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的轉折

我是一名教師,教了十多年的思想政治課,無神論、進化論的思想已經深深地扎根在我的心裡。在這個物慾橫流、科學發展的現代社會中,「神」這個字眼已經離我很遙遠,所以,當我媽給我傳全能神福音時,我冥冥中也相信有神,但根本沒往心裡去。後來,我身體有病,媽媽再次給我傳福音,還給了我一本神的話語書,我看到全能神的話說:「沒有一個人能逃脫上天的擺佈與安排,沒有一個人能掌控自己的命運,因為只有那一位——主宰萬物的能作這樣的工作。從起始有了人類,神就一直這樣作著他的工作,經營著這個宇宙,指揮著萬物的變化規律與運行軌跡。人與萬物一樣都在悄悄地、不知不覺地接受著神的甘甜與雨露的滋養,與萬物一樣,人都不自覺地在神手的擺佈之中存活。人的心、人的靈在神的掌握之中,人的一切生活也都在神的眼目之中,無論你是否相信這一切,然而,任何一樣東西,或是有生命的,或是死的東西,都將隨著神的意念而轉動、變化、更新以至消失,這就是神主宰萬物的方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人生命的源頭》)這帶有權柄的話語抓住了我的心,我覺得這些話說得很實際,任何人都說不出來這樣的話。就這樣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接受後心裡感覺踏實平安,病不知不覺也好了。但我受無神論思想毒害太深,對神主宰一切沒有認識,直到後來經歷了一件事,我的無神論觀點才完全轉變了。

命運的轉折

那是2010年9月的一天早晨,還不到7點,我媽打來電話,說我爸去醫院了,讓我過去看看。正好趕上週末雙休,我就馬上去了醫院,來到醫院後看到病房裡住得滿滿的,我爸正在走廊的病床上輸液。過了一會兒,醫生給我爸量了體溫,一看體溫表都到頭了,燒到40多度。醫生趕緊給我爸加降溫藥,但幾個小時過去了,還是這個溫度。醫生接著加了三次降溫藥,爸爸的高燒還是不退,醫生又給用了一種「神經降溫」的藥,但溫度還是沒降下來。我爸的神志漸漸模糊,渾身冷得直打顫,我用力按著他,看到他的臉漸漸腫了,嘴也腫了,臉也越來越黑,一次次地昏厥過去,好像快要不行了。我很害怕,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在心裡不斷地向神禱告:「神啊!從你的話中我知道了人的命運都在你的手中掌握,我爸的生死也在你的手中,我願意順服你的主宰安排。」禱告後,我的心平靜了很多。到下午的時候,我丈夫來了,他看到我爸這個樣子,就急著去找醫生,問他們為什麼不管我爸,醫生攤著兩手說:「我們該用的藥都用了,高燒就是不退,我們有什麼辦法?」又過了幾個小時,我父親突然張開雙手,大聲地說:「我得走了……」我急得大聲喊:「爸,爸……」我用手使勁地搖著他的頭,他醒過來看著我,我說:「爸,咱們得依靠神,只有神能救你的命,你呼求全能神吧!」我爸點點頭,答應了一聲又昏過去了。

快凌晨兩點的時候,我爸仍然高燒不退,被醫生送進重症監護室。我坐在監護室門口的排椅上,心裡不斷地禱告神。不一會兒看到從裡面抬出一個死人往太平間送,後面是親人淒慘的哭嚎聲。我看到一個男人拿著幾個銀行卡朝著醫生一個勁地哀求:「醫生,我有錢,求求你一定要把她救活呀!」醫生只是一個勁地搖頭,哀求的男人一臉痛苦絕望的表情,讓人看了很心酸。此時,我才感受到金錢、親情、科學都救不了人的命,在死亡面前人是那麼的無奈與無助。

到了凌晨三點多,醫生告訴我們,我爸戴著冰帽,體溫只升不降,多個專家會診、用了各種降溫設備,體溫仍然在上升,從沒見過這麼頑固的高燒症狀,現在血小板慢慢沒了。到了凌晨四點的時候,醫生給我們發了病危通知單,讓我們準備後事。我坐在監護室門外,只能一直向神禱告。到了第二天早上七點,醫生把我們叫過去,驚奇地說:「醫學有時候也看不透,現在奇蹟發生了,你爸的體溫突然下降到了37.7攝氏度,暫時沒有生命危險了!」聽到這話,我很激動,在心裡向神發出讚美:「全能神啊!感謝你,是你救了我父親的命,我願為你作見證。神啊!我真不知該怎麼表達我對你的感激之情!」

又過了一天,醫生給我們幾分鐘的時間進去探望病人,我走進重症監護室,看到裡面是一些昏迷不醒的病人,病床四周都是醫療器械,病人身上有很多管子縱橫著,整個屋內只有我爸清醒地坐在那裡。父親一眼就看到了我,很平靜地說:「是全能神救了我,讓你媽來的時候抄幾段神的話給我,我得學著向神禱告。」聽到這樣的話,我的眼淚頓時流了出來,沒想到我爸這個標準的無神論者竟然說出這樣的話,這真是神奇妙的作為啊!我爸是國稅局的幹部,他特別崇尚科學,他的胃做過切除手術,又患上糖尿病,所以他把自己的健康全部寄託在醫院裡。我媽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後,幾年來一直不間斷地給他傳福音,但他被無神論的思想捆綁得死死的,根本不相信神的主宰,還與我媽爭吵,說我媽愚昧。現在僅僅一天的功夫,他就被神征服了。這一切發生得是這麼真實,又是那麼讓人不可思議。

三天後,我父親被轉到了普通病房,剛進去我父親就讓我們把他的病床搖起來,他要和我們說話。他挺直身子,鄭重其事地說:「你們聽好了,是全能神救了我的命。我在昏迷中,看到周圍很多人來幫忙下葬,你們都在哭,這時我聽到有人問:『人的生死到底誰說了算?』那些人吵吵嚷嚷地議論著,我大聲說:『人的命運都在老天爺手中掌握,任何一個人都掌握不了人的命運。』這時,我感覺有一滴水滴到了我的尾椎上,這一滴水順著尾椎往上走,一直走到頭上,我感覺渾身涼絲絲的,一下子就醒過來了。我說不出來我心裡對神的感覺,但知道了科學救不了人,我的命是神給的,以後我要信神。」這麼多年來,這是我第一次聽到父親訴說自己的心聲,我心裡激動不已,無法形容那種心情,只感覺心裡暖暖的。

我想到全能神的話說:「人類根本就不知道宇宙萬物的主宰究竟是誰,更不知道人類的起初與將來,只是很無奈地在這個規律中活著,沒有人可以擺脫,也沒有人可以改變,因為在萬物其間、在天宇之上有一位從亙古到永遠的那一位主宰著這一切。他是人類從未目睹過的那一位,是人類從來就不曾相識的那一位,是人類從來就不相信存在的那一位,但他卻是吹給人類祖先氣息、給人類生命的那一位,是供給、滋養人類生存的那一位,是帶領人類走到今天的那一位,更是人類唯一賴以生存的那一位。他主宰著萬物,主宰著天宇中的萬物生靈;他掌管著四季,調節著風霜雪雨的轉換;他賜給人類陽光,也為人類帶來夜幕的降臨;他鋪張天地,為人類帶來了山河湖泊與其中的活物。他的作為無處不在,他的能力無處不在,他的智慧無處不在,他的權柄無處不在。這一切一切的規律法則是他作為的體現,是他智慧與權柄的流露。誰能逃脫他的主宰?誰能逃脫他的安排?萬物都在他的眼目中存活,更在他的主宰之下生息。他的作為與他的能力使人類不得不承認他的確實存在,不得不承認他主宰著萬物這一事實。除他之外沒有任何一樣東西可以掌管這個宇宙,更沒有一樣東西可以這樣源源不斷地供應著這個人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人在神的經營中才能蒙拯救》)從全能神的話中看到人類的命運、萬物的命運無一不是神說了算,儘管人不知道神主宰著萬物,不知道造物主為了人類的繁衍生息而精心預備了人類生存所需的一切,但是神賜給人的一切是人能看得見、摸得著、是人能享受得到的。想到父親躺在病床上痛苦不堪的時候,我們看著很著急但還是無能無力,醫生也是束手無策,但藉著禱告全能神,讓我看到了神的權柄與奇妙作為,父親在命懸一線時是全能神給了他第二次生命。這讓我看到人的命運在神的手中掌握,神就是萬物生命的源頭。

經歷了這事後,想到這麼多年我渾渾噩噩地走過來,從來沒有真正地相信神的主宰,也不知道自己是個深經撒但敗壞、活在死亡邊緣急需神拯救的人。藉著讀全能神的話我才知道了撒但是怎麼敗壞人的?神是如何拯救人的?我看到全能神的話說:「在人幼小的心靈裡早就種下『無神論』的瘤種,教育人『學科學、學技術,實現四個現代化,世上根本沒有神』這些謬理,而且還口口聲聲喊著『靠我們辛勤的勞動來締造美麗的家園』,讓所有的人都從小做起,準備報效祖國,無意之中將人帶到了它的面前,把功勞(指神手托著整個人類的功勞)毫不遲疑地安在自己頭上,但從來也不覺羞恥,從來不覺著有羞恥之感,而且還恬不知恥地將神的百姓搶回其家中,而自己卻如老鼠一樣『蹦』在桌子頂上,讓人把它當作『神』來敬拜,這等亡命之徒!嘴裡喊著『世上根本沒有神,風是自然規律的變化,雨是霧氣遇冷凝結的小水珠而落在地上,地震是地形變遷而造成的地帶的震動,乾旱是太陽表面的核子破裂而引起的空氣乾燥,是自然現象,哪有神的作為?』等等這些駭人聽聞的醜聞,更有人喊著說『人是古代類人猿進化而來的,現在的世界是大約億萬年前的原始社會更替而來的,國家的興盛敗亡是人民的雙手決定的』等等這類不可啟齒的說法,背後又讓人將自己倒掛在牆上,放在桌上而供奉、敬拜,在喊著『沒有神』的同時自己卻把自己當作神,『毫不客氣』地將神推出地界,自己卻站在神的位上做起魔王來,簡直是不可理喻!讓人恨之入骨……將人都敗壞得不知天日,麻木痴呆,失去了正常人的理智……這幫狐群狗黨來在人間騷擾得雞犬不寧,將人都帶到了懸崖前,暗想將人推下摔得粉身碎骨,之後便侵吞人的屍骨……」(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七)》)從神的話中看到撒但就是用謊言迷惑、敗壞人,它把各種無神論的謊言、謬理灌輸到人的心裡,讓人懷疑神、遠離神,讓人相信科學、否認神的主宰,失去神的看顧與保守,然後將人一步步帶入地獄。想想自己從小接受了無神論的教育,無神論、進化論這些科學論調左右著我的思想,使我對周圍人事物沒有了正確的判斷。因著撒但的謊言、謬論使我否認神的存在、否認神的主宰,崇尚科學,相信「人的命運都在自己手中掌握」、「人是猿猴變的」、「世界是自然形成的」、「我的生命是父母給的」、「好生活是黨給的」等等。踏上工作崗位後,我更以人類靈魂工程師的身分,名正言順地傳授著這些謊言、謬論。接受了神的作工後,因著這些觀點在我的心裡已經根深蒂固,導致我不能完全地相信神。但神並沒有放棄對我的拯救,藉著爸爸的病使我定真了神的作工,神也用這種方式征服了我的爸爸,讓我看到神的作為太奇妙、神的作工太智慧了。

我又看到神的話說:「現在這個時代神作的工,主要是供應人生命的話語,揭示人的本性實質及敗壞性情,除去人的宗教觀念、封建思想、老舊的思想,人的知識、文化,這些都得經過神話語的揭示得著潔淨。神在末世是用話語來成全人,並不是用神蹟奇事來成全人,藉著說話來顯明人、審判人、刑罰人、成全人,讓人在神的說話當中看見神的智慧、看見神的可愛、了解神的性情,藉著神的說話看見神的作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神現時作工的認識》)「神此次道成肉身的作工主要以刑罰、審判為主來發表他的性情,在此基礎上帶給人更多的真理,指給人更多的實行,以此達到他征服人、拯救人脫去敗壞性情的目的,這是神在國度時代所作工作的內幕。」(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寫在前面的話》)神末世道成肉身主要用發表話語的方式來拯救人,神藉著話語審判人、揭示人、變化人,讓人從神的話中得著一切的真理,從而使人分辨、棄絕撒但的各種謊言、謬論,最終把人從撒但手中徹底奪回來。我是一個深受撒但苦害的受害者,更是一個蒙神拯救的幸運者。若不是經歷我爸爸的這件事,無神論的堅固堡壘很難在我心裡倒塌。經歷過後,我看到了人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任何的人都不能主宰掌握別人的命運,只有造物的主在掌握著這一切。這次的經歷成了我命運的轉折點,從此我不再懷疑神的主宰和安排,願意腳踏實地地跟隨神走以後的人生之路。

筆者:微塵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