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信

我刑滿釋放後收到一封來信

七月的黃昏,落日的餘暉照在我瘦小的身影上,我一邊走一邊朝四周看,感覺周圍的環境似乎很熟悉,又似乎很陌生。我因著信神而被中共判刑三年,今天我終於被釋放了!雖然內心深處還隱藏著一份恐懼和驚悚,但當我看到陽光和路邊的花草樹木時,心裡感到由衷的釋懷,我終於自由了!我閉上眼睛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新鮮空氣,真想跑到野外,向著大自然放聲吶喊,宣洩一下多年被壓抑的心情。但理智使我冷靜下來,我懷著激動的心情,邁著穩健的步伐,朝著自己熟悉的住宅小區走去,那裡有我久別思念的家……

一封信

回到家不久,有一天,家人忽然交給我一封信,說是教會的弟兄姊妹給我寫的,這樣的信在三年前對我來說再熟悉不過了,沒想到今天還能有機會再見到這樣的信,我深知自己太需要這封信了,我立即放下手中的事,激動地打開信看了起來……

「小輝弟兄你好:得知你已經刑滿釋放,脫離了黑暗的監牢平安地回來了,我們都很激動。感謝神!在你的身上讓我們真實地看到了神極大的拯救,更看到神的奇妙保守。弟兄在中共地獄般的監牢中遭受酷刑折磨,九死一生,歷經磨難,是神所賜給的頑強的生命力,戰勝了中共的殘害,活著脫離魔爪,這是神的看顧保守。中共對信神之人的逼迫、抓捕隔不斷我們對神的愛,只會讓我們看到中共為了維持它的政權千秋萬代,不惜與真神對抗,大肆抓捕信神之人的滔天惡行,讓我們看清了中共仇恨真理、抵擋真神的反動本質……」

我被釋放後處處遭到中共的監控

看著信讓我想起自己剛回家沒幾天,警察隔兩三天來我家一次,賊眉賊眼這兒瞅瞅,那兒瞄瞄,還在房間的各個地方都拍照,對我盤問這盤問那,還不時地強裝出一副慈善家的面孔,拿腔作調地說:「你們這些信神的人出來後,政府本著人性化管理,在五年之內要隨叫隨到,父母、兄弟姐妹和五個熟人要簽擔保書擔保,如果找不到你本人,就追究擔保人的責任。凡是離開本人住宅管轄區務工、探親或辦理其他事務,必須提前向當地派出所報告申請,經批准才能允許離開住宅管轄區活動,本人需要24小時開通移動電話接受監控,未經批准如若擅自離開住宅管轄區,抓住後必須嚴懲。……」他們醜陋無比的表演,就是要畫地為牢,剝奪人的信神自由,讓我看到了他們仇恨真理、抵擋真神的本性實質,他們想利用這些手段達到牢籠人、控制人,讓人都隨從他們,遠離神的險惡用心和卑鄙目的,我心裡對他們充滿憎恨。

我又想起前幾天,在電腦維修店的門口,我大老遠地看見了人流中的李弟兄,我好激動,多年沒見的弟兄終於見面了,猶如久別重逢的親人一般,我的目光緊緊地隨著他的身影,生怕他消失在人海裡。還好,李弟兄正向著自己這邊走過來,我心裡無比激動,若不是路上來往的車輛阻擋著,我恨不得立馬跑到弟兄跟前,找個安靜的地方互訴衷腸,分享對神話語的經歷與認識。可當李弟兄走到了我的身邊,我對著弟兄輕輕地問了一聲好,剛要張嘴想再說話時,就看到弟兄向我使了一個眼色,我敏感地意識到弟兄提醒我周圍有監視,我下意識地巡視周圍,店門口、電線杆上有好幾個監控探頭。好不容易和弟兄相逢,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離去,卻沒機會說上幾句話。此時,我心情非常地沉重、憤慨,在中共黑暗統治下的這座鬼城裡信神真是太難了,神的話說:「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魔鬼將人的渾身捆得結結實實,將人的雙眼都蒙蔽了,將人的雙唇緊緊地封上,這魔王橫行了幾千年以至於到今天仍將鬼城看守得如此嚴密,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般,而這幫看家狗怒目圓睜,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機將其一網打盡,再沒有『安樂』之地,這樣一座鬼城的人怎能看見過神?哪裡享受過神的可親可愛?哪裡懂得人間之事?誰能明白神急切的心意?難怪神道成肉身隱祕萬分,就這樣的黑暗的社會魔鬼慘無人道,殺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讓可愛、善良而又聖潔的神存在?它怎能對神的到來拍手稱快?這幫狗奴才!恩將仇報,早不把神放在眼裡,對神虐待,凶殘已極,絲毫不把神放在眼裡,行凶掠奪,喪盡了天良,昧盡了良心,將無辜的人類勾引得昏迷不醒。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神的話揭示得一點都沒錯,在這個獨裁統治的國家裡,我們信神之人沒有一點自由,人傳福音見證神它就把人抓去坐牢,我們從監牢裡出來還要限制我們的自由,監控我們的行蹤,讓我們沒法信神,中共統治下的中國猶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宮殿」一樣,讓人感到窒息。

一封信又想起那天,妻子因著中共對我的監控,為了不給當地教會帶來隱患,妻子告別親人,背井離鄉,到了遙遠的異地教會隱藏起來盡本分。

還有一次,我去看望年過八旬的父母,為了避開監控,不給父母家人帶來麻煩,本來直達車兩個多小時的路程,我卻走了很遠的路,在偏遠的地方才敢上車,再從農村多繞將近100公里路,前後一共用了五個小時才到達。在車上,透過車窗,我看見一戶人家,一家人都圍坐在院子裡團聚,我的視線被淚水模糊了,誰說我們不要家!誰不想閤家歡樂?誰無孝敬父母的心?可在中共這個獨裁統治的中國,我們信神的人沒有自己的家,沒有與家人生活的機會,只能被它追捕得背井離鄉,到處漂零。

中共逼迫重,愛神心更堅

我又拿起信,繼續認真地讀著:「弟兄,神藉著中共的逼迫是讓我們看透它的實質,達到真正地背叛它、棄絕它,把心完全歸給神。雖然,你在惡劣的環境中站住了見證,但你已多年沒有聚會讀神的話,生命進入早已落下了一大截。人信神離不開神話語的供應,人還得聚會交通神的話,藉著盡本分實際經歷神的作工,才能明白真理認識神,達到性情變化。弟兄,現在正是神成全人的關鍵時刻,只有盡本分人的生命才能長得快……」

看到這裡,我深知本分對人的生命進入太重要了。但中共這樣瘋狂地鎮壓、逼迫全能神教會,自己剛從中共魔掌中掙脫出來,如果盡本分再被中共抓住怎麼辦?就在心裡軟弱之時,我又想起前段時間和妻子一起讀的神的話:「撒但無論多麼『神通廣大』,無論多麼張狂,無論它的野心有多大,無論它的破壞力有多強,無論它敗壞、引誘人的本領有多廣泛,也無論它恫嚇人的花招與詭計有多高明……宇宙穹蒼之中,無一人一物是由它而生,因它而存,無一人一物是由它主宰的,無一人一物是由它掌管的。相反,它不但要在神的權下存在,更要順服神的所有吩咐與命令。沒有神的許可,地上的一滴水、一粒沙它都不能輕易觸碰;沒有神的許可,連地上的螞蟻它都不能隨意亂動,更何況是神所造的人類呢?……無論它的本性多麼惡毒,無論它的實質多麼邪惡,然而,它唯一能作的就是本本分分地守住它的功用——為神效力——作好襯托物,這就是撒但的本質與它本來的位置。」(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中共無神論政權瘋狂抵擋神,它就是撒但的化身,但無論它怎麼逼迫信神的人,都攔阻不了人跟隨神的腳步,事實證明它只是神作工的襯托物,是為成全神子民效力的。在監獄裡,多少次臨到撒但惡魔的試探和酷刑折磨,都是神的話語加給我信心,我才活了下來。三年的牢獄生活,是神的帶領我才得以從魔窟裡走了出來,我已看到了神獨一無二的權柄。我又想起聖經上約伯的故事,神雖將約伯交在撒但手中,但命令撒但不可取約伯的性命,從中看到撒但再凶殘,但它也不得不服從神的命令行事,不敢動約伯的性命。可見撒但也在神的權下,沒有神的許可中共也抓不到我。

想到這,我渾身有了力量,我又拿起信繼續看:「弟兄,最後我們共同來唱一首神話語詩歌《最有意義的人生》:『你是一個受造之物,理當敬拜神,追求有意義的人生。你既是一個人,就應該為神花費忍受一切痛苦!就你現在受這點苦,你應心裡高興踏實地接受,就你現在受這點苦,你應心裡高興踏實地接受,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像約伯,像彼得。你們是追求正道、追求進取的人,在大紅龍國家站立起來,是被神稱為義的人,這不是最有意義的人生嗎?』」

我隨著歌詞,深情地唱了起來……

一輪朝霞從地平線上冉冉升起,霞光映紅了天,我在霞光中,一身輕裝,邁著穩健的步伐,迎著朝陽,走在盡本分傳福音的路上……

筆者:輝誠

加中文聖經網Line好友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
中文聖經網以聖經為根基,搭建了聖經故事、聖經金句、聖經朗讀、在線聖經等幾個與聖經相關欄目,僅供廣大尋求者參閱。
https://www.expecthim.com

發表迴響