他如新生的嬰兒歸到神的面前;「伏在地上下拜」意指他赤身露體來到世上,如今仍是一無所有,如新生的嬰兒歸還給神。約伯如此對待臨到他的這一切事的態度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都做不到的,他對耶和華的信超出了相信的範圍,這就是他對神的敬畏與他對神的順服,他不但能感謝神對他的賞賜,而且還能感謝神對他的奪取,更能主動歸還自己所擁有的一切,包括他的性命。

約伯對神的敬畏與順服是人類中的典範,他的完全正直達到了人該具備的人性的巔峰。他雖然沒有看到神,但他卻體會到神的真實存在,他因著自己的體會而敬畏神,又因著對神的敬畏而能順服神,任由神奪去他的所有卻沒有任何怨言,而且俯伏在地告訴神此時此刻哪怕奪去他的肉體他也心甘情願,沒有任何怨言,他的這一切表現都是因著他完全正直的人性。就是說,因著約伯此人單純、誠實、善良,所以對於他體會、感受到的神的存在他堅信不移,在此基礎上他按著神所引導他的或他在萬物中看到的神的作為而要求自己、規範自己在神面前的心思、行為、表現與行事原則,久而久之,他便因著他的經歷對神有了真實的、實際的敬畏,同時,也達到了遠離惡事,這就是約伯所持守的「純正」的由來。約伯具備了誠實、單純、善良的人性,也具備了敬畏神、順服神、遠離惡事的實際經歷與「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的認識,因而他才能在撒但如此惡毒的攻擊中站住見證,也能在神的試煉臨到時不讓神失望,給神滿意的答覆。雖然在第一次的試探中,約伯表現得很「簡單」,但是後人付諸一生的心血都未必能做到約伯的「簡單」,也未必能具備約伯以上的表現。如今面對約伯這「簡單」的表現,再對照今天所有口稱信神、跟隨神之人對神所表示的「絕對順服,至死忠心」的口號與決心,你們是否感到汗顏呢?

當你看到經上記載的約伯家裡遭受到的這一切的時候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呢?是不是浮想聯翩?是不是很驚訝?約伯所臨到的試煉能不能用「觸目驚心」這個詞來形容呢?那就是說,當約伯臨到試煉的時候,那個場景通過文字的描述都已經讓人慘不忍睹了,更何況是真實的場面呢?可見臨到約伯的並不是一場「演習」,而是一場「真槍實彈的正規戰」。他臨到的這個試煉到底是誰親手操作的呢?當然是撒但作的,是撒但親自下手作的,但是神許可的。神有沒有對撒但說用什麼方式去試探約伯呢?神沒有說,神只是給了它一個條件,這個試探就臨到約伯了。這個試探臨到約伯的時候讓人感覺到了撒但的邪惡醜陋、撒但的惡毒與對人的恨惡,還有對神的仇視,由此可見,此次試探殘忍的程度是用文字無法形容的。可以說撒但殘害人的惡毒本性與撒但的醜陋面目在此時暴露無遺!它藉著這樣的機會,藉著神許可它的機會,對約伯毫不留情地瘋狂地殘害,殘害的手段與殘忍程度是現在的人都想像不到,也是現在的人根本承受不了的。與其說約伯經受了撒但的試探,在試探中站住見證,還不如說約伯在神給他的試煉中與撒但展開了一場維護他的完全正直,維護「敬畏神,遠離惡事」的道的較量。在這場較量中約伯失去了滿山的牛羊,失去了所有的家產,也失去了他的兒女,但他沒有丟棄他的完全正直與他對神的敬畏,就是他在與撒但的較量中他寧可失去他的家產與他的兒女,也要守住他的完全正直與他對神的敬畏,守住他做人的根本。在經文中簡要地記述了約伯失去家產的全過程,也記述了約伯的表現與態度,簡明扼要的文字記述讓人感覺到約伯似乎很「輕鬆」地面對這場試探,但真要還原事實的真實場面再結合撒但的惡毒本性,那就不是像這幾句話描述得這麼簡單、這麼輕鬆了,真正的場面遠比這慘得多,這就是撒但對待人類、對待神所稱許的人的殘害與恨惡程度。如果不是神要求撒但不可加害於約伯,那它肯定會毫不留情地把約伯置於死地。撒但不希望有人敬拜神,也不希望在神眼中的義人、完全正直的人能夠繼續敬畏神遠離惡。人敬畏神遠離惡就意味著遠離撒但、背叛撒但,所以說撒但藉著神許可它的這個機會去毫不留情地把所有的憤怒與恨惡都施加給了約伯,可見約伯從身心上到肉體上,從外界到內裡受到的痛苦是多麼多麼的重!我們現在看不到當時的場面,只能從聖經的記載中稍微體會到一些當時約伯受痛苦時的心情。

約伯所持守的純正讓撒但抱愧蒙羞、驚慌逃竄

當約伯受這些痛苦的時候神在作什麼呢?神在鑒察,神在觀看,神也在等待結果。神在鑒察在觀看的時候,神的感覺是如何的呢?當然是心痛不已。神會因為心痛而後悔自己允許撒但試探約伯嗎?答案是:他不後悔。因為他確信約伯是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他只不過是給了撒但一個機會,讓它去證實約伯在神面前的義,也給了撒但一個機會去顯露它的邪惡,顯露它的卑鄙,更給了約伯一個向世人、向撒但以至於向所有跟隨神的人見證他的義,見證他敬畏神遠離惡的機會。最終的結果是不是證明神對約伯的評價是準確無誤的?事實上是不是約伯已經得勝撒但了?這裡有一句約伯說的最經典的話,就是約伯得勝撒但的證據。他說:「我赤身出於母胎,也必赤身歸回。」這是約伯順服神的態度,接著他又說:「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約伯所說的這些話證實了神是鑒察人心肺腑的,神能看到人的心,證實了神的稱許是沒有錯的,神所稱許的這個人是一個義人。「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這句話就是約伯為神作的見證。正是這樣一句普通的話讓撒但聞風喪膽,抱愧蒙羞,驚慌逃竄,更讓撒但束手無策,也正是約伯的這一句話讓撒但感到了耶和華神作為的奇妙威力,也讓撒但見識到了一個有神的道在心中掌權的人的超凡魅力,更讓撒但看到了在一個小小的人身上為了持守「敬畏神,遠離惡事」的道而表現出來的強大的生命力。在初次的較量中,撒但就這樣敗下陣來,雖然它「長了見識」,但它並不打算對約伯放手,它的惡毒本性也並沒有因此而改變,它試圖繼續對約伯的攻擊,隨之它又來到神面前……

我們接著來看約伯經受第二次試探時的經文。

3.撒但再次試探約伯(全身長毒瘡)

1)神說的話

(伯2:3)耶和華問撒但說:「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沒有?地上再沒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你雖激動我攻擊他,無故地毀滅他,他仍然持守他的純正。」

(伯2:6)耶和華對撒但說:「他在你手中,只要存留他的性命。」

2)撒但說的話

(伯2:4-5)撒但回答耶和華說:「人以皮代皮,情願捨去一切所有的保全性命。你且伸手傷他的骨頭和他的肉,他必當面棄掉你。」

3)約伯如何對待試煉

(伯2:9-10)他的妻子對他說:「你仍然持守你的純正嗎?你棄掉神,死了吧!」約伯卻對她說:「你說話像愚頑的婦人一樣。噯!難道我們從神手裡得福,不也受禍嗎?」在這一切的事上,約伯並不以口犯罪。

(伯3:3)願我生的那日和說懷了男胎的那夜都滅沒。

約伯寶愛神的道超過了一切

經文中這樣記述神與撒但的對話:(伯2:3)耶和華問撒但說:「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沒有?地上再沒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你雖激動我攻擊他,無故地毀滅他,他仍然持守他的純正。」在這段對話中神重複地問了撒但一個同樣的問題,這個問題讓我們看到耶和華神對約伯在第一次的試煉中所表現與所活出的給予肯定的評價,這個評價與對約伯未經受撒但的試探之前的評價是一模一樣的。這就是說,在試探臨到之前,約伯是神眼中的完全人,因而神維護他和他的家,也賜福給他,他是神眼中配受神祝福的人;在試探之後,約伯並沒有因著失去家產與兒女而以口犯罪,反而仍然稱頌耶和華的名,他的實際表現讓神為他喝彩,給了他一個滿分。因為在約伯的眼中,所有的家產和兒女沒有一樣能讓他因此而棄掉神,就是說,神在他心中的位置是任何一樣家產與兒女都不能取代的。約伯在初受試探的過程中,讓神看到了他對神的寶愛與對「敬畏神,遠離惡事」的道的寶愛超過了一切,只不過此次的試煉讓約伯有了一次從耶和華神得賞賜,又被耶和華神奪走所有家產與兒女的經歷罷了。

對約伯來說,這是一次洗刷他心靈的真實體驗,也是充實他人生的一次生命的洗禮,更是檢驗他自身對神的順服與敬畏的一次豐盛的筵席。這次的試探,讓約伯的身價從一個富翁變成了一個身無分文的人,同時也讓他經受了撒但對人的殘害。他沒有因著自己身無分文而恨惡撒但,但他卻因著撒但如此惡劣的行徑而看到了撒但的醜陋、卑鄙,也看到了撒但對神的仇視和撒但對神的背叛,因此更加激發他要永遠持守住「敬畏神,遠離惡事」的道。他誓言:絕不會因著任何的外界因素,比如家產或兒女、親人而棄掉神、背離神的道,也絕不會做撒但的奴隸、做家產的奴隸、做任何人的奴隸,除了耶和華神之外沒有人能做他的主、他的神,這是約伯的心聲。而在試探的另一面,約伯同樣也有收穫,那就是在神給他的試煉中約伯的所得也頗為豐富。

在過去幾十年的人生中,約伯看到了耶和華的作為,得到了耶和華神對他的賜福,這些賜福讓他倍感不安,也倍感虧欠,因為他認為他並未為神做什麼,卻承受神如此大祝福,享受神如此多恩典,所以他在心裡常常祈禱,希望能夠還報,同時也希望能有機會見證神的作為、神的偉大,希望神能檢驗他的順服,更能潔淨他的信,直到神認可他的順服與他的信。而如今這次試煉的臨到,約伯自認是神垂聽了他的祈禱,他極其寶愛這樣的機會,所以他也絲毫不敢怠慢,因為他有生以來的最大願望可以得著實現了。這個機會的到來意味著他的順服與對神的敬畏可以得到檢驗,同時也能得到潔淨,更意味著他能有機會得到神的稱許,從而讓他能更近距離地來到神面前。約伯有這樣的信心與追求,讓他在此次的試煉中得以更加完全,也讓他在此次的試煉中變得更加明白神的心意,同時他也更加感謝神的賜福與恩待,更加在心裡稱頌神的作為,也更加敬畏神、仰望神,渴慕神的可愛、偉大與聖潔。此時的約伯雖然仍然是神眼中的「敬畏神,遠離惡事」的人,但就約伯的經歷與體驗而言,約伯此人的信心與認識已經有了很大的進步與跨越:他的信心加增了,他的順服有了落腳點,他對神的敬畏有了更深一步的長進。雖然這次的試煉讓約伯的心靈、生命煥然一新,但是他並沒有因此而滿足,也沒有因此而放慢他前行的腳步,他數算著在這次試煉中自己所得的收穫,也在省察著自身的不足與缺欠,與此同時,他也在默默地祈禱,等待著下一次的試煉臨到,因為他企盼自己的信與順服還有他對神的敬畏能夠在神的再次試煉中得到昇華。

神察看人的一言一行與人的心思意念,約伯的心思達到了耶和華神的耳中,神垂聽了他的祈禱,就這樣,神對約伯的又一次試煉如期而至。

約伯在極度的痛苦中真實地體會到了神對人的顧念

在耶和華神對撒但的問話之後,撒但便暗自高興,因為它知道它將又一次獲准去攻擊神眼中的完全人,對它來說這是一次多麼難得的機會啊!它想乘此機會徹底摧垮約伯的信心,讓他失去對神的信,因而不再敬畏神,不再稱頌耶和華的名,這樣它就有機可乘,隨時隨地都可以將約伯玩弄於它的股掌之中。撒但雖然將它的邪惡意圖隱藏得滴水不漏,但它的惡毒本性卻難以遏制,這個真相在它回答耶和華神的話中便可見端倪,經文中這樣記載:(伯2:4-5)撒但回答耶和華說:「人以皮代皮,情願捨去一切所有的保全性命。你且伸手傷他的骨頭和他的肉,他必當面棄掉你。」撒但的此番對話讓人不禁對撒但的惡毒有了實質性的認識與感想,聽了撒但的此番謬論之後,相信所有喜愛真理、恨惡邪惡的人都會更加恨惡撒但的卑鄙與無恥,也會對撒但釋放的謬理邪說感到厭惡、噁心,與此同時也為約伯獻上深深的祈禱與祝願,祈禱正直的人可以得到完全,祝願敬畏神遠離惡的人能永遠勝過撒但的試探,活在光中,活在神的引導、祝福之中,也祝願約伯的義行能永遠地鞭策、激勵著每一個追求「敬畏神,遠離惡事」之道的人。雖然人都能在撒但的此番言論中看到撒但的惡毒用意,但神卻很輕鬆地答應了撒但的「請求」,只不過又給了它一個條件:(伯2:6)他在你手中,只要存留他的性命。因著這一次撒但要求伸手傷害約伯的骨頭和肉,所以神便說「只要存留他的性命」。這話的意思就是將約伯的肉體交與撒但,只保留他的性命,不能奪走他的性命,除此以外撒但可以用任何方式與手段對待約伯。

得到神的許可之後,撒但便倉皇來到約伯前,伸手傷他的皮,使他渾身長毒瘡,約伯便感到了皮上的疼痛,他稱頌耶和華神的奇妙與聖潔,撒但見狀氣焰更加囂張。因為它感受到了殘害人的快樂,它便伸手去抓約伯的肉,使他的毒瘡潰爛,頓時約伯感到了血肉的無比疼痛與痛苦,便不由自主地雙手揉捏渾身的皮肉,似乎這樣可以減輕肉體的疼痛帶來的對心靈的撞擊。他意識到神在他的身邊看著他,他努力讓自己剛強起來,便又一次俯身下跪:你鑒察人的內心,察看人的苦情,人的軟弱你為何還要顧念呢?耶和華神的名是應當稱頌的。撒但雖見約伯疼痛難堪的樣子,卻未見約伯棄掉耶和華神的名,它便急促地伸手去傷害約伯的骨頭,恨不得將約伯碎屍萬段,頃刻間,約伯便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痛苦,似乎皮肉從骨頭上被撕裂下來,又似乎骨頭被一點一點地敲碎,這萬箭穿心般的疼痛讓他感覺生不如死……他的承受能力達到了極限……他想吶喊,他想撕扯身上的皮肉以減輕疼痛,但他卻忍住了喊聲,也並未撕扯身上的皮肉,因為他不想讓撒但看見他的軟弱,他便再次俯身下跪,而此時他卻感受不到耶和華神的存在。他知道耶和華神常常在他的前面,在他的後面,也在他的左右,但從來不在他的疼痛的時候觀看他疼痛的樣子,而是掩面、隱藏,因為神造人的意義並不是讓人受痛苦。此時的約伯流淚了,他強忍身體的疼痛,但卻再也忍不住自己對神的感謝:人不堪一擊,人軟弱無力,人幼小無知,你何要如此顧念與憐惜呢?你雖擊打我,卻要自己受痛苦,人有何值得你顧念與牽掛的呢?約伯的祈禱達到了神的耳中,神默不作聲,只是在靜靜地觀看……撒但用盡招數也未見成果,便悄悄地退去了,但神對約伯的試煉並未因此而劃上句號,因為神在約伯身上顯明的大能還未公開,所以約伯的故事並未隨著撒但的退卻而結束,更精彩的片段隨著各個人物的出現在繼續上演著。

約伯敬畏神,遠離惡事的另一方面表現是凡事稱頌神的名

當約伯飽受撒但摧殘卻仍不棄掉耶和華神的名的時候,他的妻子第一個站出來充當人看得見的撒但的角色攻擊約伯,原文是這樣的:(伯2:9)他的妻子對他說:「你仍然持守你的純正嗎?你棄掉神,死了吧!」這是撒但充當人的角色說的一番話,這話裡帶著攻擊、控告,也帶著引誘、試探與毀謗。撒但攻擊約伯的肉體不成,又來直接攻擊約伯的純正,想藉此來讓約伯放棄他的純正,棄掉神,不再繼續存活下去,撒但也想藉著這樣的話引誘約伯:如果棄掉耶和華的名,他就不用忍受這一切痛苦,他就可以從這肉體的痛苦中解脫出來了。面對妻子的勸說,約伯如此斥責道:「(伯2:10)你說話像愚頑的婦人一樣。噯!難道我們從神手裡得福,不也受禍嗎?」這話是約伯長久以來的認識,只不過約伯對此話認識的真實性在此時得到了證實。

當他的妻子勸他說:「你棄掉神死了吧!」意思是你的神都這麼對待你了,你為何還不棄掉他呢?你還活著幹什麼呢?你的神對你如此不公平,你還總說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你稱頌他的名他怎麼讓你受禍呢?你趕緊棄掉神的名吧,不要再跟隨他了,這樣你的禍患就沒有了。這時候神所要看到的約伯的見證又產生了。這個見證是一般人沒有的,是我們在聖經的任何故事當中都沒有看到的,但是在約伯說這些話以先神早已經看到了,只不過神想藉著這個機會讓約伯證實給世人看神是對的。面對妻子的一番勸說,約伯不但沒有丟掉他的純正,也沒有棄掉神,反而對妻子說:難道我們從神手裡得福,不也受禍嗎?這話的分量重不重?在這裡只有一個事實能證實這話的分量是重的,這話的分量就在於它是神心中稱許的,是神所要的,是神想要聽到的話,是神所盼望看到的結果,這也是約伯的見證中的精髓。在這裡約伯的「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得到了證實。約伯的可貴就在於他受了試探,以至於他滿身毒瘡的時候,在他最痛苦的時候,在他的妻子、他的親人都勸他的同時,他依然能說出這樣的話,就是在他心裡認為無論臨到什麼樣的試探,臨到多大的患難、痛苦,哪怕是死亡臨到,他都不會棄絕神,不會丟掉「敬畏神,遠離惡事」的道。可見神在他心中的地位是最重的,也可見在他的心中神是他的唯一。所以我們才能看到經文中對他這樣的評述:在這一切的事上,約伯並不以口犯罪。他不但不以口犯罪,而且心裡也不埋怨神,他不說傷神心的話,也不做得罪神的事,他不但在嘴上稱頌神的名,而且在心裡也稱頌神的名,他的心口是一致的,這是神所看到的真實的約伯,這也正是神所寶愛約伯的原因。

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上一篇:人對約伯的諸多誤解

延伸閱讀
驚險的藏書經歷 一天深夜,我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驚醒,教會的弟兄姊妹來通知我:警察第二天要來我家搜查。因此我和丈夫深夜藏神話書籍……第二天,雖然警察翻遍了我家的房前屋後,但在神奇妙的保守下,神話書籍絲毫未損…… 喜迎耶穌重歸,傳揚國度福音 1986年,十八歲的我信了主耶穌,後來我和主內的一個弟兄組建了家庭,生活雖...
【讚美詩歌】《獨一真神已顯現在肉身》 獨一真神已顯現在肉身 一 霹靂一聲震天響(震天響), 獨一真神已顯現(已顯現)! 這是聖靈親口發聲,聖靈的見證如同天上打雷的聲音。 認定神已顯現在肉身,救主已駕著白雲重歸, 已經來到,我們已看見,這是我們最大的福氣。阿們! 二 眾教會都進入國度操練(國度操練), 順服神的親自作...
耶和華首次對約伯說話-約伯記 那時,耶和華從旋風中回答約伯說: 誰用無知的言語使我的旨意暗昧不明, 你要如勇士束腰;我問你,你可以指示我。 我立大地根基的時候,你在哪裡呢?你若有聰明,只管說吧! 你若曉得就說,是誰定地的尺度?是誰把準繩拉在其上? 地的根基安置在何處?地的角石是誰安放的? 那時,晨星一同歌唱;神的...
每日讀經:如何遠離試探? 經文中記載:「他的兒子按著日子,各在自己家裡設擺筵宴,就打發人去請了他們的三個姐妹來,與他們一同吃喝。筵宴的日子過了,約伯打發人去叫他們自潔。他清早起來,按著他們眾人的數目獻燔祭。因為他說:『恐怕我兒子犯了罪,心中棄掉神。』約伯常常這樣行。」 (伯1:4-5) 每當我看到這節經文時,我都在想:...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