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將我從痛苦的漩渦中拯救出來

「若不是神拯救我 我仍在世上漂流 在罪惡中苦苦掙扎 活著沒有絲毫盼望 若不是神拯救我 我仍被污鬼踐踏 享受著罪中之樂 不知人生路在何方若不是神拯救我 就沒有我今天的蒙福 更不知人生存的價值 活著的意義是什麼……」

每每唱起這首歌的時候,我就倍感神的高抬與厚愛,因著神的拯救,把我這樣一個罪孽深重的人帶到神的面前,是神的憐憫與恩待把我從黑暗的漩渦裡拉了出來,給我的人生帶來了希望,使我有了人生的目標與方向,面對神的大愛,我心無以言表。然而,正當神的國度福音在中華大陸迅速擴展之際,大紅龍卻利用電視、報紙、網絡大肆定罪、毀謗神的作工,散佈各種謠言來詆毀、褻瀆神,對此,我深感憤慨。作為曾經深受大紅龍蒙蔽又罪孽深重的我不能再沉默下去,我要站起來揭開大紅龍的「黑色面紗」,希望所有善良的人們,我的同胞們都能識破大紅龍在謊言掩飾下的醜惡,認清大紅龍吞吃人的惡魔本性!

痛苦,漩渦,拯救,漂流

我曾是某縣醫院的一名婦幼科科長,從事醫療工作三十多年。我從小就夢想當一名醫生,做白衣天使,我認為救死扶傷無上光榮,能看到一個個新生兒降生,而且能第一個迎接他們的到來,我感到無比欣慰和自豪。十九歲時我便帶著滿腔熱情投奔於醫療工作中,在黨的教育薰陶下,認為是國家政府培養了我們,因此得好好工作來報答黨的大恩大德。在工作中我特別吃苦耐勞,工作表現出眾,每天不分晝夜地工作,幾乎每個晚上都要接生六七個孩子,我投身其中不辭勞苦。1976年我被調到一個工廠,為積極響應毛澤東的號召,我成為了一名文藝宣傳員兼工廠醫務人員,大肆宣傳「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把共產黨捧成一朵花,對黨的一切要求我都言聽計從,兩年後我又被調到縣醫院工作。

1984年共產黨打著「少生優生,幸福一生」的旗號實施計劃生育,把計劃生育列入國策,當成國家大事,但被蒙蔽至深的我哪裡會想到這是大紅龍扼殺靈魂的手段,是斂財吞物的藉口。當時我被調到婦幼科抓計劃生育,共產黨說作為醫務人員要帶頭做榜樣,最先實行取環結扎,為了保住飯碗,我只能服從命令。我白天作婦幼保健工作,晚上抓計劃生育,常常半夜三更去「敲門」,致使那些育齡婦女都活在恐怖氣氛裡,連一個好覺都睡不上,晚上一聽到有人來,不顧天氣冷暖到處躲藏,我們常常發現家裡沒人而被窩卻是熱的。人若在家被逮到了就強行結扎,懷孕的胎兒小的直接刮宮,然後馬上上環;五個月左右稍微大的,直接用鉤針先把腦顱戳破,然後用刀一塊塊地把肉割出來;七個月後的就催產。我印象最深的是有個已經懷孕八個月的產婦被直接引產,是一對雙胞胎兒子,結果被活生生地弄死了。當我看著那些無辜的靈魂一個個被扼殺在我們手中,我的心顫抖不止,心想:我這輩子的靈魂債呀,我該怎麼還?可我無力擺脫,因為在我做每一個此類手術時旁邊都站著計劃生育專幹、村幹部、公社的領導,他們緊盯著每一個細節,為了謀生我身不由己。每天晚上出去兩個隊,一隊至少結扎六七人,不在計劃之內懷孕的都要被抓到公社裡,大紅龍威逼說如果誰讓孩子生下了就讓他傾家蕩產,在家裡抓不到妻子就把丈夫抓來結扎,若夫妻都不在家就把值錢的、能搬得動的電器和家具洗劫一空,直到你乖乖回來結扎,否則把你的家產全部私吞;但如果是有錢有勢之人就另當別論了,有錢就讓你生,以此中飽私囊。

在大紅龍黑社會式的恐怖震懾下,人們都嚇破了膽,一旦懷孕便「主動」來醫院找我們結扎、做人流,為了讓我們能幫他們把手術做得好一點,還得給我們送特產、請吃飯,甚至塞紅包。我內心有種說不出的滋味,捫心自問:「我熱愛的黨就是這樣為人民服務的嗎?我所熱愛的事業怎會變成扼殺新生命的事業,我的手術刀什麼時候變成殺人的刀了呢?我到底是天使還是殺人惡魔呀?」我的心裡充滿了無奈,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但是現實卻是這麼的殘酷,每天我還得繼續我的「工作」。漸漸地,我開始變得麻木不仁,不知不覺捲入了「黑色漩渦」裡,雖然醫院的宣傳欄、病房外標語寫著不能收紅包,可是我的同事們甚至連接生都收紅包,我也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作為婦幼科長的我,有了權力為了一己私利也做起了不法的勾當。我們全鎮人口的出生、死亡證明都由我經手,平時開一張證明收5元的小費,如果沒有我的證明就不能報戶口。有一次,我的一個初中同學叫我幫他開一張出生證明(實際上我連他的孩子都沒見過),他塞了500元的紅包給我。雖然當時我的工資只有二三百元,但我每個月的「紅包費」竟然比工資多出幾倍。為了應付上級的檢查,醫院更是層層欺騙,我也不例外。國家給的指標是孩子的出生率控制在千分之五至千分之十之間,死亡率控制在千分之一,出生率超過了就說明我們抓計劃生育不力,死亡率超過了就說明我們婦幼保健沒做好。要達到這個指標在大紅龍國家簡直比登天還難,但沒達到就要追究責任還得罰錢,第一次沒做好挨批,第二次沒做好就撤職回家。迫於無奈,我們只能弄虛作假,在審核階段,我們就奔忙於做好村民的「疏通」工作,提前教好台詞,統一口徑,被蒙在鼓裡的村民還以為這不涉及他們什麼,都特別支持配合我們蒙混過關;對下來檢查的領導們只要招待他們吃好喝好,我們就順利過關還評了先進,拿了獎金。

雖然金錢、名利雙收,但是內心的譴責、良心的控告讓我不敢面對患者,我常常質問自己:「我不是白衣天使嗎?不是救死扶傷為人民服務的嗎?可我怎麼會做出如此勾當?我獻身於醫療事業的初衷又是為了什麼?如果我早知道自己會成為屠殺新生兒的劊子手、吸食人血汗的惡魔,我還會從事這個行業嗎?現在我該怎麼辦?」我的良知不斷地受著現實的撞擊,我的內心一直受著煎熬,國家的壓力、現實的殘酷、內心正反勢力的碰撞,彷彿一塊千斤石壓在我心裡使我喘不過氣來,我痛苦得快要窒息了。漸漸地,我厭憎這個職業,厭煩所謂的醫療工作,我不願再違抗自己的內心,不願再賺這些黑心錢,於是在1989年我藉去臺灣探親之名離開了醫院。但即便這樣,我內心的譴責仍不止息,良心的控告時常糾纏著我,使我常常夜不能寐,甚至噩夢連連。

就這樣,我迷茫、我彷徨、我掙扎,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陷入這樣的一個漩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那麼熱衷的一個事業竟帶給我如此的痛苦,我更不知道我作了那麼多的孽究竟該如何去彌 補,我該怎樣做才能使我的內心得著平安、踏實。就在我極度痛苦的時候,神的愛臨到了我,一個小姊妹把神的福音傳給了我,給我帶來了神的親口發聲,在神話中我找到了自己痛苦的根源。神說:「悠久的『民族傳統』『精神風貌』過早地給人純潔而又幼小的心靈籠上一層陰影,毫無一點『人性』地打擊著人的靈魂,似乎是鐵面無私,這些魔鬼的手段極其殘忍,似乎『教育』『培養』成了魔王殺害人的『傳統』的手段,藉著牠的『深深地教導』將自己醜惡的靈魂全部掩蓋起來,企圖披上羊皮來騙取人的信任,之後趁人昏睡之機將人全部吞吃。可憐的人類哪裡知道生養之地是魔鬼之地,養育自己的竟是害自己的仇敵,但人毫不覺醒,準備吃飽、喝足之後報答『父母的養育之恩』,人竟會是這樣,現在仍不知道仇敵就是養育自己的『國王』。地上遍及死人的骨頭,魔鬼狂歡不止,在『陰曹地府』裡繼續吞吃著人的肉體,讓人的屍骨與其一同殉葬,妄圖將最後一部分剩下的殘缺不全的人盡都吞吃,但人總也不明白,從未將魔鬼當作仇敵一樣對待,而是盡心盡意事奉著牠。」此時的我彷彿在黑暗中找到了一絲光亮,明白了原來我的這些痛苦都是國家、大紅龍惡魔的苦害造成的。想當初,大紅龍口口聲聲說「醫者父母心」「白衣天使救死扶傷,是值得人尊崇的、是高尚的事業」「共產黨一心為人民」,無知的我正是懷揣著為醫療事業獻身,為共產黨效忠,做白衣天使拯救更多人的美好願望跨入這一行業的,但是現實卻把我的美好盼望擊得粉碎,共產黨的暴劣將我所尊崇的事業變成了它殘害人的工具,把「白衣天使」手中的手術刀變成了它殺人的屠刀,將本應解除人痛苦的「天使」變成了吸人血、吃人肉的劊子手,使原本純真的我在它的高壓政策下變成了一個欺上瞞下、只顧自己得利不顧他人死活的黑心人,使我背負上了無法償還的血債,使我的內心陷入極度的痛苦之中。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大紅龍給我帶來的,是它用謊言欺騙了我,是它一步步將我帶入地獄的深淵,大紅龍是我一切痛苦的禍根,是我罪惡的源頭。此時的我對大紅龍的謊言、欺騙、罪孽從心裡產生痛恨,同時又為自己所作的孽甚感恐慌,因我知道了神是聖潔、公義、光明,他厭憎人的罪惡,痛恨人的污穢敗壞,那我作了這麼多的惡,神能饒恕我嗎?還能拯救我這樣一個罪孽深重的人嗎?後來,小姊妹又給了我一本詩歌,當我唱到神話詩歌396首《神是最大限度拯救人》:「神這次來不是為擊殺人,而是最大限度拯救人,人孰能無過?若都擊殺了那還叫拯救嗎?人有些過犯是故意的,有些過犯是身不由己,在身不由己的事上認識完能變化,那神還能不等你變化就把你擊殺了?神能這樣拯救人嗎?神能這樣拯救人嗎?啊……不管你身不由己也好,或悖逆本性出來也好,記住:事後趕緊醒悟!趕緊追求,往上夠。」唱著唱著,我心受感動,痛哭不止。我這十幾年所作的惡,扼殺了那麼多的靈魂,做了那麼多的黑心事,但神還如此擔諒和理解,還對我這樣循循善誘,給我機會接受神的救恩,我真是不堪、不配。此時,我明白了當初我裡面良心的譴責、內心的控告、良知的碰撞,都是神在感動我,神不忍心看著我在撒但的網羅中越陷越深,是神要拯救我脫離黑暗的漩渦,讓我與這個罪惡的世界分別為聖,是神要賜給我真正的人生道路與目標,一步步帶領我回到他的家中。正如神話說:「他不忍心讓你們再墮落下去,也不忍心看著你們這樣活在污穢之地,讓撒但任意踐踏,不忍心讓你們墜落陰間,只願意把這班人得著,把你們徹底拯救回來……」神的愛太深太大了!神的心最美最善,只有神對人才有真實的愛,只有神才能拯救我們脫離污穢、擺脫罪惡、遠離不義。我多年的疑雲與痛苦逐步消失,內心裡有了平安、踏實的感覺,我彷彿又找回了當初那個單純的我,一下年輕了許多,輕省了許多。又不禁哼起了詩歌:「若不是神拯救我 就沒有我今天的蒙福 更不知人生存的價值 活著的意義是什麼 若不是神拯救我 我仍在渺茫中信仰 仍在虛空之中度日 不知道應該忠於誰 我終於明白了 是神愛手牽我走 我才沒有迷失道路 走上光明的歷程 我終於明白了 神對人用心良苦 多年誤解得消除 甘願為神獻身心」

親愛的白衣天使們,雖然我們曾經為自己熱愛的醫療事業奮鬥不止,但在邪惡黑暗的大紅龍國家裡,我們只能淪為它吸食百姓「骨髓」的工具。這都已經成了公開的事實:醫生早已喪失醫德,開大方,搞抽成,收紅包,沒錢就見死不救,我去開會時聽他們說,現在他們每個月的小費都是萬元以上,醫院已成了大紅龍的搖錢樹與屠宰場……或許你們也曾和我一樣掙扎過、痛苦過、彷徨過,內心也一樣受著煎熬,但是身不由己,無法擺脫這些試探,只能在其中越陷越深。若你想脫離這個黑色的漩渦,想要堂堂正正地活一回,活得踏實、坦然,若你想蒙拯救,脫離撒但的奴役與苦害,那就趕緊跟上神的新作工,追求真理走真正的人生光明路。現在神正急切地等待著我們的回轉,等待著我們回到他的懷抱,神說:「全能者憐憫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時又厭煩這些根本就沒有知覺的人,因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從人來的答案。他要尋找,尋找你的心,尋找你的靈,給你水給你食物,讓你甦醒過來,不再乾渴,不再飢餓。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他就在你的身邊守候,等待著你的回轉,等待著你突然恢復記憶的那一天:知道你是從神那裡走出來的,不知什麼時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麼時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麼時候有了『父親』,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裡等待著你的歸來已經很久很久。

福建省 方元

推薦更多:

1.衝出「佼佼者」的陷阱,活得更自由

2.什麼才是最有意義的人生呢?

延伸閱讀
《孩子,回家吧! 》是誰拯救了網癮少年 李新光是名高中生,從小聽話懂事,深得父母和老師的喜愛。上中學時,他迷戀上了網絡遊戲,經常曠課、逃學,泡在網吧裡。父母竭力幫他戒網癮,可上網成癮的李新光卻越來越頹廢、墮落……就在新光的父母一籌莫展時,他們聽說神能拯救人脫掉網癮,脫離撒但的敗壞,就決定信神,巴望神能拯救他們的孩子。他們從神的話中明白...
慘遭迫害的三代人 1968年我出生在被中共政府定為「四類分子」的家庭中,從此我苦難的人生歷程就拉開了序幕。在我剛記事的時候,經常看見母親默默地流淚,我不明白,就問母親:「媽媽,你為啥偷偷地哭?」母親擦了一下眼淚,苦笑著說:「你還小不懂大人的事。」我點了點頭就不再問了。有一天,我正和幾個小夥伴一起玩,忽然聽見一陣嘈雜聲...
如何化解妯娌間的矛盾使家庭和睦幸福! 結婚之前,我經常見到左鄰右舍的妯娌之間,因為家裡的瑣碎事而爭吵,甚至鬧得沸沸揚揚,我心想:「人活臉面,樹活皮」「家醜不可外揚」,我以後結婚過日子,可不能讓人背後指指點點。 結婚不久,公公就去世了,婆婆也改嫁他人,家裡有六個兄弟,我丈夫是老大,底下還有三個小弟弟在讀書,最小的才9歲。就這樣,養家的重...
一個女孩的憂喜 雪,猶如名字一樣單純的她,在少女時雪就夢想自己將來能擁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相夫教子,享受天倫之樂。25歲時她如願以償地找到了自己的心上人,一個懂得浪漫又不失體貼的丈夫。結婚後,雪和婆婆一家人相處得很好,在公婆、丈夫的呵護下,雪感到很幸福。 幸福中,一家人都盼望著能有一個活潑可愛的孩子出生,使這個...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2 條評論 “神將我從痛苦的漩渦中拯救出來

  1. 看到這片文章,回想那時,你每天出門都會聽到誰誰家的儿媳婦、誰誰家的女儿給捉住做人流小生命沒了,老百性只能咽著氣不能說。中共真邪惡!

  2. 這太殘忍了,以前也有聽人說過這些事。可是聽到這位「白衣天使」親自說出她的經曆,揭開中共的「黑色面紗‘」更看清中共的醜陋嘴臉,是吞吃人靈魂的惡魔。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